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 巨大的阴谋

作品:《极品透视

    “北宫润,你这样假扮别人来袭击我们难道真的有意思吗?”这时候有个年轻人大喝,让王峰都有些哭笑不得。????  .

    这人竟然可以把自己联想成北宫润,王峰不得不佩服这位兄弟的奇特想象力。

    “既然知晓我是北宫润,那你们还不快滚?”既然对方说自己是北宫润,那王峰现在就假扮下北宫润,反正最后帮他背黑锅的人有的是其主,关他屁事。

    “你……你……。”怒目圆瞪的看着王峰,这些人都十分的不甘心,毕竟他们为了这五色花打了那么久,可是最后这东西却落到了别人的手,他们若说心不愤怒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只是他们也清楚他们这些人联手恐怕也不是那北宫润的对手,所以现在他们现在只能够灰溜溜的离开这里。

    “北宫润,你够狠,希望别让我有朝日越你,要不然我定会来挑战你。”有个年轻人撂下了句狠话。

    “随时欢迎啊。”听到对方留下的狠话,王峰微微笑,而且他还在向对方招手示意。

    自己都不是用的北宫润的容貌他们竟然也可以把自己联想成北宫润,估计在他们看来,能够下子就把他们所有人都逼退,这样的实力恐怕也只有北宫润才有了。

    北宫润未曾出现在这里,但是最后帮王峰背黑锅的却是他,如果让他本人知晓了这件事,也不知道他会不会被直接气死。

    “估计叫北宫润那个小子要被气死。”看着走过来的王峰,柳刀脸不怀好意的说道。

    “气死的是他又不是我,关我啥事。”王峰副不关自己事情的模样说道。

    “哈哈。”听到王峰的话,柳刀直接无良的哈哈大笑了起来。

    和他相比,黄大壮他们就显得拘束多了,虽然他们也想要笑,但是他们却做不到柳刀这么放肆,因为他们并没有柳刀和王峰那么熟。

    “走吧,后面肯定还有好东西等着我们。”王峰开口,而后他们几个人又开始上路了。

    只是这还没有走出多远,忽然他们停了下来,因为他们感受到了死亡的血腥气味。

    “是刚刚那些人。”看到大地之上坠落的那几具残尸,王峰他们都变了脸色。

    刚刚王峰虽然把他们所有人都给轰了拳,但是王峰知晓自己的那拳绝对要不了他们的性命,他们顶多也就是被创伤而已。

    只是现在那些人全部都坠落在大地上,鲜血气味正是从这里传递出来的。

    降临到了这些尸体的旁边,王峰他们仔细查看了下都露出了凝重之色,因为这些人的身上布满了各种各样的伤痕,从外表上看,这些人几乎都已经血肉模糊,连他们生前长什么样子都已经没有办法看出来了。

    “好狠的手法。”看到这些人身上的伤,王峰他们的面色都不是很好看。

    这妖魔谷之的妖兽虽然个个实力强横,但是王峰他们都知晓这些妖兽其实都已经陷入了沉睡,只要不去进攻它们,想必这些妖兽是不会苏醒的。

    而且能够把个人伤成这副样子,那杀他们的肯定不是妖兽,因为妖兽杀人多半都会把人给活活吃掉。

    即便是吃不完也只会留下什么残肢断臂,由此可见杀死他们的人应该是人类。

    有时候最危险的并不是妖兽,因为人心的复杂,所以人才是最危险的。

    这些人已死,他们的空间戒指也被人收走,而且四周查看了下,王峰他们现这杀死他们的人手法十分的老练,几乎没有留下什么痕迹。

    “都小心点,我怀疑有人是在故意杀人。”王峰开口,天眼不断的扫视四周。

    只是这扫之下他并没有现什么奇怪之处,那凶手应该早就已经离开这里了。

    “不好了,七岭门的人杀了三师兄。”在妖魔谷的某个地方,个人浑身是血的逃到了他们师门所在的地方,面色恐惧的说道。

    就在刚刚,个平日里关系与他们很和善的朋友竟然对他们挥下了屠刀,如果不是这个人跑的快,可能他现在也已经成为了别人的刀下亡魂了。

    “不要着急,慢慢说,到底是怎么回事。”看到这人身上的伤势,这个人的师兄们都面色变。

    他们有人已经不是第次来这妖魔谷了,以前他们为了争夺这妖魔谷之的人不是没有与人起过冲突,但是他们的战斗大多都是分出胜负就算了,像是杀人的事情很少很少。

    毕竟他们现在所代表的是背后的势力,如果在这里乱来,他们的师门是绝对饶不了他们的。

    能来这里的势力几乎都是名门或者是望族,如果这里出了什么变故,外面的人在追究起来那是很有可能会引大乱的。

    所以听到这个师弟的话,这几个人都露出了凝重之色,他们已经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

    就和这里的情况差不多,在其他的地方也有同样的杀戮在进行,场背地里的巨大阴谋正在慢慢的施展而开。

    “不好了,向恒派杀了我们的人。”

    “救命,救命啊,妙月阁的人在追杀我。”

    各种各样的追杀正在上演,基本上进来这里的人都慌神了。

    即便是龙泉学院这样的磅礴势力现在也样遭到了同样的待遇。

    就在刚刚,北宫润所带领的那群人遭受了个名为天山宗的势力进攻。

    这个势力北宫润熟悉,甚至他还认识这天山宗的些年轻天才,并且和他们有些交情。

    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对方竟然在刚刚进攻了他们,除了北宫润本人还算安全之外,他所承诺保护的那些人至少陨落了六个。

    对方几乎是毫无顾忌的当着他的面杀了那几个人,看到这样的场景,北宫润气得浑身都在颤抖。

    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会生这样的事情,他承诺过会把人安全的带回去,可是现在陨落了六个,他回去根本就没有办法交差。

    “混账!”

    口出了声大喝的声音,北宫润的脸色是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个小小的天山宗竟然敢对他们龙泉学院挥下屠刀,对方简直是不想在这东华帝国混了。

    “北宫少,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就在这时北宫润身边的个龙泉学院学员有些颤抖的询问道。

    他是第次来这个地方,他也没有想到这里竟然会生血战,如果不是他刚刚的略微的靠近人群的后方,说不定那死亡的几个人当就有他个,所以他心有恐惧那是极为正常的事情。

    “既然这天山宗不仁,那就不要怪我们不义,只要见到天山宗的人律格杀勿论。”当着自己的面杀了学院的人,此刻北宫润心也狠了。

    “可是我们这样做会不会被惩罚?”有个学员有些担心的问道。

    “不反抗就代表是等死,如果你们想死的话,那就当我什么都没有说。”北宫润开口,看都懒得去看这个人。

    这刀都已经架在了他们的脖子上面了,如果这个时候还不知道反抗,那他们就和傻子差不多了。

    他北宫润能够成为龙泉学院的顶尖天才,他没有那么好惹。

    就和这北宫润样,许多势力人下达了同样的命令,有仇报仇相信这是个正常人最基本的本能,别人进攻了自己,如果不施以反击的话对方还会以为自己怕了他们。

    所以他们要杀的话,那就起来杀个痛快。

    “又有血腥气味。”所有势力现在基本都已经疯狂了,因为他们都遭受了同样程度的进攻。

    那些进攻他们的势力多半都是些他们所熟知的,也就是说有人想要在这里对付他们。

    针对这样的情况,所有人都想着要反击,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这妖魔谷之自然而然就爆出了许多的激战。

    有些势力自然是见面就直接开始血战,连询问都直接给省略了。

    王峰他们几个人虽然看见了之前那些人死亡的惨状,只是他们除了心谨慎之外也没有多想什么。

    因为江湖仇恨那么多,说不定就是那些人在外面招惹了什么人,以致于在这里给他们引来了杀机。

    这个世上天天都死亡了那么多人,这里死几个没什么稀奇的。

    只是这还没有走出多远王峰他们再次在大地之上看到了几具尸体,这些尸体就和先前那些人的死亡惨状差不多。

    浑身上下全部都是伤势,活脱脱的血人。

    “肯定是有什么事情生了。”看到近乎相同的场景,王峰他们对视眼都从对方的眼看到了震惊。

    原本只是场寻宝的大机缘,没曾想竟然才开始就已经死了这么些人,照这样下去,这妖魔谷之将要死亡的人数恐怕还会持续增加。

    “北宫少,前面好像就是那天山宗的人。”在北宫润他们所在的地方,他们虽然死了人,但是他们仍旧在选择继续深入前往这妖魔谷。

    因为他们有北宫润,他们的战力十分惊人。

    而且这妖魔谷才刚刚打开,他们自然没有回去的理由,而且他们还要找那天山宗报仇呢。

    “很好。”听到别人的禀告,北宫润的脸上露出了抹嗜血之意,敢当着他北宫润的面杀人,现在北宫润就要他们付出惨重的代价。

    “会直接杀死他们,不要让他们有反抗的余地。”嘴下达了道攻击的命令,北宫润直接走在了人群的最前面。

    “杀!”

    当他们靠近了这天山宗的人之后,北宫润瞬间下达了进攻的指令。

    在他的声音落下之后,包括他在内的所有龙泉学院学生几乎都是同时间杀了上去。

    “北宫润,你们想要干什么?”

    看到龙泉学院的人竟然不分青红皂白就进攻自己等人,这天山宗的这些年轻天才们也有些慌神了,因为他们之前才遭受了个熟悉势力的进攻,而现在他们又遭到了龙泉学院的进攻,这里的切似乎都已经乱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