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章 不借就抢

作品:《极品透视

    “给你三息时间考虑。?? ≤.≤≥1≥Z≤W≤.≤”王峰淡淡的开口说道。

    “若是我死也不借呢?”堂堂圣境至尊竟然被人这样威胁,这刻秦天涯也豁出去了。

    刚刚他的力量在王峰抓住他手掌就已经被全部封印,所以现在他是点实力都使不出来。

    不过他毕竟是尼罗教的顶级天才,他不会那么轻易屈服的。

    “不借?”听到这话王峰微微笑,随后这才说道:“其实我说借只是和你客套两句而已,没想到你还当真了,既然你不借给我,那我只好硬抢了。”

    说话间王峰的手掌直接抓向了这个秦天涯的大刀,让秦天涯眼睛都红了。

    要知道当初他为了得到这把大刀付出了极其巨大的代价,甚至差点就丢了性命。

    但是现在,王峰竟然要当着他的面把大刀拿走,这简直就像是在用刀子割他身上的血肉样。

    那可是他以生命为代价得到的。

    “给我将刀放下。”秦天涯大吼,声色凄厉,他的双目都红了。

    “我要的东西,岂是你三言两语就能拿回去的,我既然看上了你的刀,那么现在这刀就该跟我姓了。”王峰开口,根本不管这个秦天涯的怒吼。

    “我要杀了你!”

    看到王峰将自己的取走,秦天涯咆哮的大叫了起来。

    “滚边去!”

    说话间王峰巴掌就甩了过去,至少将这个秦天涯扇飞出去了上万米。

    “想逃?”脱离了王峰的掌控,这秦天涯自然也恢复了自由之身,只是有王峰在,他怎么可能逃脱得了。

    身手探出,然后众人就看到那秦天涯竟然在飞的朝着王峰飞来,这是王峰硬生生的在拘禁他。

    堂堂圣境初期的至尊在王峰这里竟然被玩的像个小丑样,点反抗之力都没有。

    “我说过让你走了吗?”王峰开口,直接将这秦天涯给扣下了。

    “你若是敢杀我,尼罗教势必会将你碎尸万段。”论实力,这个秦天涯怎么可能是王峰的对手,所以此刻他只能拿出门派来威胁王峰。

    只是王峰现在是油盐不进,根本不吃他这套,尼罗教又怎么样?他们的半仙都死了个在自己手,只要他们的真仙不出,王峰还真的不怕这什么尼罗教。

    甚至只要王峰的境界再上升步,那么即便是星仙,王峰也无惧。

    他的细胞力量不同于人家的秘法,个人的细胞无穷无尽,而随着王峰的境界提升,他能够运用的细胞数量也在急剧的增多,所以不管他的实力怎么提升,他这越级挑战的能力直都会陪伴着他。

    “尼罗教也没什么了不起的,而且就冲着你这句话,我觉得我就应该再给你点教训。”说话间王峰又是个大嘴巴子下去,打得这个秦天涯整张脸都肿了起来。

    原本他长得还挺帅气,只是挨了王峰这巴掌之后,他哪里还有半分帅气,整个人都像是个猪头了。

    “你说得不错,我不会杀你,只是我却不会保证别人会不会杀你。”说话间王峰直接将秦天涯丢到了梦无缘的面前,道:“怎么处置,你自己看着办吧。”

    “这位小兄弟,不知道能否听我言?”看到这幕,花石健站不住了。

    这里可是他们花家的地盘,如果这秦天涯真的死在了这里,那只怕他们花家从此在这觉罗海域再无立足之地。

    因为他们见死不救,难辞其咎。

    “请注意你的说辞,我不认识你,我也不是你兄弟,有事直接说事。”王峰开口,其话让花族长都面色变。

    王峰的话可是丝毫没给他面子,也可以说没有给他台阶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想要作,但是想到王峰的厉害,他却只能忍耐了下来。

    “今天乃是我为我女儿挑选夫婿的日子,我想你也不忍看到更多血腥了吧?”

    “你不如直接说想要我放人算了。”王峰开口道。

    “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我也就直说了,只要你肯放人,我们花家必有重谢。”

    “不知道是什么重谢呢?是你们的镇族之宝吗?”王峰开口,让花石健的面色都阴沉了下去。

    他看的出来王峰这是故意刁难他。

    “镇族之宝不可能,但是灵石丹药之类的我可以给你提供。”

    “算了,我不需要这些,而且我也不相信你,此事你管不了,你也没法管,如果我是你,我现在就当做什么都没有看到。”王峰开口,然后不再理会对方。

    “此人交给你处理了,要杀要剐,你看着办吧。”王峰开口,而后朝着柳刀走去。

    他要的东西已经拿到手了,至于这个秦天涯的生死和他再没有半分钱关系。

    “梦无缘,你是要杀我吗?”看着梦无缘,这秦天涯脸上露出了绝望之色,因为他的力量现在已经被王峰封印,如果梦无缘要下杀手,他必须无疑。

    “你走吧。”看了眼脸凄惨相的秦天涯,梦无缘开口说道。

    “什么?”听到梦无缘的声音,这秦天涯都怀疑是自己的听力出现问题了。

    刚刚他还想杀了梦无缘,而现在梦无缘竟然要放他走,他的脑子该不会是秀逗了吧?

    “我说你走吧,我今天不会杀你。”梦无缘开口,缓缓将自己的大剑收了起来。

    本来今天这战他是必败无疑的,甚至还有生死危机,但是王峰的出现彻底大乱了节奏,必胜的秦天涯被打成了猪头,现在更是面临生死危机。

    只是梦无缘不是那种落井下石的人,他知道凭借自己的实力他杀不了对方,而且即便是他现在杀了秦天涯,那也是胜之不武,这样的胜利,他不要也罢。

    他想要的就是凭借自己的个人实力,光明正大的击溃秦天涯,留个秦天涯或许是麻烦,但是他留的却是个自己前进的动力。

    人如果没有了追求,那么他接下来的生活将无比枯燥,凡人如此,修士亦是如此。

    每个人活着都需要有追求,如果无欲无求,那和咸鱼又有何区别?

    而且就修士而言,如果不给自己定个目标,只怕修炼起来也少了那股冲劲。

    “你确定你不杀我不会后悔?”秦天涯问道。

    “我让你走你就走,如果你不走,我或许真的会忍不住下手杀了你。”梦无缘开口,让许多人都侧目。

    这是怎样的个人?个杀死对手的机会就摆在眼前他竟然要放弃,这该不会是吃错药了吧?

    “你会为你今天的所做后悔的。”确定对方不会杀自己之后,这个秦天涯不会犹豫,而后借助为数不多的那丁点力量飞到了个尼罗教天骄的旁边。

    “送我回教。”他开口,让那个尼罗教天骄点了点头。

    回头恶毒的看了王峰眼,这秦天涯也不敢出言威胁,因为他知道对方拥有击杀他的能力。

    如果他现在还不知死活的去挑衅对方,或许他真的要死在这里。

    什么比武招亲他已经不在乎了,因为现在他最想要做的事情就是报仇,报王峰之仇。

    此念头现在已经成为了他心的唯所想。

    “这个拿大剑的还真是傻,竟然就这样把个敌人活活放跑了,难道他不知道有句话叫作斩草除根吗?”这时候柳刀说道。

    “可你同样不知道有个成语叫作棋逢对手,如果没了秦天涯,这个梦无缘的斗志只怕都会消散很多。”王峰开口,让柳刀缓缓露出了明悟之色。

    场比武招亲至此就算是结束了,最终到底是谁获胜了谁也说不清楚,此刻那个负责宣布结果的花家长老也是愣在了那里,他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因为他现在宣布的,可能就是最终的结果了。

    尼罗教的那些天骄已经在离去,而个梦无缘在年轻辈只怕很少有人能够匹敌,而之前梦无缘分明不是秦天涯的对手。

    只是秦天涯已走,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几次张嘴,但最后却是什么都无法说出来,最后他只能将求助的目光放到了花石健的身上。

    花家以花石健为主,所以这最终的结果也应该是他来宣布才是。

    这时候花石健也明显注意到了长老的哀求目光,只是此时他也不知道该怎么来宣布结果。

    本来真正的胜出者应该是秦天涯,只是秦天涯现在被王峰逼走,他难道又去把人给拉回来?

    秦天涯这次在这里被欺负的这么惨,只怕他已经没有颜面回来了。

    梦无缘虽然境界上不如秦天涯,但是他的可怕大家也是有目共睹,若是他能够进阶圣境,他未必就比不过那秦天涯。

    所以想了想,花石健还是宣布道:“这次的战斗结果有些意外,但是终究得有个结果拿出来,梦无缘的强大我相信大家也看到了,所以我宣布这次的守擂赛的真正胜出者就是梦……。”

    “慢。”还没有等花石健将梦无缘的名字宣布出来,忽然梦无缘就打断了他的话。

    “我说过我来这里的目的仅仅只是为了战斗,如果花族长你真的要择婿,请选其他人吧。”梦无缘开口,让直平静的花千颜也微微有了些变化。

    好歹他也是冠绝整个觉罗海域的绝色,难道梦无缘就没有点动心吗?

    之前她也想过了,和梦天涯那样的人相比起来,她觉得自己和梦无缘更合适,生在了花家这样的地方,她早就没有自由婚姻的权利,所以她只能梦想着自己能找个正常点的人成婚就好。

    梦无缘虽然看起来形单影只,但是她相信梦无缘的为人绝对要比秦天涯好十倍百倍。

    如果她嫁给梦无缘,也不算太吃亏。

    只是现在梦无缘的回答明显出乎了她的预料,这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

    她现自己点也看不透这个梦无缘。

    “难道你认为我女儿配不上你?”这时候花石健面色阴沉的说道。

    结果都已经要宣布出来了,但是梦无缘去打断了他的话,这简直就是当着几十万修士的面打他花石健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