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零二章 破天镜

作品:《极品透视

    不过此事想想也正常,王峰前不久才在天关之大放异彩,人家略微的关注他下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1=Z=W.

    而且如果没有这天界巨头的这句话,众多王者想要杀王峰实在是太容易不过了,所以他偏袒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妥。

    “多谢。”对着无垠的虚空抱了拳,王峰也没有继续留在这里,他选择了离开。

    人家能够为他说话那是王峰的运气,如果这个时候他还不知趣的想要和其他王者抢夺孤舟里面的东西,那就有些说不过去了,因为他和别人抢,别人未必就不会对他出手。

    如此来,那肯定就会让这个天界巨头难堪,所以王峰想了想还是离开这里,既然没有实力去抢夺宝贝,那他只能离开这里,另寻其他机缘了。

    反正这次来此地他也提升了自己的实力,就算是什么都得不到,他也不会亏,有时候降低自己的追求,还能感受到心满意足。

    味的欲求不满,换来的结果往往差强人意,所以王峰和别人相比算是十分幸运的了。

    孤舟那里的战斗结果最终如何王峰不知晓,总之等到他离开了这里之后,他又开始探寻新的东西。

    依旧是眼看不到尽头的尸体,望无尽的浩瀚虚空,处在这样的环境之,王峰能够感受到的仅仅只有孤寂和悲凉。

    那么多的高手都折损在了这里,今后他的命运是不是也会如此?

    连三天时间过去,王峰都没有找到丝毫对自己有用的东西,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王峰简直都快要放弃了。

    因为这么长的时间都没有找到丝毫有用的东西,即便是继续探索下去恐怕也不会有太大的收获,不过有时候事实往往和想象不同,就在王峰觉得自己什么都找不到的时候,忽然他现眼前出现了望无际的星河。

    湛蓝色的颜色宛若天河样美轮美奂,哪怕是王峰在看到了这种美的让人窒息的场面之后也感觉到忽然短暂的停滞了下来。

    “好像这星河里面有什么?”就在这时王峰为这星河景象而感觉到惊叹的时候,忽然他现这星河里面有什么东西在动。

    展开天眼仔细查看,王峰顿时现这星河原来并不是真正的星河,这竟然只是面镜子,面横在虚空不知道多大的镜子。

    “怎么可能?”

    看到这幕王峰失声骇然开口,他没有想到这星河竟然只是面镜子,这到底是什么玩意?

    而且这镜子也和般的镜子不同,那星河就是在这面镜子的倒映之,至于星河里面正在动的东西其实也是镜子里面表现出来的。

    这就像是面电视机样,亏王峰之前还没有看出来。

    只能说这面镜子太大了,王峰第时间根本就无法看出其原形来。

    “破天镜!”

    就在这时道惊叫的声音从乌龟壳的口出,这刻它竟然自己从王峰的左手臂之跑了出来,它的声音听上去十分的不可置信,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你认识此物?”

    王峰询问道。

    “当然认识,而且就算是过去了无数年,我已然无法忘记此物。”乌龟壳开口,看上去极为的激动。

    “这破天镜是我的第任主人的东西,没曾想无数年过去,这镜子竟然还存在着。”乌龟壳的声音有些悲凉,同时也十分的怀念。

    它的生命虽然可以永恒,但是它昔年的主人早就已经消散在了天地之间,因为它和它主人的契约早就已经消失了,它根本无法知晓它主人现在的情况。

    看着这破天镜,它只感觉到思念如同潮水般淹没了它的心神,让它都忍不住愣愣的漂浮在了这冰冷的天外星空之。

    “节哀。”

    看到乌龟壳没动,王峰不用想也知晓他心里再想些什么,正所谓物是人非事事休,此刻乌龟壳的心想必也是十分的难受。

    不过过去的事情始终还是过去了,这么多个时代下来,他的主人就算再厉害也应该已经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之。

    毕竟没有人可以永恒生存,大道会不断的抹杀切。

    这就是所谓的大道无情,任你再厉害,终究难逃那劫。

    “不行,这是我主人的东西,我要取走。”就在这时乌龟壳开口十分坚定的说道。

    “你觉得你能收走此物吗?”看着这宛若星河样的镜子,王峰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乌龟壳虽然有些本事,可是这镜子太大了,这两者完全不成比例,这取得走吗?

    “任何武器使用久了都有灵,我相信这镜子如果还有灵性在的话,它会跟我走的。”乌龟壳开口,而后他所化的黑雾直接朝着镜子飞驰了过去。

    和磅礴无比的星河相比起来,乌龟壳所化的那点黑雾压根就不算什么,它们相差的太远了。

    对于乌龟壳的话王峰其实并没有抱多大的希望,因为这镜子在这里存在了已经不知道多少年了,这么长的时间此镜子都没有被人取走,由此可见这镜子在这里估摸着是无法取走了,不过乌龟壳既然认识此物,说不定他还真的有办法将其取走也说不定。

    “老伙计,还认识我吗?”

    乌龟壳所化的雾气很快就来到了这镜子的面前,看着眼前这片瑰丽漂亮的星河,乌龟壳大声叫道。

    只是随着它的声音出,他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这镜子是什么样还是什么样,点变化都没有。

    “难道你连最基本的灵性也被磨灭了吗?”看着这镜子,乌龟壳悲心来,大声呵斥道。

    只是不管它怎么说,这镜子都没有丝毫的反应,这就像是个死物样,是不会进行任何的回应的。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乌龟壳纵然是想要取走这镜子也无计可施,因为它根本就动不了这样的武器。

    毕竟这可是昔年至尊的武器,岂是般人可以动的?

    “你说句话啊。”看着这面镜子,乌龟壳就像是狂了样,大喊大叫。

    “说话啊。”

    “唉。”

    看到这幕,王峰叹息声,却不知如何去安慰乌龟壳,他这还是第次看到乌龟壳如此失态的时候,这个时候他觉得自己不应该去安慰,就让它好好的泄下吧。

    或许等到它泄之后,它也就恢复过来了。

    足足等了差不多两分钟,乌龟壳这才不大喊大叫了,因为它现自己今天即便是叫破了天恐怕这破天镜也不会回应它的。

    这么漫长的岁月过去,再有灵性的东西恐怕也已经被磨灭了,毕竟岁月无情,能磨灭切痕迹。

    连乌龟壳都没有办法取走这破天镜,王峰干脆连尝试都放弃了,因为他觉得凭借自己目前的实力,他肯定也没有办法取走这破天镜。

    毕竟此物存在这里肯定已经非常久的时间了,王峰不相信那些天界巨头没有看到此物,连他们都动不了的东西,自己又能有什么办法?

    所以王峰只是看看此物,不会起任何异样的心思。

    “走吧。”

    这么久的都没有叫动这破天镜,乌龟壳也放弃了,因为他虽然还认识这破天镜,但是他却感受不到丝毫的熟悉感,由此可见当初上面的灵性早就已经消失了。

    破天镜现在唯还剩下的恐怕也就是材质了,这就像是电脑样,没有系统的电脑不过就是堆破铜烂铁,根本没有多大的作用。

    镜子的灵已经消失了,纵然它还是至尊使用过的武器,但是论攻击力,估计它已经远远不如当初了,在这里或许它也就是个摆设。

    带着乌龟壳王峰离开了这里,他没有去动这镜子,因为凭借他目前的实力,他根本就不知道要如何去动这镜子。

    所以王峰现在只能选择离开。

    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个月的时间里,来这天外的人或多或少都有些收获,但是总的来说大家的收获都不大。

    因为这里除了尸体就是废墟,就算是有宝贝,但是在无尽的岁月之下,那些东西最后也被粉碎了。

    不用王峰他们聚集在起,等到个月的时间过去之后,每个在这天外之的修士都被股他们无法反抗的力量被强行拘禁了出去,王峰同样身在其列。

    很快,在那股力量的拘禁之下,王峰他们回到了他们最初降临天外的地方。

    在这里他们看到了那位天界巨头,同时也看到了个月前同时离开这里的人。

    左右看了圈,王峰现这些探索天外的人基本上气息都略微的有些变化,虽然这种变化不大,但至少也得到了好处。

    不过从人数上王峰也看出了些端倪,当时来这里的时候,所有的人加起来恐怕会过四十个,只是现在这里连三十个都难以凑起,由此可见死在这天外的王者绝对不会少。

    九大道子没有个少,这里就占据了九个人,而其他没有死的王者则是只有十几位,这死亡率不可谓不高。

    不过此事大家都没有谈及,王峰也懒得去询问,因为那些人的死活和他点关系都没有,他何必去自找没趣呢。

    反正只要自己得到了好处,别人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这里是所有高手的最终殒命之地,不知道经历了这个月的事情之后,你们有什么样的感受?”这时候那天界巨头询问道。

    “敢问叶尊这里昔年究竟生了什么?”这时候个王者境的人询问道。

    他所问的话其实也是大家心里所想的,这里的尸体实在是太多的,多的无法想像,连些至尊都会折损在这里,他们难以想象这里到底生过什么。

    “就像是你们所看到的样,这里只有死亡,而我们的敌人群我们丁点都不了解的人,我现在能告诉你们的就只有这么多,想要知晓更多,尽情的去提升自己的实力吧。”

    说话间这叶尊大袖挥,顿时王峰他们眼前的天外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