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一十章 主宰?

作品:《极品透视

    在他看来,王峰不过就是只蝼蚁,随时都可以捏死,如今真正让他感觉到威胁的,恐怕也只有这个燕君韵了。?  ㈧1㈧Z?W㈧.?

    所以只要他解决了燕君韵,那么剩下的个王峰自然也是点威胁都没有,他随时都会被自己给击杀掉。

    随着重心的转移,燕君韵需要承受的压力顿时加剧,本身她就不是位真正的王者,甚至她的境界还比对方低上那么些。

    所以对战下来,燕君韵根本就不是这宋朝歌的对手,仅仅就是掌燕君韵就被掀飞了出去。

    鲜血从她的嘴角溢出,看的出来此刻她已经遭创了。

    “小子,给我孙儿偿命。”暂时掀飞了燕君韵,这宋朝歌再次将目光锁定在了王峰的身上。

    看到这幕燕君韵没有任何犹豫,她身影闪就来到了王峰的面前。

    “走。”

    她的口出了声低喝,而后她的面前出现了个漩涡,她径直的朝着对方推了出去。

    “嗯?”感受到这个漩涡传来的可怕力量,这宋朝歌并没有不要命的往上冲,他看得出来这个女子已经心存死志,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这女子会这样做,但是可以想象的是,这个女子此刻肯定会使尽全力来和他拼命,所以他不得不谨慎。

    “不要和他拼了,跟我走,今后我们有的时间找他报复。”王峰开口,就想要去拽燕君韵。

    只是此刻燕君韵根本就不是王峰可以拽动的,她不过就是身躯震,顿时王峰就被股巨大的反弹之力给弹开了。

    “不用管我了,你走吧。”说道这里燕君韵都没有回头,因为她需要时刻的注意着这个宋朝歌。

    “值得吗?”

    在尼罗海域之,那尊雕像的口出了声音,十分的沧桑。

    为了救自己的女儿,他花费了很大的代价,可是如今他女儿为了个男子竟然甘愿舍弃自己的生命,难道她已经做好决定了吗?

    他的声音很小,除了他之外没有任何个人可以听到。

    “臭娘们,如果不想死就赶紧给我闪开,要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宋朝歌大喝,而后他迅躲开了这道漩涡的攻击。

    “我已经说过了,想要杀他,除非先杀我。”

    说话间燕君韵身影闪,她再次主动杀向了这宋朝歌。

    “好好好。”听到这话宋朝歌怒极生笑,这刻他脸上写满了疯狂的杀机:“既然如此,那老夫今日就送你们这对狗男女起上路。”

    “用此物。”看到对方实在是来势汹汹,王峰翻手就取出了当初燕君韵用万古经残卷换取而来的灭神之矛。

    灭神之矛虽然只能伤王者之下境界的人,可是此物若是到了王者的手里,那威力肯定大不相同。

    宝贝固然重要,可是现在燕君韵明显不敌于对方,所以哪怕是使用了灭神之矛王峰也不希望看到燕君韵陨落在自己的面前。

    不管怎么说她都是为了自己才使用了底牌,如果她因此而被战死的话,那王峰这个罪人可就当定了。

    看着王峰扔过来的灭神之矛,燕君韵直接接在了手心之,她现在的确是需要这种攻击力可怕的武器。

    因为只有这样她才能弥补自己在境界上面的不足。

    “灭神之矛!”

    看着燕君韵手的东西,这宋朝歌脸上也闪过了丝惧色,要知道灭神之矛的制作极为的困难,这需要从个还未真正的死亡王者身上将脊柱硬生生的抽取出来。

    王者未死,并且无法反抗,只有这样才能够制作出杆真正的灭神之矛。

    而且灭神之矛的制造过程十分的残忍,那些被抽走脊柱的王者最后基本都逃脱不了死亡的厄运,也就是说每杆灭神之矛的背后,都代表了条活生生的王者生命。

    这样的东西,不可怕都不行。

    “喝!”

    声大喝从燕君韵的口出,这刻她抓着灭神之矛直接杀向了宋朝歌。

    “铿锵!”

    道尖锐的金属撞击声音响起,那宋朝歌不知道从哪里弄出来了个鎏金盾牌,这盾牌竟然挡住了灭神之矛的击。

    只是虽然灭神之矛没有将这鎏金盾牌刺穿,但是这宋朝歌依旧是倒卷飞出去的时候喷出了口鲜血。

    灭神之矛可是属于禁忌武器,虽然这鎏金盾牌挡住了这灭神之矛的矛尖,可是股穿透性极强的力量还是透过了这鎏金盾牌落到了这宋朝歌的胸膛之上。

    就冲着对方喷出来的这口鲜血,王峰就可以看出这灭神之矛在如今的燕君韵手的确是比自己使用的时候可怕多了。

    正所谓好钢要用在刀刃之上,同样的东西不同的人使用,那效果自然也不尽相同,或许这才是灭神之矛真正的威力。

    “臭娘们,这是你逼我的。”感受到自己身躯传来的痛楚,这宋朝歌面色阴沉的几乎都要滴出水了。

    成为王者以来,他还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所以此刻他就算是耗损自己的修为,他也要杀了燕君韵。

    “有什么本事全部都施展出来。”句话就已经显示出了燕君韵如今的态度,她未曾想过要后退。

    “只怕你受不起。”宋朝歌的脸上露出了疯狂之色,而后他的气息竟然开始了猛烈了增长。

    随着他的气息增长,王峰现他的血肉正在迅的干瘪下去,不过就是瞬息的时间,他竟然又先前的血肉饱满变成了皮包骨,如同恶鬼样。

    “桀桀,你们的死期到了。”失去了血肉,这宋朝歌的声音也变得无比的难听,他此刻就和那从土里面爬出来的恶鬼差不多,就差散出尸臭味道了。

    “王峰,你赶紧逃。”回头看了王峰眼,燕君韵的口出了巨大的声音。

    “如果我这个时候选择逃跑的话,只怕我王峰今后都不再是个男人了。”王峰开口,而后他直接将自己肩膀上的乌龟给丢了出去。

    “给我爆!”

    若是平时,乌龟被王峰这样丢出去肯定不会听从他的吩咐,可是王峰的精神已经死死的锁定在了乌龟的身上,这让乌龟有种感觉,那就是如果自己不按照王峰所说的去办,很有可能它活不过息的时间。

    它很少看到王峰这个样子,所以它也感觉到害怕了。

    而害怕的后果就是它不得不听从王峰的意思,全力爆。

    乌龟如今的境界大概相当于人类的真仙级别,算是这里等级最低的,可是它有个特性,那就是它可以随意改变自己的气息。

    在王峰的要求之后,它的气息在被扔出去的时候节节攀升,不过就是息的时间,它的气息就已经攀升到了涅槃境,下息,它跨越了数十个境界,达到了王者。

    而且攀升到了王者之后,它的增长依然没有停歇下来,几乎是息变,王者之后就是主宰,因为有王峰的压力,所以此刻这王可是把自己吃奶的劲都给拿出来。

    在王者境没有待到息的时间,它的气息就直接跳到了主宰级别。

    王者就已经十分的可怕了,哪怕是在南域这样的地方,王者基本都可以算得上是横着走的角色了,因为能够达到王者的人实在是很少,漫天之下无尽修士,可是王者又能有多少?

    所以这晋升率实在是低的可怕,而且还有更加重要的个原因,那就是在涅槃境晋升王者的时候,很多人都会失败,纵然是失败之后不会死亡,可是以身化神城之后,他们基本也就没了前路,因为以神城的姿态去冲击王者比涅槃境巅峰去冲击王者还要更加的艰难。

    连身为人身的时候都没能冲击到王者,失败之后再想成功,谈何容易?

    这关堵死了很多很多的涅槃境,估计都无法计算到底有多少。

    此刻乌龟从王者跨越到主宰竟然只用了息的时间,这等变故直接让宋朝歌这个王者傻眼了。

    虚空坍塌,宛若要灭世了样,主宰级别不知道胜过了王者多少,甚至如今的天界九大道子也没有任何个人突破境界达到主宰级别。

    由此可见想要成为主宰有多么的艰难。

    在乌龟的境界冲破至主宰级别的时候,在南域不少地方都有那种隐世不出的人睁开了双目。

    和王者不同,天界任何地方出现了位主宰这些人基本上都可以清晰的感受到是在什么方向。

    “又有人打破了桎梏,晋升了主宰吗?”有老者喃喃自语的开口。

    与此同时也有其他人老者说出了意思相近的话,仿佛他们已经很长时间都没有感受到新的主宰出现了。

    “主……主宰。”感受到乌龟身上传递而来的主宰威压,这宋朝歌现自己连说话的声音似乎都在哆嗦。

    他没有想到这里竟然有尊主宰,如果他早知道会有这样的事情生,那即便是打死他,他也不敢往这里来。

    王者杀涅槃境容易,而主宰杀王者更是容易,因为他们几乎可以算得上是南域以及整个天界的霸主了。

    因为古往今来,能够达到这级别的人实在是太稀少了,很多的主宰都永远的在历史留名。

    “龟前辈,晚辈不知有您在,请恕罪。”声音颤抖的开口,此刻这宋朝歌心只有恐惧。

    因为在对方的气息压迫之下,他觉得自己就和那蝼蚁没有区别,他完全升不起任何反抗的心思。

    “滚!”

    和虚假的境界不同,这乌龟散出来的气息太真实了,连虚空都可以压塌,这由不得这宋朝歌不相信。

    声大喝之下,层层音浪滚滚而去,致使禁忌之海上都海浪滔天。

    看到这幕王峰也不得不佩服乌龟,虽然这个家伙平时胆子小的要命,但是这装逼却是十分的到位,如果不是王峰知晓这乌龟的气息是冒牌的,估计他都会相信。

    气息真的足以以假乱真的地步,也难怪那宋朝歌怕成那个样子。

    “是是是,我马上就滚。”听到乌龟的话,这宋朝歌如蒙大赦,他转身就逃,点王者的风范都没有。

    主宰都出来了,他如果不走,他也怕自己会折损在此地,报仇的确是重要,可是相比之下,他更加在意自己的小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