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四十九章 荒岛危机

作品:《极品透视

    “草泥马,早知道就不回来了。?  .”看着那柄被自己抓住的战剑,王峰大声咒骂道。、

    因为战剑吸收了自己的鲜血,所以此刻王峰的手已经生出了对这战剑掌控的心思,可是这付出的代价也实在是太大了些。

    还好王峰的体质远胜般的人,要不然刚刚下子损失自身的九成鲜血,他境界不跌落才是怪事。

    不过即便是如此,王峰也损失很惨,因为柄剑,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走。”心念动,王峰将这柄剑缩小了之后收进了自己的手掌心之,与此同时他更是借助规则之力眨眼间离开了这里。

    因为在他的神识笼罩区域之,已经有高手来到了这里,对方很显然已经察觉到此地没有危险,故而靠近了过来。

    只是这里除了那尊可怕的凶物之外就还剩下这柄战剑最有价值,既然战剑都已经收入到了王峰的囊,这里自然没有什么值得王峰可留恋的了。

    而且王峰本身就已经力量锐减,还留在这里那简直就是脑残的行为。

    借助规则之力瞬移王峰的度的确是快到了极致,只是在规则之力王峰都没有坚持到两息时间就强行被挤了出去,因为王峰的肉身实在是扛不住了。

    噗!

    从虚空跌落而出,王峰张口就喷出了口鲜血,他的身躯此刻出现了诸多的龟裂,看起来血淋淋的片。

    以前王峰可以长时间的潜伏在规则之力之那是因为他的肉身强悍,可是现在他损失了大量的鲜血,这致使他的肉身强度变弱了很多,要不然他也不至于被挤了出来。

    将燕君韵从自己的丹田释放了出来,王峰径直的朝着距离他们没有多远的座岛屿上面降临而去。

    “你怎么会这样?”看着王峰凄惨的模样,燕君韵急的团团转,不就是掌控柄战剑吗?为何王峰会变成这个样子。

    “不用担心,我可以慢慢恢复过来。”王峰开口,而后他说道:“帮我留意下四周的情况,我要立马恢复。”

    肉身遭创,如果不尽早的恢复过来,王峰担心这会给自己留下什么暗疾,所以此刻他直接盘坐在了地上,翻手就取出了大量的丹药。

    当然,想要快恢复,王峰如今服用的都是十四品丹药,口气往自己的口喂了起码五枚丹药,王峰这才深深的吸了口气,开始了打坐恢复。

    边王峰在利用丹药疗伤,边琉璃青莲树也在帮助他恢复,只是王峰的鲜血损失太严重了,想要短时间内恢复过来,那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这盘坐,王峰就像是老僧入定样,他的气息都在这刻减弱到了最低,因为他要尽量的减少自己的力量消耗,用以维系自己的肉身恢复。

    在旁,燕君韵也看到了王峰如今的惨状,所以她句话也没有说,在王峰盘坐下去了之后,她开始在岛屿附近设置各种各样的阵法。

    她可是出身大家,纵然是她的阵法之术不如王峰,可是她样会许多可怕的阵法。

    等到将切的阵法都布置完成了之后,燕君韵这才回到了王峰的不远处盘坐着。

    看了眼王峰,燕君韵脸上写满了担忧,可惜她现在不能帮上什么忙,要不然他宁愿帮王峰承受部分痛苦。

    “希望你能尽快的好起来。”看着王峰,燕君韵十分担忧的说道。

    说完这句话之后,她也在旁边盘坐着开始修炼了起来,当然她并没有深层次的修炼,因为她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保护好王峰,多余的她也做不了。

    就这样,王峰和燕君韵在这个小岛上度过了夜的时间。

    夜时间的恢复,王峰身上那些龟裂的肌肤已经恢复了过来,而且那些老皮也有了彻底老死的趋势,只要等着老皮脱掉,或许王峰就恢复过来了。

    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展,只是还没有等到燕君韵松口气,忽然她的面色变,因为此刻她竟然感受到她设置的阵法竟然遭到了猛烈的进攻。

    散出自己的神识,燕君韵顿时神色变,因为她看到了个气息可怕的海族修士正在猛烈的进攻她所布置下来的阵法。

    而且这海族修士赫然是燕君韵他们招惹不起的王者海族。

    凭借王峰目前的能力,他能对付的级别也就是涅槃境后期的修士,可是旦越了王者,那王峰就不可能逾越鸿沟了,因为王者比涅槃境实在是强大太多了。

    这王者海族什么时候来不好,偏偏选在了这个时候。

    回头看了眼王峰,燕君韵最后咬牙离开了这里。

    因为她要给王峰争取到足够的恢复时间,阵法是她设置下的,既然那王者海族要进攻这阵法,那燕君韵自然也可以对阵法进行加固,如此以来,只要燕君韵能够守着阵法不破,那么外面的那尊王者海族就不见得可以冲进来。

    吼!

    剧烈的咆哮声响彻天地,这海族修士此刻完全就像是疯狂了样在进攻这阻拦了他去路的阵法。

    这海族并不是特意来进攻这阵法的,甚至它都不算是个真正的海族,因为他是属于那种两栖生物,之所以他现在要猛烈的进攻这燕君韵布置下的阵法,那只是因为这阵法挡住了他回家的路。

    和大多数的海族修士不同,这个海族修士的家就安在了王峰目前盘坐的这座岛屿之上。

    之前他只是因为有事外出去了,直至今天才回来,可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昨天走的时候这里还好好的,可是现在这里竟然出现了阵法,这海族修士自然是疯狂了。

    要知道这座岛屿上可有他辈子的收藏,他怎么可能让别人给夺走,所以纵然是施展了全力,这海族也完全不在乎了。

    其实这岛屿是个海族的老巢王峰还完全没有想过,因为他现这岛屿的时候只是决定将这里临时的当作自己的个疗伤之地,他压根都不知道这里竟然还是个王者海族的老巢。

    如果他知道这件事的事情,纵然是他拼着伤势更重的危险也要去寻找另外处。

    只是现在王峰的恢复都已经陷入深层次的境地之了,他基本听不到外界的声音,他现在的状态就像是假死了样,想要让他惊醒过来,恐怕是惊雷都不行。

    “噗!”

    为了抵抗这海族修士打破阵法,燕君韵张口就喷出了自己的口精血加持到了这阵法之。

    随着磅礴的力量涌入阵法,这阵法的运转更加剧烈,自然而然的,这阵法的防御力也在这刻大大的增强了,这给外面那个王者海族带去了不小的麻烦。

    想要破掉这阵法,这王者海族时半会也做不到。

    只是这王者海族毕竟在境界上远胜燕君韵,这样的持久战打下去,最后吃亏的肯定会是燕君韵。

    只是为了王峰,为了自己的男人,纵然是冒着风险,燕君韵也要将这个王者海族给挡住。

    口出声娇喝的声音,燕君韵再次动用了自己的力量去加固这阵法,不过随着这王者海族的进攻愈的凶猛,这阵法终于在坚持了半天之后破碎了。

    阵法碎,燕君韵自然是瞬间转移到了下个阵法之,当时为了怕生什么变故,燕君韵可是设置下了数十重阵法,没想到当初的个小细节,如今却是起了大作用。

    如果阵法没有这么多的话,燕君韵肯定坚持不了多长的时间。

    “还有?”

    看着眼前又出现了另外种阵法,这王者海族也是露出了怒色。

    自己的家被人霸占了不说,对方竟然还如此可恶的布下了这么多的阵法,这难道真是要鸠占鹊巢的节奏吗?

    想到这里,这王者海族更是感觉到自己的胸膛仿佛有团火焰在熊熊燃烧样,他的肺简直都快要被气炸掉了。

    “给我破!”

    将自己的王者力量完全的爆了出来,他直接攻击向了燕君韵所布置的阵法。

    拳之下,阵法之的燕君韵只感觉到股可怕的反震之力从阵法之传递而出,她脚步蹬蹬蹬的往后退了数步,差点就站立不稳。

    不过这被她再次加固过后的阵法还是比较强悍的,虽然对方是全力击,可是这阵法在剧烈的震动之后还是坚持了下来。

    “里面的人给我听着,最好立马给我把岛屿让出来,要不然等我轰碎了阵法,我定要亲手撕碎你。”这王者海族大声咆哮着说道。

    听到他的话,燕君韵只感觉到阵又阵的眩晕袭来,这是不是也太巧了点?他们随意找的座岛屿竟然是这个王者海族的家,这简直就是倒了辈子血霉了。

    王峰已经无法叫醒,而燕君韵又不敢擅自的答应对方将岛屿让出去,因为旦她将阵法撤去,她是没有任何底牌去和对方斗的。

    到时候如果对方来个不认账,那她和王峰可就危险了。

    她不是王峰,她不会瞬移,她的底牌也在上次帮助王峰的时候用掉了,所以现在最好的方法就是她坚持着阵法,然后等着王峰苏醒过来。

    因为只有王峰才真正有办法来对付这王者海族,不管是让你魔宫之主出手也好,瞬移也罢,只要王峰苏醒,那么他们应该就安全了。

    所以想到这里,这燕君韵压根就不再考虑这王者海族的建议。

    这些海族直以来都十分仇视人类,燕君韵才不会上对方的当。

    句话都没有说,她仍旧在全力的输出自己的力量来维持这些阵法的运转。

    放入了枚十四品丹药到自己的口,燕君韵边恢复,边在催动着阵法全力运转。

    就这样,外面的王者海族疯了样的进攻阵法,而燕君韵则是全力维持阵法,这样的时间足足过了五六天都未曾平息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