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一章 伏尸百万

作品:《极品透视

    灵魂扫了眼那个高耸达数百米的石像,这个方天画戟之传出了大笑的声音:“你们干的不错,等到本座复活,少不了你们的好处。”

    “多谢先祖。”听到这声音,周围的人均是露出了喜色。

    要知道他们先祖曾经达到了种极其可怕的境界,现在他说给他们好处那肯定就是难以想象的,这样想下来他们似乎也没有怎么亏损。

    毕竟实力达到他们这样的地步,每往前走步都需要耗费极其漫长的功夫,换句话说,他们的修为差不多都已经到头了,往前基本没有多大的可能了,如果不是这样,他们的境界岂会是现在这般?

    所以现在先祖承诺给他们好处,他们自然是心底兴奋了。

    “先祖,我怀疑两大门派可能已经察觉到了我们的动作,他们今日恐怕不会让我们好过的。”这时候天魔殿的个高层开口,面色有些担忧。

    虽然天魔殿这些年展的不错,可是为了铸造这尊高达数百米的雕像他们是真正的伤筋动骨了,如果两大门派真的联手来袭,他们未必就是对手。

    “哼,不过就是两个跳梁小丑的门派而已,如果他们的先祖都在我可能奈何他们不得,可是现在他们的先祖早就已经消失了,我毁灭他们简直就像是捏死只小鸡仔而已,莫非你是怀疑我的能力?”说道这里,他的声音已经变得冷了下来。

    听到这话,那个开口的天魔殿高层顿时就变得冷汗涔涔,怀疑先祖的实力,那不是自己找死吗?

    “不敢。”他开口,而后连忙低下了自己的头。

    “既然如此,那就开始吧,我已经感觉到澎湃的生机再向我招手了。”方天画戟之传出了声音,而后他又大喝道:“将我立于石像之下。”

    “是。”

    很快,在好几个修士的搬运之下,这杆方天画戟被笔直的放在了石像之下,虽然此刻这武器没有人掌控,可是从武器之之传出来的波动却是让在场的这些人都有种如多冰窖般寒冷。

    先祖就是先祖,即便是他已经陨落了不知道多少年,就凭借他目前的气势也不是在场的这些人可以抵挡的。

    “殿主,事不迟疑,我们是不是可以开始了?”这时候有个老者在天魔殿殿主的身边低声说道。

    听到他的话,天魔殿的殿主略微点头,随后才说道:“将那些人全部都押上来。”

    “是。”

    “来人,去把那些抓回来的人全部都押解上来,个都不能少。”

    在众人的注目之下,有人去了天魔殿新建的地牢之,仅仅就是十几息之后,忽然大批大批被铁链手链锁住的人被天魔殿的人带了出来。

    捆绑他们的铁链都是经过特殊炼制的,被这样的东西束缚着,那些修士几乎可以说是毫无抵抗之力,甚至些人都已经知晓了自己今日的下场,所以他们脸的面如死灰,他们连挣扎都彻底的放弃了。

    落入到天魔殿的手,他们几乎就可以被宣判了死刑,虽然他们当的些人也是作恶多端惯了,可是现在轮到他们自己上刑场,他们有不少人还是露出了恐惧之色。

    对于死亡人类本身就有种畏惧,动物尚且知晓逃生,人类又怎么可能不怕死,那些人口口声声说自己不怕死的,可是真当死亡降临而来的时候,又有几人能平静的对待?

    修士正鱼贯的被天魔殿的人从地牢之带出,仅仅就是半分钟之后,天魔殿的上空几乎就已经被这些修士挤满,虽然天魔殿现在的内部空间已经被阵法给无限延升了,可是当百万修士被拉出来之后,还是占据了极大的块地方。

    绝望在这些人的脸上弥漫着,在这股气息的笼罩之下,天魔殿之的那些人更是大气都不敢喘下。

    屠杀百万修士那是何等的惨绝人寰,虽然许多的天魔殿弟子都料想会有这天,可是当他们看到那些无尽的修士之后,他们却是沉默了。

    若说你因为仇恨去杀人,可能你的心不会有什么负担,可是现在他们这完全就是场无辜的屠杀,日就要伏尸百万无辜修士,谁能够心平静?

    看到天空之的这些无穷修士,纵然是天魔殿殿主那张苍老的脸上都弥漫着沉重,为了复活先祖,他们可是付出了太大的代价。

    “殿主,要开始吗?”这时候个年老的修士小声询问道。

    “等等。”这天魔殿的殿主开口,随后他转身面向了这百万修士。

    看向那张张绝望的脸,纵然是天魔殿的殿主心志在怎么坚定都忍不住有了那么下动摇,毕竟他们本不应该屠杀这百万修士的,可是想到密谋许久的大计划,他却只能狠下心来。

    俗话讲成大事者不拘泥于小节,百万修士虽然很多,可是相对于天界浩瀚无尽的人口来说,这仅仅就是那么丁点而已。

    他的手沾染了不知道多少的血腥,所以很快他就压下了自己心仅剩的那丝恻隐之心,几乎计划都已经施展到了最后步,那他绝对不会前功尽弃。

    “我知道你们其很多人都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的,不过今日你们就要死,那我就让你们死个明白。”天魔殿的殿主开口了,让那些原本还绝望的人个个的顿时抬起了自己的脑袋。

    只是在他们的双目之现在看不到丝毫对于求生的渴望,因为从刚刚对方的那句话之他们就已经知道他们今日必死无疑。

    疯狂在他们双目弥漫,如果目光可以杀人,这天魔殿的殿主早已是千疮百孔。

    对于这些目光天魔殿殿主完全无视了,实力达到他这种地步,纵然是泰山崩于前他也不会有丝毫的动摇,所以别人的点目光对于他来说又有什么影响?

    “实不相瞒,老夫也不想对你们下手,可是为了复活我们天魔殿的位先祖,你们必须要死,你们是为了我们天魔殿而死,你们理应感觉到无上的荣耀!”

    说道最后句话的时候他的声音已经无比轰鸣,在天魔殿的这个内部阵法之响彻的全部都是他的声音,可直达人的内心最深处。

    “我要杀了你!”

    听到他的话,原本还平静的百万修士顿时凄厉的咆哮了起来,被人无辜的屠杀却还说是无上的荣耀,这让他们如何能忍?

    “如有来世,老夫纵然是化作厉鬼也要纠缠你百生百世。”

    不断有咆哮声传来,让那些天魔殿的弟子个个都变了脸色,因为在这些凄厉的咆哮声之,他们竟然感觉到道心有些不稳。

    “如果真有来世,我欢迎你们来报仇,只是现在,你们全部都要死!”

    天魔殿殿主的脸上闪动着狠厉的光芒,而后他转身对自己身边的个人道:“将他们带到祭坛上,然后全部……格杀勿论!”

    说道最后句话的时候,他的双目已经隐隐间泛起了血光。

    刚刚他之所以会说那句话完全就是他想要激起这些人内心深处的怨念,因为只有他们满怀仇恨的死亡他们才能够提供最为浓郁的献祭力量,个人的怨念可能不算什么,可是当百万修士的怨念齐齐凝聚在起之后那就十分恐怖了。

    这几乎是股可以撼动天地的力量。

    “把他们全部拖过来击杀。”这时候有天魔殿的长老杀气腾腾的说道。

    都已经筹备了那么长的时间,在这最后环节自然是不能够有丝毫的出错,纵然是今天他们犯下滔天的血债,他们也必须要那么做。

    “我要杀了你!”

    无尽凄厉的咆哮声在响彻着,每个从天魔殿殿主不远处经过的人都在用血红的光芒看着他,他们的目光简直像极了野兽,让人心不寒而栗。

    在天魔殿的那个巨大广场之,些天魔殿弟子甚至都面色煞白,他们这完全就是被吓的。

    “你们还是去地狱厮杀吧。”就在这时个天魔殿的长老开口,而后他翻手间就取出了把长约数十米的大刀。

    这柄刀和他的体型十分的不成比例,可是当他拿着这把刀的时候众人却没有感觉到丝毫的不妥,似乎这刀在他们的手就应该使用得十分顺手才是。

    噗哧!

    虚空寒光闪,几十颗头颅冲天而起,最先被拖到雕像面前的人已经被齐齐斩,鲜血仿佛不要钱似得撒在了石像以及祭坛之上,随着鲜血倾洒,原本平静的祭坛顿时震动了起来。

    仿佛这祭坛就是活的样,正在大肆的吞噬这些新鲜血液,而随着血液被祭坛吸收,在这祭坛的周围顿时也亮起了浓郁的血色光芒。

    “不知道多少年都没有感觉到鲜血的味道了。”让人头皮麻的声音从祭坛之传出,却是那个在方天画戟之的天魔殿老祖。

    曾经他就是以嗜杀成性出名,纵然是岁月已经过去了很久,他骨子里的性格却是点都没有改变,可以想象,旦他复活,夜色平原势必将掀起股血雨腥风。

    代杀神正在复苏,而复活他的代价就是要牺牲百万无辜修士的生命。

    “我就算是做鬼都不会放了你们天魔殿。”凄厉的声音从个修士的口出,只是随着他的这声咆哮声响起,他的头颅也应声腾飞而起,他死不瞑目。

    以他们的境界,光是普通的斩肯定无法讲他们击杀,可是那个天魔殿长老的大刀仿佛存在了某种魔力样,刀下去这些修士的头颅不但飞起,与此同时他的灵魂也被寂灭了。

    当初为了炼制这把刀天魔殿可是付出了极其惨重的代价,所以这完全就是柄让人心惊胆颤的魔刀。

    今天是天魔殿最为重要的天,与此同时这也是天魔殿最为黑暗的天,因为有百万修士将会在这里失去生命,看到那些无辜修士个接着个被斩杀,那些天魔殿的修士个个都面色沉重,特别是那些曾经负责抓捕这些修士的天魔殿弟子更是露出了不忍之色。

    只是这步已经迈出,他们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