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一十八章 焦急的宋朝歌

作品:《极品透视

    “我的伤势已经恢复了,我不再需要这东西了。? ?? ?.㈧1ZW.”看着王峰手里的养魂草,燕君韵摇了摇头说道。

    “你丹田的死气那么浓郁,如果以后你再碰到这样的伤势爆,这东西能够救你的命。”

    “可是我不会再那么冲动了。”燕君韵俏皮的吐了吐舌头说道。

    “不管怎么样,这养魂草是我专门为你寻找的,如果你不拿着,那我的功夫就白费了,你不想看着我白忙活场吧?”

    “好吧。”

    看王峰都已经这样说了,燕君韵还能拒绝吗?她最后将这株珍贵的养魂草收进了自己的空间戒指。

    偷偷的用余光看了眼王峰,她现王峰丝毫没有询问她丹田死气的事情,要知道个真正的修士怎么可能会在丹田累计那么多的死气,难道他就点都不奇怪吗?

    “你难道不想问问我丹田的死气是怎么回事吗?”这时候燕君韵小心翼翼的问了句。

    “若是你想说,你自然会说,我何必多此举呢?”王峰微微笑,随后才说道:“而且只要你能好好的活着,就算我不了解又能怎么样?”

    “其实……。”听到王峰的话,燕君韵更是感觉到心惭愧,王峰把他自己家里的家事都拿出来说了,如果如果还瞒着他的话,似乎有些不妥。

    “不用说了。”哪知她才开口,王峰就直接打断了她,道:“有些秘密还是放在自己心里好,今后再告诉我这些吧。”

    “你是不是已经知道了些什么?”听到王峰的话,燕君韵心十分的诧异。

    “我的确是知道。”王峰心开口,表面上他却不会那么说:“你只需要记住你现在就是我的女人,这就已经足够了,其余的就算你不想说,我也不会强求。”

    “好吧。”

    听到王峰的话,燕君韵还是决定不说,毕竟自己要说的事情肯定十分的惊世骇俗。

    自己原本只是个死亡之人,如果不是拥有个可怕无比的父亲,她可能不会再出现这个世上,所以还是等着今后有机会再说出来吧。

    燕君韵现在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和王峰培养感情,毕竟他好不容易才答应自己,而且他那么花心,自己也得管着他才行。

    都说女人在感情上是自私的,这句话绝对没错,才刚刚和王峰在起,她就已经在想着今后的事情了,她都没有想起自己现在也是横插进来的人。

    因为宋家的缘故,那赤水关王峰和燕君韵明显不宜再去了,为了杀王峰,他们竟然连王者都出来了,虽然王峰现在还不知道那人是宋家当的什么人,但是凭借他王者的实力,想来定是身居高位。

    原本以为当初杀个人并不会引起什么后患,可是谁能够想到王峰竟然还专门找到人家的地盘上面来了,如果没有燕君韵的事情,王峰可能现在掉头就会走,因为他根本就不需要去对付这个宋家。

    只是如今情况不同了,燕君韵差点就因为燕君韵死亡了,所以这个仇王峰是定要报的。

    而且他们的长老竟然敢利用自己的感情,这点王峰也不能放过,因为他这辈子最是痛恨这种人。

    不把他们宋家打痛,王峰是绝对不会罢休的。

    在王峰的救治之下,燕君韵现在已经恢复过来了,而在宋氏家族之,那个宋朝歌自从禁忌之海回去之后就开始变得魂不守舍,他实在是让那股主宰气息吓到了。

    他活了这么长的时间,他还从来没有见过真正的主宰,所以此刻哪怕是他回想起来还感觉到心有余悸。

    那股气息实在是太可怕了,在那股气息的碾压之下,他觉得自己就和蝼蚁差不多弱小,连反抗的心思都升不起来。

    如果不是对方宽宏大量,他能不能活着回来都还是两回事,他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还有主宰级别的可怕存在助阵,如果他早知道有这样的高手,他怎么敢亲自去找王峰报仇。

    这次他报仇是没有希望了,甚至他还要防备着对方忽然杀回来,要知道那可是主宰啊,只要人家来报仇,整个赤水关都没有任何个人可以阻挡。

    个宋家算什么?就算是城内所有势力联合估计也不够人家只手杀的,因为主宰级别的实力完全不可想象。

    虽然时间才过去天,但是这宋朝歌是越想心越怕,他甚至都没有想过乌龟是冒牌的主宰。

    因为那种可怕的威压真的是太真实了,他根本就没有任何理由去怀疑。

    这也和他多年身居高温有关系,自从坐上这宋家族长以来,他已经很长的时间都没有真正的动手过了,所以当他感觉到死亡危机的时候,他自然是下子就慌神了。

    这就和地球上那些富豪样,越是有钱的就越是怕死,眼下这宋朝歌就是这种情况。

    心实在是害怕的要紧,最后他赶紧召开了家族最为隆重的会议,这场会议他召来了所有宋家的高层,包括那些散步在外做生意的宋家管理员也并召集了回来,因为他有大事情要宣布。

    “族长,到底生了什么事?”在大殿之,几个宋家总部的长老看着那来回踱步的宋朝歌都有些诧异。

    因为在他们看来,宋朝歌很少出现这样的动作,因为他是宋家的族长,更是这赤水关内少有的王者,他怎么会这副样子?

    “不用问了,会你们全部都会知道了。”宋朝歌开口,随后他才大袖挥,道:“让那些外面的人限半个时辰内抵达这里,要不然他们永远都别回来了。”

    “是。”

    听到宋朝歌的话,这几个长老都忍不住心寒,因为他们听得出来宋朝歌语气的决心,此刻若是有人忤逆他的意思,或许还真的会如他所说的样,永远都别回来了。

    消息很快就传递了出去,那些原本还在往回赶的人听说这宋朝歌的他态度之后,顿时他们半点都不敢耽搁,甚至连些宝贝都使用了,就为了在半个时辰内赶回来。

    二十多分钟后,宋家有史以来最隆重的会议召开了,自从宋家建立来,这或许还是宋家高层齐聚的最完整的次。

    因为宋家的这个大动作,整个赤水关的气氛都变得异常的压抑,颇有剑拔弩张的味道。

    “城主,宋家的所有高层悉数到场,不知道是要干什么。”

    在城主府之,个人给这赤水关城主禀告道。

    “我知道了,你去吧。”这城主开口,挥了挥手。

    说实话他也没有想到这宋朝歌会在这个时候召开最重大的家族会议,点征兆都没有,完全像是忽然做出的个决定,难道他这是要和城主府决裂了吗?

    众所周知,在如今的赤水关之,最可怕的两股力量就是他们城主府以及这宋家,宋家有篡夺之心也实属正常,而且他们阵势搞的这么大,必定有所图谋。

    可惜的是宋家的高层他始终没有办法安插进去奸细,要不然他现在就可以了解他们究竟在干什么了。

    “族长大人,不知道您这么着急把我们召回,是有什么重要事情要商议吗?”这时候个外面回来的宋家高层询问道。

    虽然他们都是宋家人,可是这样的会议他们是完全不想参与,因为留在外面他们可以活得十分的滋味,不用被人管,自己还可以大肆捞油水,虽然家族内部的人看起来风光,但是相比之下,他们哪里有自己这些外面的人潇洒。

    “没错,的确是有大事情商议。”听到这人的话,宋朝歌点了点头。

    “族长,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我们的人已经差不多到齐了。”这时候个长老开口说道。

    “既然如此,那老夫就说了。”宋朝歌开口,而后他的目光这才从众人的身上扫而过,深深的吸了口气。

    “是这样的,我们家族招惹了尊无比可怕的人物,我们可能要暂时的解散了。”

    哗!

    此话出,满堂皆哗然,因为他们谁都没有想到可以听到如此‘劲爆’的消息。

    “族长,您老人家该不会是在开玩笑吧?”这时候个外在宋家人不可思议的询问道。

    好端端的竟然要解散,这该不会是在逗他们吧?

    “是啊,我们宋家不是好端端的,为什么要解散?”又有人大声开口说道。

    “族长,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就是啊,我们宋家虽然有城主府这个对头,但是也不至于怕成这样吧?”

    因为宋朝歌的句话,此刻这里简直变成了菜市场,说什么的都有,片闹哄哄的场面。

    “都给老夫闭嘴。”见这里越来越乱,这宋朝歌不得不散出了自己的王者气息,并且大喝了声。

    别说宋朝歌的威慑力还真是不般,他是宋家现任的族长,更是家族内部的顶尖高收,他的话谁敢不听?

    所以大家的心虽然还有诸多的疑惑,但是在巨大的压力之下,他们只能选择闭嘴。

    “听老夫把话说完你们再嚷嚷行不行?”冷冷的说了声,随后这宋朝歌才说道:“我说的解散并非真正的解散,只是我们宋家暂时散去,躲藏在各处,等到以后风声散了,我们再凝聚起来也不迟。”

    “族长,难道我们家族真的招惹了什么不可敌的存在吗?”听到宋朝歌的话,个人忍不住询问道。

    “岂止是不可敌,只要对方愿意,或许他只需要动动手指,我们整个宋家都要灰飞烟灭。”

    “什么?”听到这话大殿的人再次大惊失色,仅需动根手指就可以将他们宋家绝灭,这得是什么样的实力?

    “难道族长您老人家所说的人并不是城主府?”这时候又有人问道。

    “哼,城主府算个屁,在那个可怕存在的眼,估计毁灭赤水关也就是瞬间的事情,你觉得这样的人我们宋家惹得起吗?”宋朝歌开口,让屋子的全部都是保持了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