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零九章 燕君韵的底牌

作品:《极品透视

    “碎星拳!”

    看着对方袭来,王峰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犹豫,这刻他浑身能够动用的细胞全部激活,狂涌无比的力量从他的身躯冲了出来,与此同时他的日月战魂更是动,他的力量在这刻达到了有史以来的最强。 ㈧.㈧㈧1?Z?W?.㈧

    涅槃境二重天去对付个涅槃境七重天,他和对方的差距太大了,所以王峰根本不敢有丝毫的保留,他只能全力出手。

    轰!

    声巨大的轰鸣声响起,王峰被股可怕的力量给横推了出去,如果不是琉璃青莲树的光罩完美的将对方的力量挡下,王峰此刻可能要遭受重创。

    “怎么可能?”

    感受到自己手臂传来的痛楚,这个宋家长老露出了不可思议之色,王峰的境界的的确确是涅槃境二重天没错,可是他爆出来的力量怎么可能如此强悍?

    难道他这是隐藏了自己的实力吗?

    “吼!”

    看着王峰被对方击退,麒麟的口出了声咆哮,而后他双腿蹬,顿时他的前面两只蹄子直接踏向了这个宋家长老。

    “找死!”

    看到这幕宋家长老面色冷漠,他掌就拍向了麒麟。

    这刻他眼根本就没有什么神兽的概念,他只想杀人。

    “我也来了。”

    在麒麟出手的时候,小麻雀也震动着翅膀冲了上去。

    “统统给我去死!”

    眼跳动着疯狂的光芒,这宋家长老已经陷入到了种癫狂的境界之。

    嗷!

    悲鸣的声音传来,抬头看去,王峰现是麒麟被这个宋家长老给拍飞了出去。

    与此同时小麻雀也没有占到任何的便宜,它也被拍飞了出去,下场比麒麟好不到哪里去。

    虽然他们都拥有神兽血脉,可是它们都还没有真正的成长起来,碰到这种境界比它们厉害的,它们依旧会表现的不敌。

    “大家起上。”

    看着麒麟和小麻雀都遭创,此刻王峰也顾不上那么多了,他叫上了所有战力起蜂拥而上。

    之前这些人就围攻过他,如果不是有琉璃青莲树或许他已经遭难了,所以现在王峰哪里还顾得上那么多,切以杀死对方为第任务。

    “让我来吧。”

    就在这时燕君韵开口,而后王峰只看见她取出了张金色的符纸。

    看着手里的东西,燕君韵深深的吸了口气,这符纸是她当初离开自己父亲的时候,她父亲送给她最珍贵的礼物。

    她很多时候之所以不惧怕强敌,就是因为她拥有此物。

    王峰对自己的态度她已经明白了,所以她帮助解决了这个宋家敌人之后,她会选择离去。

    既是握不住的沙,何不如扬了它?

    还没有开始就注定了要结束,此刻她的心片悲凉。

    将金色的符纸贴在自己的胸口之上,顷刻之间道耀眼的光芒从这张符纸爆了出来,燕君韵的气息在这刻开始了猛烈的增长。

    涅槃境三重天,涅槃境四重天,涅槃境五重天……

    不过两个呼吸的时间,燕君韵的气息竟然直接暴涨到了涅槃境九重天,并且这种增长似乎还没有停滞下来,又是息的时间过去,她的境界生了种彻底的质变,她冲破了涅槃境,进入到了王者之境。

    尊新的王者,出现了!

    “赐予你死亡!”

    看着这个宋家长老,燕君韵的根玉指朝着对方按了下来。

    “不!”

    感受到无法形容的死亡阴影笼罩自己的心头,这个宋家长老大声的吼叫了起来。

    只是不管他怎么叫,他最终仍是难逃死,因为他此刻根本不可能是燕君韵的对手。

    王者杀涅槃境不会比捏死个蚂蚁困难,因为两种境界之横跨的差距实在是太大太大了。

    这差距如同鸿沟,难以逾越。

    在燕君韵动用这张金色的符纸之时,远在这里不知道多么药园的禁忌之海,处隐藏在别人不知道的区域里,尊石像的双目蓦然间睁开。

    他的目光带着无尽的深邃,同样带着柔情,他似乎看穿了未来,也看穿了过去,他看到了自己的女儿,同样也看到了王峰。

    王峰他是见过的,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女儿竟然再次和他走在了起,难道这是上天注定的吗?

    身为天界重大计划的员,他是没有办法擅离职守的,所以不管女儿生了什么,他都只能隔着无尽的虚空去观望。

    “谁在窥探?”

    在燕君韵的父亲看向王峰他们的时候,王峰的心猛然升起了种被人窥探的感觉,所以他第时间就大叫了起来。

    只是燕君韵的父亲距离这里实在是太过于遥远了,王峰根本不可能看到对方。

    不管王峰怎么查看,他都不知道这被窥探的感觉究竟是怎么回事。

    只是当他看到燕君韵回过头看的目光之时,他忽然明白了。

    在那尊石像的视线之,他看到王峰对着自己咧嘴笑,然后王峰就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很显然王峰已经现了来自他的窥探。

    宋家的长老之前很厉害,可是随着燕君韵威,他几乎瞬间就惨死了,而且他们之前所布置的阵法也在这刻完全的崩溃,根本挡不住燕君韵的王者之威。

    王者威压横扫天地,这刻燕君韵看起来简直就是无敌的,她的衣袂随风飘扬,说不出的灵动飘逸。

    “来了。”

    口出了喃喃自语的声音,燕君韵的目光投向了远方。

    在她目光所望之处,王峰感受到了来自远方的可怕威压,有王者过来了。

    “走。”感受到这样的变化,王峰第反应就是想要,因为凭借他的实力,他是不可能去和王者作对的,王者要杀他十分的容易。

    只是话刚说完,他现燕君韵根本不为所动,她仍旧平静的站立在虚空之。

    “我会帮你扫清切的障碍。”燕君韵的口出了声音,让王峰的心都猛然的颤。

    她这是要和自己诀别了吗?

    “这是怎么回事?”听到燕君韵的话,麒麟和小麻雀低声交流了起来。

    “我不知道啊。”小麻雀的脑袋不断的摇,副我也不知道的样子。

    张了张嘴,王峰本身也想说什么,只是话到嘴边他却不知如何开口,因为他已经看出了燕君韵的决心。

    或许今日之后,他们以后再相见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也或许是辈子都不可能再遇见了。

    所有的话最后都在王峰的心化成了道叹息,燕君韵很漂亮,这点毋庸置疑,王峰也曾经对她动心过,毕竟自从自己在天关碰到了她之后,她很多时候都在维护自己。

    如果连这样的人王峰都可以做到无视的话,那他恐怕也不是个正常的男人了。

    正是因为他是个正常的男人,所以他明白自己身上的胆子有多重,他不想因为自己而去拖累到别人,既然她和自己还没有开始,那王峰就不能去害了人家。

    她拥有个很可怕的父亲,她的未来片光明,而自己呢?

    王峰至今都还在修炼摸索,他都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到底在哪里,所以他不想再把其他的女孩子拉进自己的世界来。

    他已经负了很多的女人,就算再多个燕君韵,只怕她也会遭受很多的相思之苦,既然如此,那王峰又何须开始呢?

    “还我孙子的命来!”

    道如同雷霆样的声音响起,来人正是宋家的现任族长,宋朝歌。

    之前那个被燕君韵斩杀的宋家长老做事情十分谨慎,他既然可以花费晚上来密谋怎么把王峰骗出城,他自然也会做万全的准备。

    所以在把王峰引出来的时候其实他就已经通知了宋家的族长,只是宋家族长收到消息的时候正处于蜕变的关键时刻,直至刚刚他才成功的出来。

    只是等他来到这里之后,他现自己还是来的有些太晚了,那个长老的气息已经消散了,他肯定是被斩杀了。

    王峰的容貌他很早之前就已经深深的铭刻进了自己的心底,所以此刻到来,他的杀意不可抑止的就爆了出来,甚至他都没有在第时间注意到燕君韵这个散着王者气息的人。

    “轰!”

    声巨大的轰鸣声响起,看着这个宋家的王者,燕君韵出手了。

    借助她父亲曾经交给她的东西,此刻她的战力已经真正的跨入到了王者之境,所以此刻她出手,顿时就是可怕的力量弥漫,她的掌直接将这个宋家的族长掀飞了出去。

    “王者?”

    掌被掀飞,这宋朝歌并没有遭受多大的重创,因为不管怎么说他也是个老牌的王者,而且他的境界还比燕君韵高,所以燕君韵的掌想要伤他,那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你的对手是我,想要杀他,先从我的身上踩过去再说。”燕君韵开口,语气无比坚定。

    听到这话哪怕是王峰都忍不住心神震动,为了自己她难道连自己的性命都可以不要了吗?

    他已经看出来了燕君韵的实力明显不如对方,哪怕是燕君韵使用了那什么金色的符纸只怕也和对方有不小的差距。

    她这是心要求死啊。

    “快回来!”

    口出声大喝,王峰有些着急了。

    “我说了,我今天会帮你扫除切障碍,哪怕是……我死!”

    燕君韵的声音传来,而后她回头看了眼王峰。

    这是种深情,并且绝望的眼神。

    这样的眼神王峰不止次见过了,因为这样的神色只会出现那些心求死的人身上。

    他们已经不把自己的生命当回事了,所以这样的人才是最可怕的。

    “笑话,就凭你这个臭娘们还想拦我?”听到燕君韵的话,宋朝歌的口出了道难听的声音,之后他根本没有犹豫,他再次朝着王峰杀了过来。

    他的度很快,宛若道影子样。

    只是随着他动手,燕君韵也跟着起动了,都是王者,哪怕燕君韵的境界比对方稍低,但至少燕君韵拦住对方不会成什么问题。

    “找死!”看到这幕,宋朝歌的杀意全部全方位的锁定在了燕君韵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