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六十三章 内讧

作品:《极品透视

    “不管了,还是先看看再说。?? .”虽然城池已经被封锁,但是谁知道这被封闭的原因是不是因为自己,所以侯震天摇了摇头之后直接朝着这城门口的地方而去。

    和平时城池大开的时候不同,如今的城门口早就已经被关闭了起来,与此同时在这周围还存在了大量的阵法,这是为了防止有人忽然脱逃出去,在这点上面这几大门派之可谓是下了十足的功夫,绝对不容有丝毫的闪失存在。

    所以尽管这侯震天已经来到了城门口的位置,可是他如果想要出去的话,那几乎是没有任何的可能,因为这里已经被彻底的封死。

    在这里转悠了圈之后,侯震天现自己没有丝毫的办法出去,所以他只能作罢,看样子这个地方他短时间内是没有办法出去了,他只能等着这阵法被解开。

    只是对方人都没有找到,他们怎么可能将阵法给忽然解开,侯震天这想法注定是要落空的。

    “你是什么人?”

    就在这时道大喝的声音传来,有个强者朝着侯震天走了过来,此人是涅槃界大势力的领袖,拥有涅槃境九重天的实力,比侯震天厉害太多了。

    刚刚他也是看到这侯震天在这里鬼鬼祟祟的转,所以他才起了疑心,走了过来。

    “你有何事?”感受到对方可怕的气息,侯震天心紧,不过他还是保持面色如常的问到。

    “没事,就是看你鬼鬼祟祟的,你过来,我有点事情问你。”这人对着侯震天招了招手说道。

    “既然没事,那我就走了。”

    说话间侯震天转身就走,如今他可是很多势力都在找的人,他哪里敢跑到这些高手的面前去啊,所以这个时候他应该趁机跑路才是。

    “站住。”听到侯震天的话,这个人身影闪就来到了侯震天的面前,翻手就取出了面镜子,这个人将镜面的方向对向了侯震天。

    就和九王他们所想的样,侯震天如今的容貌的确是已经改变过了,所以在这镜子的反射之下,他的容貌正在飞的生变化,他的容貌仅仅只用了息的时间就在那镜面里面变成了他原本的模样。

    看到这幕侯震天面色大变,因为他没有想到对方的镜子竟然还有这种功效。

    “就是你。”

    看到侯震天的本来容貌,这个人先是惊,随后他才反应回来,他觉得自己已经找到了正主。

    “你认错人了。”

    留下句话,侯震天点迟疑都不敢有,他飞的离开了这里,因为他已经大概的猜到了对方的目的。

    封锁城池说不定就是为了自己。

    侯震天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暴露,但是人都已经到自己的面前,他如果还不逃的话,那才是没有真理了。

    “想走?”

    看着侯震天转身飞逃,这个人的脸上露出了丝冷笑,对于他来说,侯震天不过就是笼的鸟样,整座城池都已经被封闭了,侯震天绝对没有办法逃走。

    当然,现了侯震天之后他也没有通知别人,因为对于他来说,这可是个莫大的功劳,他怎么可能拱手让给别人。

    到时候人是自己个人抓的,谅别人也没有办法多说什么。

    身影闪,这个人直接就到了侯震天的面前,境界的完全压制此刻已经表现了出来,在这个人的面前,侯震天可以说是逃无可逃。

    “你到底是谁?”看着对方,侯震天大喝了出来。

    “我是谁你不用管,总之你只需要明白,我今天就是来抓捕你的人。”这人冷笑声,然后他的手掌直接抓向了侯震天。

    只是这抓之下他并没有真正的将侯震天抓住,他所捏住的竟然只是道侯震天留下来的影子。

    “看样子你还是有点手段,要不然你也不可能躲这么长的时间了。”冷冷的笑了声,这个人很快就现了正在全力逃遁的侯震天。

    这种奇异的手法和王峰借助规则之力瞬移不同,这是侯震天再来了这涅槃界之后,侥幸获得,借助这身法他可以躲避了不少的危险。

    只是以往那些战斗大多都是境界和他相当,亦或者是比他强不了多少的人,所以他才可以借助这身法走脱。

    可是面前的情况不同,对方的境界远胜过侯震天,所以任凭侯震天的度再快,他终究还是逃不过被对方堵住的命运。

    “不用逃了,你逃不掉的,乖乖束手就擒吧。”冷笑声之,这个人的手掌再次抓着侯震天抓了过来。

    原本侯震天还想借助自己的奇异身法再次脱身,可是还没有等到他运用那身法,他就感觉到股可怕无比的涅槃境九重天的气息朝着自己碾压了过来。

    在这股气势的碾压之下,侯震天施展身法的度就慢上了那么拍,而仅仅就是这么瞬间的功夫,侯震天就足以让对方给抓住了。

    “用不着挣扎了,没用的。”感受到侯震天还在不断扭动的身躯,这个人顿时又加大了自己的气息碾压。

    在这越来越可怕的气息压迫之下,侯震天终究还是停止了挣扎,因为此刻他只感觉到自己的身上仿佛背负了无数重大山样,他连呼吸都变得困难,他又能怎么样呢?

    他认栽了。

    他不知道对方是如何找到这里来的,但是被抓住了就是被抓住了,自己这次恐怕要把王峰给害了。

    自己的作用只有个,那就是威胁王峰,死亡侯震天不想,可是让别人抓住自己去威胁王峰侯震天同样不想看到,所以时之间侯震天变得矛盾了起来。

    按照王峰的性格,旦自己被抓住的事情被抖露出去,那么王峰很有可能会出现在公众视野之,到时候全天下的人都对王峰出手,王峰拿什么去和他们斗?

    拿自己去威胁王峰,这些人实在是再阴险不过了。

    奈何是自己的实力太低了,要不然何至于此。

    在东华帝国的时候,这侯震天还觉得自己的实力尚可,毕竟那个时候很多人都不是他的对手,可是如今不同了,在遍地都是高手的南域之,他的实力实在是太多了,能够对付他的人比比皆是,就像是现在样,他被人拎在手里简直就和只小鸡仔差不多。

    屈辱和不甘在他的心弥漫,可是侯震天现在点办法都没有,他根本就没有办法逃走。

    “这是?”看着这青天门的门主拎住个人回来,邀月派等领袖都露出了诧异之色。

    “不用找了,这就是我们要找的那个人。”看着邀月派的这些人,这青天门的门主脸上露出了笑意,其实他说这话不无炫耀的意思,这么多人唯独他将侯震天找到了,这可是倍有面子的事情。

    只是他这么炫耀,这邀月派等掌教的脸立马就黑了下来,找到人就算了,竟然还来光明正大的和他们炫耀,这是几个意思?

    “你什么意思?”看着这青天门的门主,另外个势力的领袖冷冷喝道。

    “没什么意思,就是人我们已经抓到了,我们现在就可以回去了。”

    “不管我们说此次都是我们大家起出来的,青门主这样个人就把功劳占了,这怕是有些不妥吧?”这时候有个人阴恻恻的开口,让这青天门的门主面色顿时就变了。

    刚刚其实他就想过自己这样忽然带着人回来,这些人会不会和自己抢夺功劳。

    只是他转念想又觉得这不太可能,因为不管怎么说大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没有必要为了争夺个人而伤了和气吧?

    可是事实上他搞错了,这些人不但不要脸,而且这不要脸的程度还远远出他的想象。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说要抢功劳,这得是多么不要脸的人才干的出来的事情。

    “我也觉得他说的在理,大家都是起出来的,这功劳不能让我们其的某个人独享了。”这时候邀月派的掌教也开口,让这青天门的门主面色立马就阴沉了下去。

    接下来诸多领袖也开口,无不是要抢夺这其.功劳的。

    若是没人开口还好,因为那种没脸的事情的确是没有几个人干的出来,可是现在都已经有人率先开口了,那么后面在起附和也不算什么了。

    正所谓众口铄金,大家都这样说,难道这青天门的门主还能反驳什么不成?

    “你们……你们。”听到这些人的话,这青天门的门主可谓是气的七窍生烟,因为他没有想到这些人竟然是如此的不知廉耻,这还是他所认识的那些人吗?

    平日里个个的假装清高,没想到到这个时候这种不要脸的事情全部都干出来了。

    “我劝你还是把人放下,和我们起共享功劳吧。”这时候个门派的领袖辛灾乐祸的说道。

    论势力他背后的门派肯定是没有青天门强横的,可是现在所有人都站在他这条战线上,所以此刻有挤兑对方的机会,他怎么可能会放弃。

    毕竟这样的机会可是少见啊。

    “告诉你们,想要从我这里抢人,你们是想都不要想。”见所有人都在对自己虎视眈眈,这人直接大喝了声。

    既然都想要抢自己手里的人,那他索性也豁出去了,想要人没有,想要命尽管来拿就是。

    “怎么?你莫非还想个人独享功劳?”

    “没想到你们竟然不知廉耻到了这地步,想从我这里要人门都没有,谁想死的尽管上来就是。”说话间这青天门的门主直接爆出了自己的涅槃境巅峰的气息,让邀月派掌教等人都微微变了变脸色。

    他们只是想要抢夺功劳而已,但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这青天门的门主竟然如此刚烈,拼命?谁愿意没事去拼命啊。那不是吃饱了撑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