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一十六章 合作?

作品:《极品透视

    这样的话王峰当初就从侯振天那里听过了,自己携带的圣蓝之心就相当于是华夏古代皇帝手里的玉玺样,虽然这东西作用不大,但是这却是种权利的象征,只要自己被海皇的人现,只怕他接下来要面对的就是无穷无尽的麻烦。??? ? ≠.≤≥1≤Z≤W≥.≤

    人家海皇绝对不会容许他活下去的,就如同这魔宫之主所说的样。

    只是让王峰去对付海皇,这话怎么听都觉得有些不靠谱,王峰才什么境界,他对付得了天界巨头吗?

    只怕别人现在根指头都可以将他碾死无数次。

    “你就这么相信我能对付海皇?”王峰询问道。

    “不是我相信你,是我别无选择。”魔宫之主开口,随后她才说道:“或许你现在不能对付海皇,但是我相信要不了多长的时间,你就可以对付他。”

    “那请问你和海皇是什么关系?”王峰这时候壮着胆子问了句。

    王峰不是傻子,他不会被人卖了还帮着别人数钱,虽然眼前这个女子并没有对自己展现出什么敌意,但是王峰也不是那种见了谁就会信任的主。

    如果这女子是想要利用他的话,那王峰才不会那么傻。

    “他是我亲哥哥,我这样的回答,你可满意?”似乎早就已经料到王峰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所以这魔宫之主回答的十分顺口。

    “你要对付自己的亲哥哥?”听到这话,王峰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

    这海皇族当真厉害,出了个海皇不说,竟然这里还有个同样可怕的魔宫之主,这样的家族只怕位列天界顶级家族都不成问题了吧?

    “句话,我帮你扫去今后海皇的尾巴,并且还送你今天的养魂草,而作为代价,就是你今后需要帮我对付海皇,有没有问题?”

    “此事干系重大,我恐怕要慎重考虑下才行。”想了想王峰说道。

    “那你好好思量吧,这对于我们而言都是互惠互利的事情,如果你不答应的话,我也不强求。”说完这句话之后,这魔宫之主转身就走了,把王峰和燕君韵留在了此地。

    “十年之前……。”

    听到魔宫之主走了之后,王峰这才盘坐在这山巅之上小声的嘀咕了起来。

    毫无疑问,这魔宫之主或许真的有可能在十年之前就预测到了今日的事情,毕竟她那么高的境界,拥有这等手段并不奇怪。

    只是旦答应他,王峰觉得自己就会陷入个可怕的漩涡,边是海皇,边是魔宫之主,这简直没有任何个是好惹之辈。

    圣蓝之心太过于扎眼了,自己连隐藏都没有办法,所以要不了多长的时间自己肯定会进入海皇的视线。

    旦他决定针对自己,那王峰可能真的就危险了,他没实力,二没有后盾,人家随便派遣出来个高手都可以置自己与死地,所以与魔宫之主的合作不是不可行。

    但是王峰就担心这魔宫之主是不是什么吃人不吐骨头的人,若是她把自己黑了,那王峰当真是半点办法都没有。

    “是不是在权衡利弊?”就在这时道声音传来,顿时让王峰露出了欣喜之色,因为他听得出来,这声音正是属于燕君韵。

    服用了那养魂草的片树叶之后,燕君韵的伤势已经恢复了过来,只要她不再动用那种可怕的禁忌符纸,她应该就可以安全的修炼下去。

    而且经过了这次的变故之后,王峰现她的气息也增强了不少,竟然已经达到了涅槃境三重天,比王峰都不差。

    “没感觉到有什么不适吧?”看着燕君韵,王峰有些关怀的问道。

    “我没事。”燕君韵摇头,随后才低头说道:“谢谢你救我。”

    “这说的是哪里话,你是为了救我才险些身亡,我救你本就是属于我的责任。”

    “那我若是不救你,你是不是不会管我了?”听到王峰的话,燕君韵抬起了头。

    她的目光有些火热,更带着丝颤动,如果王峰回答错误,估计她的心理防线都会彻底的崩溃。

    “只要是我王峰的朋友,不管是谁出了问题我都会尽全力的去营救。”王峰开口,答案算是棱模两可。

    “难道你对我的美貌点都不动心吗?”这时候燕君韵开口,她说出了自己直都想要说出的句话。

    在动用符纸之前,她没有勇气问出这句话,可是这次化险为夷了之后,她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

    因为不管答案是不是自己想要得到的,她都要弄明白,这就像是某些人在死亡的时候也想要死个明白。

    如果不弄清楚王峰的态度,只怕她辈子都不敢心甘。

    “那你是想要听真的答案还是假的答案?”看着燕君韵,王峰也出奇的平静了下来。

    因为事情总要有个解决办法,直这样拖,最后只能够害了别人。

    “真的。”看着王峰,燕君韵现自己说这两个字的时候语气都在颤抖,因为她也明白王峰接下来的回答可能不会是她想要听到的。

    “既然如此,那我们今天就来彻底的说个明白。”说话间王峰叹息声,道:“作为个再正常不过的男子,对于美貌我自然动心,只要我并非是个完整的男人,我拥有家庭,也拥有子女,甚至我都可以去给别人当祖宗了,你觉得我配得上你吗?”

    “你……。”

    听到王峰的话,燕君韵瞪大了眼睛,有些瞠目结舌。

    在她看来王峰这么年轻,他的主要精力应该是放在修炼上才是,而且如果他的主要心力如果不是放在修炼上的话,只怕他的境界也难以突破到如今这样的层次。

    毕竟个人的心如果羁绊太多,这对于修行可不是什么好事。

    只是燕君韵哪里会明白,王峰的境界之所以提升的这么迅,这和他的家人有分不开的关系。

    如果不是没有家室,王峰是否还会像是现在满世界的疯狂提升实力?如果不是羁绊,王峰是否还会心无旁贷的扑在修炼这条路上?

    家人就是王峰提升境界的动力,如果不是心系家人,现在王峰早不知道跑哪里享受生活去了。

    “我已经负了太多的女人,所以我不想再辜负其他人了,你明白吗?”

    “难道就是因为这个你才有意的疏远我吗?”这时候燕君韵询问道。

    “没错。”王峰点头,并没有隐瞒,既然都已经决定要说清楚了,那王峰自然不会有丝毫的隐瞒,他要让燕君韵彻底的死心。

    或许只有这样她才不会做因为自己而伤害她个人的傻事情。

    “除了这个就没有其他的原因了吗?”这时候燕君韵追问了句。

    “没了。”王峰摇头,随后才说道:“我并不是个好男人,所以我才不想伤害你。”

    “那你怎么不早些告诉我这些?”

    “你自己也没有问啊。”

    “既然都可以拥有很多的女人,那想来多我个没有什么问题吧?”想了想,燕君韵十分坚定的说道。

    若是之前她可能还不会如此坚定,因为感情这事情不是句话或者是两句话就可以说清楚的。

    可是她为了王峰连自己的生命都可以舍弃,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她怎么可能还不了解自己的本心。

    她已经确定了,王峰就是她值得托付终生之人,她之前就已经错过次了,所以她不想再错过第二次。

    说出了这句话之后,燕君韵无疑心有些紧张,因为她害怕王峰会拒绝自己,毕竟之前王峰的态度她是看在眼里的。

    如果不是这样,她也不会为了王峰连自己的保命底牌都使用了。

    “值得吗?”听到燕君韵的话,王峰叹息了声。

    “值得。”听到王峰的话,燕君韵再次坚定的点了点头。

    “既然你都没有什么意见,那我没有什么意见。”凡事都讲究个缘分。

    或许从当初王峰在拍卖行买下她的时候,就注定了这场姻缘会被促成,既然如此,那王峰何须再隐藏自己?

    不是有句话说得好吗?人生在世就讲究个潇洒快活,反正天地大崩之日也要不了多长的时间了,王峰何不如及早行乐?

    反正今后的修炼肯定十分的烦躁,这途找个伴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只是自己这样做了,恐怕就会伤雪姐她们的心,想到这里王峰就忍不住叹息。

    或许贝云雪她们表面上不会说什么,可是王峰能够感觉得出来她们直都在忍让,她们在忍自己所做的切事情,作为个男人,王峰感觉到十分的惭愧。

    如今她们都在家等候着自己的回去,而自己非但没有回去不说,反而还在外面沾花惹草,如果自己是女人,只怕自己早就已经把自己的男人给踹走了。

    由此可见雪姐她们忍耐的有多么不容易。

    只是王峰心的忧愁燕君韵可不会明白,见王峰终于同意和自己在起了,燕君韵只感觉到喜从心来,她抱着王峰就对着王峰的嘴吻了下去。

    “你干啥?”被燕君韵这忽然的下子弄得有些懵了,王峰也想不到她如此的主动。

    “我要把自己交给你。”燕君韵开口,而后她瞬移就把王峰推到在了草地之上。

    “宫主,这样的人怎么能扛起重任?”这里王峰已经叫燕君韵推倒,而在另外座山巅之上,个男子站在那魔宫之主的身旁,有些不屑的说道。

    听到手下的话,魔宫之主的面色也忍不住有些泛红,她虽然已经贵为天界主宰之,可是她无数年为了报仇心都把心思放在了修炼之上,所以时至今日她也未曾经历男女之事,她也没有想到王峰竟然不好好考虑的建议,反倒是谈情说爱去了。

    看着王峰被推倒,她几乎是瞬间就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她可不想去看人家那龌龊之事。

    “我已经观察了他十年的时间,他应该值得信任。”魔宫之主开口,而后她大袖挥,顿时就是道光幕在虚空形成,将他们和王峰燕君韵隔开,道:“不要去打扰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