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一十一章 往生镜

作品:《极品透视

    在这洞府的周围又重新加固了几重阵法,柳刀这才松了口气。???  =.≤≈1ZW.

    炼丹师最怕在炼丹的时候被人打扰,所以柳刀才不希望在王峰炼丹的时候会有什么人找到他们。

    “炸不了。”从记忆当王峰知晓投放焚天砂之后会生这样的变化,所以尽管他的心有些吃惊,但是他的神色却是如常。

    强大的灵魂力此刻从他的眉心处涌出,曙光战魂的力量增幅正在这刻爆,原本这团药液几乎就要不受王峰控制的要炸开了,但是在王峰那可怕的灵魂力之下,他却是硬生生的将这种要爆炸的趋势给压制了回去。

    此刻这团药液需要的就是外力的压制,因为焚天砂的毁灭之力此刻正在挥作用。

    如果炼丹师实力太弱,此刻的炼丹肯定已经失败了。

    灵魂力此刻源源不断的从王峰的脑海涌出,原本王峰以为凭借自己的灵魂力要炼制这鬼王丹不会那么困难,但是事实上他太小看了这炼制鬼王丹的困难程度。

    此刻灵魂力的大量流逝让他都感觉到脑袋阵接着阵的眩晕,找这样的趋势下去,只怕他也坚持不了多长的时间。

    只是理智此刻正在告诉他他不管怎么样也要坚持下去,因为这些药材旦浪费了,那么王峰短时间内将不会再有第二次炼制此丹的机会。

    数年的时间他才将鬼王丹的这些药材凑齐,所以纵然是感觉到脑海眩晕,王峰也不得不咬破自己的舌尖,强行逼迫自己保持清醒。

    “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王峰的心说着只有自己才能够听见的声音,而后他的全身心直接就投入到了丹炉之。

    这刻王峰的耳朵再也听不见任何的声音,他也无法感知到外界所生的事情,如果此刻有人要来杀他,只怕他会毫无反抗之力。

    当然这个事情也就是想想,并不会真正的生,因为外面可还有个柳刀守着呢。

    狂暴的力量不停的在丹炉弥漫着,仿佛王峰现在所炼制的不是丹药,而是炉炸药。

    丹药随时都有会炸开,所以这刻王峰不得不拿出自己的全部心神去控制着切。

    炼丹最关键的时刻已经到了,只要王峰挨过去了,那么鬼王丹基本上就可以成型,如果不行,那这次的炼丹将会以失败告终。

    毁灭的气息越来越强,到最后就几乎就连这里的阵法都快掩盖不住了。

    “这究竟是在炼丹还是在做什么?”察觉到这样的变化,洞府的柳刀脸上露出了担忧之色。

    他的实力连圣境都没有,所以他根本就阻挡不了真正的高手,现在他就想着千万不要有高手现这里的变化才好。

    “海好像有什么东西?”

    就在这时,有人现了这里的动向,迅就扎进了海水当。

    正所谓担心什么来什么,眼下尼罗教为了追击王峰和柳刀两个人已经快要疯狂了,现在整个尼罗海域都不安定,到处都是人在寻找王峰和柳刀。

    原本很少有人经过的地方现在也是人类扎堆,这扎进海水当的这几个修士就是为了寻找王峰和柳刀而来的。

    刚刚他们分明感受到了股毁灭的气息从海水当散了出来,所以他们是怎么也要下去看个究竟的。

    如果海水藏着的是他们想要寻找的人,那么他们即便是给尼罗教传递个讯息,那他们飞黄腾达的日子也到了。

    而即便不是那两个人,他们也可以来次奇遇。

    “尼玛,真的有人来了。”

    柳刀没有天眼,灵魂力的探知也远远比不上王峰,但是这刻在他的感应范围当,他分明察觉到了有数个修士正迅朝着这里接近而来。

    这刻他真的是想要骂娘。

    几个修士普遍实力都在轮回境左右,这样的人柳刀可以应付,但是他们当还有个气息比较恐怖的,此人浑身气息内敛,赫然是圣境。

    对付轮回境柳刀有胜利的把握,但是碰到这些圣境至尊,那么他就说不好了。

    炼丹就炼丹,现在还整出了这么大的动静,这不是故意把人吸引来吗?

    回头看了眼洞府,柳刀心大骂,只是现在他不管怎么骂王峰也不可能听见,因为王峰现在正到了炼丹的最关键时刻。

    将自己的武器抽出,柳刀知道自己挥作用的时候到了。

    他没有动用那梦天涯的红刀,他用的是王峰从火焰族买来的那柄绝魂刀。、

    此刀是仙器,虽然其上的煞气不浓,但是毕竟品质摆在那里,动用此刀他样可以爆出毁灭的力量。

    柳刀修炼至今从来都没有和圣境至尊动过手的,今天,他怕是要开这个先例了。

    “来人止步!”

    主动跨出阵法,柳刀出现在了幽暗的海水当,他的声音携带着滚滚音波,朝着那几个人类修士就席卷了过去。

    “嗯?有人?”听到柳刀的话,这几个人都停止了起来。

    原本他们还以为这里有他们要寻找的人,只是当他们拿柳刀的容貌和他们知晓的画像相互对比了下之后,他们这才现眼前之人根本就不是他们想要找的。

    只能说偷天换日之术实在是厉害,现在柳刀就面对面站在他们面前,但是这些人却没有个可以认得出来。

    甚至就连这个至尊都认不出。

    察觉到柳刀的境界只有轮回境后期,这几个人脸上的谨慎也缓缓散去。

    “难道这片海域是属于你的吗?你让我们停下就停下?”个修士冷笑道。

    “肯定是这里出土了什么宝贝,你才会如此吧。”又是另外个人冷笑道。

    说话间他们还在不断的眺望柳刀背后不远处,那里就是王峰洞府的入口,现在王峰就在其炼制鬼王丹。

    没有想到炼制鬼王丹的过程这么麻烦,所以柳刀现在十分的担心。

    他不知道能拖住这些人多久,但是现在他只能拖住秒是秒。

    “放肆。”想到自己的目的,柳刀的目光立马就变得无比阴寒:“我家大人现在正在此闭关,岂容你们可以打扰的。”

    “你家大人?”听到柳刀的话,这几个人果然是被惊吓到了。

    如果按照柳刀所说,那似乎也说得过去了,因为能够散出这样毁灭力量的,想必本身的境界也十分高强,如果这后面真的有什么人在闭关,贸然去打扰还真的是不妥。

    因为在别人修炼的时候去打扰,那完全就是大不敬的事情。

    “既是闭关,那为何会散出如此磅礴的毁灭之力,你是不是在骗我们?”

    “是不是骗,你自己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看到这些人眼的迟疑,柳刀索性让开了道路。

    人都是猜疑生物,你越是表现的拘禁,别人就越是可能不会相信你,但是旦你行为处事豁达,那么即便是个正常人也会被你所糊弄。

    果然,当柳刀让开了路之后,这几个人反而还不敢往前走了,因为他们怕柳刀所说的话是真的。

    旦他们进去打扰了人家的修炼,那么他们的下场可能会极惨。

    按照这种毁灭气息来看的话,当的人至少境界也在圣境,这样的人旦招惹,祸患无穷。

    “我可是要事先的提醒你们,旦你们惹下了祸,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们。”柳刀开口,而后他直接就在海水盘坐了下来。

    “天师,您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几个轮回境修士你看我,我看你,没有个人可以拿下主意,所以这个时候他们只能将目光放到了那个老者身上,也就是那个圣境至尊身上。

    “容我看看。”这个天师平静的开口,而后只见他手掌番就取出了面镜子。

    “这就是传说的往生镜。”看到这个镜子,这几个轮回境修士都十分吃惊。

    天师出道至今,帮人算过命运,也帮人看过过去,他之所以能够声名鹊起,原因就是他手的这个往生镜。

    传说此镜子可以看透过去和未来,天师正是利用此物帮人看到了许多看不到的事情,闯下了赫赫威名。

    洞府当的毁灭气息是绝对存在的,纵然是这个天师也不想贸然的冲进去,因为他也怕得罪人。

    在尼罗教这样的地方,他圣境初期的境界根本就不叫强,所以他做事向都很谨慎。

    “往生!”

    手掌往镜子上面拂,顿时幕幕模糊的场景出现在了往生镜当。

    能够看到当有两个人,其个是柳刀,而另外个则就是王峰,只是王峰的身影在镜子表现的十分模糊,他们根本就无法看清楚。

    不管这天师怎么做,王峰的影子直都是模糊无比,仿佛有层迷雾时刻笼罩在他身上样,让天师都没有办法看清晰。

    这让天师心很抓狂,因为这是他出道以来碰到的第件怪事,往生镜当竟然只有模糊的场景,这样的事情不应该生的。

    “我不信我无法看到此人。”说话间,天师咬破了自己的指尖,直接滴了滴鲜血在这光滑的镜面之上。

    鲜血落到这往生镜之上瞬间就被吸收了,而吸收了这天师的血液之后,这往生镜也忽然爆出了阵强烈的光芒。

    抬头看去,王峰的容貌已经可以看清晰,只是看到镜子的刹那,天师只感觉到自己脑袋传来了无尽的轰鸣,因为他看到了王峰的双目。

    那是双冰冷到极点的双目,仅仅就是个对视,他就已经遭受了惨烈的伤势。

    咔咔咔!

    与此同时这往生镜的镜面也出现了诸多的裂痕,仿佛随时都要裂开。

    “不。”看到这幕天师惨叫,这往生镜对于他来说十分重要,他万万不能失去。

    只是不管他怎么做,这往生镜在咔咔声当没有坚持两息就直接爆碎,好好的件法器,现在完全成为了残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