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大祭司降临

作品:《极品透视

    这场战争远远还没有结束,就像是王峰所说,肯定还会有许多人丧命,或许他们这些人也会是其个。?  ≤.≥≥1ZW.

    因为谁也不能保证可以安然的活下去,因为他们强,可能战场当会出现比他们更可怕的对手。

    “不要说这些丧气话了,只要咱们师兄弟齐心协力,什么难关过不去?”这时候易龙说道。

    “是。”这时候汤臣点头,道:“就像是小师弟回他修炼的星球样,我们大家齐心协力,就连天谴都给硬生生的扛下了,我们还没死,不用那么丧气。”

    这时候汤臣微笑着说道。

    虽然只是简短的几句话交流,但是他们这些师兄弟之间的凝聚力却是无形间增加了。

    “已经个多月了,想必魔域第三波大军要来了。”看着那个浩大的空间之门,易龙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事实上易龙这次猜错了,距离上次大战足足过去了三个月的时间这个空间之门都没有任何的动静,就连玄羽大帝他们都认为此事十分怪异,这空间之门的背后安静的可怕,让人恐慌。

    接连两次大战告捷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三天,许多人都认为三天要胜利了。

    但是只有玄羽大帝他们才明白,三天其实胜利的希望太渺茫了。

    所有人都在这里安静的修炼,此地的修士走了批又来了批,几乎每天都有修士离去,也有新的修士参与进来,他们不归任何人管,完全是来去自如。

    “来了!”

    就在数日之后,忽然修炼当的玄羽大帝睁开了双目,在他双目开阖的这瞬间,至尊气息直接弥漫而出,他站立了起来。

    而随着他的动作,星宇大帝等人也纷纷站立了起来,因为他们已经察觉到了异动。

    “准备战斗。”看到这幕王峰他们也从修炼状态惊醒。

    几乎是瞬间的事情,过大半的三天修士都摆出了战斗的姿势,沉寂了三个多月的时间,魔域的第三波大军终于要来了。

    轰!

    人还没有出来,巨大的轰鸣声就已经先弥漫了出来,这刻可怕的威压笼罩了王峰他们所有人。

    那是至尊,准确的说是比至尊都还要可怕的威压,那魔域的大祭司要现身了吗?

    这刻所有人心里都很紧张,那大祭司虽然还没有真正的现身过,但是大家都知道那肯定是个无比可怕的对手。

    甚至三天都有可能在他的出手之下倾覆。

    “三天,个很久都没有来过的地方。”淡然的声音从空间之门传出,然后个巨大的桥梁直接打破了虚空,径直从空间之门延升到了三天之。

    甚至就连规则之力都在这刻被强行捣毁,无法阻止这桥梁的降临。

    桥梁雪白,也不知道是何种材质制成,无法形容的威势从桥梁之上冲击而来,那席卷而来的气息让不知道多少低阶修士喷出了鲜血,目露骇然之色。

    就在所有人的注目之下,个浑身笼罩在黑气的身影脚踏着桥梁,步步的朝着三天走来。

    他虽然只是个修士,但当所有人看到他的那刹那,都有种如堕冰窖的寒冷,此人之强大,只怕堪比玄羽大帝。

    随着他的每步落下,在场的无尽修士都感觉心脏在那刻猛烈的跳,那感觉就像是他们的心脏要不受他们的控制,强行跳出体外样。

    “大祭司无敌!”

    空间之门背后传来了震天的吼声,那是无尽的魔域大军,比前面两次不知道多少。

    “属于我的……时代,来临了。”黑气散尽,这个黑袍人露出了本来面目,这是个面色十分苍白的年轻人,就仿佛是大病初愈的脸色。

    只是看着这人的刹那,玄羽大帝却是面色变:“是你!”

    很显然玄羽大帝认识此人。

    “没错,是我。”看了眼玄羽大帝,这个病态年轻人微微笑,随后才说道:“曾经我过你剑,今日我就是‘报恩’来了。”

    听到这话,许多人都震惊,这个魔域的大祭司竟然被玄羽大帝伤过,谁都没有想到他会主动说出这样的过往历史来。

    这可是黑历史啊,按道理说般的人都不会提及的,这大祭司要说出这样的句话,那足以说明他今日复仇是有足够资本的,要不然他不会这样做。

    “想不到当初你身我剑没死,反而还成长到了如今的地步,想想我还真是后悔啊。”玄羽大帝开口,而后才大笑了起来:“既然当初我能刺你剑,今日依旧能再刺你剑,当初你能逃是你运气好,只是今天,你再没有那样的运气。”

    说话间玄羽大帝手掌动,破界剑凝聚而出。

    “看样子你以为自己无敌了,既然如此,那你们三天就等着覆灭吧。”

    说话间这病态年轻人大喝声:“你们还不出来?”

    他的声音轰鸣,让许多人耳朵都忍不住嗡嗡嗡的响。

    而就在他声音落下的那刻,三道人影从空间之门走了出来,为的那个人许多人都熟悉,正是界盟的界尊。

    而另外两个则是不用介绍了,宫杰雄和幽灵帝皇。

    “陛下!”

    看着这三个人出现,幽灵帝国的大军有许多人都大叫了起来。

    只是不管他们怎么叫喊,这幽灵帝皇都没有将目光放到他们的身上,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听见样。

    “想想真是讽刺,你们三天的至尊竟然跑去了我们魔域,玄羽,对此你是不是感觉到很痛心?”病态的年轻人嘲讽道。

    “哼,就算是全天下只剩下了我人,我也样笑傲苍穹。”

    玄羽大帝的口气十分嚣张,让这病态年轻人都冷哼了声。

    “所有的人都出来吧,今日战,咱们将彻底的占据三天。”这时候这大祭司再次开口,然后又是过十道身影从空间之门走了出来。

    这些都是魔域本土的魔帝,也就是圣境至尊,和他们相比起来,三天这边个圣境显得十分寒碜,少了都快倍了。

    战争爆至今,玄羽大帝他们共斩杀了五尊魔帝,也就是五个圣境。

    但是现在魔域的魔帝似乎并没有怎么减少,他们当甚至出了两三位圣境后期的魔帝。

    也就是说之前魔域直都在隐藏实力,这些人并没有露面,如果不是这样,玄羽大帝他们大战哪里会有那么轻松。

    曾经玄羽大帝说过,这战最快也要年才会结束,但是现在看来,决战已经来临了。

    魔域的顶尖强者全部都出现在了此地,大军更是来了不知道多少。

    低阶的修士或许王峰他们可以带着人抗击,但是这至尊这,双方已经出现了巨大的悬殊差距。

    个可以匹敌玄羽大帝的强者,外加界尊,宫家之祖,以及幽灵帝皇的反叛,还有那十几个魔帝,可以这样说,这战斗还没有开始,三天就已经彻底的落入了下风。

    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眼望去,现在许多三天修士脸上都已经露出了绝望之色,这战斗还没有开始,三天的士气就被无形的打压了次。

    正如某个名宿所说的样,个大势力如果想要真正的在外人面前强硬,那就必须得有个坐镇的强者。

    有强者在那就是威慑,低阶的修士再多顶多算个凑数,真正做主的,还是强者。

    就像是现在的状况样,只要玄羽大帝他们落败,不管三天修士有多少,在魔帝级别的强者横扫之下,无人可挡。

    “玄羽,你的末日到了。”看着玄羽大帝,宫杰雄脸上露出了无比仇恨之色,那样子似乎是恨不得喝玄羽大帝的血,吃他的肉样。

    “个背叛自己祖宗的人还有脸在这里说话,若我是你宫家的先祖,我肯定第时间选择去找堵墙撞死。”看着宫杰雄,玄羽大帝冷笑道。

    “你……。”听到这话宫杰雄目光大寒,就要踏出步。

    “这里不用你插手。”这时候魔域的大祭司开口,阻止了宫杰雄。

    “这是我和他之间的恩怨,你自己去做你应该做的事。”大祭司开口,语气有些冷。

    “是。”虽然心里不服气,但是这大祭司已经迈出了那步,绝非他可以匹敌,所以纵然是他再不舒服,此刻他也只能忍着。

    “待我也迈出那步的时候,就是杀你之时。”看着魔域的大祭司,宫杰雄将眼的那抹怨恨隐藏了起来。

    进入魔域本身就是背叛先祖的事情,若说他心不屈辱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只是为了躲避玄羽大帝他只能如此。

    如今自己堂堂圣境至尊竟然被人如此呵斥,他虽然表面上不敢说什么,但是他心底已经滋生出了杀机。

    根本就没有转身,此刻只看到这大祭司嘴角掠过了丝讥讽之色,而后消散于无形。

    他和界尊等人虽然现在暂时合作了,但是这毕竟种族不同,他们怎么可能真正意义上的推心置腹,说到底他们这就是相互之间的利用而已。

    界尊等人想要利用他灭掉玄羽大帝,而大祭司也想借助他们的力量反过来对付三天,两者之间算是互惠互利,暂时联合了。

    而旦事情了解之后会生什么,那可就说不定了。

    “群背信弃义之人,为了点私人恩怨竟然投敌于魔域,我真是替你们感觉到齿寒。”这时候楚梦天开口,面色十分难看。

    “成王败寇,很快你们就会成为死人,你还有什么资格说出这句话?”这时候宫杰雄反唇相讥道。

    “就凭你?”

    “都不要吵了,没有意义的。”这时候玄羽大帝开口,道:“看样子你们魔域已经决心要横扫我们三天了,对吗?”

    “既然已经知晓,那还有什么可问的?自古以来魔域就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占据过三天次,今天我将带领无尽魔域大军,踏平你们。”大祭司开口,声音轰鸣。

    股唯我独尊的气息从他的身上散出来,让星宇大帝他们都变了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