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至尊齐聚

作品:《极品透视

    三天之后,众人已经退到了几十里开外,因为玄羽大帝的气息越来越强,到最后更是宛若天威样,逼迫着众人不得不后退。????  =.=≤1=Z≤W≈.≥

    “祭奠仪式,开始!”

    道惊雷般的声音响起,这刻玄羽大帝睁开了双目,他站了起来。

    只见他对着脚下的大地手掌按,顿时个祭坛从破裂的地面当漂浮了起来,祭坛之上躺着的正是王峰半个月之前看到的那个年轻人,也就是咸翎大圣。

    浓郁的绿色光芒笼罩这年轻人的身躯,那是浓郁到化不开的生机之力。

    “师傅,这?”

    看到这幕,易龙他们脸上都露出了震惊之色,很显然他们根本就没有想到会看到这样的事情。

    以前祭奠他们也就是以鲜血染青天,以此来悼念死去的大师兄,因为当年参与击杀咸翎大圣的凶手至今都还有人活着。

    咸翎大圣是玄羽大帝在三天收的第个弟子,排名第,以前他没死的时候,他才是易龙他们的大师兄,只是随着他死亡,众人的顺序才有了变化,易龙成为了王峰他们的大师兄。

    “此事你们不用问,也无须问,为师今日就要干件逆天之事。”玄羽大帝开口,看向咸翎大圣的目光有了些许的柔和。

    虽然玄羽大帝平时对易龙等人不怎么样,也不亲自传授修炼常识,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他十分的护短,当年咸翎大圣丧命他未曾及时归来,之后他直接血洗整个三天,造下了惊天的杀戮。

    他用这样的方式来为自己的大弟子报仇,也是在这样的方式向世人诉说,修炼自然神道的人,不是谁都惹得起的。

    以人之力杀遍了三天,无人可以阻挡他的杀戮步伐,甚至就连界尊都不行。

    这些都是秘闻,不被外人所知晓,甚至就连杜石他们都不知道,仅有易龙个人知道。

    因为他是玄羽大帝在三天的第二位弟子,论地位,他比王峰他们要高不少。

    “既然早就已经来了,还需要躲躲藏藏的吗?”背对着虚空,玄羽大帝平静的说道。

    “不错,我们来了你又能把我们如何?”

    巨大的声音响彻天地之间,这刻虚空破碎,几个人从虚空走了出来。

    可怕的气息从他们的身躯当狂涌而出,这刻天地寂静,仿佛他们就是天地之的唯。

    外围的修士知晓大战爆,所以他们不得不再次后退大截,这里已经不是他们可以呆的了。

    来人为的是宫家的老祖宗,宫杰雄,整个宫家都是在他的庇护之下才得以展,他是屹立在绝巅的几人之。

    当然,除了他之外,他身旁还有二人,个柳家老祖宗柳志,还有个头顶黑纱之人。

    这个人同样浑身弥漫着至尊的圣境气息,就连王峰的天眼都无法看透他头上戴着的黑纱,乃是件可怕的法宝。

    不过纵然是他遮住了脸庞,王峰也可以猜测出此人的身份。

    界尊!

    他们三个人果然是同流合污到了起,那王家就是在他们三个人的联手之下覆灭了,如今他们又是以这样的方式出场,他们怕是想像灭王家那样将自然神道举从三天拔除。

    “当年围杀我大弟子当的人属你宫家最多,如今你联合他人,是想将我们打尽吗?”玄羽大帝声冷笑,根本就没有丝毫的畏惧。

    “不错,你们这些人作恶多端,杀了不知道多少无辜的修士,今日我宫杰雄就要为天下之人讨回个公道。”

    “哈哈,如果这话换做别人来说我或许会相信,只是从你口说出来,我只当是放屁。”玄羽大帝声大笑,让这宫家老祖宗的眉头都微微皱了皱。

    “宫家我迟早都会亲手拔除掉,不要仗着你们家族有远古禁阵就可以高枕无忧,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你宫家没有多少时间可以蹦跶了。”玄羽大帝的声音弥漫着威胁,竟然要毁灭整个宫家的道统。

    “那也要等你能够活过今日再说。”宫杰雄冷笑连连。

    “既然都已经来了,都自己出来吧,难道还要我亲自来请你们吗?”这时候玄羽大帝看着虚空,再次喝道。

    “玄羽,曾经你灭我满门,今日咱们的恩怨就做个次性结吧。”冰冷的声音从虚空弥漫,这刻虚空又走出个老者。

    这老者身上没有任何的气息弥漫出来,但是看着此人的刹那,许多人都忍不住惊呼出口:“廖家老祖!”

    曾经三天有许多大势力,廖家就是其之,这个家族同样是天界鼎盛家族之,号令天下,就像是现在的宫家样。

    只是因为他们廖家有人得罪过玄羽大帝,就此埋下了毁灭的祸端。

    就在某天的夜晚,玄羽大帝只身人杀进了廖家驻地,将廖家杀了个片甲不留,晋升个廖家老祖存活了下来。

    那战足足持续了半年才落下帷幕,廖家几乎是被玄羽大帝个人灭掉的。

    所以刚刚他说要毁灭宫家道统,并没有人怀疑他这话的真实性,因为同样的事情他已经做过,并且成功了。

    说起玄羽大帝,那也是狠人个啊,言不合就毁灭人家个道统,这事没几个人可以干的出来。

    “当年你这个老家伙遁走,这些年想来你有所进步,正好今天我需要拿至尊血来祭奠我的大弟子,你就是其之。”虽然对面已经四个至尊了,但是玄羽大帝已经是口气嚣张的不可世。

    仿佛这个世上已经没有任何人可以被他放在眼里。

    “玄羽,你当真以为你可以和全天下人为敌?”就在这时那个头顶黑纱的人开口了,他的声音十分平静,和以前王峰听过的界尊声音有所不同,应该是刻意为之。

    “界尊,你以为你带着块破布我就认不出你吗?当年我能败你,你又有什么资格来对我说这句话?而且当年制定众神条约的时候我就说过,如果你们敢为难我的弟子,就不要怪我翻脸不认人。”

    “不是我要和天下人为敌,实乃是你们欺人太甚,我玄羽大帝今日就是要和天下人为敌,你们又能奈我何?”

    玄羽大帝的声音愈的轰鸣,根本就没有刻意的掩饰。

    这刻外围的那些修士个个都吃惊的不行,界尊竟然来了,并且他还败在了玄羽大帝的手,这不可能吧?

    “小辈之间的争斗你我都不应该参与,你这是属于蛮不讲理。”界尊的声音依然平和,不过既然都已经被认出来了,他索性也就没有隐藏,将头顶之上的黑纱取了下来。

    “哈哈,真是笑话,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暗地里干的那些龌龊事,将禁忌法宝赠与后代子弟,甚至不惜把本命法宝也外借,这就是你们所说的小辈之间的争斗?”

    “而且你们今日来了这么多人,这又是什么意思?若是你们想毁我自然神道,你们所有人尽管放马过来,我玄羽大帝不会畏惧任何人。”

    玄羽大帝的气息愈的强盛,俨然有要动手之势。

    看到他这么厉害,王峰心也是震惊,自己这位天界师傅实在是太牛了,当着四个至尊的面还敢叫板,难道他就不怕被围攻吗?

    “看样子你是有意要撕毁众神条约了?”界尊问道。

    “众神条约算什么?天下人的死活和我有何干系?不怕告诉你们,今日就算是所有人起上,也休想杀死我。”

    “既然如此,那咱们只有拭目以待了。”这时候宫杰雄开口,然后他的身后忽然浮现出了大片人影。

    这些都是宫家的高手,那宫天赫然在其。

    轮回境的气息混杂在至尊气息当,宫天当的来人几乎都是轮回境,足足十几位轮回境。

    这几乎算是倾巢出动了吧?

    “这战自然神道必灭。”这时候柳家老祖宗开口,他背后同样浮现了大片身影。

    这些人普遍都是轮回境,在柳家几乎都是半个老祖级别的存在。

    而且那柳阳也在其,并且他的境界已经达到了玄冥境,也不知道是如何修炼的。

    看了柳阳,王峰再去看宫天,然后他才惊奇的现,宫天的境界也已经达到了玄冥境,他们二人的境界竟然是出奇的致,这是如何办到的?

    自己费了这么大的劲才修炼到了玄月境后期巅峰,他们怎么可能进阶如此之快?

    就算是奇遇也不可能吧?

    王峰心百思不得其解,最后还是以汤臣帮他解惑了,道:“他们二人都是用了王家的底蕴,才能够在短时间内达到了玄冥境的层次。”

    “莫非王峰的底蕴都在了他们两个人的身上?”王峰的声音十分吃惊。

    “此事不好说,不过根据他们二人的境界来说,至少大半都在了他们二人的身上,我估计他们两个人都是奔你而来的,你要小心。”

    “我明白了。”深深的吸了口气,王峰的拳头缓缓的握紧。

    玄冥境初期对于王峰来说并非多强,如果拼起命来,王峰足以将他们两个人灭掉,唯有些不舒服的就是宫天那盔甲十分强,王峰怕是杀不了他。

    “此物名为破界剑,足以让你轰开任何防御。”就在这时玄羽大帝,为王峰递来了柄剑。

    “多谢师傅。”王峰开口,将此物接了过来,他还在为怎么破开宫天的盔甲而愁,没想到现在玄羽大帝就开始帮他解围了。

    只要宫天的防御可破,那他对于自己来说就没有多大的威胁。

    其实玄羽大帝这么做也完全是因为当初的咸翎大圣就是死于对方的法宝之下,同样的事情他不会再允许生第二次。

    论战力,现在王峰他们这边已经完全的处于了劣势,至尊不如对方多,轮回境数量更是相差大截,完全没有可比性。

    以前顶多也就是两个至尊出没,而这次对方来势汹汹,定然是不想给活路了。

    “这么热闹,我真怕自己来晚了。”就在这时王峰听着熟悉的声音响起,有人降临到了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