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六十一章 破阵

作品:《极品透视

    “疯了疯了。?  ≤.≠≤1≠Z≠W≤.≈”听到王峰的话,这乌龟壳大叫了起来。

    看得出来对于这战符之阵他的确是不了解,要不然这个老家伙怎么可能情绪这么激动。

    估计他也怕自己被直困在这里。

    在这乌龟壳的指引之下,王峰很快就来到了那战符之阵的不远处,虽然还没有进入战符之阵,但是股来自心灵的危机已经弥漫在了王峰的心头。

    他知道这战符之阵很有可能会杀死他,但是为了活下去,他必须要过去。

    天眼展开,王峰能够看到眼前出现了大片大片的符,这些符以种王峰不了解的方式排列在起,最后构成了个威力磅礴的阵法。

    对于这个时代的阵法王峰还算颇有心得,可是对于上个时代的东西,王峰基本上都是窍不通了。

    脑子闪过了各种各样的想法,只是王峰怎么想都没有找到离去的方法。

    “你去阵法的那头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这时王峰对老乌龟说道。

    老乌龟没有形体,这个战符之阵估计不会拿他怎么样,所以他应该可以安全的穿过去。

    “我之前就差点被轰成渣,这样过去会不会死?”这时候老乌龟询问道。

    “放心吧,死不了的。”说话间王峰直接动了自己对于老乌龟的压制之力。

    当初王峰差点死亡的时候他解除了对老乌龟的灵魂控制,可是最后他逃走了之后这个老乌龟还是没有走掉,并且它还重新和王峰建立了灵魂之上的联系。

    所以现在当王峰将灵魂之力动起来的时候,那主仆印记顿时驱使着他不听使唤的往前而去。

    “我恨你。”老乌龟壳的口大骂,看得出来他对这战符之阵也十分畏惧,只是都这个时候了,王峰如果不寻找离去之法,那么他很有可能会被困死在这里。

    所以他哪里会管老乌龟恨还是不恨,此刻他强行驱使着乌龟壳冲进了战符之阵之。

    就像是块石头投入了平静的湖水样,原本平静的战符之阵在老乌龟进去了之后顿时动了无比可怕的攻击。

    道又道威力惊人的光芒不断的轰杀老乌龟,让老乌龟这个老家伙都大声尖叫了起来。

    只是当这些光芒横扫而过的时候,老乌龟却是屁事都没有,因为他仅仅就是团雾气,除了有意识他根本就没有生命,所以这战符之阵根本就是拿他没有半点办法。

    “哈哈,这玩意伤不了我。”见自己没事,这老乌龟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别磨蹭了,赶紧去阵法的那端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这时候王峰开口催促道。

    “那你等我。”说话间老乌龟直接化作了道闪电,眨眼间就从这战符之阵穿驰了过去。

    看到这幕王峰当真是有些羡慕这老乌龟了,这个世上还有什么地方是他不能去的?

    等了约莫十息的时间,老乌龟回来了。

    “阵法的那边是片堆满尸骸的地方。”老乌龟开口说道。

    “没有什么危险吧?”

    “我估计那边有点像个坟墓。”这时候乌龟壳开口说道。

    “我问有没有危险。”王峰的面色沉,问道。

    “危险倒是没有感觉到,只是你要如何度过这战符之阵?”

    “我相信活人不可能让尿给憋死,既然是阵法,那总有破解之法。”说话间王峰的手指飞的虚空划动。

    每划动次都有道光芒出现,王峰这是在复制这阵法。

    太古神符王峰曾经都复制过,所以复制眼前这个阵法对于他来说并不难。

    “注意看这些阵法的变化,我们联手来破掉这战符之阵。”王峰开口,让乌龟壳都点了点头。

    阵法的复制王峰用了大概十分钟的时间,相对个时辰的时间来算,这已经用时非常久了。

    将自己的所学阵法知识全部都运用起来,此刻王峰正在飞的寻找这破解之法。

    曾经太阳神宝藏大门上的阵法王峰都给破除了,所以只要给王峰时间,这个阵法肯定也能破除,只是现在他唯缺的就是时间。

    他这完全就是在和自己的生命赛跑,所以这个时候他根本就没有多余的时间来慢慢尝试。

    脑袋就像是台高运转的机器样,王峰仅仅几息时间就在自己的脑海演化了数十遍这个阵法。

    只是不管王峰怎么演化他都没有寻找到解决的办法。

    “找到办法了吗?”这时候乌龟壳询问道。

    “没有。”王峰摇头。

    “那我看这样好了,刚刚我经过这阵法的时候,我察觉到了些我比较熟悉的符,既然我们短时间不能够将这些阵法停止下来,那么我干脆去把这些符破坏坏了,或许随着符破碎,这阵法就自行停止了呢?”

    “好。”听到乌龟壳的办法,王峰也是眼前亮。

    阵法运转的原理就和机器差不多,环扣环,如果其个环节出错,那么个机器是完全有可能瘫痪的。

    所以这乌龟壳的办法完全可以试试。

    “等我去破坏。”说话间乌龟壳直接冲进了这战符之阵。

    阵法的力量对乌龟壳完全无效,所以他很轻易就接近了那些他所熟悉的符。

    “给我停吧!”

    力量冲击在这符之上,原本正在告诉运转的符飞熄灭了下来,随着这符熄灭,顷刻之间这阵法之的力量变得更加狂暴了起来。

    这就像是阵法被激怒了样,这样的变化让王峰都瞪大了眼睛,似乎他们做了件极为错误的事情。

    “现在怎么办?”这时候乌龟壳的声音从阵法之传来。

    “继续破坏。”虽然阵法的力量更加恐怖了,但是现在既然都已经开头了,那么想要停下来恐怕就没有那么容易了,与其如此,还不如继续破坏下去。

    “好。”

    听到王峰的话,这乌龟壳果然更加疯狂的开始破坏这阵法,个又个的符被他搞的光芒熄灭。

    而随着他的疯狂破坏,这阵法的力量却越来越可怕,哪怕还没有真正靠近这战符之阵,王峰就已经察觉到了那股毁天灭地的力量。

    “这破阵法怎么还不停?”乌龟壳的口出了大叫的声音,而后他还在疯狂的破坏这阵法的符。

    战符之阵之所以可怕就是因为里面有那些符作怪,而现在这些符正在被乌龟壳快的破坏。

    虽然无法将所有符毁尽,但只要能毁去部分,相信这阵法可以停滞下来。

    只是王峰和乌龟壳两个人都猜错了,随着乌龟壳不断去破解这些符,这战符之阵却变得愈的可怕了。

    就像是头暴怒的凶兽苏醒了样,现在王峰连靠近这战符之阵都感觉到了股本能的心悸之意。

    他知道这战符之阵能够击杀他,所以这个时候他除了让乌龟壳去破坏更多的符,他已经没有办法了。

    正常破解时间不够,而现在破坏阵法反倒让阵法愈的厉害,但是王峰相信这个阵法肯定在原理上和这个时代没有什么区别。

    正所谓大道同源,上个时代的符纵然是再厉害,他终究逃不过本源,所以现在这更加疯狂的阵法在王峰的眼,就像是那垂死之人再尽自己的最大努力挣扎而已。

    “让你这破阵法之前吓老子,现在你们别想好好运转了。”乌龟壳的口出了大骂的声音,此刻他正在疯狂的破坏这些符。

    只是随着他破坏,他也开始心惊,因为他能够看到弥漫在自己身边的那些力量变得更加的可怕了。

    “不要停,我们已经多余的时间了。”就在这时王峰传来了声音。

    眼下他只有个时辰的时间,所以除非他从这里走过去,要不然现在再回头的话,他想要离开这里怕是做梦。

    不断的破坏这阵法当的符,乌龟壳起码在里面耗费了五分钟有余,只是随着他破坏力度的极大,这阵法也是变得愈的恐怖了。

    到最后王峰有种站在了炸药桶面前的感觉,这个阵法越来越可怕了,那种弥漫出来的力量让王峰都不断的后退。

    无数道光芒不断的在里面胡乱的穿驰,这些力量每道几乎都可以将王峰杀死。

    也幸好是乌龟壳没有形体,要不然现在他这样搞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生了什么?”

    就在这时王峰的丹田传来了柳刀的声音,原本他是在闭关修炼的,可是现在外界弥漫的可怕力量将他给惊醒了。

    “我们被困住了。”王峰开口,让柳刀面色都变。

    “好端端的怎么会被困住,难道我们遭遇了强敌?”

    “我们现在处在黑水城的内部。”王峰开口,让柳刀彻底面色大变。

    “你狗日的疯了吧?你故意往阴沟里面窜。”听到王峰的话,柳刀大声咒骂道。

    “不要吵,我们只有个时辰的时间,个时辰出不去,我们都得死。”王峰开口,而后他的目光死死的盯着眼前的阵法。

    在他的目光之下,他的确能够看到这个阵法变得更加的可怕了,只是相对之前来说,这个阵法之的力量似乎已经完全乱套了。

    王峰正试图从其看看有没有什么规律可循,只是不管他怎么看,这个阵法对于他目前的境界来说,基本上就是个绝地,只要他进去,那么他就得死。

    王峰不知道其他起进来的人如何了,但是可以想象,凭借这个城池的可怕,估计进来百个,有没有人能够活着出去都还是难题。

    黑水城之主如今都还没有苏醒他们就已经遇到了重重阻碍,如果这城池是活的,那么他们谁进来恐怕都别想再出去了。

    “完蛋了完蛋了,这阵法愈的厉害了。”就在这时老乌龟在阵法之大声叫了起来。

    “尽你全力去破坏那些符,如果真的出去,那只能说是命该如此。”王峰开口,而后他就在原地盘坐了下来。

    眼下他只能等着这阵法停止运转,要不然他想要出去,怕是无比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