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零四章 九宫崖

作品:《极品透视

    “这样吧,你把你们九宫崖的势力给我略微介绍下,我看如果可能的话,我这次帮你要人回来。? ? ㈧.?㈧1?Z?W㈧.㈠”

    “好。”

    听到王峰说要出手,齐天也是感觉到神情震,那种感觉就像是他又找到了什么主心骨样,整个人都变得平静了不少。

    王峰的强大他是亲眼目睹的,连九王都不是王峰的对手,如果他要帮忙,那自己的大哥肯定是死路条。

    想到这里齐天便没有任何的犹豫,他赶紧将自己家里的情况给王峰介绍了遍,点遗漏都不敢有。

    因为他怕自己但凡有点遗漏恐怕都会威胁到自己妻儿的性命,他不敢有丁点的马虎。

    听完齐天的番介绍,王峰对他的出生家族九宫崖算是略微的有了些了解。

    和诸多的大势力相比起来,九宫崖不过就是个等势力,他们门派最强悍的老祖宗大概是王者境重天的实力。

    九宫崖就是因为在他的支撑之下才展延续至今,不过从齐天这里王峰也得到了个对他们现在十分不利的消息,那就是这位老爷子似乎格外的宠幸齐天的哥哥,从小到大皆是如此。

    如果不是这样,齐天的哥哥恐怕也不至于猖獗到连对自己弟妹下手这样的事情都干的出来。

    “这件事情还不知道有没有这位王者参与的影子,不过既然你的哥哥境界才王者境三重天,那我想我们现在就可以出了。”王峰开口说道。

    凭借他目前的能力,王者三重天基本很难威胁到他的生命,而且即便是能够威胁到,为了齐天这位小弟,王峰也得出面,就像是上次救侯振天样,王峰不可能因为对手的可怕就会胆怯。

    连九王这样的人王峰都不怕,个齐天的哥哥又算得了什么?

    不过帮齐天解决困难是可以,但是离开之前王峰恐怕还得好好的谋划下,毕竟现在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都在暗地里盯着王峰。

    只要王峰旦离开心城,那么那些想要对付他的人就可以随意的出手,对于王峰来说,在心城之他是比较安全的,但是他旦离开心城,那情况可能就不太样了。

    在外面别人可以动用任何力量来对付他,如果再来那么次王者围攻,那王峰怎么可能会是他们的对手。

    所以这适当的蒙蔽别人的视线,王峰还是要做的。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王峰频频在人多的地方出现,很多人都在猜测王峰这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只是不管他们怎么猜,在过去了两天的时间之后,王峰直接变换了自己的容貌,和齐天离开了天关。

    又在心城之转悠了圈,直至王峰真正确认不会有什么人关注自己之后,他这才和齐天从心城的北城门走了出去。

    就和上次样,王峰离开了这里之后就直接展开了瞬移,他以自己最快的度离开了心城的区域。

    上次他就是因为瞬移才和燕君韵他们侮辱到了葬神之地之,而这次他显然不会再有那样的霉运气,等到他从虚空走出来的时候,他现自己已经出现在了片湖泊的上空。

    湖泊水质清澈,清晰可见湖底,随着阵阵微风袭来,湖面之上荡起的层层涟漪倒是让人心神为之震。

    别看王峰这么小心,其实他的小心对于某些人来说根本就是点作用都没有。

    因为在王峰出现在心城之的时候就已经有人关注到了他,任王峰的容貌如何改变,但是在那些人的眼,王峰其实直都未曾改变过。

    如果他们要出手,他们都可以来追击王峰,不过上次有帝霸天的威胁摆在那里,他们也不敢有丝毫的异动,因为这心城城主的份量有多重他们自己的心清楚,这样的人他们可谁都惹不起。

    “大哥,那边的湖水上好像盘坐着个人。”就在这时王峰的丹田响起了齐天的声音,顿时把王峰的目光给吸引了过去。

    抬头看去,王峰果然看到在平静的湖水上方盘坐着道身影,因为此人没有丁点气息散出来,所以就算是刚刚王峰都没有第时间注意到他的存在。

    “不知前辈在此清修,还望恕罪。”对着这道声音抱拳,王峰脸上带着恭敬之色说道。

    表面上王峰现在已经成为了地位尊崇的九大道子序列之,但是王峰明白自己其实和很多人相比起来都十分的弱,就像是眼前这位高人样,如果不是齐天凑巧看到了对方,王峰可能都不会现他的存在。

    能够将自身的气息尽数收敛于体内,这样的人定然是高手。

    至于他到底是什么境界,那王峰就无法看出深浅来了,对方此刻就在自己的面前,王峰自然不可能动用自己的天眼去横扫别人,因为那是很不敬的做法。

    在王峰看来,此人不管是什么境界,总之他比自己厉害就是了。

    “啪!”

    听到王峰的话,原本这个在湖水之上静止不动的身影忽然出手就是对着他脚下的湖面掌拍去。

    这掌之下,平静的湖水忽然掀起了数十米高的惊涛骇浪,股恐怖到无法想像的力量横扫四面方,这刻王峰的心神心生紧兆,危险的感觉锁定了他的心神,让他的瞳孔都猛的放大了起来。

    他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言不合就要下杀手,这未免也太凶残了点?

    不过就在王峰准备奋力反抗的时候,忽然他感觉到浑身的压力松,那股杀机来的快去得也快,就如同潮水样。

    “借天地之势,助自身实力增长,你可曾明白?”

    就在这时那道身影的口出了声音,让王峰都愣。

    “还请前辈明示。”

    对着这人再次拜,王峰真诚的问道。

    “既以示范,就无二次,能否领悟就看你个人的本事了,这是我赠送给你的场造化。”说完这句话之后,这个人直接离开了这里,连王峰都没有弄清楚他到底是怎么离开这里的。

    “这到底是谁?”等到对方离开之后,王峰这才喃喃自语的问道。

    “大哥,他刚刚所说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这时候齐天也十分疑惑的问道。

    “我哪里知道啊。”王峰摇头,随后才说道:“先不要管那么多了,解决你的家事要紧。

    或许刚刚那位高人是在指点王峰,但是现在王峰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帮助齐天救回妻儿,所以不管这里是否有什么机缘,那都得等到事情了结了之后再说。

    正所谓事有轻重缓急之分,现在最要紧的事情还是救人。

    在这湖泊所在的地方留下印记,王峰直接和带着齐天离开了这里。

    南域虽然疆域很大,可是九宫崖也不是什么小的无人知晓的门派,所以王峰不过就是略微找人打听了下消息他就已经知晓了九宫崖的所在之地。

    将齐天从自己的丹田放出,王峰这才和他直奔九宫崖而去。

    因为是要救人,所以王峰根本就没有想过要隐藏什么,磨时间王峰才没有那个闲工夫,所以他要举救出齐天的妻儿。

    径直的带着齐天来到九宫崖的山门之前,王峰二人直接朝着门口走去。

    “站住!”

    还没有真正的靠近九宫崖的山门王峰和齐天就被这样的侍卫给喝斥了句。

    听到这话,王峰倒是没有觉得有什么,因为稍微有点责任感的侍卫可能都会这样说。

    但是齐天就不同了,他不管怎么说都是这九宫崖的二少主,如今几条看门狗竟然对他这样喝斥,这让他的面子如何过得去?

    “睁大你们的狗眼看看我是谁。”上前步,齐天大声呵斥道。

    “我管你是谁,想要闯我们九宫崖,律杀无赦。”哪知听到齐天的话之后,这几个侍卫似乎变得更加厉害。

    齐天虽然是九宫崖的少主,但是他已经离开九宫崖很长时间都没有回来了,所以这些人不认识他实属正常。

    “二少主?”

    就在这时道不太确定的声音传来,抬头看去,个老者正从这九宫崖之走了出来。

    此人是九宫崖之的位长老,虽然他的职位在众多的长老之不算什么,但是他怎么说也是九宫崖的位管理级别的长老,所以他自然下子就认出齐天来了。

    只是齐天离开九宫崖已经太长时间了,所以他有些无法确定眼前之人究竟是不是当初那位二少主。

    “是我。”听到这老者的话,齐天点了点头,随后他才说道:“难道我们九宫崖的规矩现在都已经变得如此没大没小了吗?这几条看门狗竟然也敢对我大声呵斥?”

    “混帐东西。”

    听到齐天的话,这个长老面色变,直接大喝这几个侍卫:“他是我们九宫崖的二少主,崖主的二公子,难道你们的眼睛都已经瞎了吗?”

    这长老的声音十分俱厉,让这几个侍卫都连连低下了脑袋。

    只是此刻他们的心却有些嘀咕,从他们进入九宫崖开始算起他们就没有见过这什么九宫崖的二少主,或许这个人是存在过,但是很多人都只是听说过他,但却没有见过。

    所以此刻看着齐天他们能认出来那才是怪事了。

    不过长老的话他们是不敢反驳的,既然他都说这个年轻人是齐天了,那就肯定是九宫崖的二少主不错了。

    “恭喜二少主回归,之前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您,还请你不要见怪。”这时候个侍卫开口,将自己的态度放得极低。

    身为这九宫崖的份子,他深知这里的规矩有多么严格,如果齐天执意要问罪的话,他们还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都还是两回事,所以此刻他们只能低头认错。

    “算了,我懒得和你们计较。”听到这几个人的话,齐天虽然心还是有些不爽,但是他的身份不至于让他去和这几个小人物斗气,因为和他们置气只能够拉低自己的价值,他还没有到那种下作的地步。

    “二少主,你回来怎么也不提前通知下,这样老奴我好带人出去迎接你啊。”看着齐天,这老者脸上闪过了丝溺爱之色,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