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六十二章 侯震天的危机

作品:《极品透视

    看着神算子已经开始了推算,九王等人也6续的变得安静了下来,因为他们都想要看看这神算子到底能算出个什么东西来。?? ?? ㈧.?㈠1㈠Z?W.

    对于很多修士而言,推算直以来都是非常神秘的东西,因为这可是涉及天机的事情,动辄就有可能带来生死危机,如果不是这样,这个世上怕是要乱套了。

    因为任何次推算都在泄露天机,般人推算不了多久就会被天道抹杀,这样的人基本都是活不长久的,神算子能活这么久,或许这也和他的天赋有关系,要不然他就已经被弄死了。

    “找到了。”约莫两分钟之后,这神算子的双目睁开,在其双目睁开的这瞬间,他的脸上闪过了丝疲惫之色,虽然推算对于他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可是想要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进行推算,他本身就要承担很大的风险。

    所以次推算下来,神算子简直比自己以前推算十次都还要疲惫。

    没有推算王峰,仅仅只是推算他身边的人,想来王峰不会把自己怎么样吧?

    不过想到自己现在也朝不保夕,他只能先选择保住自己的命再说。

    毕竟自己的命如果都没了,那他还搞个屁啊。

    “在何处?”听到神算子的话,九王等人都纷纷露出了惊色,这么快就得到了对方的所在之地,这家伙该不会真的是什么江湖骗子吧?

    “咱们事先可说好了,旦我说出对方的位置,你们就得放我走,有没有问题?”

    “没问题。”这时候个门派的领袖开口,有些急不可待的样子。

    在他看来,九王吩咐他们的事情他们什么都没有办到,如今如果能抓住王峰身边的人,那么王峰被逼出来不过就是迟早的事情,所以现在他自然想得到侯震天的消息了。

    “你说了有个屁用,我要听他说。”神算子冷笑了声,随后将目光放到了九王的神识。

    神算子不是傻子,他看的出来这里的人全部都以九王为心,所以想要真正的活命,除非是这个年轻人答应。

    “你……。”听到神算子的话,这个门派的领袖气的不轻,不管怎么说,他好歹是门之主,如今听神算子这么说,好像他在这里的存在感点都没有样。

    “好,只要说出对方的所在之地,我让你走。”这时候九王开口,语气冰冷。

    “既然如此,那我就告诉你。”

    神算子开口,而后他将侯震天的所在之地告诉了九王等人。

    “我可以走了吧?”这时候神算子询问道。

    “慢着。”听到这话九王叫了声。

    “你要反悔?”听到这话,神算子面色变,都已经毒誓了,难道他还要执意反悔?

    要知道旦起誓之后违背,那可是要付出极其惨重的代价的,说不定他的修炼路就此断掉了。

    这年轻人这么强大,难道他甘愿为了放弃自己的前途而要自己的命?如果真的是那样,那神算子还真是点反抗之力都没有。

    因为他和这些人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太大了,宛若鸿沟样,难以跨越。

    “谁知道你说的话是不是假的,必须要等到我们真正的抓住了人之后,你才能走。”

    “你使诈?”

    听到这话,神算子的面色立即就变了,抓住人了才能走,若是他们直说自己没有抓住人,那自己岂不是岂不是永远也离不开这鬼地方了?

    “哼,本王有必要和你耍诈吗?”听到这话九王冷笑声,随后才接着说道:“只要你所说的话不假,我自然会让你走,不管你信不信,此刻他只能选择服从。”

    “你……。”

    听到九王的话,这神算子心的憋屈可想而知,这是完全要把他强行留下来啊,对于九王他可谓是点信任感都没有,之前他就觉得九王答应的太过于轻易了,现在看来对方果然是心怀不轨,他这是被利用了啊。

    走是走不掉,打也打不过,神算子只能憋屈的留了下来。

    “马上派人出去捉拿这侯震天,不管是谁将他抓住,本王都重重有赏。”九王开口,让这里不少人都露出了振奋之色。

    九王是什么身份,他说重重有赏,那肯定就是重重有赏,紫宸虽然拿不到了,但是如果能拿到些其他的东西,那未尝不是件好事。

    时之间,诸多掌教级别的人都心思涌动,他们都准备亲自前往。

    毕竟好东西只有拿到了自己的手里才算好东西,谁都不想错过这次机会。

    如果侯震天知晓了这些人心的想法之后,不知道他们又会做何感想。

    这里对于侯震天的大已经逐渐展开,而此刻在座城池之,侯震天还躲藏在家客栈里不敢出门,当然,说是客栈其实只是他头顶上的房子,而他本人则是躲在这客栈下面的个地窖里面。

    最近这几天的时间,抓捕王峰的行动变得愈粗暴,所以为了避免给王峰带去什么麻烦,侯震天选择了躲避起来,

    躲在这个地方他的确是躲避过了之前的搜捕,只是就在刚刚他分明感受到了股危机在自己的心升腾而起,似乎是有什么危险即将降临到他的身上,让他的面色都微微的有些变化。

    “难道有什么危险要来临了吗?”口出道喃喃自语的声音,侯震天最后想了想还是决定离开这里。

    毕竟自己到处走动着,总比直待在这个地方要安全些。

    毕竟那种长时间的担忧状态之下,对于他来说也是种莫大的折磨。

    只是在侯震天都还没有出去的时候,在这座城池的心传送阵的地方,群人6续从传送阵里面走了出来,他们都是这涅槃界身份地位崇高之人。

    可怕的气息从他们的身上扫而出,让周围的人都露出了震惊之色。

    “他们都是什么人?”看着这些人,不少人窃窃私语的交谈道。

    “从现在开始,这座城池的控制权由我们管理了。”邀月派的掌教开口,而后他们这几个人直接出手布置了大量的阵法将整座城池都给笼罩了起来。

    “他们想干什么?”听到这样的话,周围那些修士顿时就变了脸色。

    说掌控就掌控,难道他们是想要屠城吗?

    “在我的城池里还敢如此的张狂,难道你们不怕死吗?”就在这时道大喝的声音传来,这城池的城主出现了。

    “啪!”

    只是随着他的声音刚刚落下,这个刚刚凌空而来的城主直接被股力量给拍翻在了虚空之,遭受了不轻的创伤。

    “睁大你的狗眼看看我们是谁,难道你想死?”个门派的门主开口,让这个城主都心大憾。

    刚刚他只是觉得对方的做法太过于张狂所以才想着出来威慑下,可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刚刚才说句话就遭受重创,而且这些人的来头太吓人了,没有个是他惹得起的。

    全是涅槃界各大派的领袖,谁惹得起他们啊?

    所以这个城主此刻是屁话都不敢多说句,来的时候气势汹汹,走的时候却是灰溜溜的,他都不敢升起报仇的心思。

    “不要和我抢,这人定会被我抓住。”这时候个门派的门主开口,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只是随着他的话音刚落,另外道不和谐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你真是不怕风大闪了自己的舌头,我们这里这么多人,你凭什么觉得他定会被你抓住?”

    “都不要和老夫抢,我邀月派才是九王真正的下属势力,所以这个人理应由我们邀月派往上递交,你们跟着起凑什么热闹?”这时候邀月派掌教冷笑着说道。

    听到他的话,另外几个人都大呼不要脸,动不动就把九王下属势力挂在耳边,他到底还要不要脸了?

    只不过他们这样想邀月派,他们自己又何尝不是这样,如果不是他们想要巴结九王,他们今天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了,说到底他们都是样的,都是同样的人。

    “行了,我们现在最主要的就是先把人找到,至于后面怎么样,那还是后面再说吧。”这时候个门派的领袖说出了句十分肯的话。

    这人都还没有找到众人就开始争夺了起来,若是争到最后他们人都找不到,那他们回去之后又该如何交差?

    所以听到了这个人的话之后,大家也就都放弃了争夺,眼下最重要的事情还是先把人找到再说吧。

    城池已经被他们联手封锁了起来,在如今这个时间段里,外面的人别想进来,而里面的人也休想出去,这里已经和外面完全隔绝了起来。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只要那个人还在城池之,那么他们即便是掘地三尺也可以将人给找出来。

    “走,挨个找。”这时候邀月派的掌教开口,然后他翻手就取出了块镜子。

    据说那个王峰的朋友样可以变化自己的容貌,所以这些人手里都拿着那种能够看透虚幻的镜子,有这个镜子在,即便对方是变换了容貌之人他们也可以认出来。

    “怎么回事?”这里几个强者已经联袂而至,而在侯震天所在的那个客栈之,这侯震天刚刚才从地窖里面爬出来。

    看着外面这些人副讨论的热火朝天的景象,侯震天的脸上忍不住露出了诧异之色,难道在自己没出来的这段时间里,这里又生了什么吗?

    “这位小兄弟,不知道这里生了什么?”侯震天抓住了个路边的年轻修士问到。

    “有人把整座城池都给封锁了起来,现在我们谁都无法出去了。”这年轻人十分无奈的说道。

    “什么?”听到这话,侯震天的脸上露出了震惊之色,难怪他刚刚就觉得自己的心有些惊悸,没想到这里竟然生了这么大的变故,这是针对自己来的吗?

    如果不是这样,侯震天无法解释自己先前感受到的那股危机感。

    身为修士,他知晓这样的感觉不会凭空升起的,这说不定就和自己有莫大的关联。

    “那你知道那些人封锁城池的目的是什么吗?”侯震天再次询问道。

    “这个我哪里知道,我看你还是去问别人吧。”这年轻人说完就挣脱了侯震天的手,跑到人多的地方讨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