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 王峰出手

作品:《极品透视

    他们的联手固然可怕,可是天魔殿疯狂的阻击之下他们还是没有任何个人可以冲到石像的面前,只是灵魔老祖融合石像肯定还需要时间,所以纵然是死,两大门派的人此刻还是在疯狂的朝着石像接近。???? ≥.≠1ZW.

    修士就像是石头样疯狂的从天空坠落,掉下来的修士无不是失去了生命,混战之,大量的人员死亡在正常不过,看到这幕,如宝王等人均是身躯凉,夜色平原怕是从玩今后就要变天了。

    他们并非三大门派的人,他们也不敢插手进去,因为其横着个灵魔老祖,他们出手怕是嫌自己的命太长了。

    他们没有什么门派,也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他们要是不想呆在夜色平原随时都可以离去,所以他们根本就没有理由插手眼前的战斗。

    他们现在只能充当看客的角色。

    “抓住时机,你只有次机会。”在王峰的丹田之,神算子大叫了起来。

    虽然他的引魂针和灭魂针都是被抢过去的,可是现在看到灵魔老祖都已经入住了石像,他还是希望自己的东西能够挥常的作用。

    疯狂的战斗还在继续,三大门派此刻都已经杀红了眼睛,仅仅就是息的时间起码就有过百个修士陨落,要知道这次妖神宫和无极门几乎是出动了所有的精锐,因为他们也知道这是他们生死存亡的战,所以他们是点保留都没有。

    只是不管他们多么凶狠,那些天魔殿的修士都死死的阻拦了他们,因为他们都知道他们天魔殿是必胜的,正是有这样的股信念支撑着他们,他们现在动起手来也是十分的黑,点保留都没有。

    吼!

    声苍莽的嘶吼声传出,却是天魔殿出动了他们的护殿神兽,这是只境界比天仙都还要厉害的恐怖妖兽,自从天魔殿收服这只妖兽开始,这不知道为他们挡住了多少的麻烦。

    如今天魔殿都已经和两大门派真正对在了起,所以这护殿神兽自然也要被他们拿出来对敌。

    只是就在这只巨大的妖兽出咆哮声之时,道霸道无比的力量就直接轰向了这妖兽,那是无极门的个年修士造成的。

    原本这年人混在人群十分的不起眼,但是谁能够想到他竟然拥有那等可怕的力量,只是他刚刚才把这天魔殿的护殿神兽给打得焉声的时候,天魔殿之个朴实无华的老者也对他投来了目光。

    “我的对手,就是你了。”看着这年人,这个老者直接出了平静的声音,而后他朝着这无极门的年人步迈了过来。

    而且随着他的脚步迈动,他的气息也疯狂的攀升而起,他赫然尊不世的高手。

    “想不到天魔殿也是卧虎藏龙。”看到这个老者的刹那,这个年人就露出了凝重之色。

    原本他是无极门个暗培养的人,从来都没有真正的露面过,甚至就连夜色平原都没有流传任何和他有关的消息,他就像是个暗的杀手样,虽然没名没分,但他的实力却是毋庸置疑的。

    只是这天魔殿展这么多年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他们同样也有暗培植的高手,甚至不仅仅是他们两个门派,就连那妖神宫也是如此。

    没有哪个门派会把自己的所有底蕴暴露出来,因为手里如果没有点底牌,那简直就是傻子。

    只是现在三大门派都已经真正的决裂了,那他们自然也没有隐藏的必要了,切都以毁灭对方为目的,他们已经陷入到了疯狂之。

    诸如这种隐藏实力的人不在少数,看到这幕纵然是王峰也忍不住心震动,看样子这三大门派都是留有后手的,原本还以为他们已经很可怕了,但其实他们远比王峰想象之的还要可怕。

    仅仅只看了眼三大门派之间的战斗王峰就把目光放到了那灵魔老祖的石像之,他能够感觉得出来他的灵魂已经被灵魔老祖狠狠压制住了。

    只是这灵魔老祖似乎是忙着融合身躯,他竟然未曾现石像之的异状。

    其实这也不能怪灵魔老祖不小心,实则是多少年的时间下来,他已经对石像无比熟悉,而且这个地方每天都有高手的神识镇压,他根本就没有想过有人能够在石像之做小动作。

    只是有时候就是因为那么个极小的细节差距就足以定输赢了。

    “那老家伙要融合成功了。”

    凭借自己灵魂传递回来的讯息,王峰额头之上都冒出了细小的汗珠,因为他明白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是什么。

    算计个境界远比他可怕的高手,旦失败,那他很有可能会被强行镇杀,只是事情都已经展到这步了,他根本就没有回头路可走,不管前方是胜利的曙光还是失败的阴影他都必须要下手。

    因为不下手,那王峰之前的努力可就白费了,王峰不是那种胆小之辈,所以现在他已经在自己的心拿定了主意,既然要复活,那索性他就把事情搞大些。

    “凝!”

    在石像之传递出了属于灵魔老祖的声音,此刻借助石像之原本存储的浩瀚力量,他的灵魂正在快的复苏,甚至不仅仅是灵魂,他的气息也在迅的冲天而起。

    他已经离成功只有步之遥了。

    只是就是这步,意外生了。

    “爆!”

    察觉到灵魔老祖的气息已经快要达到鼎盛的时刻了,王峰毫不犹豫就爆出了自己留下的所有东西。

    在石像的心脏之,王峰留下的灵魂力量爆,在石像的脑袋之,引魂针和灭魂针更是同时爆出了可怕的威能。

    虽然引爆自己的灵魂会让王峰的灵魂遭受些伤势,只是因为这已经不是他想要顾忌的了,因为只有引爆了自己的那丝灵魂力量,对方才会真正的无迹可寻。

    原本灵魔老祖的气息正在快的往上攀登,那种晋升的恐怖度简直让人指,只是就在灵魔老祖即将恢复到巅峰的时候,忽然他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和脑袋同时传来了磅礴的力量。

    这力量如果放在平时想要伤他恐怕没有那么容易,只是现在他对石像的内部是点防备都没有,他甚至都没有想到会生这样的变故。

    所以最后的结果就是他的口出了声凄厉无比的惨叫,石像的脑袋和石像的心脏位置几乎是同时间爆炸,石像的脑袋几乎是瞬间就被炸成了两半,而在石像的心脏位置更是炸出了个前后透亮的巨大伤口,这变故让灵魔老祖原本疯狂的境界顿时以更加疯狂的度暴跌了下去。

    因为石像之的力量正在大范围的泄漏,如果没有这些力量,灵魔老祖想要恢复到巅峰之境那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且更要命的是那引魂针和灭魂针的威力几乎是磨灭了灵魔老祖刚刚才恢复过来的灵魂,如果不是他原本境界就很强大,此刻他可能已经灵魂寂灭了。

    毫无防备之下遭受这等爆,灵魔老祖顿时就从天堂跌落至了地狱,那种巨大的心里反差让灵魔老祖都暂时忘却了痛苦,因为他已经愣住了。

    “怎么会这样?”

    看到石像的变故,天魔殿的那些高层齐齐瞪大了眼睛,露出了不可思议之色,甚至就连妖神宫和无极门此刻也是和天魔殿的那些的修士差不多,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这天魔殿之的石像竟然生了这样的变化。

    难道是灵魔老祖急功心切导致了石像爆炸?

    ……

    “啊!”

    足足沉寂了差不多有三息左右的时间,那石像之才传出了灵魔老祖无比癫狂的声音,这声音带着不甘,石像脑袋都没了,那他怎么复活?

    而且石像的力量现在已经泄露严重,他至此已经基本失去了复活的资格,而且他现在灵魂更是遭受了重创,他已经命不久矣。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在复活的最后关头遭遇这等变化,这让灵魔老祖的双目瞬间就红了,惊天的煞气从他的身躯之升腾而起,他已经要真正的疯了。

    多少年的准备竟然败在了最后关头,到底是谁对付了他?

    想到日日夜夜的期盼,此刻灵魔老祖恨欲狂,切努力如今全部都白费了。

    复活的希望失去了,甚至他在这个世上都活不了多长的时间,因为没有肉身的庇护,被他蒙蔽的天道势必再次感受到他,到时候即便是不用别人来对付他也是必死无疑。

    因为在天谴之下,他百分百只有死,仇恨和不甘此刻充斥了他的心神,他疯了。

    原本石像是血红色的,因为之前那百万无辜修士的鲜血已经染红了它,可是现在在灵魔老祖那疯狂的心神之,漆黑的血红之色几乎是瞬间转变成为了漆黑之色,所有努力顷刻之间化作虚无,他已经成魔。

    “不管你是谁,也不管你在哪里,我灵魔老祖都将与你不死不休。”灵魔老祖的口出了癫狂无比的声音,此刻他已经忘记了自己是天魔殿的先祖,因为他现在的思想就只有个,那就是找出那个陷害他的人。

    “逆转时空!”

    虽然石像的脑袋已经没了,但是此刻从石像之传递出来的气息还是无比的惊人,那是比在场任何个人都还要可怕的气息。

    巨大的石手朝着底下抓,顿时就有几十个天魔殿被他抓在了手心之。

    他们几乎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就在这石像之手爆碎了身躯,浓郁的血雾此刻弥漫在石像的周围,而随着他们的死亡,幕幕之前的景象也在飞快的逆转。

    “先祖,你这是干什么?”看到灵魔老祖竟然转瞬之间就击杀了几十个天魔殿的弟子,那天魔殿殿主面色大变的大叫道,因为死亡的人之可是有他们天魔殿的高层强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