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一十九章 你被骗了

作品:《极品透视

    如果宋朝歌所说的不假,那这样的人还真不是他们宋家可以惹得起的,连族长都说对方不可力敌了,他们这些人又能怎么样?

    “族长,我们到底招惹了谁?”这时有人问道。?  ≈.≈≠1≠Z≤W≥.

    “尊你们无法想象的存在,我在他的面前连反抗的心思都升不起来。”宋朝歌开口,脸上片苦色。

    曾几何时,他晋升王者的时候就感觉到自信满满,以为自己可以在这赤水关横着走,可是在面对了那股主宰气息之后,他这才现自己完全就是坐井观天,在主宰的面前,王者不过就是个笑话,对方要杀自己就和踩死只蚂蚁样简单。

    如若不然,他也不会召开今天这场会议了。

    “族长,您所说的是主宰吗?”这时候个稍微有见识的个长老说道。

    虽然他只是涅槃境级别的修士,可是对于王者之上的境界他也略有耳闻,王者在很多人的严重都是不可力敌的存在了,而比王者更加可怕的人物,很多人活辈子都见不到位,因为对他们来说,那些人简直就像是生存于传说之的样。

    “是。”宋朝歌开口,随后才说道:“我怀疑对方随时都有可能回来找我们报仇,所以我今天才叫来了你们。”

    “难道就没有丁点回旋的余地吗?”

    “你觉得我们宋家有资格去和这样的人作对吗?”宋朝歌冷笑声,随后才说道:“从现在开始,宋家名义上就算是不存在了,都听明白了没有?”

    宋朝歌的声音很大,更像是种命令,虽然这样对现在的宋家很残忍,可是和整个宋家的毁灭相比起来,这无疑是最好的局面了。

    化整为零的生存在这赤水关之,即便是那个主宰再厉害也不可能将他们宋家所有人毁灭,只要宋家还有人活着,那他们家族就还不算真正的毁灭。

    “族长,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是个知晓内情的长老开口,他已经大致的猜出了宋朝歌所说的那位强者来自哪方势力。

    只是宋家都已经要解散了,这事情他定要弄清楚才行。

    “是啊,族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就算是要解散家族,您总的给我们个解释吧?”有人迅附和了句。

    “既然如此,那我就解释给你们听。”见所有人都伸长了脖子等自己解释,这宋朝歌也知道凭借自己的两句话他们肯定是不会相信的,所以接下来他就把追杀王峰他们的事情说了下。

    当然,特别是有关于主宰的描述他更是着重的说了下,他的意思很简单,他就是要让所有人都明白,主宰根本就不是他们宋家惹得起的。

    听到宋朝歌的话,许多人都在心大骂,因为他们也算是听出来了,这完全就是场由宋朝歌个人恩怨引出来的事情。

    他自己要替自己的孙子报仇,结果他招惹了个他惹不起的存在,这下倒好,他个人栽了不要紧,他还将整个家族都给拖下水了。

    也就是宋朝歌现在是宋家族长,更是位王者,如果换做是他们,这些人只怕早就叫这样的人滚出宋家了。

    因为这样给宋家带来灾难,这不是灾星么?

    “族长,既然对方是主宰,那为何他会放过你?”这时候个比较有睿智的长老想了想问道。

    虽然这个长老的智慧比不上上次那个想要谋害王峰之人,可是能够坐上长老的位置,这和他的强大分析力离不开关系。

    毕竟没有张能说会道的人,家族里谁会鸟他?

    平日里他就有家族智囊之称,所以此刻听到他的话,不少人都跟着点了点头啊。

    是啊,宋朝歌可是去追杀对方的人,既然他们有主宰级别的人,为什么宋朝歌还能完好如初的回来?

    这事情放在他们任何个人的身上,只怕他们都做不到这么大度。

    “或许是对方看我实力太低,不想杀我吧。”想了想,宋朝歌只能够想出这么个理由来。

    “那族长你有没有看清楚对方长什么样子?”这个长老再次询问道。

    “当然看清楚了。”宋朝歌点头,随后才说道:“那是只修炼有成的乌龟,主宰气息就是从它的身上散出来的。”

    “乌龟?”听到这话,在场的人皆是面面相觑,如果说宋朝歌说对方是个人类,那倒可以理解,因为人类的天资本身就过野兽,在如今的天界众多的高手之,人类也是占据了最重的比例。

    甚至再不济宋朝歌说对方是只神兽也行,可是他对方竟然只是个乌龟,莫非是族长年纪大了,老眼昏花看错了?

    “你们那是什么表情,老夫愿以性命担保,我看到的切绝对都是真的。”看到底下的都在窃窃私语了起来,这宋朝歌忍不住大吼了声说道。

    听到他的话,那些正在交谈的声音也不得不停止,因为他们都看的出来,宋朝歌此刻已经有些恼羞成怒了。

    “族长,我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这时候那个长老说道。

    “有什么话就拿出来直说吧。”宋朝歌回应道。

    “既然如此,那老夫也就献丑为大家推演二了。”说话间这个长老长长的吐出了口气,随后才说道:“按道理来说,族长您去追杀别人,别人如果有能力反杀你的话,那是肯定不会让你走的,可是最后对方让你走了,这就有点耐人询问了。”

    “你直接说你想要表达什么意思吧。”听到这长老的话,宋朝歌有些不舒服的说道。

    不管怎么说他也是堂堂个王者级别的人,难道他的眼力还会出错?

    这些人就知道站在这里说风凉话,如果让他们去面对那股可怕的气息,估计他们的表现比自己都还要不堪。

    “是。”听到宋朝歌的话,这个长老点头,随后他才说道:“是这样的,我觉得那股气息可能并不是属于位真正的主宰。”

    这长老语出惊人,把在场的人都惊得不轻,宋朝歌都说对方是真正的主宰了,而现在他却说对方不是主宰,这不是故意和宋朝歌唱反调吗?

    “你凭什么这么说?”这时候个宋朝歌脉的长老争锋相对的问道。

    “是这样的,有关于那个年轻人的事情我早就已经派人出去打听过了,我听手下人说,他的肩膀上似乎就有只乌龟,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族长您看到的应该就是那只。”

    “不管是不是,你怎么认为那气息是假的?”这时候宋朝歌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个长老想要说什么。

    “这个自然有我的道理。”听到宋朝歌的话,这长老微微笑,随后才侃侃而谈道:“是这样的,当初这个人刚刚进城的时候,他亲自将他肩膀上的乌龟震落到了地上都没有去管,在场的诸位觉得个涅槃境的修士敢这样去对待位主宰吗?”

    这长老的话说得有理有据,让不少人都暗自的点头,佩服这长老的推理能力。

    虽然这些都只是小细节,只是有句话说得好,细节决定成败,越是不起眼的细节,有时候就有可能影响全局,这个长老所说的不是没有道理。

    涅槃境和主宰相差的实在是太大了,如果那乌龟真的是主宰,那王峰还敢对它那么放肆吗?

    这事情只要是个修士都可以想明白,所以说,那乌龟肯定不是主宰级别的东西,虽然他不知道那乌龟为什么能够散出主宰级别的气息,但至少它最后不该让宋朝歌走。

    这事情到处都是疑点,由不得他不怀疑。

    “这么说的话,那主宰真是假的?”听到这长老的解释,这宋朝歌也愈的觉得自己很有可能是让对方给蒙骗了回。

    虽然那股主宰气息很真实,但是他最后真的不应该让自己走。

    而且自己刚刚才去的时候就把那女子打成了重伤,那女子看就是和王峰是伙的,如果王峰真的拥有主宰级别的宠物,他应该早就使用了才是。

    想到这里,这宋朝歌就暗骂自己糊涂,硬生生的错过了击杀对方的机会。

    “族长,您怎么了?”看着宋朝歌的脸色不断变化,刚刚那个出言推算的长老询问道。

    “我没事。”宋朝歌摇头,随后才说道:“既然你说得那么有道理,那解散家族这件事就放放再说,我们先静观其变。”

    “嗯。”听到这话在场的人都点了点头,家族是所有人的家,如果下子就这么解散的话,那问题肯定有很多,能不解散自然是最好。

    场会议就在这样诡异的气氛结束了,宋家没有解散,而宋朝歌更是当着所有人的面丢了脸。

    堂堂王者竟然会认错气息,他甚至都忘不了刚刚那些人看自己的怪异神色,虽然他们没有笑出来,但是他认得出来,那就是揶揄。

    想到这里,他就忍不住心暴怒,旁的桌子在他的手掌之下无声无息成为了齑粉,他蹭的下子就站立了起来。

    虽然他不想承认自己看到的是假的,但是那长老解释的有理有据,他不相信也不行。

    离开了家族,他迅前往了禁忌之海,他要去事点好好回忆下。

    在当初战斗过的地方,王峰和燕君韵早就已经离开了,所以这个宋朝歌自然是点收获都没有,想到当初生在这里的事情,这宋朝歌自然是又惊又怒。

    当初在那股气息的笼罩之下,他感觉自己就如同蝼蚁,随时都有可能被杀死,可是对方仅仅只是用气息笼罩了自己,但却没有动手,这让宋朝歌严重的怀疑了起来。

    只是怀疑归怀疑,如今对方早就已经不知道逃到哪里去了,他想要找人求证也没有办法。

    “不要让我再碰到你们。”口出声凶狠的声音,随后这宋朝歌这才离开了这里,返回到了他们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