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四十六章 侯振天的消息

作品:《极品透视

    如约来到了昨天的地方,王峰和燕君韵见到了那个老者。  =.==1≥Z≠W≥.≈≈

    “我们要你们办的事情现在办的怎么样了?”看着这老者,燕君韵开口询问道。

    “消息是已经打听到了,只是……。”说道这里这老者的微微顿了顿,没有说下去。

    “有什么就说吧。”这时候王峰说道。

    “是这样的,你们要我们机构找的人我们的确是找到了,只是可能你们现在无法和他见面。”

    “究竟是怎么回事?”听到这话,王峰和燕君韵都忍不住面色变。

    “那老夫就长话短说了。”这老者看了王峰眼,随后才说道:“他欲硬闯天关被城主府的人抓进了地牢。”

    “我日。”听到这话王峰的心忍不住出了道怒骂的声音。

    自己的丹田是可以随意带着人出入这天关的,这侯振天未免也不能忍了吧?

    只要他能在外面等上个几天,自己就可以把他再次带进天关之了,这侯振天这下可是给王峰出了个难题。

    只是事情都已经生了,现在说什么都已经太晚了,还是先把人捞出来再说吧。

    “不知道你们机构可有这方面的能量?”这时候燕君韵询问道。

    “很抱歉,我们机构虽然在其他方面有些能量可以运作,只是你们要明白,城主府可不是般的地方,这恐怕要恕老夫无能为力了。”

    听到这话燕君韵心声叹息,他明白这个老者所说的没错。

    心城之有太多的高手了,城主府的城主大人更是天界有名望的强者,谁敢在他的府乱来?

    “那有没有什么可行的办法?”

    “这个老夫就无法告知了,我们只负责帮你们找人,其余的只能靠你们自己了。”

    “这都什么事。”心有些不舒服,最后王峰还是把剩余的四十亿灵石拿给了这老者。

    这是他们许诺给对方的,如今侯振天的消息他们已经找到了,所以他们的任务自然也就完成了,王峰没有必要在这些灵石上面起什么争执。

    想要救人,他们只能另寻他法。

    “不过就是强闯天关,应该用不着关进大牢吧?”出了这间机构,王峰向燕君韵询问道。

    “天关是整个上三天强者诞生的摇篮,强闯可是大罪名,你太乐观了。”听到王峰的话,这燕君韵忍不住摇了摇头。

    “那我们现在要怎么去救人?”

    “我在这心城也是个人都不认识,你问我,我问谁去啊?”燕君韵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说道。

    虽然她比王峰是早来了那么段时间,只是这段时间她几乎都待在天关之,就连心城她都很少出来,所以她自然认识的人也是少的可怜。

    “不管了,先去看看再说。”虽然侯振天被抓进了这城主府的大牢,但是王峰相信他们这些没有犯事的人这城主府的人应该不会把他们怎么样。

    所以不管能不能救出侯振天,王峰现在就得去看看他。

    他是因为自己才被天关排挤出来的,想来当时这老家伙也是十分不服气才会想到强闯天关。

    只是他那点涅槃境的实力在这心城之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所以他很轻易就被城主府的人给控制了起来。

    所以说起来这其也有王峰的原因在,如果这老家伙不来帮自己,他或许在登天梯上面还可以走的比自己远。

    “站住,监牢重地,切闲杂人等不得靠近。”在城主府地牢的面前,王峰和燕君韵被地牢门口的两个侍卫阻挡了下来。

    “我们是来探监的。”王峰回答道。

    “没有城主的手谕,切靠近地牢的人都会被视作逆乱者。”其个侍卫冷冷的说道。

    “我乱尼玛啊。”听到这话王峰立即就在自己的心大骂了起来。

    这刻王峰算是感受到没有实力和地位的难处了,连探个监人家都不让进去。

    如果是在下三天,自己随便句话都有可能被别人当作命令,这就是差距啊。

    地牢门口的两个侍卫境界已经达到了涅槃境,硬闯进去是不可能的事情了,所以王峰进去,王峰还真的需要弄来那什么城主的手谕。

    只是这个心城的城主到底是谁王峰根本就不知道,而且即便是他知道,对方会给自己手谕吗?

    能坐上这心城城主之位的人,其实力肯定无比的恐怖,这样的人王峰根本就无法左右对方的思想。

    所以这思来想去王峰也没有什么可行的办法,这侯振天这次做事的确是有些太冲动了。

    这进了城主府的大牢,这想要出来恐怕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嗯?好像是昨天那什么九宫崖的少主。”就在王峰和燕君韵在这里筹莫展的时候,王峰却看到人群似乎混杂了个他昨天见过的事情。

    抬头看去,那个年轻人不正是昨天在他这里要九天玉露的那个人吗?

    只是今天他并非个人,在他的身边还站着个面色苍白的女子,这女子在他的搀扶之下小心翼翼的走动着,似乎少了人搀扶她连站稳都成难题。

    看得出来这个女子应该是受过很严重的伤势,或许昨天这个年轻人拿九天玉露回去就是给这个女子服用了。

    九天玉露虽然有救命的功效,可是九天玉露也并不是真正的逆天之物,如果九天玉露救人之后还能让人瞬间恢复实力,那才是真正的变态了。

    如果真是那样,或许在天关之王峰早就已经被抢劫了。

    虽然天关内不能动手,可是那些高级强者谁知道会不会惧怕这天关的规则,所以九天玉露虽然珍贵,可也并非是什么绝迹之处,这是人为炼制出来的东西。

    “我们又见面了。”刚刚王峰还对侯振天筹莫展,如今看到这个年轻人,王峰顿时就迎了上去。

    这年轻人不是什么九宫崖的少主吗?既然有定的身份,王峰倒是想看看他能不能帮自己想想办法。

    “是你。”看到王峰的刹那,这个年轻人身影闪就挡在了这个柔弱女子的面前。

    看的出来他十分紧张这个女子,看到这幕王峰也算是真正确认了他之前心的猜测,这个年轻人从自己获得的九天玉露兴许真的是给这女子服用了。

    爱个人甘愿为他付出自己的切,这样的铭心爱情王峰不是没有经历过,所以这个年轻人十分爱他背后的女子。

    “齐大哥,他是谁啊?”这年轻人的身后传来了那个女子的声音,听上去十分的虚弱。

    “没事,个熟人。”这年轻人开口,随后才把目光放到了王峰的身上,道:“不知道你们有什么事吗?”

    “既然你都说了,那我还真是有件事想要麻烦麻烦你。”

    “那……跟我来吧。”迟疑了片刻,最后这个年轻人咬牙说道。

    不管怎么说王峰都等同于他妻子的救命恩人,昨天才拿来的救命东西,如今今天就翻脸不认账的话,那他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

    “小爱,我看我们今天也出来的溜达的差不多了,要不我先送你回去吧?”

    “嗯。”听到这年轻人的话,那面色苍白的女子点头,她看的出来王峰找这年轻人或许是有什么事情要谈,所以她作为个女流之辈自然需要回避。

    “你们在前面的那个茶楼稍等我片刻,我去去就来。”

    “去吧。”王峰开口,倒也不怕这年轻人忽然跑掉。

    因为个为了自己的女人连自己最心爱的东西都可以付出的男人,想来其心性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去。

    “这小子看样子也没有什么办法。”等到这个九宫崖的少主离开了之后,这燕君韵才皱着眉头说道。

    在他看来,这人简直没有点身为少主的气势,这样的人能帮上忙才是怪事了。

    “如今我们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那地牢我们进不去,只能借助外力。”王峰苦笑着说道。

    “那随便你了。”对于侯振天,这燕君韵并没有觉得他有什么值得去救的,因为她又不认识这老头。

    如果不是王峰想要见他,估计她昨天都不会把王峰带去那家机构里面。

    在这茶楼等了差不多有十分钟左右的时间,王峰才看到那个九宫崖的少主带着他的侍卫来到了这里。

    “不好意思,让二位久等了。”看了眼那悬挂在王峰脖子上面的玉佩,这个男子又很快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昨天我急着带走九天玉露,还没有来得及做个自我介绍,我是九宫崖的少主,我名齐天,你们叫我名字或者叫我小七都可以。”这男子对着王峰二人略微点头说道。

    “我想我就不用做自我介绍了吧,旁边这位是我朋友,你叫她……。”本来王峰还想介绍下燕君韵的,只是想到自己和燕君韵也不怎么熟悉,所以话说到半王峰就有些说不下去了。

    还好这个时候燕君韵接过了王峰的话,道:“我叫燕君韵,你叫我的名字就可以了。”

    看得出来燕君韵这个女子十分的冷漠,她有点像冰山美人样,不太愿意与人接近。

    从她这段时间在天关的表现就可以看出她与般的女子有很大的不同,如果不是因为当初她对王峰有那么丁点熟悉感,或许王峰今天也不会这样和她坐在起。

    听到燕君韵的介绍,这齐天只是略微的点了点头,并未多说什么,燕君韵的态度他感受得出来,所以与其和这样的人接触,他更愿意和王峰交谈。

    “王兄,不知道你有什么忙需要我帮?”

    “是这样的,我想你应该知道上次那个为了帮我而被逐出天关的那个老者吧?”

    “知道。”侯振天被逐出天关是很多人都亲眼目睹的事情,所以这齐天当然也知晓。

    “他后来出来之后强闯天关被城主府的人抓了起来,我现在想见他面都没有办法,不知道你有没有什么法子?”看着对方,王峰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