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 常天大妖

作品:《极品透视

    道光幕在王峰他们的头顶之上生成,这个光幕朝着王峰他们这些修士就已经碾压了下来。? ?? ≤.≤=1≈Z≈W≠.≥

    在这光幕之下,王峰他们几乎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

    砰砰砰!

    身躯炸碎的声音不断响起,那些在王峰身边的真仙们几乎是第时间就死亡了。

    惨叫声此起彼伏,此刻大家都清楚他们是被这群老家伙给算计了,他们把人引来这里原来是想要杀他们的。

    “都不用挣扎了,能够作为我们实力进步的阶梯,你们足以自傲。”个老者傲然的开口,仿佛他把这件事情已经看成了天经地义样。

    事实上的确是如此,高阶修士击杀低阶修士简直就和杀狗没有什么区别,换句话说,低阶修士在高阶高手的眼根本就是蝼蚁,杀死蝼蚁自然对他们来说没有任何的影响。

    而且他们是联手的,纵然是天谴都感受不到。

    这个魔头虽然被他们制服的,但是想要得到这魔头身躯的东西,他们只有将这魔头的身躯破开才行。

    只是这魔头体内的那股力量十分的烦人,他们利用了各种办法都没有将他身躯里面的东西取出来,所以番商讨之下,他们才想出了血祭这个恶毒的办法。

    血祭的作用很大,但是这种办法也极为恶毒,因为血祭往往都需要大量鲜活的生命。

    有些门派在生死关头的时候也会施展血祭来进行最后反扑,当然,平常情况之下,血祭往往都是别人用来达成某种目的的恶毒手段,就像是现在样。

    血祭百万修士可以换取惊人的力量,用这力量来撕裂这魔头的身躯再合适不过。

    修士成片成片的接着死亡,曾经在天魔殿的时候死了百万修士也是用来血祭,而今天王峰再次碰到了同样的事情。

    而且这次他很不幸,他也成为了被杀的员之。

    只是王峰向来都是疯狂之辈,这些人既然敢在这里动手那就说明他们已经拥有了万全之策,所以想要逃出去应该是不大可能了。

    王峰也尝试过利用规则之力逃走,但是在他们的四周仿佛存在了股无形的墙样,这道墙将他们所有人都死死挡住了。

    既然外逃不可能,所以留给王峰的路就只剩下了条。

    这人形怪物的身躯拥有吸人的功能,与其被血祭在这里,他宁愿冲进这怪物的身躯碰碰运气。

    或许那才是丝生机的所在之地。

    瞬间把黄大壮他们全部吸入自己的丹田,王峰的身躯化作了道闪电径直的朝着这人形怪物的身躯冲了过去。

    还未真正的靠近这怪物,王峰就感觉到自己仿佛进入了个泥潭之样,他眼前的景色飞快的变化,他已经进入到了这人形怪物的身躯之。

    “救我。”看到王峰出现,道微弱的求救声传来,抬头看去王峰顿时就有种头皮麻的感觉。

    因为在他的不远处此刻有个年轻的修士正陷入在面肉墙之上,这个人可不正是之前那个想要报仇的人。

    只是现在他的下场很惨,他的肉身有大半都已经镶嵌进了这肉墙之,他面色苍白,已然是离死不远了。

    看他如此惨状王峰怎么可能会去救他,因为他怕自己旦出手,可能他也会落入同样的局面。

    那面墙太诡异了,王峰可不想靠近过去。

    只是就在王峰想要后退之时,忽然他面色变,低头看向了地面。

    在他的注视之下,他竟然看到自己的脚正在被他脚下的地面不断往下吸。,

    这种度很慢,就连王峰先前都没有察觉到。

    他现在所处的地方是在那人形怪物的身躯之,所以不仅他的左右是肉墙,他的脚下也样。

    使劲的扯了扯自己的腿,王峰现他根本就移动不了丝毫,他的脚上仿佛沾了胶样,动都动不了。

    “我不信我逃过了劫还是会死。”心狠,王峰直接把自己的力量灌输到了自己的双腿之上。

    与此同时他更是控制着自己琉璃青莲树力量去帮助双脚拔出来。

    “起!”

    运转自己的力量,王峰正在抵挡自己脚下传来的这股吸扯力。

    虽然这肉墙可以将刚刚那个年轻人吞掉,但是王峰的境界远比那个年轻人厉害,所以在王峰的力量爆之下,他的双脚已经脱离了这地面的吸扯。

    不管怎么说这些肉墙应该都是自主在吞噬人,如果是那人形怪物主动,恐怕王峰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

    天眼展开,王峰的双目之全部都是这魔头身躯的血肉。

    和外面的时候不同,在这人形怪物的身躯之,王峰的天眼几乎没有受到多大的阻碍。

    他可以看穿这怪物的血肉,也能看到这怪物的些血管,甚至他还能看到颗悬崖在这人形怪物心位置的那颗巨大的蓝色心脏。

    “蓝色的心脏。”

    看到这幕王峰的口喃喃自语,般的修士心脏基本都是红的,这蓝色的心脏王峰尚且还是第次碰到。

    股磅礴的力量正不断的在这心脏之回荡,虽然未曾靠近这心脏,但是当王峰看到这心脏的那瞬间他还是有种窒息般的感觉,。

    这心脏的力量太强了,这么远就开始影响他,如果想要靠近王峰怕是没有那么容易做到。

    “给我破吧!”

    里面王峰正在观察这人形怪物的心脏,而在外面,那些没有逃无可逃的修士几乎全部死绝。

    在那几个老者的面前,他们已经聚集其了股无法形容的力量,这是靠百万修士血祭之后得来的力量,这股力量足以惊天。

    纵然是逍遥道长那样级别的强者面对这击恐怕也有身陨的危险,毕竟百万修士可不是个小数目,这是个沉重的数字。

    “吼!”

    似乎是感觉到了强烈的危机,这个原本横躺在地上不动的人形怪物终于苏醒了过来。

    在死亡危机之下,人都可以做出最为本能的还击,这个人形怪物虽然意识不清晰,但是他已然具备这样的感应力。

    两个如同血色太阳样的双目睁开,这个人形怪物欲要冲天而起。

    只是他的身上已经被这些老者施展下了重重禁制,他想要逃走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你逃不掉的,你的圣蓝之心是属于我们的。”个老者哈哈大笑的说道。

    “圣蓝之心?”听到这话,这个人形怪物愣住了,不过也就是片刻之后,他的口却是出了凄厉的惨叫声。

    似乎是回忆起了什么东西样,他双手正捂着自己的脑袋痛苦惨叫。

    只是这些老者也不会管这个魔头的惨叫,正是因为这魔头已经意识混乱,要不然他们想要对付这个实力恐怖的人还真没有那么容易。

    控制着血祭得来的力量,几个老者朝着这人形怪物下手了。

    股无法形容的浩瀚力量在他们的面前爆,纵然是这个人形怪物力量诡异,并且防御力惊人,但是在这股力量之下,任何防御都只是个摆设而已。

    “轰!”

    巨大的轰鸣声也不知道传递出去了多远,那个之前困住王峰他们的禁制更是在这刻彻底的崩溃,股涟漪以他们为心生生将地面上的泥土都给刮去了层,露出了其下褐色的岩石。

    至于被他们进攻的人形怪物更是在这刻遭遇了难以想象的伤害。

    琉璃青莲树的光罩几乎是瞬间在王峰的体表生成,因为树苗已经感受到了股可以威胁到王峰生命的力量。

    “圣蓝之心……我知道我是谁了,我乃禁忌之海的常天。”

    就在这个人形怪物遭受致命伤害的时候,忽然他的口出了巨大的声音,他的意识竟然在这刻出现了些许的清醒。

    只是这又能怎么样呢,对方的血祭力量已经攻击过来了,面对这股力量,纵然是常天都难以抵挡。

    “常天?”

    听到这个人形怪物的自述语气,王峰总觉得有些熟悉,但是时之间他又回想不起来他到底是在什么地方听说过这个名字。

    而且眼下血祭的力量都已经来了,他能不能保住自己的生命都还是两回事。

    “想要夺取我的圣蓝之心,那你们也陪我起去死吧。”

    意识短暂的获得了清醒,这常天的力量也终于得到来百分之百的爆。

    对于血祭的力量他根本就没有做任何的抵挡,而且他也知道自己即便是抵挡恐怕作用也不大,所以他现在完全就是抱着必死的心态去和对方同归于尽。

    常天的境界原本就过这些老者,所以他出手那力量实在是恐怖无边,仅仅就是抓,顿时这些老者全部都被他拘禁在了手。

    死!

    强忍着身躯传来的巨大痛楚,常天的手掌爆出了磅礴无比的力量。

    砰!

    就像是几团雾气炸开了样,这几个老者几乎没有任何反抗之心就身躯炸开了。

    “死在我的手你们都别想复活。”

    看见这几个老者似乎有复杂的征兆,常天的身躯顿时爆出了股磅礴的雾气。

    这些雾气可以影响人的心神,也能蒙蔽人的双眼,甚至就连天机都能够蒙蔽,所以这些迷雾不过就是横扫圈,这些老者顿时就失去了复活的资格。

    “噗!”

    虽然这些老者齐齐被常天击杀,但是他自己也绝对不会好过,因为那血祭的力量已经深深的侵袭进了他的肉身之。

    虽然他刚刚强悍,但他也只是憋着股劲而已,如今狠劲散去,他本身的伤势自然就以最大程度的展现了出来。

    抓走那些老者们死后留下来的空间戒指,这常天直接撕裂了虚空,步迈入了进去。

    大概也就是十几息之后,在另外处虚空,常天坠落了出来,之所以会说坠落是因为他现在连基本的飞行都无法保证。

    从虚空出来之后,他的身躯就像是颗炮弹样朝着大地就砸落了下去。

    他已经遭受了太严重的伤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