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 自寻死路

作品:《极品透视

    巨大的轰鸣声响彻天际,狂暴的力量以他爆炸为心朝着四面方席卷而去,至尊的最强力量此刻横扫开来,让觉罗海域的这些至尊们全部都变了脸色。??  ≤.≤1ZW.

    因为战斗从开始到现在还没有十息的时间啊,这么快就选择了自爆,难道觉罗海域真的挡不住他们吗?

    “怎么还不苏醒?”

    这时候柳刀心焦急无比,虽然外面的那个尼罗教至尊还没有轰碎这个蛟龙族长设下的光罩,但是旦外面的觉罗海域高手死绝,到时候即便是王峰苏醒过来,只怕他也敌不过那么多的高手。

    有道是双拳难敌四手,到时候他们能否脱身都还是两说之事。

    “混蛋。”

    大骂的声音从虚空传出,这刻那个在自爆心的尼罗教长老出现了,只见他衣衫褴褛,到处都是破洞,其头更是漆黑的根根倒立,他的身上全部都是鲜血,看上去就像是活生生的脱了层皮样。

    从对方拼命到自爆,整个时间都没有用到三息,所以他几乎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只能硬生生的接受了这股巨大的冲击力。

    所以现在他受伤严重,短时间内难以动用至尊的力量。

    别看他表面上只是有皮肉伤,但是许多力量都已经侵入到了他的五脏六肺当,此刻他必须得打坐恢复,要不然这些伤势足以对他今后的修炼造成灾难性的影响。

    原本觉罗海域这边的至尊就不够,如今自爆个,他们的压力更加大了,完全就是在被横扫。

    至尊们战斗艰难,而那些普通海族修士们更是困苦,虽然他们有百多万海族同时操控着种战争阵法,但是这尼罗教的三支大军太可怕了,他们就像是道洪流样,所过之处,觉罗海域这边就是溃败。

    战斗开始到现在,觉罗海域就直在后退,如果不是大家都有颗赴死之心,或许他们早就已经被摧枯拉朽的横扫了。

    人的潜力是无穷无尽的,比如你平时搬不起的块石头,在你极其疯狂的状态之下,你就有可能将石头搬起,人体是个宝藏,个永远都开不完的宝藏。

    故而,在疯狂的状态之下,觉罗海域这边战力其实还是不容小觑。

    咔咔!

    在王峰这边,在那个尼罗教长老的疯狂进攻之下,笼罩王峰的这个光罩终于出了咔咔之声,随时都有可能破碎。

    虽然这是半仙设置的光罩,但是这个尼罗教的长老同样是圣境巅峰的实力,甚至只脚都已经跨入了半仙的层次。

    所以在他的这样猛攻之下,这光罩坚持不了多久。

    “尼玛。”

    看到这幕柳刀的心大骂了起来,他不知道王峰多久才会苏醒,但是他知道旦对方杀进来他必须要想办法阻止,如若不然他和王峰都有可能折损在这里。

    翻手间将绝魂刀取出,他的脸上露出了决然之色,有王峰在这里他不可能后退,因为他走,那王峰就真正暴露给对方了,所以他宁愿自己死,也要保护到王峰至最后秒。

    曾经他救过王峰的命,而王峰同样也救过他的,两个人合作了这么多年,如果连这点感情都没有的话,那王峰也不会不带别人,专门只带他个人了。

    “轰!”

    等了差不多有十息左右的时间,这个光罩终于抵挡不住,在柳刀的注视之下崩碎了。

    在光罩崩碎的这瞬间,柳刀就直接感受到股至尊的气息笼罩了他,让他似乎连移动都困难,他不过才轮回境后期,和至尊相比他相差的实在是太远。

    只是王峰现在就在他的后面,他是绝对不会只顾自己逃命的,所以纵然是面对个至尊,柳刀也毫不犹豫的举起了他手的长刀。

    “负隅顽抗吗?”看着柳刀,这个尼罗教的长老笑了起来:“我还以为你们两个有多么厉害,最强的也不过才圣境初期,这样的人,我要杀就杀,至于你这个小蝼蚁,现在我就送你程。”

    小蝼蚁说的不是别人,正是柳刀。

    轰鸣的声音传来,这刻这个尼罗教长老的手掌抬起,朝着王峰和柳刀二人就印了过来。

    这掌之下或许王峰不会丧命,但是身为还不到圣境级别的柳刀绝对非死即伤。

    “难道我真的要完蛋了?”看到这幕,柳刀的口传出了喃喃自语的声音,对方圣境巅峰,而他才轮回境后期,两个人相差了足足个大境界,他根本就挡不住对方的击。

    这刻他想了很多,他想到了自己以前还没有陨落之前的风光,也想过自己死后只剩灵魂体的憋屈,甚至他还想着到了自己跟随着王峰之后,点点崛起的时光。

    这些就是他的生记忆,有人曾经说过,人在即将面临死亡的时候其意识最清晰的,他们的脑域可以在那刻开到常人难以企及的程度。

    这也就是为什么生死边缘才是修炼的最佳时机了,因为人只有在面对死亡的时候,他才能够去领悟到平常接触不到的东西。

    “我有在,你自然不会完蛋。”

    就在柳刀认为自己必定死亡的时候,忽然道平静且熟悉的声音从他的身后传来,道劲风从他的脖颈处穿过,那是条手臂,条拥有可怕力量的手臂。

    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力量爆,但是当这条手臂从柳刀肩膀上穿过去的时候,在他面前不远处的这个尼罗教长老直接被撞飞了出去。

    这刻他捂着自己的胸口,狂喷鲜血不止,仅仅就是击他就已经遭受了重创。

    “你说别人是蝼蚁,在我的眼,其实你也和蝼蚁差不多。”王峰开口,而后他身影闪就直接出现在了柳刀的面前。

    “去参加战斗吧,这里已经不用你管了。”王峰背对着柳刀开口,而后他掌就拍向了这个尼罗教的长老。

    就像是之前这个老者对付他们样,这刻王峰以同样的招数还击了回去。

    “你就算让我管,我也管不了啊。”柳刀苦笑着开口,而后离开了这里,参加战斗去了。

    战斗乃是磨砺人的地方,如果不是为了保护王峰,柳刀其实已经去参加战斗去了,如今柳刀见王峰已经没事了,他当然没有后顾之忧了。

    轰!

    掌之下,轰鸣声爆,这个尼罗教的长老直接被王峰拍的狂吐鲜血,完全不是对手。

    “算了,和你战斗没意思,我送你程。”说话间王峰的掌心爆出了浓郁的金光。

    在这光芒当,个符飞快的飞出,这符表面上看上去就和以前他所施展的太古神符没有区别,但是只有王峰自己才明白,这符早就已经不是太古神符了,因为两者之间根本就不是同个东西。

    虽然他在这里修炼的时间很短,但是就是在这个短的时间当,王峰已经差不多将太古神符领悟透。

    太古神符是从古老的镇字诀演化而来,所以反推回去,王峰已经触碰到了镇字诀的真谛。

    虽然这真谛他现在还没有真正的弄明白,但是如今他所施展出来的太古神符却已经拥有了镇字诀的威势。

    在金色符的笼罩之下,这个尼罗教的长老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生死危机。

    他知道对方拥有杀他的力量,他之前还在觉得对方是蝼蚁,但是现在蝼蚁变成了猛虎,他难以活命。

    “嗯?”

    就在王峰在这里准备击杀这个尼罗教的长老之时,忽然远处的那个二长老露出了异色,因为他已经察觉到了这边异样的气息波动。

    这种气息已经达到了他们这样的层次,他想不注意都不行。

    甚至不仅是他,这刻在场的这些至尊都已经感觉到了从王峰身躯弥漫而起的那股恐怖的威势。

    不过半仙,却能媲美半仙。

    “王峰!”

    就在这时,那个宫杰雄终于注意到了这个让他仇恨到骨子里的年轻人,出了震天的怒吼。

    “呵呵。”听到这话王峰几乎是第时间将目光投了过去,只是当他看清楚了这人是谁之后,他顿时就笑了。

    能够看到宫天,王峰早就已经料想到了自己也会见到宫杰雄以及界尊,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和宫杰雄竟然这么快就见面了。

    如此正好,宫家曾经对王峰造成过不小的伤势,所以这个氏族已经没有必要在这个世上留存了。

    现在整个宫家就只剩下了宫杰雄个,只要他死,那么宫家将真正的不复存在了。

    “小杂种,是不是你杀了小天?”宫杰雄破口大骂,点都没有至尊的模样。

    而且从他的话他们不难听出王峰曾经和宫杰雄认识,甚至他们两个人还是有深仇大恨的,要不然怎么可能见面就如此。

    “他本来早就该死了,所以他死我的手,这有什么可稀奇的吗?”王峰淡淡的开口,根本就没有把宫杰雄放在眼。

    曾经宫杰雄在他看来是无法抵抗的存在,但是现在随着王峰的境界提升,如他这样的人已经进不了他的眼了,因为王峰可战半仙,个圣境巅峰又算的了什么?

    “混账啊混账。”听到王峰的话,宫杰雄气的只感觉到眼前黑,这刻他真是恨不得将自己对自然神道所有的仇恨都撒到王峰的身上来。

    只是王峰的可怕他已经感受过了,如若逃过来,只怕也是死路条。

    “想不到小小年纪,这嘴巴倒是不饶人,看样子不给你点教训,你是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了。”就在这时那个二长老在平静的声音步朝着王峰迈了过来。

    “就凭你也想给我教训?”听到对方的话,王峰声冷笑,抬手就是拳。

    与此同时他另外个手臂更是探向了他不远处的这个圣境后期的至尊,既然这个人想要杀他,那么按照王峰的性格,他是绝对不能放对方走的,所以哪怕有半仙出手阻拦,他要杀的人还是要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