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被追杀

作品:《极品透视

    仅仅只用了十息时间不到,王峰就已经成功的穿透出了这片灰色的雾障区域,他的度实在是太快了,王峰此生都没有达到过这样的度。  ≈.≈=1≠Z≠W.

    或许借助规则之力瞬移的度比这个快,但是这可是王峰凭借自己的肉身在飞驰的度,瞬移非度,两者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终于逃出来了。”

    看着自己脱离了灰色雾气区域,王峰长长的吐出了口气,虽然他逃出来的时间仅仅只用了十息,但是这十息他至少燃烧了自己万年的寿命,因为这越是到后面他燃烧的寿元就会成倍的增长。

    “是他!”

    就在这时惊怒的声音响起,抬起头看,王峰这才现在他的不远处竟然停靠了几艘尼罗教的战舰,许多尼罗教的教众都在这里。

    “吼!”

    就在王峰在此地停留的时间里,忽然他身后的雾气传来了震天的吼声,那穷奇竟然追出来了。

    “滚!”

    看着挡在自己的面前的尼罗教教众,王峰直接挥舞起了自己手的巨大骨头。

    骨头横扫而去,轻轻松松就划破了空间,仿佛抵达了未知的世界样。

    惨叫声此起彼伏,此刻王峰的因为燃烧寿元,他的境界甚至堪比真仙,所以在这击之下,尼罗教可谓是死伤惨重。

    “各位好好在此享受。”王峰开口,而后他瞬间就借助这三天的规则之力瞬移走了。

    而就在他走后不到两息的时间,忽然密密麻麻的灭世蝇从灰色的雾气当冲出,这当其冲的自然就是这些在此地候命的尼罗教教了。

    嗡嗡嗡的声音响彻在天际,当这些灭世蝇从半空横扫过去的时候,原来有人的地方哪里还有人,甚至就连战舰都消失了。

    那些尼罗教的高手不管什么境界的人都在这刻完全陨落。

    “当!”

    几乎就在这里的所有人丧命之时,尼罗教当直接就响起了丧钟。

    从三长老死亡直到现在所有派出去的人都魂灯消失,这切生的时间都太短了,短到这个守护祠堂的人都不敢相信。

    他无法想象所有人都瞬间死了,甚至就连他敲丧钟的手此刻都是颤抖的。

    他知道尼罗海域要变天了,死了这么多人,尼罗教绝对会彻查到底。

    “怎么回事?”丧钟响,整个尼罗教皆惊,不管是闭关的还是不闭关的此刻都从自己的住处当走了出来,茫然的看着大长老所在的那座山峰。

    祠堂距离大长老的住处没有多远,这是为了方便他随时关注教里教外的情况。

    如今死了这么多的人,大长老自然也是瞬间就从椅子上站起,在他站起的这瞬间,他面前的这个书桌无声无息间就湮灭了。

    个闪身来到祠堂所在的地方,当他看到那些熄灭的魂灯之时,纵然是他拥有半仙的实力,此刻也忍不住身躯剧烈颤抖。

    这些可都是尼罗教的栋梁之材啊,如今他们竟然尽数湮灭。

    “到底是怎么回事?”大长老开口,语气当的冰寒宛若不化的万年玄冰。

    这个守护祠堂的人身躯微微颤抖了下,随后这才说道:“刚刚所有人的魂灯都在瞬间完全熄灭,他们都已经遭遇了不测。”

    “混蛋。”听到这话,大长老浑身的气息猛烈间全部爆,这刻在他的身边,魂灯全部湮灭,连带着这个说话的人也起湮灭了。

    这刻他怒意滔天,他无法想像在短短的时间里尼罗教竟然受损这么严重,二长老身死,三长老身死,现在又死了这么大批长老,这已经开始动摇他们尼罗教的根基了。

    如果这个时候教主出关,他这个大长老位置只怕会坐不稳了。

    “启禀大长老,大事不好了。”就在这时惊怒的声音从外面传来,这时候个尼罗教弟子路跌跌撞撞的跑到了这祠堂的外面。

    “有话就说。”看了眼这人,大长老面色阴沉的说道。

    “有人传回消息,说我们尼罗海域现在出现了尊庞然大物,那怪物正疯狂的屠杀我们尼罗海域的人。”这人开口,狂咽唾沫。

    “什么样的怪物?”大长老开口,面色难看。

    尼罗教眼下损失严重,外面又生了这样的事情,似乎所有的事情都在现在堆积在了起。

    “属下没有仔细询问,对方就说那是个大到无法想像的怪物,它已经杀了不知道多少人了。”

    “混蛋。”口出了声怒吼,这刻他大袖拂就把面前这个人给扫飞了出去。

    与此同时他的身躯更是在快提升,他倒是想要看看那是什么样的怪物。

    因为王峰的关系,此刻这穷奇对他可谓是穷追不舍,王峰离开了那片灰色雾瘴之后已经可以借助这禁忌之海的规则之力进行瞬移,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当这个穷奇从那片雾气当出来的时候,它的度也陡然间增加了不知道多少倍。

    所以纵然是王峰现在也未能甩掉它。

    路上,穷奇身上的灭世蝇不知道击杀了多少修士,只要被灭世蝇横扫过的地方,切都不复存在,没有任何修士可以阻挡。

    穷奇的身躯实在是太大了,这简直就像是块漂浮在半空的大6样,而且这块大6的移动度也是惊人。

    轰隆隆的声音响彻天地之间,穷奇每过个地方都会留下无尽的杀戮以及破碎的空间。

    “还在追。”回头看了眼自己的身后,王峰面色难看,原本他以为逃出那片雾瘴区域自己就安全了,但是现在看来,切都只是他想多了。

    这个穷奇现在就像是疯了样,死咬着他不放。

    手的骨头王峰已经在想办法弄小,准备装进空间戒指,只是这骨头实在是太大了,纵然是王峰将其折断都不行。

    这是穷奇之骨,纵然是王峰都不能够炼化,要不然哪里来这么多事。

    “逃啊。”

    看到穷奇袭来,那些知晓了前方杀戮的事情修士都面色大变,这刻他们毫不犹豫的开始逃命,因为他们已经看到了那铺天盖地的灭世蝇。

    凶兽之威如今弥漫在天地之间,这让所有修士都有种世界末日的感觉,聪明的人类现在直接扎进了海水当,而那些还在疯狂的逃窜的则是被灭世蝇完全绞杀,尸骨无存。

    要知道这些灭世蝇的脑海当只有毁灭这个念头,所以它们所过之处,自然只有灾难生。

    “这是场我们尼罗海域的灾难啊。”看到无穷无尽的灭世蝇席卷而来,个年迈的老者开口,然后他连惨叫声都无法出,直接被扫而过的灭世蝇生生绞杀。

    就在这个老者死亡还没有十息之后,个人缓缓出现在了这里,这是尼罗教的大长老,看着眼前惨烈的景象,他的心也十分吃惊。

    穷奇和王峰已经走了,十息时间足够他们跑很远了。

    “不管你是什么东西,敢这样大肆作乱,那就是敌人。”沉默这尼罗教大长老开口说道。

    尼罗教是尼罗海域乃至附近几个海域的最强势力,如今尼罗海域竟然遭受了这么大的变故,这个责任如果他们尼罗教不来扛,只怕无人可以挡住。

    有时候在享受身份和地位的同时,你也要肩负起应有的那份责任来,要不然,你所享受的切终究会覆灭。

    俗话说得好,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若是有灾难的时候尼罗教不出头,以后谁还会服他们?

    所以纵然是尼罗教现在本身问题就很严重,这大长老却还是不得不从尼罗教当出来了。

    失去人心远比死了些人作用,人心这东西看不见摸不着,但却真实存在着,有句话说得好,得民心者得天下,这尼罗教在这尼罗海域也可以说是变相的皇宫了。

    所有人都得在他们的管辖之下生存,有人拥戴,尼罗教才经久不衰,而旦他们失去了人心,尼罗教哪怕是再强,只怕地位也岌岌可危。

    有人的时候,他们是皇,是上位者,可是旦所有人都死了,那他们还是那至高无上的尼罗教吗?

    将自己的度爆到了极限,这刻尼罗教大长老身躯宛若道流光,瞬间就朝着远方疾驰而去。

    约莫二十息之后,他远远的就闻到了股血腥气味,放眼看去,座海上的城池现在彻底的成为了废墟,到处都是残痕断壁,到处的墙上都是殷红的鲜血。

    这座城池已经被屠城,个活口都没有留下。

    看到这幕,大长老的面色已经彻底的变了,屠城和死了几个人完全是不同的意义,座城池被屠,这已经可以说是战争要爆的征兆了。

    他不知道这些人是如何死的,但是下子座城池都被屠了,这样的事情在尼罗海域可以说是从来都没有生过。

    “不管你是什么,我都要将你碎尸万段。”口出了低吼的声音,而后他的身影迅消失在了天际,他追击穷奇去了。

    约莫两分钟之后,他终于施展他们尼罗教的种秘法追上了穷奇。

    只是当他看到穷奇那无穷大的身躯以及那恐怖无比的气息之时他转身就走,这刻他已经明白,眼前这个远古巨兽绝对不是他可以抵挡的。

    甚至当他看到那铺天盖地的灭世蝇之时,他更是感觉到头皮麻。

    “穷奇,它怎么跑出来了?”

    作为尼罗教现在的掌舵人,他自然认识这个穷奇,甚至他还知道这穷奇就是在那片灰色的雾瘴当。

    只是让他完全没有想到的是,这穷奇现在竟然出来了,以穷奇的力量,只怕整个尼罗海域也只有他们尼罗教的教主才有点反抗之力。

    嗡嗡嗡!

    灭世蝇的声音响彻虚空,王峰不知道因为自己的原因已经有座城池被灭世蝇屠了,此刻他现自己根本就无法甩掉这穷奇。

    这个大块头看起来很笨拙,但是这度也的确是太快了,王峰现在就已经是在瞬移了,而穷奇这种能够穿梭大世界的巨兽,在度上自然是没得说。

    想甩掉它,是个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