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章 天魔殿先祖

作品:《极品透视

    这银针是属于次性消耗的禁忌武器,曾经他给人推算的时候共得到了三根银针的报酬,神算子的推算能力的确是变态,但是连圣人都有可能出错,他的推算之术又怎么可能是百分百的成功率。?? .

    次他给推算的时候出现了失误,那个天仙足足追杀了他十天十夜,最后他被逼得实在是没有办法才使用了这银针,原本他也没有将希望寄托在根小小的银针之上,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当那个天仙被银针洞穿了眉心之后,对方竟然瞬间就灵魂寂灭,暴毙身亡。

    虽然这其有那位天仙大意在里面,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这银针的威力也十分的变态,从那之后他就开始讲这银针当作自己的压箱底东西保存着,如果不是王峰要他还不会拿出来。

    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对方竟然是直接给他抢夺过去了,所以这几天他直心里都很不是滋味,就算是刚刚王峰问他话他也没有兴趣回答。

    好在是王峰弥漫了足够的灵石,要不然他才没有兴趣解释。

    “能杀天仙的东西?”听到神算子的话,王峰的心也有些吃惊,只是想到他们这次要对付的是个远比天仙还要厉害的老东西,王峰的心就忍不住有些打鼓。

    “这银针能杀天仙,可是拿来对付个远比天仙都还要厉害的人物怕是没有多大的作用把?你这个神棍是不是又从编造了个假故事来谋取暴利?”说道最后句话的时候,王峰似乎已经有了些怒意。

    只是王峰怒,这神算子还要更加的愤怒,这就像是你直视若珍宝的东西别人却说这只是件垃圾,这让人如何能忍?

    “简直就是胡说道,派胡言。”果然,神算子很快就暴怒的大吼了出来:“这银针的威力远非你能够想象,别说是需要复活的天魔殿老祖了,就算是全盛之下的天魔殿老祖碰到了这银针之后也得被重创。”

    “你该不会是吹牛的吧?”这时黄大壮将信将疑的说道。

    “你……你们等着瞧就是了。”

    神算子此生最不能忍的就是被人质疑,因为他从事的就是推算之术这个行业,别人的质疑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种莫大的侮辱,甚至这点还要摆在他对于金钱的渴望之上。

    “算了,有没有那样神奇的功效我想我们很快就可以见分晓了。”就在这时王峰开口,将他们的争吵压制了下去。

    虽然神算子有时候很神棍,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他的确是有真本事存在的,假如真的如他所说,那么买下他的这两根银针似乎还是王峰赚了。

    可是很可惜,旦这银针使用了王峰也就拿不回来了,所以现在他倒是希望这神算子说的话是真的。

    “不过就是说了几句话,怎么还急眼了呢?”这时候黄大壮说道。

    “你们这是在质疑我,哼!”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直接别过了自己的头,看那样子似乎是不愿意搭理王峰他们了。

    就和王峰想象的样,此刻天魔殿的确已经在施展他们已经计划了几十年的事情,百万修士已经被他们全部缉拿进了天魔殿,只等将这些修士全部击杀,他们就可以打开条还阳的通道把他们的先祖迎接回去。

    虽说他们的这位先祖已经陨落了很长的时间,甚至对于现今的修士来说那不过就是个记忆之的人物,但是外人都不知道的是其实他们的先祖并没有真正的死绝,因为当初在他陨落之后,他还残留下了物,正是因为有那件东西,天魔殿的这些高层才会策划复活他。

    如果没有那东西,天魔殿纵然是在天大的本事也别想像是玄羽大帝那样生生逆转时空将个死人的灵魂拘禁回来。

    要知道当初玄羽大帝救王峰他们大师兄的时候可是触了天谴,他的那种行径完全就是在逆天而行。

    当然,之所以当时玄羽大帝能够硬抗下来也和被救之人的实力有关,实力越高触的天谴就越厉害,这天魔殿的先祖何等境界,如果真要行那种事情,只怕整个天魔殿的修士全部起上也别想扛住那种恐怖的天谴。

    天谴可不是天劫,天劫尚且给人留了线生机,而天谴则全部是绝灭之势,如果不能硬抗下,几乎就是必死的结局,上三天的规则之力远比三天的厉害,由此可见这上三天的天谴肯定也远非三天可以媲美,天魔殿这次算是稍微的钻了个空子。

    如若不然,他们又岂敢存复活先祖的心思。

    当初天魔殿的这位先祖陨落之后,他留下了杆方天画戟,原本这件东西是被天魔殿当作镇殿之宝保存的,甚至都没人敢用那件武器,因为那方天画戟之存在了股无法想象的煞气,而且常年的使用,这方天画戟甚至都可以诞生出了自己的灵魂,所以他如果不想被人驱使,谁都别想使用它。

    可是问题也就出在了方天画戟之上,原本这武器仅仅就是杆武器,可是随着岁月的流逝,天魔殿的人现时常都有股不甘的嘶吼回响在这天魔殿之。

    除了那么有限的几个人之外,其他的人无法听到这声音。

    对于这样的异状天魔殿曾经花费了巨大的功夫去查看过,只是最后的结果出乎了他们的预料,因为他们竟然在那杆方天画戟之现了他们先祖的缕残魂。

    这缕残魂已经虚弱的随时都要消散,甚至这缕灵魂连离开方天画戟生存都不行,原本当初天魔殿的这位先祖十分的张狂,但是他表面上张狂可不代表他的心不谨慎。

    他早就已经为自己准备好了条退路,那就是他留了缕自己的残魂在自己的武器之。

    这缕残魂平时不会有任何的表现,甚至都不会被天道感应到,但正是因为他的这种谨慎的举动,他为自己留下了条后路。

    在他死后五百年后,他的这缕残魂缓缓复苏了,因为他是武器之灵原本的主人,所以他的这缕残魂很轻易就和武器的灵魂融合在了起。

    融合了武器的灵,他也算是以另外种方法在这个世上生存了下来,只是他如果想要重回世上,凭借他的这点灵魂那是显然不可能的。

    甚至只要他离开武器过米的区域他就会存在消散的风险,毕竟吞噬了武器的灵之后他也变相的成为了武器的灵。

    而且他这灵还和般的武器之灵不同,他在这方天画戟之承受了巨大的桎梏,他无法离开武器,正所谓有阴就有阳,他获得了种另类的重生,那他自然也会付出十分惨重的代价。

    只是他哪里是那种甘于待在武器之辈子的人,所以他向自己的后辈提出了建议,他要天魔殿的这些后世之人为他铸造个可怕的雕像,而他也将利用这雕像获得种全新的重生。

    击杀无尽修士利用那无尽的煞气生生的打开条通往幽冥的路,而他也会在无尽的幽冥找寻到原本属于他的三魂七魄。

    要知道击杀百万修士是种何等的冤孽,只是为了复活自己他已经无所顾忌了,他连死亡都曾经经历过,他又怎么可能会把其他那些修士的生命放在眼,只要能够完成自己的目的,他可以做到不择手段。

    所以现在天魔殿的切行动其实就是在他的主导之下手展开的,他才是所有事件背后的那个幕后黑手。

    苦苦在暗地里筹备了数十年的时间,现在终于到了他要复活的时机了,他等这天已经等了太久,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呼吸下这个世上的空气了。

    天魔殿现在已经完全的戒严,除了有限的那些修士之外,几乎所有的天魔殿弟子都已经到了天魔殿最大的那个广场之上,上至高层下至杂役都被派遣到了这里。

    他们现在的动作这么大,妖神宫和无极门不可能直都无动于衷,所以现在天魔殿已经完全的做好了和两大门派撕破脸皮的准备了,只要先祖成功复活,别说是妖神宫和无极门了,就算是再加两个他们那样的门派也不足为虑。

    所以现在天魔殿已经在进行最后搏了。

    是成功还是成仁就看今天的行动了。

    压抑的气氛笼罩整个天魔殿,而在天魔殿的顶峰之上,那个石像已经彻底的显现了出来。

    看到这座石像的刹那,许多天魔殿弟子都忍不住心震动,因为他们在这里生活了辈子还从来都不知晓在顶峰之上竟然还有尊这样的雕像,如果不是那个笼罩石像的阵法被撤去他们甚至直都不会知道在顶峰之上竟然会是种这样的景象。

    “请先祖出来!”

    这时候天魔殿的现任殿主开口,然后在他们恭敬且畏惧的神色之,杆重达数十万斤的方天画戟被人从个秘密的地方抬了出来。

    看到这方天画戟的刹那,包括这天魔殿殿主在内的所有天魔殿高层都低下了自己的头,因为在他们先祖的面前,他们不过就是群孩子而已。

    而且天魔殿能否统的希望就在先祖的身上,此刻他们自然是脸的恭敬。

    “拜见先祖。”齐齐的声音响起,让天魔殿那些不知晓内情的人皆是神色惊骇,因为他们没有想到他们天魔殿的先祖竟然还活着。

    “苦苦等了数百年,我终于等到了重见天日的这天。”在方天画戟之传出了道让人心悸的灵魂力量,让他附近的这些人都忍不住脑袋低的更下去。

    虽然先祖现在无法离开方天画戟这杆武器,可他如果要进行全力搏在场的这些人绝对没有任何个人可以挡住他的击。

    正是因为他们先祖有这种可怕的威胁在,所有人才会听从他的命令行事,毕竟在这夜色平原,谁的拳头大谁就是真正的大爷。

    如果他没有这种强大的力量,只怕他的这缕灵魂早就已经被人给整死了,毕竟天魔殿的这些人常年身处高位,谁愿意在自己的头上面再次出了个力压他们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