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 圣蓝之心的背后故事

作品:《极品透视

    “你都知道了?”

    听到对方的话,王峰心的吃惊可想而知,他直都在极力的隐藏自己圣蓝之心的气息,只是他没想到对方竟然语就道破了。?  ≈.≈≠1≠Z≤W≥.

    “你以为你隐藏的很好?”听到王峰的话,这个邋遢的老者反问了句。

    “我觉得还好。”王峰干笑了两声回应道。

    “虽然你刻意的隐藏了圣蓝之心,可是你明白吗?在海族人的眼,其实不管你怎么隐藏这圣蓝之心,你都像是那黑夜之的明灯样耀眼,你觉得你藏得住吗?”这邋遢的开口,让王峰都愣。

    原本王峰还以为上次自己隐藏的很好,让对方没有现,但是现在看来,对方似乎是早就已经察觉到了。

    “上次我是为了那震天环才没有和你交谈,没想到这次竟然是你救了我。”

    “难道前辈不想抢夺我的圣蓝之心?”听到对方的话,王峰有些小心翼翼的问了句。

    不管怎么说眼前这个老者都是个境界恐怖的老者,如果他要乱来王峰还真不是对方的对手。

    听到王峰的话,这邋遢的老者不屑的笑,道:“我虽然喜欢收藏别人的宝贝,但是圣蓝之心可不是什么宝贝,这不过就是种身份的象征而已,对于我来说,这屁用都没有。”

    “那就好,那就好。”听到这邋遢老者的话,王峰的心总算是松了口气,他最怕的就是对方对自己的圣蓝之心生出什么歹意,他也直在防范着这个,如今亲耳听从对方说不需要自己的圣蓝之心,王峰悬着的心自然就放了下去。

    “不过。”看了眼王峰,这个邋遢老者语气顿,随后才说道:“你这圣蓝之心从何而来?”

    “哦,这是位海族前辈在临死之前赠送给我的。”王峰如实的回答道,因为这事情根本就没有必要去骗对方。

    常天已死,纵然是这个邋遢的老者想要找到对方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传闻圣蓝之心早就已经遗失了,没想到竟然出现在了你这个人类的身躯之,你可知得到圣蓝之心需要承担什么样的责任吗?”

    看着王峰,这个邋遢的老者询问道。

    “啥?你说啥责任?”王峰十分疑惑的问道。

    因为当初他得到这圣蓝之心的时候,那常天大妖可没有告诉他需要承担什么责任啊。

    他仅仅只说了自己以后不要和海族为难,莫非这其还有什么王峰不了解的情况?

    “看你的样子就不知道。”听到王峰的话,这个邋遢的老者微微笑,随后他才解释道:“圣蓝之心作为我们海族最高权利的身份象征,今后若是海族生大难,圣蓝之心的拥有者有义务帮助海族挺过难关。”

    “我怎么不知道有这件事?”听到这话,王峰的面色忍不住变。

    如今他连自己都管不好,他还管个屁的海族啊,而且他也不过就是得到了次机缘而已,这难道还需要承担什么责任不成?

    就算是他想要承担责任,就凭他目前这点境界也远远不够啊,相信海族比他厉害的角色比比皆是,他在其什么都不是。

    “难道那个传你圣蓝之心的海族修士没有告知你?”看到王峰的模样,这邋遢的老者倒是疑惑了起来。

    因为圣蓝之心的传说基本上的海族都知晓,因为这是第任海皇亲自传下来的东西,他留下的遗训自然也被海族们世代相传。

    虽然他不明白为什么这圣蓝之心会出现在王峰这个人类的身躯,但是王峰旦拥有了这圣蓝之心,那就说明王峰是完全有机会成为新任海皇的。

    既为海族之皇,王峰自然有义务去保护他的子民,如今看他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这邋遢的老者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

    说的明白点,这圣蓝之心的作用就等同于是华夏古代帝皇的尚方宝剑样,只要拥有此物,那王峰就是现在所有海族的领袖。

    不管别人承不承认他的身份,至少表面上是这样。

    “他本来就是临死之前把这圣蓝之心传给了我,当我得到了这圣蓝之心后,他老人家就已经身陨了。”

    “你小子还真是走了大运啊。”听到王峰的话,这邋遢老者倒是有些羡慕王峰的运气了。

    海族已经不知道多少年都没有出现过位真正的皇者了,就算是现在的海族之皇那也只是个幌子而已,他虽然自称为皇,可是他根本就没有圣蓝之心,说到底现任的海族之皇就是个有名无实的空壳而已。

    “这算是什么大运,我感觉自己仿佛跌落到了个大坑之。”王峰哭笑不得的说道。

    虽然得到圣蓝之心让他的境界提升了不少,但是现在听这个邋遢老者这样说,王峰还真是有种被坑的感觉。

    拿圣蓝之心就得承担责任,这不是无妄之灾吗?

    “少要得了便宜还卖乖,只要你的境界提升起来,你就可以使用圣蓝之心号令无穷无尽的海族大军,到时候你就是我们海族真正的皇者,要知道这样的地位已经足以比肩现如今的天界几大巨头了。”

    “算了吧,那太遥远了。”听到这个老者的话,王峰连连摇头。

    什么巨头,现在王峰连涅槃境都没有,去和天界的巨头相比,那不是班门弄斧吗?人家不巴掌拍死自己才是怪事。

    “难道你对我的圣蓝之心点都不动心?”这时候王峰再次问道。

    “我说了,这圣蓝之心不过就是种身份的象征,而且旦圣蓝之心不是被其主人主动遗弃,此物拿出来是会崩溃的。”

    “原来如此。”听到这话,王峰顿时心的疑虑全部消失,只要别人夺不走自己的圣蓝之心就可以了。

    至于这邋遢老者口所说的什么责任那和王峰点屁的关系都没有,因为王峰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去和海族融为体。

    像是这老者口所说的统领他们那更是连影都没有的事,自己依旧是该做什么就做什么,这并不会影响什么。

    “小子,得到圣蓝之心是好事,但是你也不要忘记了,现在的海族是拥有皇者的,我这么说你应该明白吧?”就在这时这个邋遢老者给王峰提醒道。

    “你是说他们会来对付我?”王峰又不是什么傻子,虽然对方只是略微提,王峰就已经可以猜出其的利害关系了。

    “个能够威胁到他们统治的人,换做是你,你会怎么做?”

    “这尼玛,这个坑未免也太大了些吧?”

    听到这邋遢老者的话,王峰忍不住就大骂了起来。

    说承担责任那还是小事,至少王峰可以当作没听见,但是这被追杀可不是闹着玩的。

    自己的圣蓝之心是海族皇者的身份象征,旦自己被现在的海族之皇现,对方定会不计切代价将自己拿下,想到自己未来竟然有个潜在的可怕敌人,王峰就忍不住心寒。

    当初得到圣蓝之心的时候他还以为自己得到了什么莫大的机缘,但是现在看来,这机缘简直就是伴随着个深坑啊。

    圣蓝之心已经和他的身躯融为了体,王峰想要将其剥离出去可没有那么容易,旦被现,王峰可能会身陷险境。

    “是坑同时也是机会。”听到王峰的话,这邋遢老者微微笑,随后他才说道:“只要你扳倒现任的海族之皇,那你就能够成为真正的海族之皇,到时候你的身份将会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要不我还是把这圣蓝之心给你吧,你觉得怎么样?”听到这个邋遢老者的话,王峰只感觉到心后怕不已,所以他现在是点也不想带着这颗圣蓝之心了。

    “给我干什么,我可不要这样的东西。”听到王峰的话,这个邋遢老者连连摇头。

    “那前辈你说我要怎么做才能够把这圣蓝之心从他的身体拿掉?”

    “拿不掉的。”这邋遢老者摇头,随后才说道:“除非是你自己主动杀死自己,要不然你是绝对剥离不了这圣蓝之心,它已经成为了你身体的部分,难以分离。”

    “大坑,大坑啊。”听到这老者的话,王峰的心后悔不迭。

    原本他还害怕对方会抢夺自己的圣蓝之心,但是现在看来,这圣蓝之心简直就是个可以为了带来致命危机的玩意啊。

    “小子,好好的修炼吧,你能年纪轻轻就达到这样的修为,这说明你的天赋不凡,若你加紧努力,就算是越我恐怕也不是什么难事。”

    “不知道那些天界巨头都是什么样的修为?”听到这个邋遢老者的话,王峰苦笑了声后询问道。

    “我哪里知道他们什么修为,我和他们相差了不知道多远,连仰望都不够。”这邋遢老者翻白眼说道。

    “行了,我也不想和你废话了,既然你这次救了我,作为感谢之物,我会传你些能够增加你实力的办法。”

    说话间这个邋遢老者直接就在那座山峰之上闭上了双目。

    “啥办法?”见对方说话说半就没了下,王峰顿时有些急切的询问了句。

    “等我恢复过来之后再说。”老者开口,而后王峰三个人就看到他翻手就取出了枚金灿灿的丹药。

    当这股丹药被拿出来的瞬间,仿佛就连天空之上的太阳都在这刻失色。

    股想起不断从这个老者所在的地方逸散而出,奇香无比。

    十四品丹药!

    看到这幕,王峰的心神震动,他虽然现在已经成为了个货真价实的十三品炼丹师,可是他距离十四品的层次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差了多远。

    甚至他修炼这么长的时间他都不知道那十四品丹药究竟是什么样的。

    就刚刚这个老者服用的那枚丹药,如果王峰猜测不错的话,那应该就是十四品丹药了。

    用十四品丹药来疗伤,这是不是也太奢侈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