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 暴露

作品:《极品透视

    “老爷正在和张长老商谈重要的事情,还请大少爷在外面稍作等候。? ?? ≤.≤=1≈Z≈W≠.≥”这管家开口,不敢说大少爷的不是。

    他知道老爷十分溺爱大少爷,所以他才不敢对大少爷有任何的不满,旦被他们的老爷现,他能否保住自己这条小命尚且还是两回事。

    “我管他和谁相谈,我现在就要见他。”王峰开口,让管家脸上都露出了为难之色。

    “大少爷,您这不是诚心让老奴……。”

    “去去去,给我滚边去,老子看到你就烦。”将这个老头推倒了旁,王峰直接推开了面前的房门。

    房门打开,两个尼罗教的长老出现在了王峰的面前,个是苍白男子的父亲,而另外个则就是那管家口所说的那什么张长老了。

    “齐儿,你进来做什么?难道你没看到为父有要紧的事情和张长老商议吗?”那个苍白男子的父亲开口,面色微微有些阴沉。

    只是面对这阴沉的面色王峰根本就不怕,因为他知道如果是那苍白男子本人来做的话,应该就是如此。

    “我也有要紧的事情要和你商量。”王峰开口说道。

    “我看要不我先回去,等明日再来?”就在这时那个张长老说道。

    雍平溺爱独子的事情整个尼罗教都知道,所以这个张长老明显也知道王峰的脾气,故而他才说出了这样番话来。

    “也只能如此了,真是抱歉。”对着张长老抱拳,这雍平说道。

    “不碍事不碍事,既然你们自家有事,那老夫就先告辞了。”说话间这个张长老的身影逐渐黯淡,已然离开了此地。

    “管家,把门关上。”看了眼王峰,这个雍平大叫道。

    “是。”外面响起了管家的声音,而后王峰就看到身后的阳光逐渐的小去,直至最后消失。

    “齐儿,不知道你找我有何事要商量?”看着自己的女儿,雍平之前脸上的阴沉早就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溺爱之色。

    都说慈母多败儿,而这话放到父亲的身上同样适用。

    只要是被溺爱过的人多半脾气差,因为他们这都是被惯出来的。

    “这里没有人偷听吧?”左右看了看,王峰不放心的问道。

    “放心吧,在我的地盘之上还没有人敢来窃听什么,有什么话你尽管说就是了。”雍平开口说道。

    “是这样的,我听说我们尼罗教要举兵攻打其他海域,不知道有没有这回事?”王峰开口,让雍平顿时大惊。

    只见他左右张望了下,随后才用小声的语气说道:“齐儿,你从何处听来的这个消息?”

    “这个你就不要管了,我只想知道这是不是真的。”王峰开口问道。

    “齐儿,虽然老爹溺爱你,但是你也要明白祸从口出这个道理啊,我们尼罗教从来都没有明白的说过要进攻其他的海域,你切莫将今日这样的话说出去,要不然到时候你我都有可能遭殃。”

    “我才管不了那么多,我现在就问你句,这是不是真的。”王峰开口,开始耍横了。

    看到王峰这个样子,这雍平也感觉到了头痛,他就这么个儿子,虽然他对自己的儿子十分溺爱,但是他也明白自己的儿子身上有许多的怪脾气。

    但是他的第步棋就已经走错了,所以现在他就只能步步错,仅这么个儿子,他不可能放弃。

    “如果你不告诉我我实话,我现在就离家出走,再也不回来了。”王峰威胁道。

    听到儿子的话,这雍平虽然心叹息,但他还是问道:“不知道你想要知道这些干什么?”

    “我的修炼到了瓶劲,我需要更多的人拿来研究,我需要得到你的帮助。”王峰如实的开口,让雍平都叹息。

    他知道自己儿子修炼的功法是什么,所以现在他除了叹息已经找不到多余的话了。

    “这样和你说吧,我们尼罗教的确有可能要去进攻其他海域,但这只是我们大家的猜测,具体是不是还要等教主话,凭借你现在的实力,你还是不要想着出去了,你所需要的东西我会替你带回来。”

    “听说我们尼罗教还要兵6地,有这回事吗?”

    “此事没有定论,你不要乱说,而且去不去6地也不是我们说了算,况且你又不参战,你问这么多干什么?”

    “我修炼需要最好的炉鼎是人类,我听说6地上面生活的基本都是人类,难道我要干什么,你还不知道吗?”说道这里王峰的脸上露出了丝嗜血之意,倒也极其衬托出了他刚刚所说的这句话。

    “放心吧,如果真的要进攻大6,我会帮你将活人捉回来的。”这雍平开口,随后才说道:“眼下战乱四起,你实力尚低,还是留在教吧。”

    “嗯。”王峰略微点头,随后走向了这个雍平。

    “你还有什么事吗?”看到王峰朝着自己走来,雍平的脸上露出了疑惑之色。

    当然他也未曾察觉到有任何的危险,因为王峰将杀机全部都敛在了心底。

    王峰和尼罗教之间的仇恨早就不能够化解,眼下这里就有个极好击杀对方长老的机会,王峰怎么可能会放弃。

    杀他们个长老,今后他需要面对的压力就会小些。

    “我有点悄悄话要和你说。”王峰开口,而后他来到了这雍平的面前。

    自己的气息雍平实在是太熟悉不过了,看着眼前这个容貌气息都和自己儿子没有区别的王峰他根本就没有怀疑过。

    就在他准备询问王峰想要问他什么的时候,忽然他感觉到自己的胸口凉,低头看,杆长枪此刻已经洞穿了他的胸膛,毁灭的力量在他的胸腔爆,让他嘴角都在剧烈的哆嗦。

    他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会这样的对他,虽然他儿子很狠,这些年更是杀了不少人,但是他相信自己的儿子不会伤害他的。

    但是现在,就在他的面前,就在他的注目之下,对方的杀机冲进了他的身躯。

    “你……。”指着王峰,他嘴角哆嗦,几乎连话都说不出来,这刻他心除了后悔就是心痛。

    自己的儿子亲手给了自己枪,他这是要弑父吗?

    他想到了自己对儿子的溺爱,也想到了他出生的时候,这刻他想到了很多很多,人将死的时候神志往往是最清晰的。

    无数的后悔如潮水般淹没了他的心神,如果他当初不溺爱自己的儿子,如果他当初不让儿子修炼那化尸功法,是不是现在的结果也不样了?

    太多的如果出现在了他的心,只是这个世上没有什么后悔药可卖,他种下的因,现在得到了果。

    “安心的去死吧。”王峰开口,而后他的容貌逐渐变化,变成了这个雍平原本的模样。

    看到这幕,雍平瞪大了眼睛,更是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你到底是谁?”他用尽了自己的最后点力气喝出了句。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现在已经无法存活了。”王峰开口,而后道:“我再告诉你个消息吧,你的儿子也已经被我所杀,现在你们父子俩可以团聚了。”

    “你……。”看着王峰,这个雍平只感觉到自己的浑身仿佛被抽空了力气样,就在王峰的注目之下,他的气息缓缓散去,只是死亡之后他的眼睛都瞪得老大,他死不瞑目。

    依旧是和之前的程度样,王峰直接将他的肉身完全的湮灭,他想要知道的消息现在已经得知了,所以他应该离开尼罗教了。

    他之前想的不错,这尼罗教果真是要有大动作了,同时横扫多个地方吗?

    想到这里王峰的脸上露出了丝冷笑,有他在,尼罗教怕是难以走出这尼罗海域。

    “我要外出趟。”打开房门,王峰说道。

    “老爷,少爷呢?”这时候那个管家疑惑的问道。

    “他已经被我关了禁闭,没我的命令谁也不能去看他。”王峰开口,说完这句话之后他直接离开了这里。

    因为他变化的是尼罗教的长老,所以路上那些见到他的人都是脸的恭敬之色。

    利用长老的身份,王峰十分轻松就离开了尼罗教,只是他刚刚才出来,忽然尼罗教当就爆出了股可怕的气息。

    “既然都已经来了,那就永远留下吧。”冷漠的声音从后方传来,强烈的生死危机笼罩王峰的心头,这刻他毫不犹豫就施展出了空间瞬移。

    仅仅就是息,他就已经来到了无尽远的地方,他成功脱离了尼罗教总部的范围。

    只是还没有等他松口气,忽然他身后的不远处光芒闪,个年人的身影缓缓闪现而出,可怕的气息此刻他的身躯之弥漫了出来,让王峰都面色沉。

    这刻他只感觉到自己浑身仿佛被压了几十万斤的重量样,连动下都感觉到困难。

    “如此光明正大的来我们尼罗教杀人,你真的以为我们尼罗教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吗?”年人开口,已经露出了杀机。

    “我会告诉你你说得对吗?”看着这个年人,王峰的脸上露出了笑意。

    “找死!”

    听到王峰的话,这个年人面色寒,瞬间朝着王峰接近了过来。

    “不用送我了,我自己可以走的。”王峰开口,而后他的身影瞬间就从原地消失。

    虽然刚刚那股压力很重,但是随着王峰的力量运转,他轻而易举就挣脱了出去。

    后面追击他的人明显不止星仙,很显然这尼罗教教主在闭关的过程当已经成功的将自身的境界提升至了二星仙。

    没有到上三天却将自己的境界提升了阶,这个尼罗教教主足以称得上是变态了。

    “天地牢笼!”

    看到王峰出逃,这个年人的脸上露出了冷笑,当初他就是利用这招生生将玄羽大帝困住,如果不是最后玄羽大帝施展出了禁忌手段逃脱了出去,他早就已经将对方斩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