第一千七百零七章 一刀两断

作品:《极品透视

    战剑可是用来镇压远古凶物的东西,所以这个老者直接被战剑的力量扫,那么他断然难有活命的机会,战剑会磨灭他的切,他不可能活下来。?  ?.㈧?1㈠Z?W

    当初王峰刚刚得到战剑的时候是利用战剑真正的斩杀过那宋家老祖,可是让王峰没有想到的是,随着他的境界提升,他所使用战剑之时的威力也大大的提高。

    原本他以为自己即便是动用战剑恐怕也难以将这个九宫崖的老祖宗击杀,但是现在事态的现实在是出乎预料的顺利,这个老者竟然挡不住战剑的击,被生生灭杀了。

    “怎么可能?”

    看着老祖宗竟然被对方剑劈成了两半,这齐胜可谓是面色大变,此刻他屁股就跌坐在了地上,心都掀起了惊涛骇浪。

    “你的最大帮手已死,现在就剩下你了。、”看着脸恐惧相的齐胜,王峰提着战剑朝着他走了过去。

    “上,全部都给我起上,杀了他。”看着王峰步步的走来,这齐胜只感觉到恐惧如同潮水样将自己的心神淹没了,他害怕了。

    只是不管他现在怎么叫都不会有人来搭理他的,因为连老祖宗都可以剑劈死的人又岂是他们可以阻挡的?

    之所以他们要听从齐胜的吩咐,只是因为齐胜给予了他们难以拒绝的利益,可是现在齐胜明显已经无力回天了,这个时候他们怎么可能还会上去送死,所以不管这齐胜怎么喊,他们都像是什么都没有听见样,谁都不敢上前步。

    “住手!”

    就在这时道大喝的声音传来,然后个年人从外面走了进来,看着此人,那齐胜的脸上涌现出了强烈的求生**,因为来人正是现在的九宫崖的崖主,同时也是齐胜和齐天的父亲。

    “父亲,救我。”伸出自己的手,齐胜大声叫道。

    看到这幕,这九宫崖的崖主叹息声,随后才说道:“请放下我的孩儿吧,我愿意用我自己的性命来换取他的条命,不知道这样可行?”

    “什么?”听到这话,最吃惊的人莫过于齐天了,因为在他的想象之,自己的父亲向都是个十分严厉的人,齐胜做过什么事情在场的这些人不是不清楚,他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小天,这些年是父亲对不起你,我没有碗水端平,对于你所造成的伤害,父亲愿意补偿。”

    说话间这个年人大袖挥,顿时个妇人抱着个孩子从外面走了进来。

    “这是你的女儿,父亲能够为你做的只有这些了。”

    当齐胜将齐天的妻女从外面掳回来的时候,这年人能够做的唯件事情就是把齐天的女儿要给了过来。

    不管怎么说这女孩身体流淌的是他们齐家的血脉,他不可能看到齐胜伤害她,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齐天的女儿现在到底是什么样的下场,恐怕就不得而知了。

    以齐胜那丧心病狂的思想,估计他什么都干的出来,他简直就是已经脱离了个人类的范畴,只是个畜生。

    “我的女儿?”听到这话,齐天的注意力果然下子就被吸引了过去,此生他生命最重要的人个是妻子,另外个自然就是那素未谋面过的孩子了,他原本还以为自己的孩子已经遭遇了不测,但是现在看来,除了他的妻子之外,他的孩子活好好的。

    手臂颤抖的接过孩子,齐天原本慌乱的神色之上终于露出了丝笑容,他终于做了父亲,那种感觉不是般人可以理解的。

    想当初王峰第眼看到自己的女儿之时,他的激动心情也和这齐天样,所以他理解齐天。

    不过理解归理解,但是王峰却没有忘记正事,九宫崖的老祖宗已经被他所斩,如今剩下来的人已经没有个被王峰放在眼里的,换句话说,只要他想九宫崖灭,那么九宫崖就定会灭,这是实力的绝对碾压,非人多就可以弥补的。

    “孩子归还给你,同时九宫崖的下任崖主也是你。”这年人开口,算是在宣布后事了。

    齐胜变成如今这副样子,他的确不适合当崖主了,甚至他今天能不能活下去都是两回事,所以他只能希望齐天能够放过他大哥条性命。

    只是,那可能吗?

    且不说齐天同意不同意,就光是王峰都不会允许这齐胜活下去,既然王峰已经认了齐天这个小弟,那他的妻子自然也是王峰的弟妹了。

    小爱被这个齐胜折磨的那么惨,所以王峰岂能让他活下去。

    “哼!”

    冷哼声,王峰就准备对这齐胜挥下屠刀,虽然齐胜的境界比王峰高很多,可是现在他的胆子都已经被吓破了,要对付这样的人实在是再容易不过了。

    “小天,他可是你的亲哥哥,你赶紧说句话啊。”看到王峰压根没有听从自己的意见,这时候这个年人大声叫喊了声。

    “住手。”

    听到父亲的话,齐天大喊了声,顿时王峰原本准备刺下去的长枪也停在了半空,因为他也想看看齐天现在究竟要怎么处理。

    这次王峰出来就是为了帮齐天,不管齐天要做什么决定王峰都会支持他,毕竟齐天才是这次事件的主角。

    “小天,能不能看在父亲的薄面上放过你哥哥次?”看着齐天,这年人脸上露出了央求之色。

    “父亲,以前您在我的眼可不是这样的,究竟是你老糊涂了,还是齐胜这个畜生给你灌了什么**汤,你怎么能够为他求情,难道您不知道他做的事情连猪狗都不如吗?”齐天大声喝斥,说得不少人都噤若寒蝉。

    因为此刻的局势已经是齐天他们完全占据了上风,连自己的亲哥哥都直呼其名,由此可见他心的仇恨有多大。

    “我知道。”年人点头,随后才说道:“可是不管怎么说,他始终都是你的亲哥哥,纵然是你心又再大的仇恨,他从今往后都不会再出现在你的面前了,难道这样你还不放心吗?”

    “父亲啊父亲,枉我以前还把你当作自己最尊敬的人看待,可是你今天你的做法实在是太令人失望了,从今往后,我和九宫崖再无半点瓜葛,你的施舍我也不会要,而你……从今往后也不再是我的父亲,我没有你这样的父亲。”

    齐天的声音很决绝,让这个年人脸上都露出了苦笑,走到今天这步实在是他不愿意看见的,只是事情都已经生,断绝关系或许也是最好的结局了。

    “你要怎么样我都没有关系,我只是想求你放过你哥哥命,我从今往后会改过自新的。”年人开口说道。

    “对对对,我会改过自新的。”在死亡的威胁之下,这齐胜也抛开了切架子,此刻他就像是条哈巴狗样飞认错。

    只是看到这样的场景,齐天的脸上却只有冷笑,齐胜是什么人他已经彻底的看透了,若是说这样的人可以改过自新,那还不如说母猪都可以上树,是畜生究竟只是畜生,如果今天齐天让那齐胜活下去了,那他怎么对得起自己那苦命的妻子。

    “大哥,请帮我。”这时候齐天的双目绽放出了仇恨的光芒,他直接对王峰张口了。

    齐天是什么意思王峰自然心明白,把自己妻子害的那么惨,如果主角换做是他的话,恐怕他都不会听这年人说那么多废话,所以齐天现在的做法,王峰表示十分的支持。

    枪下去,鲜血飚射,这个齐胜直接让王峰削去了头颅,根本就没有丁点反抗之力。

    看到这幕,这个年人屁股就瘫软在了地上,而随着这齐胜死,整个大殿之起码过半的人都瞬间躺下,他们都是受齐胜灵魂契约操控的人。

    随着齐胜这个主人死,他们也难以活命。

    其实不仅仅是在这里,在如今的九宫崖之,许多门派的高层都在这刻平静的瘫软在了地上,他们的灵魂正在随着齐胜的死亡快消散,根本就救治不了。

    难怪这齐天的父亲想要用自己的命去换齐胜的命,想来是他不想看着整个九宫崖就此毁灭,所以才会如此。

    这齐胜之所以可以这么快将九宫崖掌控在自己的手,其原因就是因为他掌控了太多的生命,如今随着他死,九宫崖也算是彻底的完蛋了。

    多数高层集体暴毙,九宫崖的凋零根本就无法淹没。

    “死这么多?”

    看到那么多的修士都在跟着起死亡,王峰也被吓了跳,不过他终究非同常人,他很快就镇定了下来。

    自己杀的人连他自己都数不清楚到底有多少,所以这里死的点王峰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这些人被齐胜操控之后也肯定干了不少的坏事,所以他们就算是死了,那也是罪有应得。

    助纣为虐,同样是大罪。

    “完了。”瘫坐在地上,齐天的父亲喃喃自语的说道。

    “大哥,这……。”这时候齐天开口,同样没有想到会有那么多的人都因为自己的亲哥哥而死亡,如果他知晓有这样的事情的话,恐怕他也会酌情处理了。

    “不用有心理负担,那些人都是罪有应得,我们这是在报仇,不是做什么慈善事。”王峰安慰着说道。

    “走吧。”

    齐胜已死,齐天的大仇也算是报了,所以他不想在留在这个充满了丑陋回忆的地方了。

    “走吧。”

    王峰点头,随后他领着齐天和他重伤的妻子离开了这里,有王峰在,九宫崖的人没有任何个人敢上来阻拦,因为谁都不是王峰的对手。

    “小天,为父这生对不起你啊。”

    在后方传来了齐天父亲的嘶吼声音,让齐天的身躯都明显震。

    不过想到父亲刚刚包庇大哥的事情,他却还是咬牙离开了这里,既然他断绝关系的话都已经说出口了,那么今后他是决计不会再回来这九宫崖了。

    对于他来说,九宫崖只会成为种痛苦的回忆,他再也不想回来了。

    有赤焰盟在,他今后的展机遇远非九宫崖的这些人可以想象,此次别,他和九宫崖将再没有丝毫的关系。

    自今日起,刀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