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七十章 战争的序幕

作品:《极品透视

    “陛下,我们已经拷问出来了,那些人果然都是花家的人,他们的背后有花家特有的纹身。???? ≥.≠1ZW.”在东华帝国的都城之,那国师得知了那些罪人之后立马就往上面禀告了。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是花家的人。”东皇开口,让国师脸上都露出了丝尴尬。

    因为他没有及时阻止那些人,现在他正想方设法的讨东皇的开心呢,哪曾想东皇早就已经知晓了那些人的身份。

    在现如今的东华帝国内,唯个可以威胁到他们统治的就只有这花家,敢在都城内动手,除了花家其他人怕还没有那个胆子。

    “问出什么有用的消息了吗?”东皇询问道。

    “没有。”国师摇头,随后才说道:“这些人经历过十分严格的训练,老臣实在是没有办法撬开他们的嘴,纵然是对他们搜魂他们也会在第时间选择自爆,我们始终得不到有什么有用的消息。”

    “算了,把他们全部都处理掉了吧,他们已经没用了。”东皇开口,让这国师都微微愣。

    要知道如果撬开这些人的嘴,他们可以得到不少有关于花家的消息,现在东皇竟然说直接灭了他们,这是不是有些太急了些?

    “我还有很多的酷刑没有使出,不用这么急吧?”

    “他们存在的作用就只有个,那就是个导火.索,我这么说,你应该明白了吧?”东皇平静的看了眼国师,缓缓说道。

    “我明白了。”听到东皇的话,国师自然清楚面前这位陛下想要做什么,沉寂了这么长的时间,他终于要对花家挥下屠刀了。

    这样个严重威胁到皇室统治地位的势力绝对不能够留,这次这些花家的人来帝都大闹,这正好可以作为个绝佳的出兵借口。

    其实他早就已经想要对花家动手了,只是苦于直都没有个合适的契机,所以他隐忍了下来。

    他是国之君,不能够任何事情都随性而为,如果他平白无故的就对花家挥下屠刀,难保今后他不会被人安上个暴君的名号。

    况且花家如果灭了,帝国内的其他些势力难保不会心寒,到时候他们暗搞出些小动作那也是很大的麻烦。

    如果他有借口出兵的话,那即便是花家被灭了,他也有理由大声的说花家先招惹他们皇室的。

    届时若是有人敢在暗搞小动作,那恐怕就得掂量掂量他们自身的份量了。

    “传朕命令,马上集合帝都附近的所有军队,明日午时,兵花家。”东皇开口,整个人都散出了股利剑般的可怕气息。

    “是。”

    听到东皇的话,这国师点头,而后他飞快下去准备去了。

    有东皇的诏谕在,整个巨大的国家机器飞快的运转了起来,花家肯定不会想到皇室怎么快就向他们下手。

    所以东皇不想给他们丝毫反应的机会,他要举将花家拿下。

    几个时辰之后,几样东西被国师命人送到了花家之,里面放的全部都是血淋淋的人头。

    这是那些花家死士的人头,那些被抓住的人没有个活口,全部都被国师斩。

    而他们的人头自然就成为了最佳对花家宣战的东西。

    “启禀家主,有帝都的人把个大箱子送到了我们家族的门口。”在花家议事大厅之,个修士从外面跑进来说道。

    “送的人有说他是什么身份吗?”这时候个花家的氏族长老问道。

    “回长老的话,那个人留下东西就走了,没说他是什么人。”不过话刚说完这个人又像是想起了什么样,道:“不过那个人好像说了这是送给我们的份大礼。”

    “大礼?”听到这话,屋子的人都露出了异色,在帝都他们的人基本都属于潜伏状态,而且前不久他们的许多眼线都还被皇室给强势拔掉了,这个时候谁会给他们花家送什么大礼?

    “先拿进来再说吧。”这时候个老者开口说道。

    不管送来的东西是什么,到时候打开看看便知。

    “这么大的个箱子,不知道里面装的什么。”看着两个人从外面搬进来了个很大的箱子,屋子的人都开始低声议论了起来。

    “我来打开这箱子。”看着这个巨大的箱子,个人自告奋勇的说道。

    箱子上面设置得有种不太困难的阵法,这个人十分轻易就把这阵法给抹除了,掀开箱子上面的红绸布,他下子就把箱子给打开了。

    “呕……。”

    只是箱子才刚刚打开,这个人就闻到了股十分难闻的血腥气味,在这股浓郁的气味之下,他差点没吐出来。

    “啊。”

    看到箱子里面的东西,在场的这些人有不少人都大声的惊叫了下,因为箱子里面并非有什么宝贝,因为箱子里面放满的全部都是人头。

    最少十几个人头几乎把整个箱子装满,那股血腥气味让在场的每个人都变了脸色。

    送礼送人头,这完全就是不怀好意。

    “这是?”

    就在这时那个曾经和花广川起过争执的宿老忽然认出了其人头的原本模样,露出了骇然之色。

    因为他认出来了这些人头到底是谁了。

    这些人正是花广川前几天派遣出去的花家暗部队。

    这些人全部都是清色越天仙的高手,是花家手里股极其强横的力量,但是现在这些人竟然被送回来了人头,那就说明他们已经全部折损在了外面。

    要知道那可是培养了数代人的暗部队啊,如今他们竟然全部折损在了外面。

    想到这里,这个宿老只感觉到眼前黑,双腿软,差点摔倒在地上。

    那可是花家的底蕴啊。

    “大长老,您怎么了?”这时候个长老扶住了这个宿老,关切的询问道。

    “我……。”脸上闪着悲切的神色,这个大长老却还是说道:“这些人头全部都是我们暗的特殊力量。”

    “什么?”

    听到大长老的话,在场的人都大惊失色,甚至就连花广川也是面色大变。

    因为刚刚他并没有仔细看,他还没有认出这些人头的原本身份,他刚还在思考别人给他们花家送人头是不是想要对他们不利的。

    可是现在听到大长老的话,他这才觉得事态严重了。

    花家的特殊力量已经在暗培养了数代人,可以这样说,花家能有今天这样稳固的局势,这些暗的特殊力量功不可没。

    只是现在这些暗的力量竟然人头被送了回来,那这说明他们本身可能已经身死了。

    想到这里,这花广川也是脚步‘蹬蹬蹬’的后退了数步,最后屁股跌坐在了椅子上面。

    他明白自己这次摊上事了,他这家主位置怕是坐不稳了。

    特殊力量是他派遣出去的,而现在他们回来却只剩下了人头,花家的这些人肯定不会饶过他的。

    “花广川,这次你难辞其咎。”这时候这个大长老总算在刚刚的骇然反应了过来,大声对花广川呵斥道。

    上次他就说不要派遣这些力量出去,现在好了,出去的人全部都身死,花广川这个罪人是当定了。

    “我……。”

    听到大长老的话,花广川是被问的哑口无言,因为这些人的确是他派遣出去的,如今他们死了,他的确是逃脱不了这个责任。

    上次他还能用族长的身份压大长老,可是这次他却不敢再那样做了,因为他的族长身份能不能保住都还是两回事。

    “罪人啊罪人。”看着花广川,这大长老锥心泣血的说道。

    培养那样的支队伍太困难了,花家在里面花费了十分巨大的代价,可是现在呢,仅仅因为花广川的个人意气用事,整个队伍都折损在了外面,这样的损失纵然是花家也有些承受不起啊。

    “家族要怎么处理我,我都没有意见。”既然错误已经犯下,现在花广川已经没有任何反驳的余地。

    因为那些人的人头就摆在众人的面前,他根本就没有借口糊弄过去,所以现在他除了摆出副受罚的样子,他已经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在事实的面前,哪怕你有张能说得天花乱坠的嘴都是白搭。

    “大长老,您说这事应该怎么做?”既然花广川的命令听不得了,现在众人自然就把目光放到了大长老的身上。

    大长老是什么人他们都清楚,而且就现在的花家而言,他的确是威望最高的个人。

    “能够灭特殊部队的不是势力就是个十分厉害的人,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个危险的信号。”经历了之前的失色之后,现在大长老也逐渐恢复了自己的智慧。

    花家特殊力量有多强他心清楚,二十多个人旦联手,那即便是如他这样的修士恐怕都会不敌。

    而现在他们全部都死了,由此可见对付他们的人或者势力肯定十分厉害,如果这样的人或者势力想要对他们花家动手,那恐怕他们还真的小心了。

    毕竟花家在这片大地之上也不是什么无敌的家族,甚至就连东华帝国的皇室他们都得小心应付。

    “花广川,你害死了我们花家的特殊力量,现在你已经不适合当这个家主了,你自己先回去好好反省反省吧。”看了眼花广川,这个大长老开口说道。

    花广川作为花家现任的家主,他的境界自然是不用说,这样的人纵然是做了再错的事情大长老也不会把他怎么样,因为不管怎么说他也是花家个不可或缺的顶尖战力。

    以前花家在他的统治还算是井井有条,只是最近因为他的亲儿子陨落他才会变得不可理喻,所以对于这点大长老还是十分理解的。

    毕竟死了自己的儿子,相信是个人父都会不好受,只要花广川挨过了这段时间,想必他还是可以恢复过来的。

    只是他们想要挨,可有些人却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了。

    场波及整个龙华帝国的战争已经快要拉开序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