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逼迫

作品:《极品透视

    “你会为你所做的切付出代价的。??  ?.㈧?1㈠Z?W㈧.”看着王峰,这个贵妇冷笑着说道。

    “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代价呢?”王峰淡然的开口,看着这个贵妇。

    说实话这个贵妇长相非常的漂亮,哪怕她都已经有了个看起来二十多岁的儿子,但是在容貌上她依旧维持着最年轻丰满的时候。

    特别是她的那双眼睛时时刻刻都包含着春意,也难怪尼罗教大长老那样的老家伙也会动心。

    如果是换做是以前王峰没有修炼的时候,他看到这样的女子也肯定是石更,只是现在岁月变迁,王峰不再是二十多岁的人,他经历了太多的凶险,也见识了太多的世面,故而这样的女子在他的面前其实点吸引力都没有。

    “你会死,并且死的很惨。”贵妇的脸上露出了恶毒之色,诅咒道。

    “原本我很同情你的遭遇,但是没想到这么多年下来你早就已经变心了,如果你刚刚能够表现出不屈服的面,或许我还会把你放走,给你同样的自由,只是现在看来,那只是我多想了。”王峰摇头说道。

    根据那闲庭长老的记忆,王峰知晓这个女子原本并非是尼罗教大长老的姘头,她是被尼罗教大长老强行占据之后才生下了现在站在她身旁的男子。

    说起来她也是个苦命人,只是如今的苦命人早就已经不再认为自己苦命,她也被这里生活的舒适感所折服,所以这样的人根本就不值得王峰去搭救。

    爱干嘛干嘛去。

    “娘,不要和他说了,等爹赶过来他自然会死的很惨。”这时候这个贵妇旁边的年轻人开口,脸上同样带着冷笑。

    他虽不能修炼,但是他知晓自己的老爹极其强大,并未在在外也是权势滔天,这些年只要是他开口要的东西几乎就没有得不到的人。

    所以现在即便是沦为了阶下囚,他也没有阶下囚应该有的觉悟。

    “你知道你这样开口威胁我会有什么样的下场?”看着这个青年,王峰的目光缓缓移到了他的下体之上。

    看到那个几乎都快看不见的小玩意,王峰脸上露出了丝不屑的笑意,不能修炼算了,小兄弟还短小的都快看不见了,估计是这人也知道自己那方面能力不足,所以他才会想方设法的去折腾女子。

    他都这么短小了,想必他的老爹也好不到哪里去,也难怪尼罗教大长老没有子嗣了,这么短小,能够子嗣真特么怪了。

    “有本事你就杀了我。”看着王峰开口,这个男子忽然咆哮了起来。

    “柳刀,去把他的那张臭嘴给我赌上,我懒得听他在这里满嘴喷粪。”

    “好嘞。”听到王峰的话,柳刀的脸上露出了狞笑,随后他身影闪就消失在了这里,等到再回来的时候,他的手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去找了堆臭袜子。

    “哼,我让你吵,让你吵。”来到这青年的面前,在对方那惊恐的神色当,柳刀将这些臭袜子全部都塞进了他的口。

    “住手。”

    看到这幕那个贵妇面前大变,只是凭借她的那点微末实力她怎么可能阻挡得了柳刀。

    不多时,这个青年的口已经被臭袜子给彻底堵住,只看见他面色会青会白的,估计是想要吐。

    只是有袜子堵住嘴,他怎么也无法吐出来,估计此人都已经快要哭了。

    如果他不说话或许切都好好的,王峰也不会把他怎么样,毕竟他本身就没有想过要把这些人如何,因为他们的存在价值就是引出尼罗教的大长老。

    只是这人直在旁边喷粪,现在落得这样的下场那也是自己活该。

    “少在这里和我拉拉扯扯,如果你不放开我,你信不信你和他的下场也是样。”柳刀甩开了这个贵妇的手,冷冷的喝道。

    “你……。”听到柳刀的话,这个贵妇虽然想要反驳,只是当她看到自己儿子的惨状之后,她却只能选择闭嘴。

    “好好的待在这里吧。”瞪了这个贵妇眼,柳刀这才踹了那个青年脚,回到了王峰的身边。

    “会那尼罗教大长老来,你说我要不要暂时回避下?”

    柳刀所说的回避自然是他进入王峰的丹田之了,他的境界才轮回境后期,如果半仙生战斗,随便点余波都足以杀死他了。

    “等对方来了再说吧。”王峰开口,而后默默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王峰没有让这贵妇去通知尼罗教大长老,因为王峰相信当他抹除那些婢女灵魂上的印记之时对方就已经感应到了。

    尼罗教大长老不傻,他肯定知道是这里生了变故,所以王峰如果料想不错,对方已经在敢来的路上了。

    只是他不知道来的人会不会是那尼罗教大长老。

    在这里等了差不多有两分钟左右的时间,蓦然间王峰的双目睁开:“来了!”

    轰!

    几乎就在他话音刚落下的时候,他的头顶之上就响起了道轰鸣声,个漩涡出现,有强者正利用这个漩涡降临此地。

    对方的度实在是太快了,完全像是道闪电样。

    心念动,王峰直接将柳刀收进了自己的丹田之。

    人为至,但是磅礴的半仙威压已经从漩涡弥漫了出来,察觉到这股气息,王峰的面色微微凝重,因为来人的威压比其他的半仙似乎要强盛大截。

    如果要拿人来相比较,估计来人就和那天妖老祖差不多。

    呜呜呜……

    感觉到熟悉的气息弥漫了过来,那个被臭袜子堵住嘴的青年呜咽的叫了起来,如果不是王峰此刻他的嘴被塞着,估计他都要叫出来了。

    终于,在王峰的注视之下,个老者缓缓从漩涡显露了出来,根据那闲庭长老的记忆,此人正是尼罗教的大长老无疑。

    “你度真慢。”看到来人,王峰淡然的开口说道。

    “你找死!”

    看到王峰身后的两个人,这尼罗教大长老的脸上露出了杀机,这刻他根本就没有和王峰废话,上来就是掌。

    在他看来,自己这掌要拍死个圣境初期的修士实在是太容易了,对方完全就是自己在这里作死。

    只是他太小看了王峰,也太高估了自己,看到对方的这掌,王峰面色平静,同样打出了自己的拳头。

    浩瀚澎湃的力量在王峰的拳头之上弥漫而起,那可怕的威力让尼罗教大长老都瞬间变了脸色。

    刚刚那掌他未曾出全力,所以当王峰的这拳袭来的时候,他想要躲闪已经来不及了。

    噗!

    拳头和手掌相碰撞,王峰步未退,但是这些尼罗教大长老却是被轰退出去了二十多步,并且嘴角留下了鲜血。

    “想不到,真是想不到,我小看你了。”擦去自己嘴角的鲜血,尼罗教大长老脸上露出了冷笑。

    “依旧是那句老话,是你们太高看自己了而已。”王峰开口,根本不惧这尼罗教大长老。

    “既然你知晓这里,那想必你的身份就是我们直追查的那个书生吧?”尼罗教大长老冷笑道。

    “是与不是我没有必要告诉你,而且就算是你知道了,你又能把我怎么样?”

    “我想你这次引我出来,不单单是为了战斗吧?”

    “聪明。”见对方这么上道,王峰也忍不住在心为他点了个赞,这和聪明人交谈就是不费事。

    “我知道你曾经得到过焚天砂,我今天出现在这里的目的很简单,我就是想要得到此物。”

    “焚天砂?”听到王峰的话,尼罗教大长老露出了冷笑:“焚天砂早就已经被我使用了,你现在就算想要,我也拿不出来。”

    “是吗?”

    听到对方的话,王峰心念动,直接将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男子拘禁到了面前。

    “准备和你这个老爹说再见吧。”王峰开口,让尼罗教大长老面色大变。

    “住手!”

    这句话几乎是从他的喉咙飙出来的,对于自己的姘头他尼罗教大长老可以不在乎,但是对于这个他唯的儿子,他爱惜甚至过了自己的性命。

    因为他就这么根独苗啊。

    虽然他不能修炼,但是他却可以帮自己完成传宗接代的大事,如果儿子没了,那么他这脉几乎都可以称得上是绝种了。

    这刻他对于王峰的杀机已经滔天,但是王峰有人质在手,他根本不敢乱来。

    因为对方个念头就可以置他儿子于死地。

    “要我住手也可以,焚天砂拿来。”王峰开口,有肆无恐。

    看来那闲庭长老的记忆还真是有用,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男子就是尼罗教大长老的软肋所在。

    只要人在自己的手,王峰不怕对方不就范。

    “给他吧,救救我们的儿子。”就在这时那个贵妇开口,脸的哀求之色。

    “你住嘴!”瞪了这个贵妇眼,尼罗教大长老现在也是愤怒滔天。

    焚天砂的作用不仅仅局限于炼制鬼王丹,在其他的方面这焚天砂也是效用惊人,毕竟此物的出现机率实在是太小了。

    虽然他手里有焚天砂,但是他却舍不得拿出来,因为当初为了得到此物,他们耗费了极大的功夫。

    “给你五息的时间考虑,五息之内你如果不给我焚天砂,那么你就准备绝种吧。”王峰开口,让尼罗教大长老的神色彻底阴沉了下去。

    现在王峰的存在就像是把在他伤口上面的盐样。

    “五。”

    看着对方,王峰直接开始了倒数。

    “四!”

    “呜呜呜……。”察觉到王峰那冰冷的杀机笼罩了自己,这个被王峰抓住的男子也是身躯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很显然这刻对于死亡的恐惧已经让他快要吓尿了。

    拍此人的后背,顿时他口的臭袜子全部都被他给吐了出来。

    “爹,救我,救我啊。”没有了东西堵住嘴,这个男子顿时就大叫了起来。

    而这幕也正是王峰想要看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