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完全碾压

作品:《极品透视

    天眼展开,王峰能够看到此人已经飞驰到了数百米开外,正躲在那虚空看他。  ≥.≤1ZW.

    之前王峰是太大意了,没有现这只不过是道虚影,但是现在他既然都已经现了,那么对方将再没有任何的后退余地。

    太古神符和规则之力在这刻刻同时被王峰运转起来,他伸手朝着虚空抓,顿时虚空破碎,个年轻人被他硬生生的拖了出来。

    这正是那个尼罗教的半圣。

    此刻被王峰抓,他的脸上全部都是震惊之色,他的奇异身法十分罕见,乃是隐匿的神术,以前和人战斗的时候,他这身法从来都没有被堪破过。

    甚至当初他击杀那个圣境初期的至尊,也是此术立下了巨大的功劳。

    但是现在,他隐匿之后竟然还是被对方准确无误的拘禁了出来,他想不吃惊都不行。

    “好好安息吧。”抓住这个半圣,王峰身躯恐怖的力量爆,直接从对方的脖颈侵入了他的身躯。

    半圣王峰杀过的也不是个两个了,所以此刻再多个,那也没有什么。

    “住手!”

    看到这幕,那个尼罗教的至尊再也无法忍住,伸手就对着王峰拍来了掌。

    只是这掌都不用王峰去反抗,自有会人替他接下。

    本身这尼罗教进入觉罗海域就已经让众多的至尊不舒服了,如今他竟然还当着这么多人的出手,他们岂能忍住?

    之前这尼罗教打得他们没话说的时候,对方何等的嚣张?

    如今他们也遭遇了和他们样的遭遇,他们岂能让王峰受损?

    甚至他们都希望王峰将这批尼罗教的年轻人全部都杀光才好。

    这刻他们甚至都已经忘记王峰并非他们觉罗海域的人。

    “年轻人的战斗你插手做什么,而且他们被杀那只是怪他们技不如人,难道你也认为自己也属于年轻辈?”那个狂鲨族的老祖挡住了这个尼罗教的至尊,将王峰护在了后面。

    “让开。”看着眼前这个让人可恶的脸庞,尼罗教的至尊呵斥道。

    “你说让就让,难道你还当我们觉罗海域无人了?年轻人的战斗那是他们自己的事,我奉劝你最好还是不要插手。”

    “若你敢出手,今日你休想活着离开此地。”这时候那赤甲族的老祖走上前来,也同样挡在了这个尼罗教至尊的面前。

    之前他们之所以没有出手,是因为大家都没有个出头的,如今有个王峰在帮他们报仇,所以他们是说什么都要将王峰给护下来。

    而且赤甲族的那个天才已经被尼罗教所杀,所以现在他也是豁出去了,只要这个老者敢乱来,他就敢与对方爆生死之战。

    “你们……很好……你们很好啊。”

    看着挡在面前的两个人,这个尼罗教的至尊怒极生笑。

    这次他带人来这里目的就是为了打压这觉罗海域的年轻辈,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现在竟然生了这样的变化。

    如果他早知道这会陷入这等境地,他就绝对不会独自个人出来。

    真的生战斗,或许他可以走脱,但是他带来的这些人,怕是全部都要葬生于这片觉罗海域当。

    在他们这些至尊生纠缠的时候,王峰那边已经成功的将那个半圣击杀,只是随着王峰将他杀死,片刻之后,远处的虚空光芒闪,这个半圣竟然再次出现。

    眼望去,王峰现他身上所佩戴的块玉佩碎裂,想来正是这物件在关键的时候救下他命。

    这样的东西王峰曾经在魔域和三天的界战当看到的,当时那些出来的魔帝都是携带了那可保命次的玉佩,现在他竟然再次看到了同样的东西。

    这个人年纪轻轻就可以修炼到半圣级别,这尼罗教肯定是对他照顾有加,赐予这样的东西并不奇怪。

    毕竟要培养起个这样的妖孽天才十分不容易,对于尼罗教来说,这人就像是个宝贝疙瘩,他们当然要赐予保命之物。

    “只是很可惜,就算你拥有这等保命之物,你也依旧难逃必死的结局。”看着这个面色苍白的青年,王峰冷笑声,然后就是步迈出。

    既然都已经杀了对方次,那么王峰就已经真正下了击杀对方的决心,有仇能当时解决最好,如果让对方走脱,后患无穷。

    “若他死了,我要你小子跟着陪葬。”就在这时那个尼罗教的至尊声大吼,震动天地。

    只是对于他的话王峰没有放在心上,因为修炼至今,这般威胁的话他早就已经记不清楚听过多少。

    虽然他遇到过许多的危险,但是他现在不也样活的好好的吗?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杀心已起,就再难以抑制。

    “起上。”

    见识到了王峰的可怕,此刻这些尼罗教的年轻天才们都知晓,如果他们不联手,可能他们将无半点生机可言。

    群人在这刻纷纷出手,那种威势是极其可怕的,单论个,他们可以在任何个地方混的风生水起,但是现在他们却都为了个王峰而出手。

    “群攻吗?”

    看到这幕,王峰微微笑,随后翻手间就取出了吞神罐。

    “既然你们都要送死,那我如果不成全你们,倒是显得我够小气。”说话间,王峰将吞神罐催动起来,顷刻间可怕的魔雾直接弥漫虚空,让这些年轻天才们都面色变。

    此刻他们只感觉到浑身皮肤瘙痒,伸手去抓,顿时就抓下了大块带血的血肉,惊得他们纷纷后退。

    “冰封!”

    看着这些人,王峰面色冷漠,直接将海皇心脏的力量爆了出来。

    这样的力量如果去对付至尊,明显是有些不够看,但是拿来对付这群还没有真正强盛起来的天才,王峰却没有感觉到多大的压力。

    冰寒之力瞬间弥漫而出,些实力稍微弱点的直接被冻成了冰块,他们的生机正在快的消散,完全不是王峰的对手。

    而那些强点的虽然在剧烈的挣扎,但是此刻他们的行动也受到了极大的阻碍,王峰的这股寒气正在延缓他们修为的运转。

    如果他们修为真的停止运转,那也就是他们丧生的那刻。

    那个半圣被王峰留住,而宫天此刻也没有逃掉。

    “先灭你。”

    看了眼那个挣扎的半圣,王峰面色冷漠,缓缓朝他走了过来。

    翻手从自己的空间戒指拿出那柄斧头,王峰稍微掂了掂,道:“还有什么遗言要交代吗?”

    “成王败寇,今日败你之手,是我实力不济,若能再给我年时间,我必斩你!”

    “哈哈。”

    听到这话王峰直接哈哈大笑了起来:“你激我有个屁用,你觉得我像是那种会放你走的人吗?放虎归山不是我的性格,如果你想要杀我,还是慢慢等下辈子吧。”

    说话间,王峰的斧头斩而下,根本就没有丝毫的犹豫。

    斧之下,这个青年直接被斩为二,鲜血溅了王峰脸,仙器的威能此刻尽数将对方的升级抹杀,再没有复活的可能。

    个堪比圣境至尊的半圣就这样被王峰斩杀,看到这幕,那些觉罗海域的海族修士全部都是瞪大了眼睛,露出了不可思议之色。

    在他们的眼,王峰仅仅也就是个稍微有点成就炼丹师,但是现在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王峰除了是炼丹师,竟然还是个级强者。

    两种荣光同时出现在了个人的身上,这刻王峰简直成为了全场最瞩目的焦点。

    以前或许许多人都不认识他,但是这刻,他们都知道觉罗海域有他这么号人。

    有人想要叫出王峰的名字,只是他们思前想后,似乎都还不知道王峰究竟叫什么。

    他们只知道王峰曾经在火焰族拍卖会的时候称呼自己为贝某,由此可见他是姓贝,只是他究竟叫贝什么名字,他们却不从得知了。

    斩死这个半圣,王峰的下个目标直接定在了宫天的身上,这个家伙王峰早就已经想要杀死他了。

    只是以前在三天的时候,屡次被他逃走,原以为此生都没有机会杀他了,不曾想现在上天又给了他这样的个机会。

    宿命之敌,那是定要分出生死的,当初宫天能逃,那是因为王峰的境界还没有修炼到家。

    如今王峰的战力堪比至尊,要杀个宫天,这比以前不知道容易了多少。

    宫天现在还在冲刺圣境至尊的路上,而王峰却是早就已经在战力上迈过了那道坎,所以看着宫天,王峰眼只有无尽的冷漠。

    “当初让你逃了直是我心的遗憾,今天能杀你,也算了了我当初的个夙愿。”看着宫天,王峰缓缓开口。

    “就是因为你,我才失去了我的切,本以为等我修炼有成的时候就去找你报仇,没想到现在竟然就遭遇了,其实我直都不明白,为什么你定要和我为敌?”宫天开口,脸上除了疑惑,并没有那种知晓被杀之时的绝望。

    因为他明白自己的结局,如果不碰到王峰,或许他可以继续修炼下去,而现在王峰连比他厉害许多倍的半圣都杀了,他又拿什么去抵抗?

    “没有什么为什么,我就是单纯看你不舒服,这就是理由。”王峰开口,未曾如实相告。

    “我知必死,我只想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对付我。”宫天开口,双目死死的盯着王峰。

    “如果因为什么连你自己都不知道的话,那么我也会说不知道,带着这无尽的疑惑,去地狱慢慢思考吧。”

    说话间,柄巨大的斧头横空而下,直接将这宫天的命收走。

    几乎就在他死亡的这瞬间,王峰感觉到自己的念头似乎通达了不少,为了杀宫天,他已经不知道想过此事多少次。

    如今宫天已死,王峰心的那点介怀终于释去。

    就像是福临心至样,这刻王峰触碰到了轮回境期的门槛,他的气息正在这刻生巨大的变化,他在朝着轮回境期迈进。

    看到这幕柳刀愣,而后瞪大了眼睛。

    杀个人就提升实力,王峰这究竟是出门踩了什么样的狗屎?

    至于其他海族修士此刻也是露出了不可置信之色,王峰本身就已经十分强横了,在他们看来,王峰其实就是个活着的至尊。

    但是现在,从王峰身上散出来的气息就只有轮回境,这才是让他们真的感觉到震惊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