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章 规则之剑

作品:《极品透视

    这是场属于轮回境高手的混战,没有达到这样的境界根本就不够资格参与进来,原本之前他们大战都各有各的对手,但是现在因为王峰的陨落,这切都乱了。? ?? ≤.≤=1≈Z≈W≠.≥

    甚至不仅是轮回境的战圈乱了,圣境至尊那里又何尝不是?

    宫天身后的身影虽然多次帮宫天抵挡住了易龙他们的攻击,但是这身影也在快的黯淡,如此下去,这虚影必定崩溃。

    而旦这虚影崩溃,那也就是宫天丧命之时。

    管他有什么盔甲护体都没有作用,因为他挡不住易龙他们的联手。

    易龙等人,哪个放在外面不是声名赫赫的杀戮之辈?但是现在他们竟然联手对付人,这样的事情从来都没有生过。

    “今日就是我宫天陨落之时吗?”被易龙他们围攻,宫天除了有身后的虚影护体,他已经没有任何的招架之力,因为就他那点力量根本就不够看。

    即便是他出手,他也会瞬间被狂暴的力量所淹没,他的衣衫已经完全化作了飞灰,只剩下了声盔甲还在身上。

    当然这盔甲现在也并非完整,其上有好几条沟壑,这是王峰利用破界剑留下的,难以恢复。

    宫天已经记不清楚到底喷了多少口鲜血,他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已经虚弱了。

    从来都没有这么近距离的感受过死亡,此刻他无比凄惨,骨子里再没有点傲气。

    他随时都有可能丧命。

    不过就在他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忽然他眼前闪过了剧烈的光芒,然后他被吸入到了个温暖的国度之。

    “小心!”

    这声音是从楚梦天的口出了,宫杰雄看到宫天如此凄惨,现在也已经完全拼命,他将自己的国度世界从虚空召唤了出来,直接对着易龙他们碾压了过去。

    至尊的国度有多么恐怖?可以这样说,易龙他们哪怕是沾染到丝毫也会形神俱灭。

    这国度世界是对着易龙他们碾压而去的,但是在途径宫天身旁的时候,这国度世界却是将他给吸收了进去。

    “破界剑,来!”

    看着宫杰雄的国度世界,楚梦天声大喝,顷刻之间柄战剑横空而来,正是王峰死亡之后残留下来的至宝。

    至尊的国度世界虽然可怕,但是这国度世界相对的也十分脆弱,因为这是他们的本源,随便制造点伤害都足以让他们重伤。

    如今宫天被围攻的即将死亡,宫杰雄知道自己如果再不出手,恐怕他宫家的未来会被生生扼杀掉。

    破界剑在王峰动用的时候可以轻易将宫天身上的乌龟壳划出沟壑,而此刻这破界剑在楚梦天的催动之下更是恐怖无边。

    破界剑此刻幻化到了数千米高,宛若柄开天辟地的巨剑样。

    轰隆声之间,这破界剑直接被楚梦天插入到了这宫杰雄的国度世界之,势不可挡。

    噗!

    国度世界遭创,宫杰雄张嘴就连喷数口鲜血,虽然他是圣境至尊,但是国度世界毕竟是他的本源所在,为了救宫天,此刻他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规则之剑!”

    宫杰雄的口出了声巨大的咆哮声,此刻他的国度世界竟然在大面积开始崩溃,这破界剑对他制造的伤害远比他想象的严重。

    他面色剧变,整个人更是毫不犹豫的后退,这刻他失算了,他没有想到玄羽大帝连这样的剑都可以制造得出来,此剑如果继续这样插在他的国度世界,他必死无疑!

    浑身的至尊力量爆,他硬生生的将这破界剑从他的国度世界逼出,与此同时他更是选择了撤退,此战虽然王峰死了,但是他们也付出了代价,那就是宫家第二祖如今陷入了险境。

    只是他已经顾不上对方了,因为他现在如果再不走,他也得步同样的后尘,能炼制规则之剑的人,其境界已经越了他,所以现在他生出了后退的心思。

    撤退之心升起便再也不能抑制,宫天还在活着,他也活着,只要人活着,那么切都还有回旋的余地,所以这刻他根本不顾此地的战局,转身就走。

    甚至就连他们宫家的那十几位轮回境高手他都顾不上了。

    轮回境高手如此没了还可以继续培养,而旦自己死了,那整个宫家都完蛋了。

    所以为了保全家族,也为了保全宫家的未来,他开始了后退,对,就是保全家族,宫杰雄为自己的撤退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其实他撤退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如果不他祭出自己的国度,他就救不下宫天,旦宫天死,今后宫家又少了个极具机会冲击圣境至尊的人,所以现在连他都没有想到那破界剑竟然是柄规则之剑。

    利用规则强行凝聚而成的剑,其威力已经过了普通的至宝,如果他再挨上那么几剑,他怕是连跑路都成问题。

    谁都没有想到宫杰雄在此刻竟然后退了,他可是堂堂圣境至尊啊,此刻竟然不战而退,实乃是让人大跌眼镜。

    “让他走。”

    就在楚梦天准备追上去的时候,忽然玄羽大帝口出了巨大的声响,这刻他已经将这个宫家第二祖完全的控制,他死亡只是时间问题。

    王峰死激起了他心的杀意,但是现在他还有另外件事情要做,只要这件事情完成,那也是宫家从这个世上被抹除的那天。

    “啊!”

    宫杰雄逃走了,没有人去阻拦他,而就在他离开不到两息的时间,忽然那个宫家第二祖口出了道凄厉无比的惨叫声。

    这惨叫声实在是太大了,仿佛能够穿透人的灵魂,让在场的数千万人都感觉到心凉。

    “你自己说过,你死不足惜,今日,我就满足你。”玄羽大帝的口出了道震耳欲聋的声音,而后所有人都看到他的手掌直接落到了这个宫家第二祖的头顶之上。

    “炼魂!”

    道大喝声当,那宫家第二祖身躯剧烈的颤抖,道可怕的灵魂体被玄羽大帝以可怕的手段生生从对方的身躯抽了出来。

    那可是至尊魂体啊,竟然就这样被抽离了出来,玄羽大帝实在是强大的可怕。

    “玄羽,你会不得好死!”魂魄被生生抽离了出来,这个宫家第二祖的口出了恶毒无比的诅咒声音。

    “就算我会死,那我也会死在你后面,现在你还是废话少说,尽情的享受你最后点余生吧。”玄羽大帝阴森笑,而后开始了恶毒的炼魂。

    炼魂的本质是将人的意识生生抹去,只留下纯粹无比的魂力,就像当初王峰第次碰到杜石的时候那样,杜石生生将个强大的灵魂体炼化成为了纯粹的力量打入了王峰的眉心之。

    当初借助这纯粹的魂力,王峰的灵魂强大了很大截,现在玄羽大帝更狠,生生将个至尊魂都要炼化掉。

    之前他说了,他要复活他的大弟子,而这复活竟然要将个至尊的灵魂都给活活炼化,他这是要做什么?

    “你们宫家的人,个都别想活下去。”抓着这个宫家第二祖的灵魂,玄羽大帝獠牙毕露的冷冷说道。

    “我诅咒你永生永世都不得进入仙境!”

    宫家第二祖凄厉的惨叫声,这赫然是种可怕的诅咒之力。

    “放弃吧,你的这些手段对我没用的。”玄羽大帝声冷笑,而后加了炼化,可怕的力量从他的手掌当弥漫而出,仅仅只用了十息时间不到,这个宫家第二祖停止了惨叫,因为他灵魂当的意识已经被玄羽大帝生生抹去,他留下来的仅仅就是团纯粹无比的灵魂力。

    看着着团灵魂,许多人都呼吸急促,因为他们知道这东西对于他们来说有多么的珍贵,如果能得这团魂力,将会比他们修行生都还要有效果。

    只是有玄羽大帝在,他们也仅仅是眼热罢了,因为没人敢去和玄羽大帝抢夺此物。

    别人连圣境至尊都能灭,他们又算得上什么?

    代圣境至尊就此陨落,这刻天地都在轰鸣,仿佛都在悲鸣宫家第二祖的死亡样。

    黑漆漆的乌云迅从天边凝聚而来,天地悲坳,圣境至尊的死亡直接引起了天地异象,犹如每个轮回境晋升圣境之时引的异象样。

    股悲切的心情弥漫在每个人的心头,他们都有种感觉,那就是那死亡的仿佛是自己的某位亲人样。

    “滚!”

    看到这幕玄羽大帝大喝声,只看到他的手掌对着虚空轰去拳,霎时之间,原本还黑漆漆的乌云被他拳给轰散,那股悲切也消散的无影无踪。

    切仿佛从来都没有出现过样。

    抓着这团至尊魂力,他直接降临到了自然神山之上,看着那个躺在祭坛之的年轻人,玄羽大帝眼闪过了柔和之色,而后他打开了这祭坛的封印,只身走了进去。

    看到这幕外围那数千万人修士瞪大了眼睛,连呼吸几乎都停止了,玄羽大帝这是真的要复活他的大弟子吗?

    而看到这幕,就连易龙他们也是吃惊的不行,他们从来都不知道在自然神山之还有个祭坛,更不知道咸翎师兄还有肉身保存下来。

    将这团宫家第二祖的魂力打入咸翎大圣的肉身当,而后咸翎大圣的身躯忽然自主的漂浮了起来。

    这刻他浑身都在绽放光芒,仿佛成为了巨大的光源样。

    当然,这仅仅就是外在的变化,易龙他们离的近,此刻他们除了感觉到那澎湃的力量之外,根本就没有丁点咸翎大圣的气息,也就是说那具肉身仅仅就是具不腐的肉身而已。

    “时空逆转!”

    就在所有人注目自然神山之时,忽然玄羽大帝的口出了巨大的轰鸣声,这刻他身后忽然浮现出了大量的场景,这些场景什么都有,宛若人间百态样。

    “天啊,他这是在逆转历史吗?”就在这时有人惊骇的开口,完全不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之前玄羽大帝说过,王峰他们的树苗种子就是他逆转时空从那世界之树上抢来的,如今他为了救他的大弟子咸翎大圣,他再次逆转时空。

    扭转历史这种手段闻所未闻,这刻所有人都让玄羽大帝震惊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