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 守擂之战

作品:《极品透视

    他的动作很缓,仿佛是没有吃饭样,但他越是这样搞,众人的呼吸就越加急促,这就仿佛是赌石的时候,却目睹那切石的那瞬间样。 ≥.≈1ZW.

    众人的心此刻都崩的紧紧的,全场此刻变得无比静寂,他们都在等着花千颜露出真容的那刻。

    哗!

    虽然只是个简单的掀纱巾动作,但是此刻全场还是出了道哗然之声,因为大家等待这刻已经等的太久了。

    忽然期待的东西忽然下子就要送到自己的面前,这些人不激动那是不可能的。

    传说的花仙子,他们今天终于要目睹其芳容了。

    在场当起码过九成九的人都未曾见过花千颜,甚至同个城池,哪怕住在花家附近的人也都没有见过她。

    花千颜似乎就像是被雪藏了样,几乎没有在外人的面前露过面,正是因为如此,他们的期待感才会有如此之强。

    人都有种奇怪的心理,越是得不到的东西就越是想要得到,人性如此。

    纱巾撤去,脸倾国倾城的绝世容颜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这刻许多人都长大了嘴巴,愣愣的看着花千颜。

    绝美的容颜不施任何点粉黛,特别是那双水汪汪的眼睛更是让人忍不住心生爱怜,微红的嘴唇微微抿着,活脱脱副画仙子。

    虽然在场的许多人都见过美女,但是他们这刻不得不承受,这花千颜比美女还要更美,特别是她那种集出尘,柔弱美的气质更是吸引人。

    这刻也不知道有多少人都想要将这个花千颜拉入怀好好爱怜,只是有花石健在,他们也顶多就是想想而已。

    个圣境期的至尊可不是那么好惹的。、

    “早就听闻花仙子容颜冠绝尼罗海域,今日见,果真是名不虚传。”这时候那个白衣青年开口,脸的笑意。

    只是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他才显现出了缕贪婪,个绝世容颜的道侣不仅可以帮他提升实力,更可以满足他的占有欲,这可当真是举两得。

    不管怎么样,今天这花千颜他是定要拿下。、

    比武招亲既然已经公开,那就说明花石健不会再有反悔的机会,所以只要他横扫了在场的众多年轻天骄,那么他就能抱的美人归。

    这可是花石健亲口说的。

    “秦师兄,这次这里你的实力最强,我就先在此祝贺你了。”就在这时个年轻天骄开口,脸的恭维之色。

    此次受邀的年轻天才们过半都是来自尼罗教,尼罗教太强势了,以致于他们连天才都要收拢,所以这次胜利者也多半是从这个尼罗教当诞生。

    这个秦天涯能够在这个时候大大圣境初期,那就说明他足以碾压众人,甚至花石健的主要目光也都放在了这秦天涯的身上。

    当然他也未曾忘记那个给他极其恐怖感觉,只是有了先前的遭遇,他不敢再去直视王峰,只能斜眼看到王峰还没有离开。

    他不知道王峰是谁,对于此人的记忆他片空白,但是他几乎可以确信,对方有伤害他的实力。

    “花族长,你是不是得宣布下规则了?”就在这时这秦天涯轻声说道。

    “既然贤侄这么问了,那我也就把规则说说,此次比武招亲大赛是守擂模式,只要不过四十岁的修士皆可参加,在场的诸位都可以报名,但是报名只截至两万名,只要谁能够战到最后,谁就可以迎娶我的女儿,此规则立即就生效。”

    说道这里花石健微微顿了顿,这才道:“接下来,报名开始吧!”

    “别挤别挤。”几乎就在花石健声音刚刚落下的时候,在场的人就开始剧烈的骚动了起来。

    因为名额大限,大家都想要去争得席之地。

    “你眼瞎吗?你踩到我了。”

    “挤尼妹啊,没看到都已经走不动了吗?”

    “你找死!”

    “往后退,往后退。”

    各种声音此刻响彻在这片广场之上,极为混乱。

    看到这幕王峰有种回到地球上的感觉,那就是春运挤火车,你挤我,我挤你,真是好不热闹。

    看到这幕,这花石健微微笑,倒也没有多说什么,因为能够出现这样的情况,让他感觉到十分欣慰,因为这代表他养育了个好女儿。

    “要不你也去报名试试?”就在这时柳刀在王峰的身边小声说道。

    “你觉得可能吗?”王峰翻了翻白眼,这才说道:“我都已经是有家室的男人了,而且论辈分,我现在都已经成为了别人的祖宗级别,你觉得我还会去吗?”

    “那可说不定,都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在这个修炼界娶个几十个几百个道侣并不稀奇。”

    “或许对于有些人来说不稀奇,但是对于我来说,我不能去伤害我的那些女人们。”

    “算了,懒得和你这个榆木脑袋说道,你不去报名,我去。”说话间柳刀也挤进了人群。

    只是他可不是真正去和别人挤,他此刻微微散出了自己的气息,然后他周围的人就感觉到股五行的力量推向了他们,生生给柳刀让开了路。

    看到这幕王峰苦笑,摇了摇头。

    别人都规定只能四十岁之下的年轻人去参加战斗了,柳刀这个老的都快掉牙的人,去了不给人驳回才是怪事。

    果不其然,没有要多长时间就排到了柳刀的位置,准确的说是他硬生生挤上去的。

    只是柳刀的真实骨龄下子就被人识别出来了,让柳刀丢了个不小的脸。

    不过柳刀终究是人老脸皮厚,虽然被识破年纪,但是他依旧面不红心不跳的回到了王峰的身边。

    站在这柳刀的身边,此刻王峰也成为了许多人关注的目标,只是对于这些目光王峰全部都免疫,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

    不多时,又有好几个过四十岁的被检查出来,如此众人的视线这才慢慢的被混乱。

    “我这次可当真是跟着你‘沾光’了。”王峰开口,让柳刀都十分厚颜无耻的笑了起来:“这么说,你是不是还得感谢我了?”

    “滚!”

    不多时,两万名年轻人已经报名成功,此刻他们已经被分配到了另外的块空地上。

    当然,天空这些受邀前来的年轻人并不需要报名,因为他们能受到邀请函那就说明他们早就已经拥有了守擂的本事。

    之所以还弄两万个名额出来,估计也是为了更加热闹而已。

    毕竟自己要嫁女儿,总不能就百来人打吧?

    那样来,岂不是太过于寒酸了?搞的他女儿好像没有人要样。

    “恭喜你们已经获得了参加招亲的资格,就按照我之前所说的规矩,谁最后守擂成功,谁就能够迎娶我女儿,现在,守擂开始吧!”

    说话间这花石健大袖挥,顿时广场剧烈震动,个高大的守擂台正在快的升起。

    这个擂台约莫有五十米大小,虽是不大,但是作为临时的战斗场地,却已经足够了。

    “跌落擂台即算输,升空也算输,认输不可再出手,尽量还是少出人命才是。”花石健开口,算是简单的宣布了下具体规则。

    在场的都是天才,如果下子死伤太多,他可担不起这个罪责。

    “我第个来。”

    几乎就在花石健的声音才落下,就有道人影直接窜上了擂台,这是那两万人当的个年轻人,境界不错,已经达到了轮回境期。

    只是他这样的人明显不可能坚持到最后,他之所以选择第个上去,也不过就是搏搏众人的关注罢了。

    眼下这里可聚集了几十万修士,如果他们能稍微露面,那今后对于他们的帮助也有不小。

    “我来挑战你。”

    几乎就在这个修士刚刚才上去不到息的时间,就有人开口要挑战他了。

    挑战他的同样是个年轻人,只是这人的境界稍次,只有轮回境初期。

    不过能够在这样的年纪达到轮回境的层次,这足以证明他们的修炼天资不凡。

    如果好好培养,假以时日,或许他们也有机会成为至尊。

    “路名,你直接认输吧,你不是我的对手。”看到这个走上来挑战的人,最初上台的年轻人冷笑道。

    很显然他们两个人认识,估计还有点熟悉。

    “就算不敌,但是为了花仙子,这战我还是得试试。”这名为路名的开口,虽说是为了花仙子,但是许多人都看的出来,他也仅仅就是为了露脸而已。

    毕竟凭借他们的实力,他们根本就没有资格说出这样的话来。

    “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怪我对你不客气了。”说话间这个年轻人身影闪,而后直接就来到了这个路名的面前。

    狠狠拍出掌,让虚空都出了轰鸣的声音。

    只是这个路名似乎早有准备,只见他翻手间就取出了面盾牌,将这青年人的手掌挡住了。

    “啊!”

    不过这还不算完,当这个年轻人将手掌触碰了这盾牌之后他顿时就出了道凄厉的惨叫声,此刻他的手掌竟然在飞快的腐烂。

    “你好恶毒,你竟然在盾牌上使毒。”这个青年心大骇,转身就退。

    并且他在后退的时候还在大喝:“花族长,此人使用暗器,他不拥有战斗的资格。”

    他的声音很大,整个场地的人都可以听到。

    只是听到这话花石健却很平静:“我没规定在战斗的时候不能使用暗器,你要明白这乃是真正的战斗,我们看的不过是战斗结果,至于这个究竟是怎么战的,不再我的考虑范围之。”

    花石健开口,让这个青年都面色大变,因为此刻他现那毒素已经开始朝着他的手臂蔓延,恐怕要不了多长时间,他整个人都会腐蚀而死,这毒素实在是太霸道了,他需要时间去压制。

    要不然这极有可能会威胁到他的生命。

    “路名,此仇不报非君子,你给我等着。”留下句狠话,这个青年转身就跳下了擂台,认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