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 替天行道

作品:《极品透视

    随着房门关闭,房间当的光亮也逐渐变得黯淡了起来,而就在这些黯淡的光亮之下,王峰看到了房间的景象。

    只是这看之下,他顿时就有些心脏充血,因为他竟然看到房间四处的墙壁之上竟然挂满了死尸。

    这些死尸有男有女,但是他们基本都是同个样,被人生生剥去了皮囊,悬挂在了墙壁之上。

    难怪刚刚那个随从不敢进来,原来是他知道大少爷是干什么的。

    尼罗教从来都没有禁止过邪派功法,就像是二长老样,他就是修炼的邪派功法,但是这样他依旧坐上了二长老的位置。

    而这个年轻人就是模仿了二长老,修习上了邪派功法。

    墙壁之上的死尸细数之下少不了二十具之多,他们都被生生拨去了皮,只剩下了血肉,甚至些人死后还双目圆睁,明显是死不瞑目。

    王峰想不到他们生前究竟遭遇了什么样的歹毒遭遇,总之这刻王峰是心真正的寒了。

    都说人死后应该入土为安,而这些人连死者最基本的权利都无法拥有,由此可见这个面色苍白的年轻人有多么的恶毒。

    将人的皮硬生生剥去,也不知道他有多么狠的心才做得出这样的事情。

    如果说世上有猪狗不如的人,那么眼下房间就出现了个。

    “大少爷,我能不能就在旁看?”就在这时那个随从男子声音颤抖的开口。

    大少爷的房间他不是第次来,但是每次进他都有种堕入了地狱的感觉,和他起的人原本有好几个,但是现在除了他之外,那些人都已经成为了这众多死尸当的员。

    所以现在这个随从可谓是心恐惧到了极点。

    不是没有想过出逃,只是他也明白只怕他还没有真正逃就会被抓回来,到时候被抓住之后,他想要再活命,只怕没有多大的可能了。

    在外人的面前他们是风光的,哪怕只是个人的随从,但是真正的苦又有谁能够明白?

    硬生生的看着同伴被杀却做不了任何的事情,这样的无力感已经折磨了他很长的时间,他已经快疯了。

    “我让你进来难道是让你看戏来了吗?”这面色苍白的男子冷冷喝,随后这才说道:“帮我将他给我按住,我的化尸功法只差最后幅皮囊就可以进入下种层次了,只要你让本少爷高兴了,我重重有赏。”这男子开口,让他的这个随从都心叫苦不迭。

    他不想要什么奖励,现在他只想离开这里,离开这个对于他来说像是地狱样的房间。

    “给你三息的时间,如果你不按照我所说的话去做,那么死的那个人可能就是你了。”这面色苍白的男子开口,让他的这个随从面色大变。

    大少爷怎么对待以前抓来的人他是亲眼看见的,活活将个人的皮剥去,让对方死在极致的痛苦之下。

    对于他来说,这大少爷简直就是个恶魔,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这刻他心已经被恐惧占满,他想要走,只是理智告诉他不能走,因为他走了,那么他会被大少爷活活的剥皮。

    强忍着胃的反酸,这刻他将自己的手伸向了王峰。

    看着别人死总比看着自己死要强,他不想落入大少爷的魔掌。

    原本王峰是倒在他旁边的,只是等他将手抓向王峰的时候,他身旁哪里还有什么王峰。

    从这个大少爷关上门的那刻王峰就现那股环绕在周围的可怕力量散去,由此可见这尼罗教教主并不会查看人家的隐秘之事,这倒是给了王峰个绝妙的出手机会。

    对于凶狠的人王峰往往会更凶,将人的皮给活活剥去,这样的人简直就和魔头没有什么区别,所以王峰今天就要替天行道回。

    “我见过很多狠厉的人,但是像你这样的我还是头回见。”陌生的声音在房间响起,这刻王峰已经闪到了这个面色苍白的年轻人面前。

    “你……。”看到王峰那鬼魅般的度,这个面色苍白的男子也是心大惊,这刻他已经无法去思考王峰究竟是谁了,因为强烈的生死危机已经笼罩向了他。

    “化尸功法,灭尸手!”

    他的口出了声厉喝,爪就朝着王峰抓去,在他的身后似乎还出现了诸多厉鬼的嘶吼,看上去极为的吓人。

    只是这个人的力量太弱了,仅仅只有玄冥境,他如何去和王峰斗?

    甚至只要王峰吹口气,他就得魂飞魄散。

    根本不做任何的反抗,王峰就让他的爪子落到了王峰的身上。

    “啊!”

    声凄厉的惨叫声从这个男子的口出,这刻他的手掌竟然脱臼了,他是因为自己用力过猛,硬生生在王峰的身上撞的。

    “就这点屁实力还想来对付我,难道你爹没有教你要尊敬前辈吗?”王峰开口,语气完全冷漠了下来。

    杀了这么多的人,并且还剥了他们的皮,这刻王峰真想将他的心脏挖出来看看究竟是什么颜色的。

    王峰也杀人,并且杀了无数的人,但是他从来不会将敌人的皮给剥掉,因为他的心有他自己的道德底线。

    “你究竟是谁?”知晓王峰不是自己可以对付的,所以这刻这个男子凄厉的大叫道。

    个杂役怎么可能有这么强,他已经明白眼前之人根本就不是什么杂役,他是冒充的。

    “我是谁不重要,总之你只需要记住,我是个可以结束你生命的人就对了。”说话间王峰的手掌直接落到了这个男子的脑袋瓜子上。

    搜魂之术展开,王峰根本无所顾忌。

    快的浏览这个男子的记忆,很快王峰就查找到了有关地狱守卫的消息。

    和之前那个杂役的记忆有所不同,这个男子因为有他爹的保护,所以他全程观看到了地狱守卫出世的场景。

    整齐划的守卫队伍给他造成了巨大的震撼,记忆当无法察觉到这些地狱守卫的气息,但是通过周围那些人的变化,王峰已经大致了解到了天妖老祖并没有说谎。

    这尼罗教真的拥有支千人队伍的地狱至尊。

    千个至尊的队伍,此事王峰哪怕是想都感觉到有些头皮麻。

    惨叫声已经停下了,因为这个人撑不住那种被搜魂的极致痛苦,已经灵魂寂灭,死不瞑目。

    房间因为有刚刚王峰暗布下的阵法,所以这里不管生何事外面都不会知晓,将目光放到那个已经被吓得痴呆的随从身上,王峰也没有犹豫,直接将手掌抓向了他。

    之前可是这个人将他推进这里来的,而且看他的熟练动作估计这样的事情他也没有少干。

    没有真正动手,但却是帮凶,所以此人也该死。

    “不要杀我,我只是被逼的啊。”看到王峰的目光,这个人立马就噗通下跪在了王峰的面前,把鼻涕把泪的哭喊道。

    只是他的哭喊对于王峰来说半点作用都没有,王峰要杀的人,他自己不会有丝毫的留手。

    指点去,这个随从的身躯直接在他的面前炸开,形神俱灭。

    “看样子尼罗教的强大远远过了我的想象。”王峰喃喃自语的开口,而后他的容貌飞变化,直至变成了那个苍白年轻人的模样。

    来这里他的目标有两个,是搞清楚那些地狱守卫的真实性,二则是调查尼罗教究竟想要干什么。

    对于自己的屠杀他们竟然选择了不反抗,此事王峰怎么看都觉得怪异,所以不搞清楚尼罗教的真实动向,他难以准备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这苍白男子的父亲乃是尼罗教的位长老,这应该是个不错的切入点。

    释放出自己的真火,这个苍白男子的尸直接被王峰瞬间湮灭,虽然变成了他的模样有些让王峰觉得恶心,但是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王峰也只能先忍忍了。

    “都说死后入土为安,但是因为我个人的关系,我恐怕不能够让你们送入土,所以……抱歉。”

    看到这些悬挂在墙壁之上的血淋淋尸体,王峰轻叹声,而后这些尸体统统都燃起了熊熊的火焰。

    仅仅也就是那么几息的时间,这些尸体全部都被王峰的真火烧了个干净,什么痕迹都没有留下。

    而且随着他们的肉身被湮灭,外面的阳光也逐渐照射了进来,因为这里的死气已经被王峰驱散。

    “路走好。”看着那些飘散出去的冤魂,王峰默默的开口,而后他打开房门离开了这里。

    很快他就通过这个苍白男子的记忆找到了他的父亲,那是个圣境期的尼罗教长老,这实力在众多的长老不算顶尖,只能算个等。

    不过即便是如此,他也有权利参与进高层决策当了。

    王峰知晓这个老家伙十分溺爱他的儿子,甚至就连他的儿子恶意的杀人他也在包庇,所以王峰之前才会觉得这人是个很好的切入点。

    或许王峰想要知道的消息都可以从他的身上套取而来。

    “大少爷好。”看到王峰走来,那些下人们纷纷躲的远远的,甚至就连他们叫好的声音都隐藏着丝颤抖。

    很显然他们都十分惧怕大少爷,他们虽然没有去过大少爷的房间,但是他们却经常都可以听到从大少爷房传来的凄厉惨叫声。

    而且他们也时常看到有人被送进去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所以他们基本上都可以猜测出那些人的结局,故而他们现在看到王峰之后都是有多远躲多远,生怕也被抓去杀害。

    “怎么?我有那么可怕吗?”模仿着那个苍白男子的语气,王峰冷哼道。

    “不知道大少爷有何事?”就在这时这府邸的管家出现,询问道。

    “我来找我父亲?怎么?莫非碍你事了?”扫了这管家眼,王峰十分蛮横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