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十一三章 抹除自己的记忆

作品:《极品透视

    不过气归气,他还没有放弃追王峰,他刚刚已经通知了自己的另外几个老兄弟,虽然自己和他们直暗地里都不对付,可是现在妖神经落入他人之手,他们不联手都不行。??  ≤.≤1ZW.

    王峰的度实在是太快了,所以他们只有靠围堵才有可能堵住对方了。

    “不要张狂,总有你遭罪的时候了。”听到王峰的话,这个老者冷笑声,而后他继续追击了下来。

    就这样过了差不过半个时辰的时间,王峰领着这个老家伙几乎转了大半个夜色平原,只是不管王峰的度有多块,他始终没有办法讲对方甩掉,他就像是块狗皮膏药样死死粘住了他。

    “或许,这样可行。”忽然正在瞬移当的王峰露出了异色,他已经找到了个甩脱对方的办法。

    既然对方有可能是想要得到自己从秦宇那里弄来的妖神经,那么王峰现在就主动的讲这段记忆完全的舍弃,他不相信自己没了这段记忆之后对方还能够感应到自己。

    秦宇死后自己的确是吸收了他的磅礴力量,只是那股力量十分精纯,里面不可能存在任何的印记,所以对方能够清晰的感应自己的办法就只有个,那就是那个妖神经。

    这个办法是在王峰的脑海灵光闪的,具体行不行他自己也不知道,只是既然想到了办法他总得尝试下才行。

    抹除自己的记忆会对王峰产生不小的伤害,只是这样直被追也不是办法,所以纵然是冒着自斩刀的危险,王峰也要先把自己身上的妖神经给弄掉。

    只是这抹除自己的记忆之前,王峰还是会以玉简的形式讲妖神经给记录下来,毕竟这妖神经是顶尖功法,王峰自己用不上不代表他人用不上。

    而且就算是他身边的所有人都不修炼这东西,他也可以将这妖神经拿出去拍卖,总之妖神经意义非凡,王峰可不会浪费自己的战利品。

    拿出块玉简,王峰飞的将妖神经刻录在了这玉简之上,整个过程甚至都没有要到分钟。

    “如果你真的是依靠妖神经来追踪我的话,那我想我们之间就可以说拜拜了。”把玉简收进自己的空间戒指,王峰开始抹除自己的记忆。

    抹除自己的记忆是痛苦的,因为那相当于是变相的在自己灵魂上砍刀,那样的痛苦可不是般人能够承受的。

    只是王峰修炼至今什么样的伤痛没有经历过,所以仅仅只持续了瞬间他就开始抹除自己的记忆。

    “不好。”

    几乎就在王峰刚刚动手的时候,他身后追击的那个老者就面色大变,因为他现自己对王峰的感应在快的减弱。

    就和王峰想象的原因,他的确是利用了妖神经来追击王峰,毕竟妖神经是出自他们妖神宫,他们利用这东西来追击王峰实属正常。

    只是现在王峰竟然疯狂的抹除自己的记忆,这点这个老者也没有想到。

    “混账啊!”

    口出了锥心气血的声音,这个老者说话的声音几乎都在颤抖,妖神经是他们妖神宫的不传之秘,除了第代妖神修炼过之外,其余的妖神宫高手不过就是接触到了个皮毛,而现在得到妖神经的人竟然要把妖神经完全的摧毁,这点他没有想过,也没有预料过。

    因为他觉得对方肯定不会现他为什么会被自己直追击,而现在他明显已经现了自己被追击的声音,所以为了摆脱自己的追击他竟然不惜抹除自己的记忆。

    他修炼这么多年,他见过很多对自己狠的修士,可像是这种抹除自己记忆的事情,他还是次碰到。

    这得有多狠的心才能够对自己下这样的手,抹除自己记忆就等于是在拿刀子块块的割自己身上的肉。

    如果说刀就完事,那他尚且可是接受,可是这样的痛苦可不是般的修士能够扛住的,他无法想象那个看起来十分年轻的人竟然会有这样的狠厉。

    “再见!”

    几息之后,王峰成功的抹除了自己和妖神经的切联系,从今往后,他的记忆将再也没有得自秦宇的妖神经。

    当然,如果他想要修炼这术法的话他也可以将那玉简重新的拿出来,只是王峰早就有了自己的修炼功法,所以那妖神经他倒是可以保留下来了。

    又次瞬移,这次王峰没有再逃,因为他要看对方是否还能追击上来。

    “混账,畜生!”

    在距离王峰十分遥远的地方,那个老者在虚空停了下来,这刻他的胡须根根倒立,暴虐的气息正从他的身体升腾而起,就在刚刚他已经失去了和王峰的切联系。

    对方果然抹除了自己的记忆,凭借王峰的诡异度,他根本就不知道对方在这刻到底去了哪里,他跟丢了。

    “我不信你能够逃出夜色平原。”

    看着无人的虚空,这个老者的口出了声音,而后他消失在了这里。

    夜色平原早就已经被封锁了起来,所以纵然是王峰逃掉他也绝对走不出这夜色平原,只要夜色平原的光罩日不除,他们总能找到王峰。

    就算是掘地三尺,他们也定要把王峰给揪出来。

    “你追的人呢?”

    就在这个老者前行了还没多远的时候,他被另外个妖神宫的太上长老给拦截了下来。

    “跟丢了。”看了眼这个老者,这个追击王峰的老头开口回应道。

    “凭借你的实力,你竟然能够跟丢个真仙?你觉得我会信吗?”听到这个老者的话,另外个人顿时就冷笑道。

    在他看来王峰肯定没有被跟丢,因为他不过才真仙的实力,纵然是他施展秘术逃命他也绝对逃不出多远的距离。

    只是这个人实在是太小看王峰了,王峰的度岂是他们可以想象的,想要追上王峰,还是等他们的境界再继续往上爬吧。

    “我说跟丢了那就是跟丢了,他已经抹除了自己的妖神经记忆,他现了我们追击他的方法。”这个老者开口,心也是十分愤怒。

    原本追击王峰的时候他的心就窝着肚子火没处,如今他又被这样质问,他的语气顿时就变得有些恶劣了起来。

    “可是你连个真仙都追不上,你不觉得这有些荒谬吗?”

    “如果让你去追,你就不会觉得荒谬了。”冷笑声这个老者并没有在这里迟疑,因为接下来他需要布下天罗地去抓捕王峰。

    “看样子是甩脱了。”足足等了半分钟王峰都没有看到后方有人追上来,所以王峰觉得自己已经脱离了他们的掌控,问题的确就是出在了那妖神经之上。

    只要脱离了他们的掌控,王峰就算真正的自由了,因为偷天换日之术施展,谁还能认出自己来?

    找了个无人的地方,王峰直接挖出了个临时的洞府居住了起来,之前抹除自己的记忆他产生了不小的伤害,所以他需要先把这些伤势恢复过来。

    ……

    天后,王峰变换了容貌大摇大摆的出现在了个城池的街道之上,通过打听王峰已经知晓宝阁安然无损,那些妖神宫的人并没有把宝阁怎么样。

    虽然最后妖神宫大举进攻了宝阁,可是宝王随后也招来了成批成批的高手,两方人大战了足足半天都没有分出个胜负来。

    妖神宫是强,可是宝王也不差,他人手奖励件法宝就打得妖神宫是苦不堪言,最后无奈之下两方人只能签订了个互不侵犯的条约,就此战斗这才停歇了下来。

    至于那个逃走的王峰则是无人去追究了,因为宝王本人也不知道王峰到底去了哪里。

    甚至他就连王峰叫什么都不知道。

    王峰的名字的确没人知晓,可是他在宝阁之做的事情却被人给传递了出去,当初目睹那场战斗的人太多了,妖神宫可以管住少数人的嘴,可是他们管不了所有人,尽管他们都在极力的掩饰秦宇身陨的消息,可是有句话说的好,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秦宇死亡的消息几乎没有用到天就传遍了整个夜色平原。

    而看到这样的局势展之后,妖神宫干脆就撤去了所有的伪装,现在他已经派遣出了大量的高手,他们正在夜色平原满天下的追击那个击杀秦宇的年轻人。

    王峰之前的容貌已经在夜色平原广为流传,可是这个人早就已经在夜色平原消失了,在宝阁王峰使用的容貌只是随意变化出来的,如今他再次变了容貌之外,别人想要再找到他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因为当初在宝阁的王峰已经从这个世上彻底的消失了,他就像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样,不管那妖神宫怎么寻找他们都不可能再找到王峰。

    虽然昨天王峰经历了惨烈的战斗,也被人追击了大半天,可是恢复过来的王峰似乎已经忘却了昨天的事情样,他该做什么还是继续做什么。

    那面对他的天罗地他根本就没有在乎,因为他知道对方找不到自己的。

    为了救段雄,王峰得罪了夜色平原三大势力的两个,现在就差个无极门了。

    只是这个门派十分的低调,他们的人也很少在外面走动,所以即便是王峰想要招惹他们也找不到机会。

    因为妖神宫和天魔殿都在大肆的行动,如今的夜色平原可谓是人心惶惶,原本那些随处都可以看到的劫匪全部都藏匿了起来,因为他们旦不藏,他们不是被天魔殿的人捉走就是被妖神宫的人抓去当了苦力。

    两个门派如今豁出脸面乱来谁也拿他们没有任何的办法,因为他们的实力实在是太强横了,般人根本就对抗不了。

    毕竟在夜色平原,如宝王这样的例外恐怕也只有他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