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 诛杀

作品:《极品透视

    拳之下,恐怖的力量爆,这个黑左使明显没有想到王峰竟然如此可怕,在这拳袭来之后,他几乎都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就被王峰彻底的轰飞了出去,最后撞在了阵法之上。  ≥.≤1ZW.

    也就是王峰设下的阵法十分牢靠,要不然那巨大的冲击力还有可能让他给逃出去。

    “你怎么可能这么强?”察觉到自己手臂传来的钻心疼痛,这个黑左使也是脸的惊骇。

    他头上的黑袍已经被打掉,露出了张苍白的毫无血色的脸,此刻这张脸写满了不可置信。

    “是你自己太弱了而已。”说话间王峰身影闪就来到了此人的面前。

    “你们这种只配生存在黑暗当的人竟然还想把主意打到我的头上,我觉得不仅是你,就连你们整个势力都可以不用存在了。”

    说话间王峰的手爆出了阵浓郁的金光,正是那太古神符。

    有那乌龟壳的指点,王峰修炼这太古神符果然是顺手了许多,现在他对于镇字诀的领悟已经达到了种全新的层次,虽然不敢说全部吃透,但这比他之前靠自己领悟的东西多太多了。

    太古神符之下,这个黑左使尚未开始还手他就感觉到自己的力量竟然在这刻全部都不听他使唤的潜伏了起来。

    仿佛这些力量根本就不属于他样。

    “怎么会这样?”他的口出了不可置信的声音,他完全没有想到对方出手就可以封印他。

    “别着急,这不过就是个开始而已。”这时候王峰淡淡的开口说道。

    几乎就在他的话音刚刚落下的时候,忽然这个黑左使的身躯整整缩小了圈。

    “镇!”

    看到这幕王峰的眼露出了精光,他再次出了声大喝声。

    “你……不得好死。”在镇字诀的强行镇压之下,这黑左使已经很难出声音,因为那庞大的镇压之力已经将他的肉身完全挤压在了起。

    “曾经对我说过这话的人很多,只是他们的下场无不是惨死在我手,所以你的这句威胁对于我来说就和放屁没有区别。”王峰开口,让旁的秦天涯面色都苍白如锡箔纸。

    他现在可以看到这黑左使的惨状,浑身血肉枯萎,仿佛要被活活勒死了样。

    其实这并不算什么,现在最让他感觉到可怕的是黑左使那惊恐无比的眼神。

    那是种什么样的眼神?绝望?还是对于生的渴望?

    黑左使可是个圣境期的至尊啊,但是现在他在王峰的面前竟然脆弱的毫无反抗之力。

    “走好。”看了眼这个黑左使,镇字诀的威力最终彻底爆,镇字诀的主要作用就是体现在个镇字之上,这是种十分可怕的镇压之力,当这股力量完全爆开来的时候,这个黑左使的肉身直接消失,就像是从来都没有他这个人样。

    当然这也不是并非完完全全的湮灭。、

    在黑左使消失的地方,此刻遗留下了滴鲜血,鲜血当蕴含了这黑左使生的修为之力,同时这滴鲜血更有这黑左使的仇恨之意,可以这样说,这滴鲜血就代表了黑左使的所有切。

    此物邪恶至极,甚至比乌龟壳当的力量都还要恐怖。

    “去!”

    用自己的力量包裹着这滴鲜血,王峰直接甩向了这个秦天涯。

    “不!”

    看到这幕,秦天涯的口出了大叫声,他想要逃出去,只是王峰不想让他走,那么他就没有任何办法离开这里。

    最终,这滴鲜血落到了他的身上,瞬间就融入到了他的身躯之。

    鲜血入体,这秦天涯的面色瞬间就变得血红片。

    “你不得好死!”

    阵阵凄厉的嘶吼从秦天涯的身躯传来,这是那个黑左使死亡之前叫喊的声音,他的灵魂已经完全的被太古神符镇压的消散,如今留下来的不过就是最为纯粹的怨恨罢了。

    “你好狠!”

    看着王峰,这秦天涯的脸上露出了惨然之色,他知道自己今日绝无生机可言。

    想到自己今后还有美好的未来,他现在除了惨笑已经找不到其他的表情来形容他的心情了。

    在尼罗教他是天骄,以圣境之力碾压所有年轻辈,但是现在,在王峰的面前,他的圣境实力不过就是场笑话而已。

    “与你相比也不过就是彼此彼此而已。”王峰淡淡的开口,神色没有点变化。

    这人想要买通杀手来追杀他,王峰不杀这样的人那他还杀谁?

    “希望你下辈子行走江湖的时候擦亮自己的狗眼,不是什么人你都惹得起的。”王峰开口说道。

    “可哀啊。”

    听到王峰的话,这个秦天涯瞪大了自己的眼睛,然后就在他的面前,他的身躯慢慢融化成为了探血水,他不是被王峰所杀,他是被黑左使的怨恨所杀。

    “完美解决。”看着两个人都已经毙命,王峰长长的吐出了口气说道。

    “这就是镇字诀的威力吗?”就在这时,柳刀的身影缓缓从虚空显露而出,王峰会的阵法他基本也会,所以在王峰出手灭杀这两个人的时候他直都躲在暗处观察。

    都没有怎么出手,仅凭太古神符就击杀两个圣境至尊,这太古前的东西果真是诡异莫测。

    “这并不是镇字诀的全部威力,等我将来将镇字诀修炼至大成,这威力还要增强。”王峰开口,让柳刀都露出了羡慕之色。

    “这样杀了他们,不会引起什么麻烦吧?”这时柳刀略有些担忧的说道。

    “放心吧,没有人知道是我们做的。”说话间王峰大袖挥,顷刻之间这里的切都被毁灭,点痕迹都没留下。

    这秦天涯是甩开了他的侍卫独自个人到这里来的,所以他即便是死了,那也是他的那些侍卫原因,这可王峰没有半分钱的关系啊。

    跟着柳刀,王峰走出了这个阵法,阵法王峰没有撤去,因为这里有战斗的痕迹,如果撤去势必会引起别人的追查,得不偿失。

    还是等到他离开这里之后,让这阵法自行崩溃吧。

    “自从离开大6之后,老子好长时间都没有吃过饭了,要不我请客去宰顿?”就在这时柳刀说道。

    “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大方了?”看了眼柳刀,王峰满脸都是诧异之色。

    柳刀这个老家伙通常连穷人都要抢,现在他竟然舍得请自己吃饭,这可是稀罕事啊。

    “瞧你说的那是什么话,我就算是再穷,我也不至于抠门这点吧?”柳刀十分无语的说道。

    “好吧,正好我也很长的时间没有尝过饭菜是什么滋味了。”修炼达到王峰他们这样的境界,纵然是辈子不吃不喝也不会对他造成任何的影响。

    但是王峰的骨子里毕竟是人类的基因,是人就要吃饭,这是华夏千百年来不变的真理,人生之事,除了担起自己需要担起的责任之外,最重要的就是为了自己的张嘴了。

    能吃饱穿好对于许多人来说都已经是十分完美的事情,因为只有吃饱了你才能够去干其他的事情。

    如果柳刀不说吃饭,王峰不会觉得有什么,但是柳刀既然说了,那王峰去宰上顿也不是不可以。

    在柳刀这个大土豪的带领之下,他们两个人进入了这尼罗城最大的家酒楼当。

    酒楼的生意很火爆,几乎是座无虚席,只是当柳刀翻手就取出了数百灵石之后,他们顿时被请到了个独自设立的小包厢当。

    这里才是贵客吃饭喝酒的地方。

    “无缘兄,听说最近你直都在躲那花千颜,你是不是脑袋里缺了根筋啊。”刚刚才坐下,王峰就听见了隔壁包厢传来的声音。

    天眼展开,王峰现隔壁坐着的竟然是梦无缘。

    刚刚那个秦天涯还在和杀手组织商议对付梦无缘的事情,没想到这个家伙现在就在这尼罗城当。

    “我向来独来独往惯了,我不需要任何的道侣。”梦无缘平静的声音响起,让这个坐在他对面的人都露出了无奈之色。

    多少人觊觎花千颜的容貌就不说了,关键是这个花千颜拥有独特的体质,如果能够与她结为道侣,那将省去不知道多少年的苦修功夫。

    自从上次的事情之后,那花千颜就已经缠上了梦无缘,不管梦无缘出现在哪里,这花千颜就会跟随到那里。

    甚至就连花石健阻拦花千颜都没有作用,她似乎已经死心塌地的要跟上梦无缘了。

    只是梦无缘自幼独立惯了,他并没有接纳下花千颜的想法,所以这段时间他在躲避那花千颜也的确是没有错。

    对于被人来说花千颜是绝色,是打开更高境界大门的钥匙,但是对于梦无缘来说,那仅仅就是个麻烦而已。

    “看样子不用你请客了,我们去吃白食。”王峰开口,直接离开了这个包厢,去了梦无缘所在的包厢。

    当王峰出现打开房门出现在梦无缘他们面前的时候,那个坐在梦无缘面前的年轻人可是吃惊不小,因为这门上有他们设置的禁法,就算是半圣想要轻易进来都不可能。

    可是眼前这个人竟然轻轻松松都进来了,那他的实力?

    “不知道你是?”看着王峰,这个坐在梦无缘面前的男子压住了震惊问道。

    “我只是个被尼罗教追杀的人罢了。”王峰开口,而后他也不等梦无缘二人开口,直接领着柳刀走进来了。

    “原来是你。”看着王峰,忽然梦无缘开口了。

    最近尼罗教正在疯狂的追杀的只有个人,而那个人正是因为当初为了救他才和尼罗教结下了仇恨,所以当王峰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这梦无缘就已经猜测出了王峰的身份。

    “怎么?莫非你们不欢迎?”

    “既然是你,自然欢迎,请坐吧。”梦无缘开口,而后他大袖挥,这被王峰推开的门瞬间闭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