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零三章 不能放弃希望

作品:《极品透视

    “我感觉到我们这次生机渺茫。?? ?.㈧㈠1㈠ZW.”这时候那个曾经第次给王峰送灵药的四星仙老者开口说道。

    平白无故的就落入了人家的游戏,现在他们是想不参加都不行了。

    “不到最后刻,我们坚决不能放弃,对于人家来说或许现在只是游戏,可是对于我们来说,这或许是场难得的磨练。”这时候王峰开口说道。

    只是他话虽这样说,但是他也觉得自己说得有些太扯了,人家绝顶强者设置的游戏有那么好通过吗?

    他们怕是还没有抵达终点就会被活活玩死吧?

    只是作为人类,总归得有个希望的向往在,如果自己都把希望放弃了,你还能指望谁来帮你?

    有道是求人不如求己,有时候希望这个东西对于人类来说就像是精神粮食样,不到最后刻坚决不能够放弃,要不然你就是个失败者。

    普通人尚且有个财梦,每个人都想要拥有财的那天,作为强大的修士,他们又有什么理由不为了自己的生命去拼上把?

    “对,我们不能自己放弃自己,趁着力量还没有还削弱,我们尽最大的能力往前走。”这时候雁荡宫的那个齐长老说道。

    这里也不知道尽头在哪里,而且对于那太阳神的话他们也只能选择去相信,因为那旦是真的,将会是对众人的个沉重打击,所以趁着还有力量,走远点才是。

    就这样,在相互打气加油之下,他们走向了前往。

    个时辰后,王峰他们都现他们的力量至少被削弱了十分之,甚至就连他们冥冥的生命都去砍去了大截,寿元这东西看不见摸不着,但是强大的修士却可以感受到。

    普通人在自己将死的时候都可以感受到大限,王峰他们自然也能够感受到自己的寿元在刚刚的哪截急剧减少了。

    “这里果然可以削弱我们的力量。”这时候那五星仙老者开口,面色难看。

    他是众人当实力最强的,所以他被削弱的力量更多,因为他的十分之可不等于他们的十分之。

    大家都在担心,而这个时候王峰现婴如也在低沉的咆哮,略微的观察了下,王峰现它的力量也锐减了许多。

    这个太阳神真狠,竟然连只兽的力量都不放过。

    失去了力量的众人很显然在这刻前进困难了起来,因为他们的力量削弱了,但是他们身上的压力却没有减轻,如此下去,他们后面的路将变得更加的难行。

    这就像是条不知道尽头在何处的天路样,王峰他们不知晓前方有何物,但是他们现在的力量都真正的被削弱了。

    就像是柄无形的大刀从他们每个人的身上砍过了样,他们每个人都露出了些许的疲惫之色。

    无法飞行,甚至前进的时候还要忍受那巨大的压力,这就像是负重修炼样,是个人都会感觉到疲惫。

    个时辰,王峰他们未曾抵达终点,两个时辰之后,他们依旧没有达到终点。

    前方他们看不到尽头,而回过头看,他们也不知道自己的后方的尽头在何处。

    他们就宛若群孤独游离在草原之上的狼样。

    “不行了,我们身上的压力越来越重,这样下去,只怕我们走不了多远了。”这时候个四星仙开口,竟然是有些承受不住了。

    枉他拥有四星仙的战力,现在他就连个王峰和柳刀都比不上。

    “就算是要爬,我们也要爬出这里。”就在这时王峰开口,脸上闪过了丝狠厉。

    随着岁月的流逝,王峰的心也变得狠厉了起来,对敌人王峰狠,而对自己,他同样狠。

    都说没有迈不过去的坎,虽然这对于太阳神来说只是游戏,但是王峰相信他不会无故将他们全部弄死,因为旦那样,这游戏也就失去了原有的意义。

    “还能走吗?”这时候王峰看了眼被自己搀扶着的柳刀,询问道。

    在场的人王峰的境界算低的,而真正相比起来,其实柳刀才是最弱的。

    他才突破圣境没有多长的时间,经过两次的力量削弱之后,他几乎连前进都困难,如果不是有王峰搀扶着他,他早就已经倒在路上了。

    也幸好是有王峰在,要是其他人,他肯定会被遗弃在半路上。

    “就如你所说,纵然是爬,我也要爬过去。”柳刀开口,艰难的迈动着脚步。

    虽然两次削弱只削去了他们每个人两成的力量,但是被忘记了他们在这里走动需要承受十分磅礴的压力,本身就在消耗力量,而现在他们又被削弱,双重打击之下,每个人都不好过。

    “来,咱们搀扶着起走。”就在这时那雁荡宫的齐长老开口,他这个时候主动扶住了身边的那三星仙修士。

    “对,我们起搀扶着走,人多力量大。”听到他的话,众人迅反应回来,大家手挽着手,起迈动着前进的步伐,这样来,他们的确是轻松了不少。

    只是这样的情况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个时辰之后,他们的力量再度被削弱了层。

    原本就寸步难行的众人几乎都快走不动路了。

    每个人都在咬紧牙关,步步的往前走动着。

    汗水宛若雨滴样不断从众人的额头脸颊上落下,这个时候大家都已经感觉到了异常的疲惫。

    虽然王峰有琉璃青莲树正在不断的帮他缓解这种疲惫,只是仅凭树苗的力量并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因为他现在并不是个人在走,他的身边还有九个人。

    此刻他们是个团队,如果他们走不动,那王峰也休想走,他可带不动九个人。

    所以最后王峰干脆将这琉璃青莲树的力量散了出来,让大家起吸收这为数不多的力量。

    “又来了。”

    又是个时辰之后,王峰他们的力量再度被削弱,至此他们已经被这里无形的力量削去了四成之力。

    而且伴随着力量流失的还有他们的寿元,他们每个人的气息都在快的衰弱。

    吼!

    低沉的咆哮声不断从婴如的口出,此刻王峰只手拽着柳刀,另外只手就在拽着婴如的只缩小后的脚。

    婴如的境界是星仙,纵然是它也在被削弱,可它依旧是众人之最强的,这点毋庸置疑,大家之所以被压制之后还能够走动,其实这和婴如有不小的关系。

    因为它承担了许多的压力,它几乎是在拖着众人走,王峰知道这对于婴如来说十分的不公平,可是他已经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合理利用任何点力量是他们现在应该做的事情,拖得越久他们越危险,如果他们走不过这片枯木绝林,或许他们就会像是那太阳神所说的那样,因为寿元枯竭而死。

    想到自己有可能会死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王峰就有些不寒而栗。

    毫无疑问,他们这些人是相当漫长的岁月第波来到这里的人,如果他们死在了这里,外面的人怕是连他们的尸骨都找不到。

    所以为了活着离开这里,王峰几乎是在咬碎了牙的往前走。

    “各位,如果有谁承受不住了就说出来,我们既然是起进来的,那我们就应该起活着出去,我们可以死在这里,可我们绝对不会屈服。”这时候王峰开口说道。

    他的声音带着疲惫,可他的话却说得铿锵有力,几乎每个字都深入了他们的内心。

    如果是在外面,他们只怕早就已经大难临头各自飞了,但是现在王峰却想着大家起努力的活下去,这还是他们最初见到的那个王峰吗?

    浑身就像是要散架了样,他们的前进愈的艰难,他们不是没有尝试过往自己的口服丹药。

    只是他们恢复多少力量他们就会转瞬消失多少力量,仿佛这里有股无形的力量在影响着他们,让给他们谁都没有办法恢复。

    个时辰之后,他们的力量再度削弱,从此地变化以来,他们已经失去了半的力量,加上消耗的,他们现在几乎已经走不动了。

    王峰嘴角此刻都已经被鲜血染红,那是他咬破了自己的嘴唇所致。

    他的双目血红,衣衫更是早被汗水所打湿,这路走下来,王峰觉他们不是在走路,他们更像是群绝望之人在寻求生路样。

    他们的人有好几个都已经数次跌倒了,如果不是大家还起搀扶着,他们只怕会直接倒在地上,无法在前进。

    在王峰的身边,他还紧紧的拽着柳刀的手,柳刀因为境界太低,所以他已经完全失去了前进的动力,如果不是王峰带着他,他已经放弃了。

    数个人都已经失去了前进的力量,而唯还剩下的几人压力就大了,他们不仅自己要往前走,甚至他们还要带着其他人起往前走,这样来,他们就和挪没有没有多大区别了。

    每前进点距离对于王峰他们来说都像是次巨大的挑战样,在前方他们依旧没有尽头,仿佛这就是条不归路样,往前走不知道终点在何方,往后退他们更是没有办法。

    因为他们都已经走了这么远,如果现在再倒回去,那他们所做的切努力,忍受的切痛楚都白费了。

    “爬,也要爬到终点。”这时候王峰开口,他放开了抓住了婴如的手,因为他知道婴如现在也走不动了。

    虽然爬对于他来说是种侮辱,可是为了活命,他什么都做的出来。

    古有越王勾践卧薪尝胆,现在他们为了活命,做出个难看的动作又有谁会去在意呢?

    “能走的人背个,我们不能放弃希望。”说话间王峰将柳刀放到了自己的身上,然后他两只手放在了地上,真正开始了爬。

    本身他承受的压力就很重,现在又加上个柳刀,他承受的力量简直就是之前的双倍,如此来,他几乎被压趴在地上。

    可即便是如此,王峰依旧在十指抓地的往前慢慢挪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