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针对王峰的杀机

作品:《极品透视

    不是他不想救人,实则是他根本就没有资格去插手。 .

    引众怒的下场就是被人群起而攻之,他不想因为个王峰而失去了自己的整个门派。

    那样得不偿失的事情他绝对不会去做,所以任他的大弟子怎么哀求他,他都没有同意。

    “放弃吧,这是他命的劫数,逃不过的。”这个老者摇头,让姚仙的面色都变得苍白了起来。

    当初他还说王峰来了上三天之后定要投靠他,可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们才刚刚回来这太阳圣经的消息就不胫而走。

    通过打听他已经知晓和自己起回来的些人已经被他们的门派暗折磨死了,消息肯定就是从他们那里泄露出来的。

    对于此事他虽然很愤怒,可是他现在也和他的师傅样,点办法都没有。

    这个时候他多么希望不要来上三天,因为上三天等待他的不是机缘,而是场惊人的杀机。

    “教主,那个年轻人的修炼天赋我生平仅见,如果我们能解救他,我们整个教都有可能飞黄腾达。”

    这里姚仙在哀求他师傅出手,而在另外个地方,葛三秋同样在乞求他们的教主,他的目的就只有个,那就是希望他们门主能够救下王峰。

    只是他这个教主就和那姚仙的师傅是个态度,根本不为所动。

    都这个时候了,谁敢去救王峰,那么多门派都去抓捕他了,此刻去救他,那不是去以卵击石吗?

    “不要说了,此事没有商量的余地,我不可能为了个苗子就葬送先祖传到我手里的基业,你也不想想救他需要付出何等惨重的代价,如果我出手,我可能都会被他们联手斩杀,难道你连我也要害死吗?”葛三秋的教主冷喝声,让葛三秋的双目都黯淡了下去。

    凭借他们对王峰的了解,王峰此刻应该已经在来上三天的路上了,王峰的战力堪比三星仙,在三天他肯定没有对手了,所以来上三天无疑是他的最佳选择。

    可惜啊,他实在不应该来的,葛三秋心叹息,他几乎已经预料到了王峰的悲惨下场。

    “父亲,你为什么要杀了齐长老,他可是对我们雁荡宫忠心耿耿啊,你怎么忍心下手?”在另外个地方,雁荡宫的少宫主在面对个年人咆哮。

    就在昨天,他的父亲亲手杀死了路保护他的齐长老,让雁荡宫的少宫主都觉得世界崩塌了。

    在他的印象,他父亲绝对不是这样的人,而且路上如果不是齐长老护着他,他可能都已经死了很多次了。

    可是他的父亲竟然当着他的面生生对齐长老搜魂,他至今都遗忘不了齐长老死亡之时的绝望表情。

    他的心很痛,也很冷,他现自己已经不认识自己的父亲,也不认识自己的门派了。

    现在他们口谈论的全部都是太阳圣经,对于齐长老的身亡他们完全没有放在心上,这还是他熟知的那个雁荡宫吗?

    在利益之下,人命竟然如此低贱,毫无疑问,他的父亲给他上了最为生动的课,齐长老死了,死在了他的父亲手下。

    “哼,如果不是我搜魂,你是不是还打算将太阳圣经的事情直瞒着我?”看着自己的儿子,这个年男子冷笑道。

    “呵呵。”听到自己父亲的话,雁荡宫的少宫主只不过是语气悲怆的笑了声。

    这声笑之蕴含了他对父亲的恨,也蕴含了他心的悔恨,如果早知会有这样的局面,他就不应该让齐长老跟着起回来。

    “从此之后,我再没有你这个父亲,你也不是我父亲,我父亲不是你这个滥杀无辜之人。”他冷笑着不断的后退,他已经对自己的势力,对自己的父亲彻底的失望了。

    甚至这刻他看所有人都觉得很陌生,他们表面上看起来是个人,可是在他看来,这些人都是群披着人皮的鬼。

    “给我将他关押起来,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能放走他。”这年人冷笑声,而后就有人将这个雁荡宫的少宫主抓捕了起来。

    “可笑,可悲啊。”看着屋子当的所有人,雁荡宫的少宫主忽然大笑了起来。

    只是在他的笑容当闪烁的却是疯狂,他的双目正在快的变得通红。

    “不好,他要入魔了。”看到这幕这个年人面色变,而后他身影闪就直接来到了雁荡宫少宫主的面前。

    指点在自己儿子的眉心,顷刻之间雁荡宫的少宫主的身躯缓缓的软了下去。

    “将他先带下去吧。”这年人挥手,随后他才回头对众人问道:“我们的人准备的怎么样了?”

    “宫主放心,我们的人都已经到位,只等您声令下了。”

    “既然如此,那我们即刻就出,太阳圣经非同小可,我们定要竭尽全力抢夺到手。”

    “很好,他已经动用了三次保命罗盘了。”在禁忌之海沿海这块,不少势力都为王峰动了起来,特别是那个炼制王峰手保命罗盘的人更是有些激动的叫了起来。

    自己派去禁忌之海的人早就已经死了,这是他早就知晓的事情,但是通过和他们的对质,他不难得出自己炼制出来的保命罗盘肯定是被那个三天的小子给抢夺了过去。

    所有还活着的人现在都已经回到了三天,而恰好他炼制的保命罗盘又有人在使用,所以到底是什么人在用,他的心明白。

    “还有个两天左右我们应该就可以抵达上三天了。”在禁忌之墙王峰已经差不过飞驰了足足天的时间。

    这些天他可谓是刻都不敢松懈,虽然他直在尽力的避免那些隐藏在禁忌之墙的危险,可是有数次他都差点被杀死。

    还好他手里有保命罗盘,要不然他都已经死在里面了。

    保命罗盘的作用就相当于是杀伤性的禁忌武器样,在危险的时候可以救人命。

    “太好了,我真想看看上三天到底是怎么样的番景象。”柳刀开口,此刻他甚至都已经开始幻想上三天是什么样了。

    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就在这禁忌之墙外,正有大帮高手已经摆好了架势就等着他们出去呢。

    这是场针对王峰的危机,糟糕的是王峰现在还不知情。

    “不用传讯了,既然那些人要夺取太阳圣经,那片虚空肯定已经被他们完全锁死了。”在姚仙所在的门派当,姚仙还试图用传讯符告知王峰千万不要到上三天来。

    可就在这个时候他的师傅却在旁响起,都是群修炼成精的老怪物,那些人如果要抢夺别人的东西不可能什么准备都没有。

    所以这个时候还传讯那基本上都是枉然的事情,而且讯息想要穿透禁忌之墙几乎也是不可能的事情,姚仙现在所做的不过就是无用功而已。

    “难道我们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他死亡吗?”姚仙开口呵斥道。

    时间每多过天他心的担忧就越重,他不知道王峰到底来没来上三天。

    不过根据当初王峰所说,他应该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虽然我们不出手,可是我们也应该前去看看情况。”姚仙的师傅开口,而后他的手掌直接落到了姚仙的身上,将它下子就拽离了这里。

    “太阳圣经非同小可,切不能让那些人抢了先。”这里姚仙师傅已经动了,而在葛三秋所在的门派,他们的教主也带着葛三秋起动了。

    如果王峰来了上三天,那他肯定是会被逮住的,但是这太阳圣经究竟会花落谁家,那就要看谁的本事更大了。

    “教主,你……。”听到教主的话,葛三秋只感觉自己像是吃了只死苍蝇样。

    不去救人就算了,他们的教主竟然还想着去抢夺王峰的太阳圣经,这还有点人性吗?

    “不要说那么多废话了,有些事情不是你想做就能做的,接受现实是我们现在唯能做的选择。”他们教主开口,而后他带着葛三秋直接爆出了更加恐怖的度。

    “哈哈,不知道玄羽见到我们之后会是副什么样的表情。”在王峰的丹田之,启林大圣哈哈大笑道。

    “瞧把你得瑟的,咱们这又不是正常飞升的,即便是到了上三天我们也只属于偷渡者,就算你碰到我师兄,你也不是他的对手。”这时候楚梦天开口说道。

    “我只是想看他的表情,我又没说要和他动手,我说你这个人能不能不要歪曲事实?”启林大圣瞪大了眼睛呵斥道。

    “两位前辈都不要吵了,眼下我们还没有真正的到上三天,等到了你们再吵也不迟。”这时候夏小美说道。

    “切,说得谁很想吵样,我就是看不惯某些人的自以为是。”楚梦天撇了撇嘴说道。

    “你有本事再说句,看老夫不撕烂你的破嘴。”启林大圣大喝,寸步不让。

    “都静静,我们马上就要到了。”就在这时王峰开口,让他们两个人的争吵声瞬间就停滞了下来。

    夏小美的话他们可以不听,但是王峰的话他们却不能不听,因为现在他们去上三天的任务都在王峰的身上,如果他们争吵影响到了王峰,那就不好了。

    在抵达上三天的时候,会有片相对安全的区域,那片区域没有任何的危险,但那只是表面上的情况,真正的情况是那是篇充斥着上三天规则之力的地方。

    这就像是台大型检测身份的识别器,是上三天的人自然可以轻松的通过,可王峰现在的确就是个偷渡者,他不知道自己能否安全的过去。

    所以现在他的心情有些忐忑,能不能去上三天,就看这最后段距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