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二章 意外之喜

作品:《极品透视

    足足在路上浪费了好几个月的时间,所以接下来王峰完全就是在施加自己的全力赶路。?  ≤.≠≤1≠Z≠W≤.≈

    大概也就是两天之后,他和柳刀来到了这禁忌之海被称之为边界的地方。

    在这里,王峰能够感受到的规则之力近乎于无,很显然这里就已经是三天的边界了,规则之力到这里几乎都已经消失了。

    “瞬移之法彻底失效了。”王峰默默的开口说道。

    “规则之力都已经没了,看样子我们真的抵达了边界。”柳刀这时候也开口说道。

    没有抵达圣境的时候他对于规则之力的感受并不强烈,但是现在他却是能够感受到那弥漫在无穷虚空的规则之力。

    天地运转离不开规则之力,而修士修行同样是如此,如今这里规则之力都消失了,他们将踏入了片无规则笼罩的地方。

    玄羽大帝和启林大圣都说这边界之外是十分危险的区域,没有强大的实力最好是不要过去。

    虽然王峰现在已经拥有了二星仙的战力,但是有两位前人的告诫在,他还是不敢有丝毫的小觑之心,因为他明白,在这个地方他二星仙真的不算什么。

    连天宫之主那样的存在都能够出现在禁忌之海,还有什么危险这里没有?

    而且除了他,那些远古巨兽也多是隐藏在这禁忌之海,如果王峰认为自己二星仙就可以畅行无阻的话,那未免也太过于天真了些。

    “我们要去的地方可能十分危险,都小心点。”王峰低声开口,而后他直接进入了这片毫无规则之力笼罩的地方。

    没有了规则之力,这代表王峰的保命能力又少了两种,保命玉佩无用,甚至他在这里死了都不定能够复活,因为规则之力无法救他。

    所以这个时候王峰必须得谨慎。

    小心驶得万年船,这话是绝对没错的。

    “这里连生灵都很少见,这海底怕是有什么莫大的危险。”柳刀这时候开口说道。

    和其他海域样,这里的水也是湛蓝色的,只是唯的区别就是这里静悄悄的,除了海风和海浪之外,点生息都无法感受到。

    仿佛这里除了王峰和柳刀之外就没有其他的生灵了。

    “不管有什么我们都得进去看看。”说话间王峰拽着柳刀直接进入了这片海域。

    往前飞驰了大概有半个时辰左右,座巨大的岛屿出现在了王峰和柳刀的眼前,天眼展开,王峰现这岛屿之上竟然还有房屋。

    很显然这里有人类居住过的痕迹,只是很遗憾,这些建筑看上去都已经十分的古老,甚至在海风的侵袭之下,这些房屋早就已经破败。

    这个岛屿片死寂,点生息都没有。

    不管以前这里有过什么人,至少现在他们都已经死了或者是离开此地了。

    “好像岛屿的心有块石碑。”就在这时柳刀低声说道。

    听到他的话,王峰目光探去,果然现在这岛屿的心有块矗立着的石块。

    石碑上面刻着种十分古老的字,这种字王峰未曾见过,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只是这个时候柳刀脸上露出了沉吟之色,似乎是在思索样。

    “莫非你认识这石碑上面的字?”王峰疑惑的询问道。

    “这种字体我在本史记上面见过,应该是上个时代的字,只是对这种字我只是略微的研究过,看不怎么懂。”

    “不管怎么样,只要能弄懂大概的意思就可以了。”王峰开口,而后他和柳刀两个人降临到了这座岛屿之上。

    刚刚才上来王峰就闻到了股严重的腐朽气息,这个地方也不知道多长时间都没有人来了,所有东西都已经被岁月侵蚀。

    来到那块石碑之前,王峰现这石碑上面的字迹浑然天然,应该是高手所留。

    只是不懂这上面的意思也挺让王峰无奈的。

    他学习了这个时代的字,但是上个时代的字他可没有任何的研究,现在他就等着柳刀告诉他答案了。

    “怎么样,能看懂吗?”

    “别急别急,这个我恐怕得好好研究研究,不过我能看懂这最上面这两个字的意思。”柳刀指着这石碑的最顶端说道。

    “这最上面的两个字是什么意思?”

    “死亡。”吸了口气,柳刀低声说道。

    “这是不是提醒外人的石碑?”

    “我看过那本古史的时间已经过去的太久了,让我好好回想回想。”柳刀脸上露出了思索之色,随后这才拍双手,道:“我想起来了。”

    “你想起什么了?”

    “我想起那些古的翻译了。”说话间柳刀闭上了双目,似乎他正在翻找自己的记忆。

    大概十息之后他睁开了自己的双目,只见他的目光飞快的在这块石碑上面浏览着。

    “呼……。”

    很快柳刀将这石碑上面的内容看完,道:“这块石碑上面记载的意思大致是让我们不要留在这片海域,因为这里有的仅仅只是死亡。”

    “上面有没有说这里到底有什么样的危险?”王峰询问道。

    “这个没有说,这石碑的意思就是让我们这些后来者尽早离开这里,仅此而已。”

    “艹,我还以为这石碑上面记载了什么隐秘,原来就只有这个意思。”王峰咒骂道。

    “也不能这样说,这石碑既然提醒我们离开这里,那就说明这里真的拥有某种危险。”

    “我当然知道这里有危险,只是来都来了,我们只能继续往里面走。”

    “走吧,这里并没有什么值得我们探究的。”柳刀开口说道。

    此地这么大座岛屿,无数年下来只怕早就不知道有多少人来过此地,所以就算有什么宝贝也怕是被人取走了。

    “是吗?”听到柳刀的话,王峰冷笑声,而后他对着面前这块石碑就是伸手抓去。

    看到这幕柳刀神色无语,因为他知道王峰肯定是想要将这块石碑给搬走。

    只是最后王峰的实际行动证明了他这个想法有多么的错误,只见石碑被王峰拔出来了之后,从下方忽然有光芒弥漫了上来,仿佛这石碑下面镇压着什么宝贝样。

    “这……。”

    看到这幕柳刀张了张嘴,最后却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因为他知道自己刚刚说错话了。

    这里并不是什么宝贝,只是他自己眼拙没有办法现而已。

    抬头往这个大坑之下看去,柳刀能够看到在这下方存放了个长方形的盒子。

    这个盒子在这里也不知道被镇压多少年了,古往今来都未曾有人现过在这石碑之下竟然镇压有这样的东西。

    心念动,王峰直接将这盒子从下方拘禁了上来。

    天眼往这盒子上面扫,王峰现这盒子上面布置有极其强大的阵法,这阵法虽然已经过去了不知道多少年,但是其威力依旧有不小。

    只是这并难不倒王峰,因为对于他来说,这样的阵法根本就在他的可控范围之内。

    对于阵法的研究王峰虽不能说登峰造极,但是解开这盒子上面的阵法对于他来说还是没有多大的挑战。

    手掌轻轻往这盒子上面扫而过,顿时这盒子上面的阵法就被王峰全部抹去。

    将盒子打开,王峰现这盒子当放着的是根长笛,长笛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奇特之处,没有力量弥漫,也不像是什么强大的法器。

    这更像是支再普通不过的笛子。

    只是能够被放在这里被镇压的东西怎么可能是普通东西,王峰可不会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这盒子的背面似乎有字。”就在这时柳刀似乎又有所现,叫道。

    听到他的话,王峰将盒子翻过来看,顿时他现这盒子背面竟然真的记录有字,只是这些字就和石碑上面的样,乃是上个时代的字,王峰个都不认识。

    这刻王峰感觉自己就像是个盲样,大字不识个。

    “老家伙,将你看的那本古史烙印给我。”王峰开口,开始索要柳刀会的知识。

    柳刀认识古他却不认识,这是种十分蛋疼的感觉,所以王峰不将这种知识给弄过来,他怎么会甘心。

    “等我先将这上面的翻译出来再说。”

    “那可不行,马上就告诉我,等我认识这些字了,我自然也会看。”王峰开口,让柳刀都忍不住大骂:“急尼妹啊。”

    “可惜啊,我没有妹。”王峰叹息道。

    “卧槽。”听到王峰这种不要脸的话,柳刀实在是有些受不了,最后无可奈何他的只能将自己所熟知的那本古史以烙印的方式打给了王峰。

    得到了烙印王峰顿时就飞快的熟知了起来,不多时他就已经掌控了大量上个时代的字。

    这种学习度如果放在地球上那都是绝对的学霸无疑。

    只是时光不能倒流,王峰阿兹也不可能回到地球上去做什么学生,虽然学生的时代很美好,只是王峰更喜欢现在的生活。

    现在他可以掌控别人的生死,他更可以拥有无与伦比的力量,这些都是学生时代无法拥有的。

    所以如果让王峰来选择,他更喜欢现在多姿多彩的生活。

    目光往这盒子上面望去,随着王峰顿时露出了惊色,这上面记载了这笛子的用处。

    这笛子原本是这个岛屿之上那个种族的镇族神器,只是因为这个族后面出了不孝之徒,其父不愿将此物交给自己的子嗣,所以他在某个别人不知晓的夜晚,偷偷将此物深埋于了石碑之上,并且利用石碑将其镇压,任谁都现不了。

    随着后面时代的变迁,后世之人再也不知道他们镇族神器的下落,这次如果不是天眼刚好现,他可能也不会现在这石碑之下竟然还镇压了这样的东西。

    这可真是意外之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