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 我爹是高手

作品:《极品透视

    对方是什么人,是什么身份王峰已经不想去追究,因为对方已经触动了他内心深处的杀机。??  .

    对于群想要杀自己的人,如果王峰还去顾忌对方身份的话,那王峰就不再是王峰了。

    做事情就不能畏畏尾,就像是现在,如果王峰不还手别人还当他好欺负的,管他是什么人,只要得罪了他,律弄死。

    有王峰的命令,这婴如巨兽倒也是反应迅,这刻他直接携带着滔天的巨浪直奔对方的战圈而去。

    狂暴的气息从婴如的身上散了出去,这刻它简直就是无敌的存在。

    虽然对方那些人类修士个个都很强,也都是真仙,但是他们在真仙的这个阶梯之上明显不如婴如的强大。

    所以当婴如过去的时候,他们几乎是所有人都变了脸色。

    他们根本就没有想到对方乘坐的坐骑竟然拥有如此恐怖的实力,对方究竟是出自哪个势力?

    能够出门乘坐此坐骑,对方的身份只怕非常的不般。

    这刻那个叫人去杀王峰的那个年轻人早就已经后悔不迭,因为他只看到了王峰和柳刀两个人都不过是区区圣境,未曾察觉到他们脚下乘坐的巨兽却是尊如此可怕的凶物。

    如果他知道的话,他是绝对不敢叫自己的手下去抓王峰两个人的。

    原本他还以为二人是对方请来的外援,所以他才生出了杀死他们二人的心思,只是现在,对方的可怕乎他的想象,他现在除了逃命已经没有别的退路。

    连三星仙都被这怪物口吞了,那他如果不逃,只怕他的下场还要更惨,因为他只有星仙级别。

    “吼!”

    声巨大的咆哮声从婴如的口出,这刻他张口了血盆大口,直接朝着这几个真仙咬了过去。

    股磅礴的吞噬力从它的口出,这几个真仙几乎没有任何反抗之力的就被婴如吞进了口。

    “我爹不会放过你的。”被婴如吞进去的那瞬间,那个年轻人大叫道。

    只是对于他的话王峰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因为他压根就不认识对方什么爹,而且是他动手在先,如今他死了也只能是怪他做太作。

    正所谓不作死就不会死,他这就是典型的要去送死。

    又是咀嚼的声音响起,这婴如完全将这些人当作了它的可口食物。

    看到这幕,另外还剩下的那方势力的人无不是面色大变,个怪物在他们的面前生生将活人给吃掉。

    那咀嚼的声音简直就像是从地狱传来的样,让他们所有人都脊背生寒。

    他们知道自己几个人绝对不是这怪物的对手,如果怪物要吃他们,估计他们的下场也会和刚刚那几个人样。

    所以这刻他们都忍不住将哀求的目光放到了王峰的身上,王峰既然能够踩在这怪物的头顶,那就说明这怪物应该是听他话的。

    这个时候他们都希望王峰能够放他们马,因为谁都不想死在这里。

    “回来吧。”扫了眼这些真仙,王峰淡然的说道。

    这些人并没有对他出手,所以王峰当然不会杀他们,因为他还需要从这些人的口得知些他想要知道的消息。

    此地出现了这么多的真仙,这件事对于王峰来说十分的诧异,因为他从来都没有下子见过如此之多的高手。

    所以最大的可能性就是王峰已经接近上三天了。

    曾经王峰就有过猜测,其实下三天三天以及上三天全部都在同个星球之上,这个星球庞大的吓人,而禁忌之海就和地球上的海洋样,将所有6地给分割了,只要穿过了禁忌之海,是可以抵达其他6地的。

    这个猜测曾经王峰问过玄羽大帝他们,只是他们未曾穿过禁忌之海,所以他们也不能够告诉王峰正确的答案。

    现在这些人就在王峰的面前,王峰相信自己很快就可以揭开真相。

    有婴如巨兽横在这里,这些人都不敢有丝毫的异动,别看他们都是真仙,可是现在他完全被死亡的阴影笼罩着。

    甚至为了活命,他们不得不去求助王峰这个境界还在他们之下的人。

    带着柳刀,王峰缓缓的朝这几个人走了过去,王峰不怕他们忽然对付自己,因为他自己也样拥有二星仙的战力。

    来到婴如巨兽的头顶之上,王峰几乎是以种居高临下的姿势俯视着他们。

    “说吧,你们都从哪里来。”王峰淡然的开口,点都不像是弱者。

    看打这幕,这几个人都面面相觑,对于王峰的身份他其实直都在猜测当,现在看到王峰的语气如此淡然,他们都在猜测王峰究竟是出自哪个势力。

    本身境界不高,但是脚下的坐骑却是出奇的可怕,有这样的阵仗,如果说他没有身份,这些人是绝对不会信的。

    “怎么?你们莫非都没有听到我所说的话?”见对方集体不说话,王峰面色沉说道。

    “回这位小友,我们都是雁荡宫的门人,眼前这位是我们雁荡宫的少宫主,不知道能否看在我们宫主的面子上放我们条生路?”这时候个老者开口,这应该是他们商谈之后的共同语言。

    什么雁荡宫王峰当然是没有听说过,只是心不知道,王峰脸上却不能表现出来。

    影帝级别的王峰现在要好好给他们表演场戏:“原本你们是雁荡宫的人,曾经你们雁荡宫的宫主去拜见我爹的时候我还见过他。”

    王峰开口,让他们所有人都齐齐倒吸了口凉气,能够让他们都去拜见的人,那得是什么样的实力?

    可以这样说,王峰开口就将他们所有人给唬住了,难怪出行可以携带如此可怕的异兽,原来是对方有个实力可怕的老爹。

    “不知道老前辈现在还安好?”就在这时那个人群最前面的那个年轻人开口询问道。

    他应该就是这个老家伙刚刚所说的那个啥雁荡宫的少宫主。

    “自然是好的很,这不劳你挂心。”王峰开口,而后才说道:“不知道你们到这里是干什么?”

    “我们是为了太阳神的宝藏而来,难道你不是为了这个而来吗?”这时候个老者开口说道。

    只是话刚说完他的面色就是变,因为他现自己说漏嘴了。

    太阳神宝藏消息早就已经传开,但是真正知晓出世地点的势力共就那么几个,所以这个老者觉得自己可能是说漏嘴了。

    事实上他还真的说漏嘴了,因为什么太阳神的宝藏王峰是压根都不知晓,甚至这雁荡宫到底是不是在上三天他也不知道。

    这个时候他真想将这些人抓过来直接搜魂,只是想了想他又没有动手,因为对方的境界都很高,对他们搜魂王峰可能还会遭到反噬,而且听他们的意思,似乎来到这里的人还不少,到时候王峰有的时候对别人搜魂。

    “怎么?觉得自己说漏嘴了?”看到这老者的面前,王峰淡然的说道。

    “连你们雁荡宫都知道的消息,你觉得我父亲会不知晓吗?”王峰冷笑声,愈将自己的那位根本不存在的父亲虚构的厉害。

    听到王峰的话,这些人也觉得有理,因为王峰没有必要欺骗他们。

    如果不是为了太阳神的宝藏,谁会到这危机重重的地方来?

    “几位,既然都是为了太阳神的宝藏来,不如你们在前面带路,如何?”王峰开口,让这几个人同时变了脸色。

    让他们带路,倒不如说让他们在前面探路。

    这个地方危险太多了,这路下来他们很多次都险些战死,在这里,他们不仅要防范海域的危险,同时他们还得防范人类,因为各大势力之间基本上都有仇隙,即便是碰到也多半是战斗。

    所以想要在这里生存下去,没有实力那是不可能的。

    “朋友,这……。”

    “我话只说次,我相信刚刚那些人的下场你们也看到了,如果不带路那也可以,正好我这坐骑已经很长时间都没有进食了。”王峰开口,让他们再次面色变。

    这凶兽的厉害他们已经见识过了,如果王峰下令,他们所有人都怕没有活路。

    都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虽然王峰的境界比不上他们,但是这个时候他们只能听从王峰的命令。

    “算了,听他的命令行事吧。”这时候那个雁荡宫的少宫主开口说道。

    他们的境界全部都比王峰高,但是王峰拥有个比他们所有人都厉害的凶兽,就光是这点就让他们毫无反抗之力可言。

    所以他们除了王峰听从王峰的吩咐,已经没有第二条路可走了。

    刚刚的战斗如果不是王峰让凶兽过来将那些人吞了,或许他们的下场也逃不过惨死,因为论整体实力他们和对方相差甚远。

    王峰也算得上是救了他们的性命。

    前面这几个人已经开始了带路,而在他们的后面,王峰和柳刀则是平静的站在婴如的头顶之上。

    王峰能够感受到婴如对于前面那些人的**,那是种吃人的**。

    只是有王峰的灵魂压制着,这婴如根本就无法按照自己的意志行事。

    “高。”

    就在这时柳刀悄悄的对王峰竖起了根大拇指。

    唬人能够唬到那样的层次,这王峰完全可以去当演员了。

    论表演能力,柳刀觉得自己和王峰相差甚远,甚至可以说根本就不是个层次的。

    没有那样的爹却被王峰硬生生的说成了有,甚至好几次柳刀都差点相信了。

    “少宫主,难道我们就这样任人宰割了吗?”前面,那个老修士对那个年轻人暗传音说道。

    “不要着急,我觉得他对我们没有多大恶意,而且我爹既然拜访过他父亲那就说明应该有几分交情在的,先等等看吧。”这个少宫主回应道。

    “可我总觉得对方不可信。”

    “再胡言乱语,小心我的坐骑将你当作食物。”就在这时王峰开口,让这个老者面色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