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五十二章 成功驱毒

作品:《极品透视

    无声无息间,泪水从齐天的眼划落,他正在抽泣。? ? ≤.=1ZW.

    看到这幕燕君韵微微愣,她暗道自己刚刚所说的话是不是有些太重了,要不然怎么他听到自己的话就哭了。

    “你没事吧?”燕君韵拍了拍这齐天的肩膀说道。

    “我没事,我只是担心。”齐天开口,未曾从地上起来。

    “不用担心,凭借王峰的本领,应该可以把人完好的还给你的。”燕君韵十分违心的说了句。

    对于王峰她根本就看不透,更不知道王峰的医术怎么样了,所以她这完全就是为了安慰齐天乱说的。

    “但愿如此吧。”口再度出了声叹息,齐天心比燕君韵还要没底。

    因为自己妻子什么情况他是清二楚的,那样的剧毒他曾经找九宫崖的些药师前辈看过,只是那些人根本就是筹莫展。

    当然这也不排除那些人根本不敢动手去为齐天的妻子排毒。

    齐天不管怎么说也是九宫崖的少爷,如果在自己的手下治死了他的妻子,那这个黑锅他们肯定是背定了,所以这可能也是他们不愿出手的个原因。

    因为官大级压死人,在九宫崖那样的地方可是不会和你谈什么理由的,人死了那责任他们肯定是要肩负的。

    “你小子在搞什么,怎么这么长的时间还没有弄完?”半天之后,侯振天的口忍不住出了声抱怨的声音。

    “急也没有用,既然开始了,那就要完美的收尾才行。”王峰的口出了道声音,甚至在他说话的时候他连头都没有抬起。

    汗水已经布满了他的额头,半天的时间他几乎没有任何的休息时间,全身心都投入到了这驱毒之。

    所以这么长的时间下来,王峰有多么劳累可想而知。

    这可能比他闭关炼丹都还要令人疲惫。

    还好王峰定力惊人,要不然他都有可能坚持不下来了。

    剧毒在王峰的努力之下已经祛除的差不多了,只是因为王峰拖延了这么长的时间,这女子早就已经陷入了重度昏迷,说句难听的话,那就是这人现在已经陷入到了假死的状态之。

    只要王峰的力量抽走,她必死无疑。

    王峰之前所布置的阵法已经在那剧毒的腐蚀之下崩溃了好几重,恐怕要不了多长的时间这些剧毒就会逸散出去。

    到时候造成什么大范围的死伤,那恐怕王峰逃脱不了这个责任。

    利用琉璃青莲树的力量帮这女子将伤口愈合,而后王峰更是翻手就取出了滴九天玉露。

    看着手掌之的九天玉露,王峰也忍不住有些肉痛,自己滴九天玉露就换来了块星辰玉和十枚十四品丹药,更是用滴九天玉露的代价救出了侯振天。

    但是现在为了救面前这个女子,王峰却已经花费了两滴九天玉露,而且这两滴王峰可能还要不到任何的回报。

    因为齐天连他最有价值的东西都拿出来了,他估计也拿不出什么让自己感兴趣的东西了,所以想到这个王峰就有些不爽,帮忙救了人,并且还使用了九天玉露,最后他却什么都无法得到。

    这可谓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亏大了。

    不过谁让他要做这个好人呢,所以即便是自己亏了,王峰也只有继续救人了。

    因为不救人就代表他先前的切努力都白费了,如果没有这滴九天玉露激起这女子身体之的生命力,估计即便是没了剧毒她也会这样直躺下去,这可不是王峰想要看到的结果。

    忍着心痛王峰把这滴九天玉露喂入了这女子的口,做好了这切之后王峰这才长长的吐出了口气。

    该做的他都已经做的差不多了,接下来这女子能不能苏醒,那就要看她自己的造化了,这已经不是王峰可以去干预的事情了。

    只是女子身体内排出来的剧毒如今却是个大问题,旦阵法破碎,这些剧毒肯定会朝着四面方辐射。

    别到时候搞的半个城池的人都毒,到时候就算是王者来保王峰可能都不行。

    毕竟那可是滔天的大罪,王峰也承担不起啊。

    “对了。”忽然间王峰像是想起了什么,只见他手掌番就取出了当初在刘显拍卖行买来的那个陶罐。

    此陶罐的作用和吞神罐类似,里面的力量也充满了强烈的腐蚀性,上次王峰和侯振天联手去偷袭天涯组织三当家的时候王峰就曾动用了此物,效果还不错。

    既然两种力量都是具有腐蚀性,王峰就想要试试自己能不能动用这陶罐把这些剧毒给收了。

    打开陶罐王峰瞬间就将其催动了起来。

    切都在朝着极好的方向展,当陶罐被王峰催动起来了之后,这弥漫密室的剧毒就像是受到了某种牵引样,疯狂的朝着这陶罐涌来。

    看到这幕王峰脸上微微笑,看样子这场危机应该可以化险为夷了。

    原本布满整间密室的剧毒在陶罐的吞噬之下很快就消散于无形,看到这幕,就连侯振天都忍不住送了口气。

    这剧毒的威力他是见识过的,连他的护体光罩都可以腐蚀,这要是落到人的身上和身体还那得了。

    这个姑娘能够携带着这些剧毒还坚强的活着,却也是不容易了。

    “好了,我们的任务完成了。”王峰开口,而后他心念动就直接把侯振天收进了自己的丹田。

    不管怎么说侯振天如今的身份还是不宜暴露出来,毕竟他犯的事实在是有些大,还是等着以后风头过去了再出来现身吧。

    主动撤去了自己在这密室周围的阵法,王峰缓缓推开了密室的大门。

    门外,齐天正脸颓废的坐在地上,在他的脸上还能够看到未曾干涸的泪痕,看样子这段时间他没有少哭。

    堂堂男子汉竟然因为个女子流泪,由此可见密室之的这个女人对这齐天的重要性。

    抬起头看了眼王峰,齐天也没见有什么惊喜之色,因为这段时间他的心情都是悲伤的,他听到了太多的糟糕消息,如果不是这家需要他支撑,估计他早就已经晕厥过去了,他这完全就是属于强撑。

    “你坐在地上做什么?”看着齐天,王峰疑惑的问道。

    “小爱她,是不是……。”看着王峰,这齐天的双目再次忍不住泪水夺眶而出。

    自己妻子什么情况他是心里清楚,所以对于王峰他也没有抱多大的希望,很多人都无法解决的办法,他不相信王峰能有什么办法。

    “你就这么不相信我?”听到齐天的话,王峰也忍不住露出了无奈之色。

    自己虽然年轻,但至少也帮他妻子帮毒祛除了,出来就听到这样的话,王峰能高兴才是怪事。

    “难道你成功了?”听到王峰的话,忽然这齐天嗖的下就从地上窜了起来,刚刚王峰的这句话完全就是他这几个月来听到最为动听的话了。

    这刻他甚至都开始怀疑自己的听力是不是出现问题了。

    “应该算是吧。”王峰想了想有些迟疑的说道,人现在是没问题了,但是这多久苏醒那就不是王峰能够预测的了。

    “你说的话可当真?”听到王峰的话,这齐天的脸上露出了难以掩饰的激动之色,这几乎是他心最大的块心病,如今听到王峰的话,他自然是喜出望外。

    “她身体内的剧毒我已经帮她驱除了,但是她多久苏醒那我就没有办法去预测了,如果你不相信我所说的话,你自己进去看看就明白了。”说话间王峰让开了路,然后这齐天瞬间就冲入到了密室之。

    “你真的把人治好了?”等到齐天冲进了密室之,燕君韵这才开口询问道。

    对于王峰她直以来都是知半解的,因为她又不是很早之前就认识王峰的,所以王峰有什么样的过去,有什么样的经历她是点都不了解。

    之前这个女子的情况她也看到了,那分明就是不行了,但是现在王峰却说差不多是治好了,这是什么手段?

    “没有说完全治好,只是驱毒成功了而已。”王峰苦笑着回应。

    “你如何做到的?”听到王峰的话,这燕君韵心更加的疑惑,在她看来,王峰未免也太厉害了些吧?

    先是把厉海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而现在他竟然还会给人看病,还有什么是他不会的?

    都说术业有专攻,这王峰会的是不是也太多了些?

    当然,她还不知道王峰还会炼丹和布阵,若是她知晓了这些,估计她的表情还远远比现在好看。

    “当然是付出了很大的代价才办到的。”王峰开口,脸上忍不住露出了肉痛之色。

    两滴九天玉露就这样没了,而且自己还无所获,想到这里王峰就觉得心巨痛,那是九天玉露,可不是什么露水啊。

    看到王峰的表情,这燕君韵还真的以为王峰付出了什么天大的代价才把人救活,所以心对于王峰那点好奇也在慢慢的淡去。

    “多谢王兄的援手,等我把小爱安顿好了我在出来重金酬谢。”这齐天开口,抱着他的妻子迅离开了这里。

    “这次你恐怕是亏大了吧?”看着王峰,这燕君韵有些好笑的问道。

    之前齐天找王峰的时候,王峰乱开黑价的时候她可就在当场,所以现在看到王峰副肉痛的表情,她就想戏弄戏弄他。

    “不是亏大,而是亏出血本了。”王峰开口,脸上的肉痛表情更甚。

    噗哧。、

    听到王峰的话,这燕君韵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谁让你要去多管闲事的,这完全就是自找的。

    看到燕君韵脸上的笑容,王峰终于知道自己是被她给耍了,估计她就等着看自己笑话呢。

    想到这里王峰也挺自己的腰板,正义凛然道:“救人本来就是件光荣的事情,谈什么损失不损失的,多伤风雅。”

    “哈哈。”听到王峰的话,燕君韵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忽然间她感觉到王峰也是个挺逗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