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可怕的大祭司

作品:《极品透视

    “草他吗,老子就知道那界尊不是什么好玩意,狗日的,被斩杀了也是活该。??  ≤.≤1ZW.”这时人群传来了柳刀的大骂声,让许多人都忍不住侧目。

    甚至就连界尊也在混乱当听到了柳刀的声音,投来了冷冽的目光。

    “赏你去地狱。”看着柳刀,界尊直接对他所在的地方拍来了掌。

    “尼玛……。”看到这幕柳刀吓得脸都白了,界尊可是圣境至尊,他才什么境界,如果他挨了这掌,必死无疑啊。

    只是这里有这么多的至尊在,这界尊的掌显然无法落下,因为此刻玄羽大帝已经手持着破界剑冲了上去。

    他的目标是界尊,也是这个和他纠缠了许久的人。

    曾经他和界尊大战将对方挫败,从那时候起这界尊似乎就已经把他当作了敌人,只是为了三天的和平玄羽大帝没有把界尊怎么样。

    哪怕是他来参加了自然神山战,玄羽大帝先选择攻击的也是宫家,但是现在界尊竟然促成了这切的变化,那玄羽大帝就真的留他不得了。

    个圣境巅峰的至尊虽然作用大,但是即便是没有他,玄羽大帝也样可以带领三天的人挡住魔域的大军,真的以为没了他界尊个这个世界就不转了吗?

    界尊要找死,那他就满足对方,送他去死。

    “界隔千秋!”

    看着玄羽大帝杀来,界尊面色凝重,直接施展出了可怕的神通。

    这刻世界仿佛被分割成为了两部分,界尊在部分,而玄羽大帝又在另外部分,这简直就和玄羽大帝的咫尺天涯有异曲同工之妙。

    “别说是隔千秋,就算是隔万秋我也要斩你!”

    玄羽大帝声大喝,威势惊人,这刻他的身影出现了重叠,仿佛有无数个人玄羽大帝在此刻同时出手样。

    剑之下,剑罡撕裂了虚空,同时也撕裂了这两个空间,可怕的力量直接落在了界尊的身上,让他的衣袍爆裂,其肌肤上留下了道深深的血痕。

    也就是界尊的肉身远比般的修士强横,如果不是这样,这剑足以将他给撕裂,就像是玄羽大帝击杀那些魔帝样。

    “大祭司,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就在这时界尊的口出了巨大的轰鸣声,然后个通道直接从那两界的空间之门蔓延而出。

    这通道就像是根柱子样强行冲撞而来,这从魔域袭来的通道蕴含了股可怕的威势,就连星宇大帝他们此刻都变了脸色。

    “承诺我已兑现,欢迎诸位。”平静的声音从空间之门传出,然后玄羽大帝只看到界尊身影闪,他已经进入了这个通道当。

    随着界尊冲了进来,那宫杰雄和幽冥皇帝也没有任何的犹豫,接连冲了进去。

    很显然他们早就知道会生这样的事情,只是直在这里拖延时间而已。

    “玄羽,我相信你很快就会遭受灭顶之灾,你逍遥不了多长时间了。”界尊的声音响彻而起,让玄羽大帝都面露杀机。

    他没有想到这界尊竟然和魔域的人勾结在了起,难怪他们敢在这个时候来到此地,原来是想要进入魔域之。

    “有我在,你们别想轻易的走。”玄羽大帝开口,而后他手的规则之剑忽然亮起了无比浓郁的光芒。

    “都给我留下来吧!”

    这刻无比恐怖的气息从玄羽大帝的身躯弥漫了出来,那是越了圣境至尊巅峰的实力,看到这幕,云流道长他们都露出了吃惊之色。

    这玄羽果然踏出了那步,比他们走得更远。

    虽然未曾真正的过渡过去,但至少引了某种质变。

    剑罡弥漫虚空,这刻柄巨剑在虚空显现,朝着这个通道就劈落了下来。

    这可是越至尊的击,几乎可以说是整个三天最强之力了。

    只是这样的剑落到了这个通道上面的时候,仅仅就是让这个通道震动了下,并没有斩断。

    “这怎么可能?”看到这幕,星宇大帝等人都露出了震惊之色。

    “不用白费力气了,你留不住我们。”界尊的声音传来,而后在场无数修士就看到这个通道缓缓的退入了空间之门的另端,那是魔域的大地。

    谁都没有想到界尊和宫家老祖竟然去了魔域,而且他们口所叫的那个大祭司又是怎么回事?难道是魔域的领袖人物吗?

    “玄羽,我想我们很快又可以见面的。”这时候宫杰雄的声音响起,充满了怨毒。

    宫家之所以走到了如今的这步完全是玄羽大帝手促成,所以这宫杰雄对于玄羽大帝的仇恨已经无法倾诉,或许只有他们两个人死了个,这仇恨才有可能画上句号。

    “不要以为你投靠了魔域我就拿你们没有办法了,终有日,你们会丧命于我手。”玄羽大帝开口,深深的看了眼这空间之门。

    能够挡住他全力击的通道,必定是出手高人之手,或许之前那些魔帝的保命玉佩也是出自此人之手,此人,必是大敌。

    当着无数人的面,界尊,宫家老祖,幽冥皇帝进入了魔域,也就是他们敌人所在的那个世界。

    下次他们再出来,是三天的修士?还是魔域的敌人?

    “界尊已经叛变,从今晚后,三天不再有界盟。”玄羽大帝开口,声音也不知道传出去了多远。

    其实不用他说,在场的这些人也知道界尊已经叛变了,身为三天的主要领袖,他竟然说三天必定毁灭,如此丧心病狂的人如何能领导众人?

    “陛下!”

    相比无数人的沉默,此刻幽灵皇朝的人则是很激动,他们的陛下如今竟然舍下了他们进入了魔域,此事他们没有想到,也绝对没有那么想过。

    要知道之前他们还在这里为三天而作战,而现在,他们的陛下都去了敌对世界,那他们又该以什么样的身份在这里?

    幽灵皇朝?还是三天的份子?

    “恐怕浩劫……现在才真正展开。”这时候易龙低声开口,语气叹息。

    三天这些年没有什么顶尖高手晋升,纵然是人口再多,但也绝对不如魔域的生育能力,特别是现在界尊三人的投敌,无异于是雪上加霜,不出手就算了,如果他反过来对付三天,不知道又有多少曾经信仰他的人丧生。

    这对于无数三天修士来说,无形间就打压了他们的士气,毕竟界尊的积威太重了,最高的信仰之塔忽然下子崩塌了,普通修士接受不了也正常。

    “师傅,咱们要不要追击进去?”这时候咸翎大圣询问道。

    “魔域不是三天,咱们进去怕会出现问题,我们只需要守住此地就行,我相信该出来的定还是会出来。”玄羽大帝开口,并没有去追。

    对于魔域就连他都没有多少的了解,因为他从未踏足过魔域的大地,所以对于这样个毫无知情的地方,强闯是不理智的做法。

    魔域既然要大肆攻击三天,那真正的高手肯定也会从这扇空间之门跨出,所以他只需要在这里等。

    而且现在的山天就只有他们这些至尊,如果他们再继续少下去的话,三天怕是无法抵挡住。

    “等吧,这场战争远没有结束。”柳刀开口,脸上闪过了丝疲惫之色。

    界尊宫家老祖以及幽灵皇帝反叛的事情几乎以瘟疫般的度飞快传遍了整个三天,几乎所有关注这场战斗的修士都知晓了此事。

    初次听说这样的事情,许多人先想到的就是不相信,认为此事可能是自然神山故意说出来诋毁人的。

    只是随着有人去了前线,这个消息被证实,界尊等人的确反叛进了魔域世界,他们今后有可能会成为三天的敌人,反过来对付他们。

    听到这样的消息,许多人都坐不住了,神色震惊。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界尊的反叛的事情就像是枚重磅炸弹丢在了三天这滩原本就不平静的水,对于许多人来说,这完全就是种信仰的崩塌,连界尊都反叛了,那三天还有希望吗?

    界尊是逃了,只是很快就有玄羽大帝的话传了回来。

    “欢迎所有有志人士前往空间之门处参与战斗,这次的界战将由他带着三天的修士挡住魔域大军。”

    这就是玄羽大帝的原话,如今许多人都已经听到。

    沉默有人选择了奔赴战场,而也有些人选择了真正的潜修,他们不想参加战斗,也不想道统被灭,只能躲起来了。

    “看样子我的号召力还是不如界尊啊。”在空间之门处,看到底下的无尽三天修士,玄羽大帝脸上露出了丝苦笑。

    他平时直都表现的非常的强势,但是现在,他却是真正的苦笑了,他苦笑的是某些人就连敌人打到家门口来了都还不知道反抗。

    如果连自己都不救自己,那你还奢望谁会来救你?

    “只要咱们尽力了就好。”这时候楚梦天开口,并没有接着说下去,因为他不想在这个时候去打击任何人。

    原本九大至尊现在变成了个,而且只怕他们之前所做的隐秘事情也会被那幽冥皇帝抖落出去,这场战争,三天真的是希望渺茫。

    或许三天有可能就此变成历史。

    至尊已经是出全力了,但是那些低阶修士他们却无权去限制人身的自由,而且他们即便有留人的能力,他们能留住个两个,万两万,但是他们能留住两亿,二十亿,亦或者是两百亿吗?

    这是三天修士的悲哀,他们无法去干涉。

    有心挡住魔军,但是三天的无数修士们却是和他们开了个这样的玩笑,或许他们只有真正家破人亡的那天,这些人才会明白自己不出力所带来的灾难。

    “看样子老身是注定会折损与此了。”这时候凤轩阁的老祖开口,让云流道长他们都心叹息。

    这并非是危言耸听,以魔域的强大实力,或许真的可以斩杀他们当的至尊,个神秘的大祭司肯定十分可怕,而除了这个,魔域的魔帝的数量更是远多于他们,这本身就是场不公平的战斗,死伤实在是太正常了些。

    或许他们唯可以做的,就是尽量拖住那些强大的魔域魔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