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一十一章 燕君韵的可怕后遗症

作品:《极品透视

    王者是可怕没错,可是他碰到了比王者都还要更加可怕的主宰,他除了逃,别无选择。?? ? ≥.≥≤1≤Z≈W≈.≥

    来的时候气势汹汹,走的时候灰头土脸,这宋朝歌这下也算是吃了闷亏,屁都不敢放个。

    “走!”

    看到宋朝歌逃走,王峰再没有犹豫,他卷着燕君韵以及麒麟他们就开始了远遁虚空。

    凭借宋朝歌的智慧,相信他很快就可以反应回来他是被蒙蔽了,所以这个时候不走,更待何时?

    而且王峰也看出来了,燕君韵的气息正在点点的往下降,相信要不了多长的时间,她这身的王者力量就会消散,届时她绝对不可能是那宋朝歌的对手。

    如果人家折返回来,他们全部都得栽进去。

    接连瞬移了约莫数下,直至王峰确认那宋朝歌不会再追上来之后,王峰这才在虚空停滞了下来。

    看了眼乌龟,这个家伙的气息也在急的往下降,很显然它也知道这气息如果直这样散着会引起不小的乱子。

    “你没事吧?”

    看着自己身边的燕君韵,王峰关怀的问了句。

    “我没事。”燕君韵开口,而后她不知怎么的,张口就喷出了口鲜血,正好碰到了王峰的身上。

    如果是别人这样喷血在自己身上,王峰肯定已经怒了,只是这个人是刚刚才帮他抵御强敌的燕君韵,王峰能说什么呢?

    天眼展开,王峰能够看到燕君韵体内的力量在急的倒流,这些力量正在不断的毁坏她的七筋脉,看到这幕,王峰的面色立马就变了。

    很显然,她之前所使用的那什么金色的符纸对她来说负荷极大,眼下她需要付出代价的时候到了。

    王者的力量好用是好用,可是这用过之后,那种反噬之力也不是般人可以承受的。

    “不用管我了,我没事的。”燕君韵开口,而后她又张嘴喷出了口鲜血。

    随着这口鲜血喷出,她双目的光彩正在迅的黯淡,与此同时股浓郁的死气忽然从她身躯狂涌而出,把王峰都给吓了跳。

    “怎么可能?”

    感受到这么磅礴的死亡气息,王峰面色大变,按道理来说,这等死亡气息也只有在那些即将死亡的人身上才可以看到。

    这燕君韵即便是遭受反噬,她也不应该散出这么磅礴的死亡气息吧?

    “怎么会这样?”

    王峰开口,而后也不管那么多了,他将自己的琉璃青莲树运转了起来,然后股绿色的气息直接笼罩了燕君韵整个人。

    琉璃青莲树蕴含十分磅礴的生机之力,这力量可以用来救人,功效十分的神奇。

    以前王峰救人基本也是用琉璃青莲树,只是这次琉璃青莲树的力量明显是失利了。

    在那股可怕的死亡气息冲击之下,这琉璃青莲树的力量几乎都靠近不了这燕君韵的身躯。

    “不用浪费时间了,没用的。”看着王峰,燕君韵摇头,在其雪白的脸庞之上写满了不舍。

    自己是什么情况她心清楚,从她使用自己底牌的那刻开始,她就已经知晓自己会有如今的下场了。

    她之所以叫王峰走,是不想王峰看到自己如今现在的模样。

    “什么没用,少说废话,你是为了我才会成这个样子了,纵然是我耗费再大的代价也会将你救治好。”

    说话间王峰翻手就取出了枚十四品丹药放入到了燕君韵的口。

    只是丹药喂进去之后根本就是点作用都没有起到,如今燕君韵身体内的死亡气息太过于浓郁了,她就像是个迟暮之人样,难以挽救。

    在死亡的气息淹没之下,丹药吃了等于没吃。

    “如果……你还有丁点在乎我的话,就走。”就在王峰焦急的考虑着如今挽救这燕君韵的时候,忽然他感觉到自己的手臂被人狠狠用力抓住了。

    抓住他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燕君韵。

    虽然只有短短的几息时间,但是现在燕君韵的身上已经开始散出肉眼都可以看见的黑气,她的情况正在急下降,眼看生机无多了。

    “我不会走的。”王峰摇头,神色十分坚定。

    “难道你要看着我陨落在你的面前吗?”说话间泪水无声无息的从燕君韵的眼角落下,此刻的她看上去楚楚可怜,点都没有最初王峰看见她之时的那种霸气英姿。

    人都有两面性,此刻燕君韵显露出来的就是她柔弱的面。

    “你是不是早就已经知道你会这样?”王峰开口,语气近乎质问。

    “不要说了,算是我求求你了,你能离开这里吗?”说道这里的话,王峰能够清晰的感知燕君韵抓住自己的手掌更加用力了。

    “如果我现在走了,只怕我猪狗都不如了。”王峰开口,而后他展开了自己的天眼。

    天眼可以将个人都给完整的看透,王峰不相信自己找不到燕君韵的病症所在。

    天眼几乎被王峰展开到了极致,很快王峰就现了燕君韵的真正病症所在。

    之前王峰是可以看到这燕君韵动用了底牌之后致使浑身的力量倒流,造成了极大的反噬。

    可是燕君韵之所以死气气息浓郁无比的真实原因却不是因为这反噬,那磅礴无比的死亡气息来自于她的丹田,也就是人类储存力量的地方。

    虽然王峰经过了当初地球上的那场变异之后,他的丹田早就已经不需要储存力量,可是相对于漫天下的修士来讲,他们主要存储丹药的地方还是丹药,那个地方简直比修士的心脏都还要重要。

    燕君韵浑身的那些死亡气息就是从她的丹田遗漏出来的。

    丹田不是存储力量的吗?为何她的丹田会存储如此之多的死气?

    王峰的脸上露出了疑惑之色,只是任凭他怎么想,他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而且现在的情况根本就不容许他去慢慢思考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现在所需要做的就是救人。

    琉璃青莲树的力量无法靠近燕君韵,丹药也起不了效用,最后干脆王峰心念动,将自己身体的琉璃青莲树召唤了出来。

    和最初相比,琉璃青莲树已经长得如同棵树了,树叶摇曳间夹杂着惊人的生机之力。

    既然力量无法靠近燕君韵,王峰索性就把琉璃青莲树直接放在了燕君韵的身躯之上。

    树根迅扎根在燕君韵的身上,浓郁无比的生机之力正不断的涌入的燕君韵的体内,她身上的死亡气息正在被快的抑制。

    原本王峰还以为自己借助树苗就可以把燕君韵身上的死亡气息给压制下去,可是仅仅就是几息之后,他失望了。

    “砰!”

    声炸响从燕君韵的身体传出,琉璃青莲树直接被股更加浓郁的死亡气息弹开,如今它就连扎根都变得困难,根本靠近不过去。

    “走。”

    双目看着王峰,燕君韵逐渐被这种浓郁无比的死亡气息包围。

    曾经王峰第次看见她的时候,她还是以尸体的形式出现的,当初王峰买下她的尸体只是不想看着她落入贼人之手被玷污,可是谁能够想到王峰带着她最后竟然碰到了她的生父。

    如今她成功复活,这本是件喜事,可是现在她再次走向了死亡,这死亡的气息太过于浓郁了,王峰心都心惊。

    “对了,九天玉露。”

    看着这些浓郁无比死气,忽然王峰想起了自己从天关之得到的九天玉露,九天玉露十分的珍贵,滴拿出去都可以卖出天价。

    如果是平时王峰肯定十分的舍不得动用此物,可是现在为了救燕君韵,王峰根本顾不上那么多了,他翻手就取出了自己得到的拿瓶九天玉露。

    从里面取出了至少十滴九天玉露,王峰全部都喂入到了燕君韵的口。

    不得不说九天玉露当真是珍惜无比的东西,服下了这九天玉露之后,燕君韵苍白的面色正在飞快的恢复润红,与此同时她真正的死亡气息也在如潮水般退去,看到这幕王峰忍不住松了口气。

    还好这九天玉露有用,如果连这样的东西都对燕君韵无用的话,那王峰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去救她了。

    王峰虽然拥有定的医术,只是他也并非是无所不能,如果个人真的到了燕君韵这等地步,他也束手无策。

    天眼展开,王峰继续观察她的丹田,只是这看之下,王峰原本才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

    因为九天玉露只是暂时的压制住了她的死亡气息,事实上她如今的丹田之早就已经被这样的死亡气息攻占,王峰无法想象个人的身体之竟然可以容纳如此之多的死亡气息。

    难道这是她父亲的杰作吗?

    琉璃青莲树,丹药,外加自己的力量灌输过去,切能行的办法王峰都在尽力的去尝试,只是最后的结局很可悲,王峰根本就没有办法将她丹田的死亡气息驱除。

    这些力量仿佛已经深深扎根在了这燕君韵的身躯样,根本就没有办法弄出去。

    “难道只能靠九天玉露保命吗?”王峰开口,面色变得难看了起来。

    九天玉露他不是没有,可是九天玉露并非是无穷无尽的,王峰手里的这些九天玉露旦告罄,王峰到时候又该去哪里找九天玉露?

    魔女在天才征集令的时候得到了瓶,可是魔女如今早就已经返回到北疆去了,北疆地域辽阔,并且人烟稀少,想要在那样的地方找到魔女,谈何容易?

    旦王峰手里的九天玉露告罄,或许到时候也就是燕君韵命丧之时。

    这刻王峰其实是想要说燕君韵之前根本就不需要那么冲动的,凭借王峰的本事,他哪怕是不敌也可以动用灭神之矛将那个宋家长老给灭掉。

    至于后面赶来的那个宋朝歌他们根本不用和他们起什么摩擦,因为王峰完全可以借助自己的瞬移走掉。

    只是很可惜,事情已经生,连挽回的余地都没有,燕君韵已经这个样子了,而且她为什么会这样,想必也和自己之前的态度有极大的关系。

    如果自己不对她这般冷漠,那她是不是还会这么冲动呢?

    知晓自己会死,可她仍旧出手帮自己灭敌,难道她就没有把自己的性命当回事吗?

    想到这里,王峰的心就忍不住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