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 王峰之威

作品:《极品透视

    “谁为此地掌门,咱们出来谈谈人生理想。  .”半个时辰之后,王峰出现在了个门派的山峰前,大声喝道。

    他的声音轰鸣,足以让这个门派的每个修士都清晰的听到。

    “何人在门前喧哗,不想活了吗?”几乎就在王峰的声音刚刚落下的话,道怒吼就在这门派响起,充满了股暴虐气息。

    “呵呵。”听到这话王峰只不过微微笑,然后他的手掌微微往虚空压,顿时就有无尽轰鸣声响起,个巨大的掌印出现在了这门派的天空之上,只要王峰心念动,这掌印足以将这里夷为平地。

    “如果再不出来,不要怪我将此地夷为平地,我说道做到,只给你三息的时间。”王峰开口,目光望着这个门派的深处。

    在他的目光之下,那里盘坐了个老者,此老者拥有轮回境后期的实力,绝对是这门派的掌门无疑了。

    王峰所说的话,其实也就是说给这人听的。

    “不知道阁下来此所为何事。”叹息声,这个老者最后还是起身离开了闭关之处,外面是什么人他自然知晓,自然神山最小的弟子,击杀过半圣级别的王峰。

    虽然这只是战场传回来的消息,他们不知道真假,但是毕竟无数人都在传此事,那就说明王峰或许真的击杀过半圣。

    “也没什么事,我来就是想问问你,战争爆的时候,你身为轮回境后期的高手,你在何处?”王峰的声音平静,却是让这个老者的面色变了。

    战争都已经过去了半年多时间了,王峰还提起此事是为何?

    “不知道你问这话是什么意思?”老者目光微微闪,问道。

    “不要管我有什么意思,你只需要回答我的话就是了,我的耐心有限,不要挑战我。”王峰开口,却是让这个门派的许多弟子都变了脸色。

    “放肆,虽然你是自然神山的人,但是我们掌门毕竟是教之主,岂容你如此盘问,难道你能代表整个自然神山吗?”这时候个年轻的弟子大喝道。

    都说年轻气盛,这个男子根本就不知晓王峰的可怕,所以此刻他冒出了这么句话。

    在他看来,王峰虽然强,但是他毕竟是自然神山的弟子,并非主事人,而他们的掌门论地位,自然也在王峰之上,所以他才那样大喝道。

    “闭嘴。”

    听到弟子的话,这轮回境后期的老者面色大变,他想要阻止,却已经太晚了。

    “我说话的时候岂有你插嘴的地方,既然你这样不服我,那我也就没有理由留你了。”说话间,王峰手掌往前抓,顿时这个男子的身躯开始不受控制的朝着王峰的手掌飞去,目露骇然之色。

    “王峰,能不能看在老夫的面子上放他条生路?”就在这时那个轮回境后期的老者问道。

    “你?你算什么东西,你也配和我提面子,我要杀谁是我的自由,你来阻挡我试试?”

    王峰开口,而后他的手掌直接将这个青年的脖子捏住,就像是拎只小鸡崽样。

    “空有身玄月境的实力,却是毫无见识,冒犯前辈,我现在赐你死亡。”王峰开口,而后他手臂用力,顿时就是咔嚓声传出,这年轻人的脖子被王峰生生扭断。

    当然,身为玄月境级别的修士,这年轻人并没有死亡,只是口传出了凄厉无比的惨叫声。

    “住手。”

    看到这幕,那个轮回境后期的老者大喝了出来,这刻他面色十分难看,他没有想到王峰竟然言不合就要击杀他唯的亲传弟子。

    要知道他在自己弟子的身上耗费了极大的心血,完全当作衣钵传承者对待,王峰现在当着他的面击杀他的弟子,这还把他放在眼吗?

    况且周围这么多人,如果他连自己的亲传弟子都不管的话,那他尊严何在?

    所以即便是知晓王峰可怕,这刻这个老者样爆了,做人如果没有半点尊严,那和死了又有何异?

    “你让我住手,难道我就要住手吗?”看了眼这个老者,王峰冷笑声,而后他掌力再次爆,顷刻间,这年轻人停止了咆哮,已然被王峰灭魂。

    “就算你是自然神山的人,我们也能这样被你欺辱,所有人起上,给我杀了此子。”看到王峰当着所有人的面击杀了自己的弟子,这个老者已然疯狂。

    这刻他竟然命令整个门派的修士起合围击杀王峰,丧心病狂。

    而事实上王峰就是要他这么做,因为只有这样王峰才有借口将他们举毁灭。

    数百修士这刻对王峰出手了,个人的力量微不足道,而旦所有人联合在起之后,那威力却是提升了不知道多少倍。

    只是王峰连半圣都斩了数尊,又怎么可能会被这样的场面惊吓住。

    他原本就没有想过要放过这个门派,所以现在他翻手直接取出了吞神罐。

    吞神罐已经没有了灵,但是王峰在战场上的时候,利用此魔罐击杀了无尽魔域生灵,其凝聚而来的魔雾已然惊天。

    即便是没有了灵,吞神罐如今的威力也不曾有丝毫的减弱,甚至还要更强。

    啊!

    惨叫声顷刻间回荡在这门派当,仅仅就是个眨眼的功夫,过两百个修士都惨死在吞神罐的魔雾之下,让这个轮回境后期的老者心掀起了惊涛骇浪。

    他现自己刚刚太冲动了。

    只是现在都已经动手了,他也是箭在弦上不得不,既已得罪,那就得分出个生死来,他没有退路。

    “镇!”

    只是还没有等到他动手,忽然漫天的符朝他飞快笼罩而去,这是太古神符,拥有极强的镇压能力。

    这老者甚至都还没有明白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就感觉自己的经脉被彻底的封死,他甚至就连凌空飞行的力量都没有了。

    他的身体正在急的下降,让他面色大变。

    “就这点实力也敢说杀我,我看你真是还没有睡醒。”说话间王峰心念动,顿时三天的规则之力围拢而去,让这个老者都面色大变。

    他感觉到了死亡的危机,他想要开口求饶,只是在太古神符之下,他不仅境界被封死,甚至就连开口都没有办法做到。

    这刻他无比后悔,他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和王峰作对,为什么要替自己的弟子出头。

    这下好了,他不仅弟子死了,门派灭了,如今就连他自己也难逃厄运。

    嘴角带着悔恨的笑意,最后他被三天的规则之力生生剿灭,连灵魂都没有逃出来。

    “本只想斩你人,你却要其他人也跟着起陪葬。”看着对方丧命,王峰摇了摇头,随后他直接离开了此地。

    这门派当还有许多的修士活着,对于他们王峰没有出手,因为他们的境界太低了,如果杀他们,就等若是屠杀,王峰还做不出那种丧尽天良的事情。

    有资料在脑海,所以王峰仅仅只用了天就走了差不多三十个门派,这些门派都是那些没有参与战争,却又事后跳出来的人。

    该他们露面的时候躲着,不该他们分享好处的时候他们却又齐齐跳了起来。

    前面几个门派的时候王峰还会找些借口去对付他们,到了之后王峰甚至连借口都省去了,去了直接对他们的掌门施加毁灭的打击。

    同时他也放出了话,若这些门派不解散,王峰必将他们生生抹去。

    如果是别人威胁,这些人肯定不会当回事,但是这说话的人是王峰,他们不得不重视。

    王峰是谁?

    那可是能够击杀半圣之人,同时他还是自然神山的弟子,种种的身份,足以压得这些人抬不起头来。

    “嗯?”

    就在王峰来到另外个势力的时候,忽然他愣住了,因为这里除了残亘断壁,连鬼影子都没有,更别说是修士了。

    看这场景,更像是遭人洗劫了样。

    “此地是怎么回事?”就在这时忽然王峰面色动,他将个藏在这废墟的个少年拘禁了出来。

    “我……这不关我的事啊。”被王峰拎着,这个少年顿时露出了恐惧之色。

    “我问你这里是怎么回事,莫非是之前有人来过?”王峰问道。

    “是掌教他们收拾东西离开了这里。”这少年开口,身躯都在微微颤抖。

    很显然他十分畏惧王峰,害怕王峰会将他击杀在此地。

    “自己撤走的?”

    王峰脸上露出了异色,颇有些怪异。

    这些人想来是收到了风声,所以他们这才提前的跑路了。

    “是……是的。”这少年点头,眼睛不敢看王峰。

    “那你怎么还在这里?”

    “我……我在地底下修行,他们撤走的时候忘记我了。”少年开口,神色有些委屈。

    “行了,你走吧,这里没你什么事了。”将这少年放开,王峰直接离开了此地。

    他的本意是打散这些门派,既然他们都已经撤走了,那王峰大可不必管他们了。

    “多谢前辈不杀之恩。”见自己被放开,这个少年神色震,几乎是眨眼间就飞驰到了天边,怕是把吃奶的那点劲都使出来了。

    等到他离开了之后,王峰又6续去了其他门派,只是这越是往后,这些门派就搬的越是干净,甚至有处门派当王峰赶出去的时候,地面只有个大坑,很显然这些人将那些建筑都给搬走了,什么都未曾留下。

    看到这些场景王峰只能是苦笑声,这些人做的也太绝了些。

    如此情况很多,到最后王峰也没有走遍整个三天,因为那些人都知晓自己会去,所以早早就收拾东西跑路了,他要处理的事情已经差不多处理完成,所以他直接返回混元宫去了。

    战场上回来的修士有很多人都是死于这种权利与地位争斗当,所以将这些势力打散掉,也算是王峰能为他们做的最后件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