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 战至尊

作品:《极品透视

    “我草拟大爷,你怎么又收起来了?”

    看到王峰的动作,柳刀开口大骂了起来。 ㈧.㈧㈧1?Z?W?.㈧

    “此物用在现在是浪费,这样吧,再逃会我将你放走,你径直的去蛟龙族,而我留下来阻击对方,如何?”王峰开口说道。

    “不行,绝对不行。”听到王峰的话,柳刀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虽然他和王峰的说话直都是骂人居多,但是真正到了关键时刻他还是非常的正经,追击他们的人乃是货真价实的圣境,而王峰虽然可以杀半圣,但是半圣和圣境完全就不是个档次的。

    如果王峰留下,他会十分的危险,柳刀绝对不会让王峰陷入这等险境之。

    “不行也得行,如果继续这样拖下去,只怕我们还没有逃到蛟龙族就会被对方追上,那样的话或许我可以活,但是你却必死无疑,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可是你也不能以身犯险啊。”

    “放心吧,对方想要杀我没有那么容易,你要知道,有规则之力在的地方,我几乎就是不死不灭的,只要你走脱了,那么我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王峰开口,让柳刀瞬间就沉默了,他知道自己现在相对于王峰来说只是个拖后腿的,没有他在,王峰可以很从容的走脱,王峰之所以想这么做,也完全是为了他。

    “那你多坚持片刻,我定帮你将救兵搬来。”

    两个人合作多年,早就已经拥有了默契,所以这刻柳刀没有再和王峰犟嘴,答应了下来。

    “记住,如果对方不来,你就直接大喝说玄羽大帝会注意到这里的切。”

    “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柳刀回应,随后不再说话。

    “怎么可能逃这么快?”后面,那个火焰族的至尊越追越是心震惊,因为他现自己和对方的距离根本就没有多大的拉近。

    这在他看来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因为他是圣境至尊,而对方只是两个轮回境修士,这相差十分悬殊。

    因为火天的事情,如今的火焰族可谓是被千夫所指,甚至还差点就被众多势力领兵前来攻打。

    所以这切的仇恨现在他都归结于了王峰和柳刀的脑袋上,当时火天对他们说过,说他密谋这切就是为了提升实力。

    若是火天成功了那还好,个势力三个至尊,这样的阵势,即便是其他势力也不敢前来问责。

    但是现在切生了巨大的变化,火天去不返,而这两个人最后才出来,所以他几乎可以确信,火天生的变化,就是因为这两个人。

    所以他这才追杀了下来。

    因为个火天,火焰族现在遭到了诸多势力的打压,所以这两个人必须要死。

    “我不信你们能逃脱。”嘴角露出了冷笑,这个至尊将自己的度爆出了极限。

    只是这样追击了两三分钟,他现自己还是没有办法追上对方,这让他不得不震惊。

    对方就算是燃烧寿元也无法直保持这么快的度吧?

    “你们……逃不掉。”

    既然直没有办法追上,这刻这个火焰族的至尊索性就燃烧起了自己的寿元。

    他的度陡然间暴涨到了极致,让前方的王峰都面色大变。

    他已经感觉到了对方的疯狂。

    “柳刀,赶紧走,这里离蛟龙族已经没有多远了。”

    王峰开口,直接将柳刀甩了出去,而作为阻击至尊的人,王峰就只能原地不动的候在了虚空当。

    王峰从来都没有和至尊动过手,所以他这刻战意冲霄,至尊的确很强,但是他现在也不弱。

    配上所有底牌,他未必就怕了至尊,既然对方要战,那他就奉陪。

    “等着吧。”看着王峰的背影,柳刀咬牙,直接翻手取出了张破界符。

    单靠空间穿梭的话,度实在是太快了,所以这刻他不惜动用了破界符,他要以最快的度赶回蛟龙族。

    “断!”

    只是还没有等到他跨入这个空间通道,忽然他面前的空间通道就坍塌了,这个破界符的力量被那个火焰族的至尊生生打断。

    “走!”

    都没有回头,这刻王峰直接爆出了几十万个细胞的力量,轰出了碎星拳的九拳叠加。

    浩瀚的力量从王峰的拳头冲出,这刻纵然是这个火焰族的至尊都不由得露出了惊色。

    “老子不信你还能阻我。”翻手又取出了张破界符,柳刀这次成功迈入了进去。

    那个火焰族的至尊被王峰所挡,所以柳刀很从容的离去了。

    之前王峰之所以没有动用破界符,原因是破界符的度还赶不上他的瞬移,但是柳刀可没有王峰那种瞬移的力量,所以他只能借助这破界符。

    柳刀成功的逃了,但是王峰现在可没有时间逃了,因为那个火焰族的至尊已经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想不到区区个轮回境初期的修士竟然可以爆出这样的力量,我太小看你了。”

    看到王峰轰来的拳头,这个火焰族的老者至尊神色平静,这刻他掌就拍了下来,手掌和王峰的拳头碰撞顿时爆巨大的轰鸣声音。

    狂暴的力量当,王峰的身躯翻滚间后退,他此刻至少被逼退了数千米,嘴角都流出了殷红的鲜血。

    通过这次碰撞,王峰可以确信,自己和对方有不小的差距,他之所以现在没有多大的事情,那是因为他的肉身强横。

    而且对方的那掌显得十分轻描淡写,明显没有动用全力。

    看到王峰被轰飞,这个火焰族的至尊老者脸上露出了笑意,只是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刚刚他也后退了两步,堂堂个至尊竟然被个轮回境初期的修士打得后退两步。

    如果此事传出,这个老者怕是会颜面无存。

    “说吧,你把火天究竟如何了?”看着王峰,这个老者询问道。

    听到他的话,王峰面色动,倒是没有急着再出手,既然对方都不着急,那他还着急什么,反正他现在的主要目的就是拖延时间。

    “这个话不是应该我问你吗?”看着对方,王峰开口说道。

    “什么意思?”听到王峰的话,这个老者的眉头微微皱了皱,明显没有弄懂王峰想要说什么。

    “身为火焰族的至尊,难道你手下做了什么事情你都不清楚吗?”王峰冷笑道。

    “他做什么和我没有关系,我只在乎最后的结果。”

    “那这个就好解释了。”听到这话王峰冷笑声,这才说道:“那火天心肠恶毒,害的所有海族修士自相残杀,所以他早就已经死在了那些疯狂的半圣手下。”

    “放屁。”听完王峰的话,这个火焰族的至尊声大喝,这才说道:“你身上沾染着他的气息,难道你认为我会相信你的鬼话?”

    “沾染气息多正常,当时他想要杀我,我只是参与了围攻而已,难道你就不知道有哪些人围攻了他?”

    “我想以你们火焰族的地位,你不会对这些人放纵吧?”王峰胡乱的开口,完全就是胡说道。

    这刻就连王峰都有些佩服自己了,这满口胡诌的本事,果真是越来越厉害了。

    “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编故事,等我对你搜魂之后,切都会真相大白。”说话间这个火焰族的至尊不再停留,对着王峰就出手了。

    之所以他刚刚会从王峰胡说道,实则是因为他也在压制自己的伤势。

    燃烧寿元来追击,他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如果不将这股暗伤压制下去,这很有可能会对他今后的修行产生极大的弊端。

    所以王峰在拖时间,其实他也在拖时间。

    如果王峰直对他疯狂对手,他或许还无法分心去压制伤势,如今伤势被他压制,所以他出手将再无顾忌。

    “我搜尼妹。”

    听到对方的话,王峰大骂声。

    碎星拳爆,这刻王峰浑身的力量都被调动了起来,在至尊的面前,王峰没有资格留手,所以他出手,自然就是全力。

    肉身的强悍力量,外加上他的细胞力量,这刻他足以威胁到圣经初期。

    “想不到轮回境初期就拥有这等战力,如果留着你,今后势必后患无穷。”

    说话间,他依旧是掌落下,只是这掌的威力相比之前,强大太多太多了。

    虽然两者还未碰撞,但是王峰的心已经出现了强烈的生死危机。

    巨大的轰鸣声响彻在海域上空,这刻海水被卷起了数千米高,王峰在这海水形成的水墙当飞出,连喷了数口鲜血。

    这刻他只感觉到自己的手臂仿佛要断掉了样,连知觉都消失了。

    他肉身强悍,配合底牌更是能达到圣经初期的层次,但是奈何对方的绝对实力太强,再强大的肉身也无法让王峰的战力再上个层次。

    所以这刻他遭受了重创。

    将琉璃青莲树运转起来,王峰手臂的知觉正在飞快的恢复,只是他也明白,即便是他的手臂复原,他也不是对方的对手。

    “太古神符!”

    看到对方已经欺身上来,王峰挥手间施展出了太古神符。

    对于太古神符的领悟王峰从来都没间断过,但是奈何这太古前的东西太深奥难懂了,王峰除了复制,还是做不到真正的感悟。

    太古神符乃是由镇字诀演变而来,如果王峰能领悟到这镇字诀的本质,那么他再次施展出来的太古神符,只怕威力远非如此。

    “你真的以为这能挡我?”看到这些金色的符,这火焰族的至尊冷笑声,这刻他手出现了不规则的长戈,长戈呈现出骨质,散出浩瀚的威压。

    这乃是火焰族的镇族神器,是由历代坐化的火焰族先祖的骸骨炼制而成,可以这样说,这武器是最能让火焰族的修士爆出强横战力的东西。

    戈横扫而来,王峰的太古神符崩溃,这长戈已经探向了王峰的肉身,如果这被勾,王峰的强横肉身只怕也挡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