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国度湮灭

作品:《极品透视

    “师弟,尽全力将那宫天弄死,这些人,我们帮你挡下了。? ? =.≤1ZW.”随着易龙动身,汤臣他们无不是放弃了眼前的对手,直奔王峰这边而来。

    也就是那么个眨眼的功夫,易龙他们几个人全部都拦在了王峰的面前,组成了道强而有力的人墙。

    “想过去,先问问我们的拳头同不同意再说。”蓬万林厉声开口,配合上他衣衫沾染的敌人血液,他看起来十分可怕。

    宫杰雄此举完完全全就是要置王峰于死地,所以此刻他们纵然是拼尽全力,也应当保下他们的师弟。

    “小师弟,你先撤,这里交给我们。”巨人师兄开口,示意王峰先退走。

    这里的主要战场就是轮回境和圣境,王峰的战力实在是太低了,所以与其让他留在这里,倒不如暂时先离去。

    反正现在宫天已经被他抓住,只要王峰安全,那这宫天怕是难以活生下来。

    “我去帮助他们。”就在这时关芙开口说道。

    她虽然境界只有玄冥境,但是她却可以借助先天灵眼以及神源之力爆出轮回境的实力。

    如今易龙他们虽然可怕,但毕竟对方人多势众,那些楚师叔叫来的外援虽然也有强大的战斗力,但是在刚刚宫杰雄的那声威胁之下,他们不少人都已经生出了其他的心思。

    宫家的威胁他们不能不怕,毕竟他们没有玄羽大帝这样的高手撑腰,如果被宫家的人抓住落单,他们难逃死。

    所以此刻他们虽然还在出手,但攻势却比之前弱了不少,典型的出工不出力。

    就像是易龙大师兄之前所说的那样,靠天靠地不如靠已,只有自己强大了,那才是真正的强。

    大战更加的惨烈,宫家的这些轮回境高手此刻都已经杀红了眼睛,在他们的眼王峰已经不再是王峰,他代表的乃是十滴先祖血脉之力。

    嗡!

    就在王峰不断后退之时,忽然之间,他面前的这道黑影出了嗡嗡之声,抬头看去,王峰现这黑影此刻正在剧烈的变形,他身躯仿佛是有什么东西要冲出来了样。

    “怎么回事?”看到这幕王峰面色大变,赶紧向这吞神罐的邪灵传递去了神念。

    “我已经掌控不了他了。”邪灵回应,然后她的身躯直接在声轰鸣声当爆作了漫天的黑雾。

    这刻股恐怖的气息出现在了王峰的面前,这是尊浑身笼罩血色光芒的身影,看到这身影的刹那,王峰毫不犹豫的就将身旁的柳刀推开,并且将空间戒指交到了他手上。

    眼前之人长有宫天的模样,但是气息却截然不同,王峰不知道宫天的身上生了什么,但是此刻他的气息已经达到了轮回境极其高的层次,自己和柳刀绝非对手。

    “逼我引燃了先祖之力,今日,你必死无疑!”

    这血色身影的口传出了声音,让王峰心都惊。

    这个宫天实在是太变态了,如此情况之下竟然都还不死,并且连吞神罐的邪灵都无法控制住它,被生生撑爆了躯体。

    当然那邪灵并没有就这样死亡,因为只要吞神罐的魔雾不尽,它就可以复活,就犹如修士的国度世界样,只不过虚弱了大截而已。

    宫天当年出生之时天降异象,宛若神邸降世般,几乎就在他出生的那天他就被检测出他拥有宫家先祖的血脉之力,这血脉之力十分浓郁,远宫家的正常嫡系。

    也正是因为他拥有了这个东西,这些年他才享用了诸多宫家嫡系都享受不到的待遇,境界突飞猛进。

    原本这血脉之力是他留来用来冲击圣境时候使用的,因为他如果在冲击这极限境界的时候动用此血脉之力他的成功率将会提升大截。

    正是因为他有巨大的图谋,所以此血脉之力他从来都没有使用过,哪怕是之前陷入险境他也强忍了下来。

    但是就在这黑影的口,他竟然感觉到了股可怕无比的炼化之力,如此他才不得不将自己的血脉之力引燃了,因为他怕自己再不使用,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再有机会了。

    当然,这样做的代价就是他这二十多年的图谋全部都付诸东流,今后他如果要冲上圣境,将会比别人困难千倍万倍,甚至有可能断绝前程。

    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此刻他对于王峰的杀机已经到浓郁到了骨子里,辛辛苦苦谋划了这么多年就因为个王峰而胎死腹,所以现在他对于王峰的恨意已然滔天。

    他从来都没有像是现在这样去恨个人,而恨最是能催动出杀机的人,所以现在他是不杀死王峰绝对不会罢休。

    血脉之力的引燃给他带来了极其可怕的战斗力,原本他的境界是玄冥境期,但是这刻引燃先祖血脉之后,他的境界至少飙升到了轮回境期,甚至更强。

    此战,王峰将极为艰难!

    原本以为可以利用吞神罐将他给解决掉,不曾想现在竟然生了这等变化。

    “我咒诅你这辈子都永世不入轮回,我要让你魂飞魄散!”宫天的脸上露出了癫狂之色,如今他已然疯了。

    为了杀王峰他付出了难以想象的代价,即便是王峰死了,他今后也有可能永世被阻隔在轮回境层次,场精心策划了这么多年的计谋,此刻宣告破产。

    “给我死吧!”

    抡起自己的手掌,宫天此刻毫不犹豫的拍向了王峰。

    而随着他动手,他身后更是出现了尊高大无比的身影,这身影十分模糊,让人看不清晰。

    但就在此人的身上,在场的人却是感觉到了股无法想像的威压,这威压越了这天,越了切,乃是天地之间的唯。

    这……或许就是传说当的仙。

    固然这只是虚影,但是它依旧不是王峰能够抵挡的,甚至就连易龙他们都无法挡住。

    随着宫天的手掌动,这虚空也抬起了自己的手掌,对着王峰碾压而来。

    两掌齐动,赫然是绝杀之势。

    谁都没有想到宫天会在这样的关头爆出这样可怕的力量,这样的击,只怕是轮回境高手都无法承受住吧?

    强烈的生死危机笼罩身躯,这刻王峰浑身汗毛都倒束,他知道自己生死可能就是瞬间了。

    “小师弟!”

    就在这时远处响起了易龙他们的声音,此刻他们都已经察觉到了此地的变化。

    只是从宫天破出黑影到现在仅仅就是那么息的时间,他们根本就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反应。

    看着宫天身后那尊巨大的身影,易龙他们无不是面露震撼之色,这个宫天隐藏的实在是太深了,他竟然拥有这样的战力,这已经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找死!”

    就在这时,玄羽大帝的口出了道无比暴怒的声音,这刻他的巨大手掌朝着宫天这里就拍了过来。

    个咸翎大圣已经陨落,如今有他在场的情况之下他的徒弟又陨落位的话,那他玄羽大帝今后将无颜继续在这三天行走。

    “有我在,你觉得你可以过去吗?”看着玄羽大帝,宫杰雄冷笑着拦在了他的面前,此举动就像是之前玄羽大帝阻拦他样。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虽然宫天引燃了先天的先祖之力让他倍感遗憾,但是只要能够杀死王峰,这切都是值得的。

    如今这战已经不是简单的生死之战了,这更是场意气之争。

    “给老子滚!”

    看着宫杰雄,玄羽大帝的脸上闪过了无比浓郁的杀机,这刻他周身笼罩混沌,掌就拍向了宫家老祖。

    “我说过,有我在,你今天休想跨过去步。”宫家老祖声冷笑,直接拍出了自己的手掌。

    就像是巨人的手掌在虚空横推样,这刻虚空完全的崩塌,挡不住至尊的力量。

    但就在这宫家老祖以为这可以挡住玄羽大帝的时候,忽然他面色大变。

    这刻他张口就连喷数口鲜血,目露骇然之色。

    “你……你……你已经达到了那种境界?”他震惊无比的开口,根本没想到自己和玄羽大帝的差距已经这么明显了。

    “如若我的弟子死了,那你们宫家就准备起去陪葬吧。”

    玄羽大帝开口,手掌直接抓向了宫天。

    虽然他们的战斗时间有些长,但是因为此处领域的关系,外面的战斗其实还没有落下。

    那宫天的巨大手掌还没有落到王峰的身上,玄羽大帝仍旧有补救的机会。

    王峰乃是他门下最小的个弟子,也是目前进阶最快的个弟子,对于王峰他虽然先前坑了不少的世界之树的果实,但是现在看到王峰身处地狱门口,玄羽大帝还是怒了,他不再隐藏自己的实力,他之所以能够以敌三,完全是因为在至尊这条路上,他已经走在了众人的前面。

    他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的弟子再出现死亡。

    “不!”

    玄羽大帝虽然击败了宫家老祖,但是等到他迈出自己的领域却还是晚了步,因为他看到王峰竟然是以自己的国度世界直接来硬抗宫天的手掌。

    此刻关芙在声嘶力竭的大吼,她怎么都没有想到王峰竟然会步入种这样的局面,变化实在是来的太快,快到他们都没有办法反应。

    看着脸癫狂相的宫天,王峰的国度世界终于实打实接受了对方的掌力,他的国度世界此刻正在以肉眼可见的崩溃,湮灭。

    而看到这幕,外围那些数千万修士无不是瞪大了眼睛,此刻他们都忍不住屏住了自己的呼吸,因为这里的情况已经让他们心脏都快停止了呼吸。

    前面陨落了个柳阳,难道现在王峰这个逆天妖才也要身陨了吗?

    “你终究只是我前进之路上的个垫脚石,你败了。”看着王峰,宫天开口说道。

    “呵呵。”听到他的话,王峰笑了,他的笑十分轻松,也有种洒脱之意,道:“或许……死亡也是种另类的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