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零三章 宋氏家族

作品:《极品透视

    “你们想要干什么?”

    在宋氏家族的大殿之,原本宋氏族长宋朝歌正在和几位长老商议家族未来的展走向,但是让他们都没有想到的是,守在门外的管家竟然毛毛糙糙的冲了进来,难道他不知道在这样的时候是最忌讳被人打扰的吗?

    “管家,最好给我个解释,要不然你今天休想轻易跨出这扇大门。 =.≈≠1≥Z≥W≈.≤”看着年人,宋朝歌面色冷漠的说道。

    也就是管家已经是他们宋氏家族的老人了,要是换做别人,估计他都已经动手了。

    “是这样的,刚刚我们现了那个杀害小少爷的凶手了。”知晓族长可怕,所以这个管家也没有任何的犹豫,立马就把刚刚得听来的消息说出来了。

    当然他说这话的也是留了个很大的心眼,那就是把别人的功劳也算在了自己的头上,要知道‘他’和‘我们’这两个词可是代表了两种完全不同的含义。

    “什么?”听到这话,原本还处在恼怒的宋朝歌蹭的下就从地上站立了起来,这刻他的情绪波动十分的剧烈,因为他没有想到自己现在竟然听到了这样的消息。

    对于杀害自己孙儿的人,他是恨到了骨子里,只是奈何南域太大了,他没有办法找到凶手而已。

    但是谁能够想到自己的人竟然会在深夜给自己带来这种喜讯,自己的儿子早年因为气盛与人斗殴被杀死,就留给了他个孙子。

    虽然他事后直接派出精锐将对方的势力平掉,可是这也也不能够改变个事实,那就是他的儿子已经死掉了。

    所以为了弥补自己心目的空缺,他几乎将所有的爱都灌输在了自己的孙儿身上。

    然而他的孙儿也没有让他失望,小小年纪就展现出了过人的修炼天赋,假以时日,他有可能会成为天界真正的高手。

    只是这宏图大志还没有来得及展开,他孙儿就在修炼这条路上夭折了,而杀死他孙儿的罪魁祸这个宋朝歌自然是牢牢记在了心底。

    虽然当时侯振天对付那些宋家之人的时候十分的果断和干脆,只是那些宋家人也不傻,在他们刚刚碰到王峰和侯振天的时候,他们其实就已经悄悄的将王峰和侯振天的影像传递了回来。

    虽然得知了消息之后,宋家人已经以最快度派遣了队更加厉害的人前去救援,只是当他们抵达那神山的地方之时,侯振天早就已经带着王峰走了。

    儿子和孙子的接连死亡可是将宋朝歌打击的不轻,好几次他都差点疯了,白人送黑人的悲哀恐怕这个世上没有几个人能懂。

    先是送走了自己的儿子,然后又送自己的孙子,如果不是宋朝歌这些年身居族长高位,培养出了强大的心性,只怕他现在也不会出现在这个地方了。

    宋家不仅仅只有他这系,如果他不做族长,有的人是争着抢着会来坐这个位置。

    所以为了自己这系的前途,他不能够就此颓废下去。

    “我说杀害少爷的凶手已经出现了,就在我们赤水关城内。”这管家开口,让宋朝歌的双目下子就变得血红了起来。

    对于这个凶手,宋朝歌早就想杀之而后快了,这刻什么睿智,什么族长身份都被他抛在了边,他只有个念头,那就是给自己的孙儿报仇。

    这刻他不是什么宋家族长,也不是什么王者级别的强者,他只是个想要给自己后辈报仇的长辈。

    “族长,慎重,息怒啊。”

    看到这幕屋子里的几大长老全部都变了脸色。

    这赤水关城内他们宋家的势力虽然很大,可是在他们的上面还有个城主府,城主府虽然没有真正言明要对付他们宋家,可是这并不代表城主府就是好惹的。

    这赤水关关说白了还是城主府的人在做主,他们宋家顶多算是最强大的那个诸侯而已。

    和其他城池样,这赤水关同样严令禁止打斗,因为旦生了什么打斗,这对本城的商贸可能会有极大的影响。

    城池的最主要收入就是赋税,如果商户全部都跑了,那他们肯定会触及到城主府的利益,到时候人家追问起来,他们宋家难辞其咎。

    城主府这么长时间没有动他们,或许也只是因为没有个合适的借口,所以他们宋家千万不能去撩拨城主府的胡须,因为那简直就是在招惹灾难。

    “怎么?莫非你们要拦着我去报仇?”扫了眼在场的这些长老,宋朝歌的声音十分冰冷。

    “族长,既然对方都已经来到了赤水关,那就说明他肯定没有办法逃走了,眼下我们宋家还是不宜和城主府生摩擦啊。”

    宋家现在正处于种上升期,如果现在就和城主府开战,那绝对是种不妙的做法。

    如果因为报仇将整个宋家都给搭进去,那未免也太不值得了。

    所以这些人不得不阻止宋朝歌,他自己冲动没有关系,可是宋家不能因为他个人的仇恨就遭殃。

    到时候宋朝歌可就是宋家的千古罪人了。

    “是啊,城主府的人直都对我们宋家虎视眈眈,如果我们在城内对别人痛下杀手,他们肯定会籍此为借口为难我们的。”另外个长老也赶紧附和了句。

    “诸位长老,我倒是有计。”就在这时,那个现王者的修士开口,步就从门外迈了进来。

    看到这幕,这管家面色寒,却也不好说出来,因为他看的出来对方这完全就是在抢他的风头。

    负责采购是什么身份?他还真拿自己当回事了?

    想到这里这管家的脸色就更加不好看了,看样子后面得好好找个机会敲打敲打他了,敢抢我的风头,这不是自己找死吗?

    只是有族长等人在这里,他也不敢有什么过分的举动,因为在族长等人的面前耍小动作那简直就和找死没有区别。

    他可不会相信自己凭借管家这个身份这里的人会饶过自己。

    “有什么办法赶紧说来听听。”听到这个下人的话,个长老急忙开口问道。

    眼下宋朝歌的状态十分糟糕,如果他走出了这个门,可能整个宋家都完蛋了,他们宋家虽然厉害,可是他们还没有厉害到和城主府作对的地步。

    就算是最后他们宋家可以对城主府造成极大的损伤,或许结局也仅仅是如此了,伤人家的筋骨,但是别人却可以要了你的命,这事情不用想也知道根本不能够硬碰硬。

    宋家暂时还惹不起城主府,所以他们只能隐忍。

    “是这样的,城池内虽然不准动手,可是我们宋家的居住区域则完全不受这控制,所以……。”说道这里这人没有接着说下去,因为他知道这里的人肯定可以明白自己的意思。

    “你的意思是将那人引进我们宋家来?”个长老有些意外的询问道,因为他也没有想到这人可以想出这样的办法来。

    “没错,就是这样,那个人肯定不知道他杀的人是谁,所以只要我们以礼相待,不愁他不自动入瓮。”

    “好,好,好。”听到这话个长老哈哈大笑了起来,没错,只要能够把王峰弄进他们宋家来,到时候这里不管生什么城主府都休想插手进去。

    因为他们宋家完全可以说是自家事情,纵然是城主府再怎么强势,他们也不可能去插手宋家的家事吧?

    而且他就算是想拿此事来当作借口只怕也站不住脚,这称得上是条绝妙的毒计。

    “诸位长老,从小我就喜欢小少爷,我愿自动请缨前去将他给骗进来。”这时候那个管家开口,让他身后的那个人生生的闭上了自己的嘴。

    虽然他是宋家的下人,身份比不上管家,可是这并不能代表他就是个傻子,管家想要做什么他是清二楚,只是这个时候他能开口吗?

    他的身份在这里是最低微的,说句难听点的话,如果不是他现了王峰,他连进入这里的资格都没有。

    “好,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务必将对方引进我们宋家来,旦他进来了,那就是本次事情的最大功臣。”个长老开口,让这管家的脸上都露出了丝笑容。

    “是,属下定办到。”对着屋子的众人抱拳,随后这管家这才转身对他背后的那个人投去了丝挑衅的目光。

    那意思仿佛就是在说,小样,和我斗你还是太嫩了点。

    “族长,此事已经有了最为妥善的处置方式,你千万不能冲动啊。”看着管家离去,这几个长老这才开始游说起了他们的族长来。

    “只要他死,我可以暂时不动手。”听到这几个长老的话,这宋朝歌也逐渐的平息了下来。

    因为他知道宋家现在真的不是城主府的对手,刚刚他的确是太过于冲动了。

    凭借他的实力,他可以十分轻易就将王峰给捏死,因为王者要杀低境界的人实在是如同杀鸡样简单,只是他杀人容易,可是他处理后续事情异常的麻烦,他不可能将整个家族的利益弃之不顾,他是宋家的族长,如果他葬送了宋家,他真的会成为千古罪人吗?

    只是他真的不会成为千古罪人吗?

    当有朝日宋家被毁灭的时候,他心最大的个不甘就是当初没能不顾切的去杀了王峰。

    如果当时他动手了,或许他们宋家也不会那么轻易的灭亡,不过世上什么药都可以有卖,唯独没有后悔药这个选项。

    所以不管他心有多么悔恨,切都已经到了不可挽回的余地,宋家被灭已然成为了事实。

    “刚刚我看到暗有人在拿着张纸对照着你看,这是不是有什么危险?”在城池的街道之上,燕君韵询问道。

    虽然之前那个人做的事情是在暗,只是燕君韵不管怎么说也是货真价实的涅槃境修士,这些小动作自然逃不过她的法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