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秦天涯出手

作品:《极品透视

    “曾经我就想要挑战你,只是那时候你正在闭关,没能成功,今日,就让我们来完成这战。???  .”这个挑战者开口说道。

    他的对手是出自尼罗教的天才,而他却不是尼罗教之人,正是因为同级不同派,他才会想要挑战。

    人都是在战斗不断成长起来的,味的闭关修行只能让你走进死胡同,犹如那井底之蛙样。

    只有出去见识了更多的人之后,你才有可能摸索到最适合自己修行的路子。

    “既然如此,那就来吧。”

    说话间巨大的轰鸣声爆,这两个人顷刻间就大战到了起,只是这样的战斗王峰已经不想看下去了,因为这对于他的修行来说点作用都没有。

    而且他要杀这些人估计也就是翻手间的事情,看蝼蚁大战,看两次或许可以,但是接连都是蝼蚁大战,丝毫看点都没有。

    所以默默的王峰闭上了自己的双眼,只微微听外界的声音。

    等了约莫有十分钟之后,他听到了有惨叫声传来,抬起头看,却是那个壮汉此刻被尼罗教的年轻人击败,坠落了虚空。

    壮汉虽然利用变身将自己的境界硬生生的推倒了轮回境后期,但是他毕竟不是这个层次的人,所以久战之下他根本就不是那尼罗教青年的对手。

    “今天你必死!”

    凶狠的声音从尼罗教青年的口吐出,为了击败这个壮汉他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且不说损失的符纸,就光是第次的肉身对抗让他受伤就足以让他生出了杀机。

    因为当着几十万修士的面被打得吐血,这太掉身份了。

    所以他只有用对方的鲜血来洗刷这种耻辱。

    “住手。”

    看到这幕人群有个长相剽悍的老者开口,这个老者是这壮汉的长辈,此次看到后辈在这里威,他其实心很得意。

    因为壮汉乃是他们这族现在最杰出的天才,能与尼罗教的天才争锋,这足以证明壮汉的可怕。

    如今看到他有危险,这个老者怎么可能还坐得住。

    只是他的叫喊对于这个尼罗教的青年来说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影响:“我尼罗教要杀的人,岂是你能够阻挡的?”

    这青年开口,直接将尼罗教这尊大老虎搬了出来。

    不过后辈的生死就在眼前,这个老者纵然是顶着压力他也得上,因为他不能看着壮汉身死。

    股至尊初期的气息从这个老者身躯,之前他竟然是隐藏了自己的实力,直到这刻才爆了出来。

    “哼!”

    几乎就在这个老者出手的瞬间,那个秦天涯也冷哼了出来。

    不管怎么说他和这个想要杀壮汉的人都是出自尼罗教,如今有人要阻挡他们尼罗教的人,他自然不会看着不管。

    “我劝你还是少管闲事,要不然你们可能会迎来灭顶之灾。”身影闪这秦天涯直接到了这个老者的面前,让老者的面色都阴沉。

    “此次是我们无意冒犯了你们,若是肯放我们条生路,必有重谢。”咬了咬牙,这个老者说道。

    尼罗教的势力太大了,任何势力招惹了他们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虽然之前后辈的表现让他心爽了阵。

    但是现在麻烦也开始接踵而来,个尼罗教的秦天涯他没有办法拿下,而且除了秦天涯,尼罗教还有更多他这样的高手。

    可以这样说,谁惹了尼罗教那就等于是捅了马蜂窝,这样的人在尼罗海域也不知道死了多少了。

    “你以为我秦天涯是谁都可以随意贿赂的吗?我告诉你,有我在,你今天休想插手。”

    “你……。”

    “两位听我言。”就在这时那花石健开口,神色平静。

    听到他的话,这个老者和秦天涯都将目光给放了过去,因为这里主场的,还是他花石健。

    “不知道花族长想要说什么?”秦天涯慢悠悠的询问道。

    “是这样的,今天是我为我女儿挑选夫婿的日子,在这个喜庆的时候,两位不想看到更多的杀戮吧?”

    “不知道这是你自己的意思,还是花仙子的意思?”秦天涯开口问道。

    “我的意思自然就是我女儿的意思,难道我还不能代替我女儿说句话?”花石健开口,眉头微微有些皱。

    很显然这个秦天涯的态度让他有些不喜。

    “既然是花仙子的意思,那我自然会依从。”说话间这个秦天涯直接开口说道:“师弟,住手吧。”

    “不行,我要杀了他。”

    听到秦天涯的话,那个尼罗教的青年人疯狂的大喝,面色狰狞。

    “我让你住手,难道你聋了吗?”忽然秦天涯的声音加大了几分,震得许多人耳朵都轰隆隆的响。

    回头看见那个尼罗教的年轻人似乎还没有罢手的意思,秦天涯面色阴沉,直接探出了自己的手。

    当然他出手并不是为了对付那个壮汉,而是这个尼罗教的年轻人。

    好歹他也是堂堂至尊,个师弟竟然不听自己的使唤,这不是故意拂他的面子吗?

    至尊的力量爆,不管那个尼罗教年轻人怎么反抗,此刻他都秦天涯给抓在了手。

    将这人拘禁到了自己的面前,秦天涯也是冷笑了起来:“我的好师弟,是不是我说的话不好使了?”

    “师兄,那人……。”

    “啪!”

    话还没有说完,忽然这人感觉到眼前黑,个巴掌已经拍在了他的脸上,出手之人正是这个秦天涯。

    看到这幕不少人都变了脸色,这秦天涯当真是蛮横,人家好歹也是尼罗教有头有脸的天骄,这样当着几十万人扇人家耳光,这不是故意给人看笑话吗?

    “师兄,你……。”等到眼前清明的时候,这个尼罗教年轻人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之色的表情,因为他无法相信这个秦天涯会这样做。

    “这只是给你的个小小教训而已,我让你停手你不听,你真当我所说的话是放屁吗?”秦天涯开口,随后才将这个尼罗教年轻人甩开。

    他不怕对方报复,因为两个人同属个教,他拥有圣境初期的实力,而这人只有轮回境后期,除非是对方的境界和他等同或者是过他,要不然这人此生都没有报仇的希望。

    即便是上面怪罪下来,那也会公平的这个天枰也会偏袒向他。

    “给我滚回教去,不要在我的面前碍眼。”秦天涯开口,声色俱厉。

    “秦天涯,这个仇,我记住了。”留下句狠话,这个年轻人转身就走,因为他已经没有脸继续留在这里了。

    而且因为秦天涯的做法,他连师兄也不叫了,而是直呼其名,由此可见这个人现在对于秦天涯有多么大的仇恨。

    “哼。”口小小的哼了声,秦天涯根本没有把对方放在心上。

    再次身影闪,秦天涯已经出现在了那个壮汉的身边。

    此刻这壮汉的情况十分搞糟,不仅浑身都是伤势不说,并且他的气息还十分衰弱,这次回去之后如果他不好好修养,只怕这会影响到他终生的修炼。

    损失寿元不可怕,可怕的是辈子境界都不再提升,如果是那样,这个壮汉将会活活老死。

    “人我还你了。”说话间秦天涯脚就踢在了这个壮汉的身上,将他踢飞出去了至少数百米,让那个老者都面色大变。

    很显然他没有想到秦天涯竟然会来这么出。

    “秦天涯,你欺人太甚。”这个老者大喝,双目几乎都快喷出火了。

    “这还算是好的,如果你继续不依不饶,那么我看这个人也没有必要存活下去了。”秦天涯淡淡的开口,让这个老者面色再次变。

    他能够看到那个壮汉现在还有气息在,并没有死亡,但是他如果真的像是秦天涯说的这样不依不饶,或许对方真的会痛下杀手。

    尼罗教有多么可怕他心清楚,招惹了他们绝对不会有好下场。

    所以心虽然极度愤怒,但是他却不得压制下去,眼下还是先把人救下为主,至于复仇之事,还是放到后面再说吧。

    这个老者只能在心这样安慰自己说道。

    “花兄好意我心领了,这个恩情来日再报。”来到壮汉的身边,这个老者直接将他收入了自己的国度世界。

    进了国度世界,纵然是秦天涯想要再杀恐怕都无能为力了。

    “等等。”看到这个老者要走,花石健忽然开口叫道。

    “不知道花兄还有何事?”老者问道。

    “我知道你们家族有本近古遗本,不知道可否借我观?”花石健开口,让这个老者再次面色变。

    那遗本乃是他们家族的大秘密,从来不借给外人看,甚至这还是他们家族崛起的根源所在,这花石健竟然想要借去看,那怎么不直接说送?

    这刻这老者也算是反应回来,这个花石健和秦天涯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此事事关重大,我需要回去找老族长商议。”这老者开口,也不想下子把话说死,因为他需要先离开此地。

    “当着几十万人的面,我就当你答应了。”花石健开口,让这个老者心想要骂人,这完全就是故意不给他台阶下啊。

    “告辞。”对着花石健抱拳,这个老者直接升空而去,眼下这城池的禁阵并没有彻底启动,所以他很轻易就窜出去了。

    这刻他已经下定了决心,他这辈子都不会再来此地了,至于说什么借书观的鬼话他也不会去做。

    因为那本书关乎他们整个族群,怎么可能借出来。

    这花石健完全就是个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拿自己女儿来当作拉拢别人的砝码,也实在是不要脸。

    那花千颜作为他的女儿,也真是倒了辈子的霉了。

    别人不知道为什么花千颜直不出现,但是作为至尊他却知道这切都是花石健故意为之,他的目的就是为了利用自己的女儿来拉拢到个能够撑起他们花家未来的年轻天骄。

    利用女儿的神秘去吸引外人,然后行拉拢之事。

    只是这花石健可能没有想过,既然别人是天骄,那怎么可能会任人摆布,这个花石健迟早都要吃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