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出发前的准备

作品:《极品透视

    个境界比自己还高的人竟然给自己下跪,王峰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此刻他心的表情。??? ? ≠.≤≥1≤Z≤W≥.≤

    “你起来吧。”王峰开口说道。

    “你说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们王家怎么可能会在夜之间就覆灭了?”王峰将心底最大的疑惑问了出来。

    外界的人不知道王家因何覆灭了,但是王峰相信眼前这个王渊绝对是知情者,因为他可是经历过那场浩劫之人。

    “是界盟的界尊,还有宫家的老祖宗,柳家的老祖宗。”王渊悲愤的开口,语气有说不出的恨。

    “就他们三人?”王峰脸上露出了吃惊之色。

    “他们是选择深夜进攻我们王家的,击之下,我们王家过大半族人都死于非命,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说道灭族惨祸,他的眼眶又红了起来。

    因为他的妻儿都是死于他们三个人的联手击之下,如果不是他和王玄松那个时候恰巧在王家的祖地当,可能他们也丧命了。

    祖地乃是王家老祖宗闭关之地,也正是因为他们二人离王家老祖宗最近,所以他们两个人才能够在王家老祖宗的帮助之下存活下来。

    “他们为什么要联手来对付你们王家?”王峰皱着眉头问道。

    “界尊是以灭魂钉的借口来的,而宫家和柳家和我们王家本身就有仇,所以他们三人苟合在了起。”

    “宫天曾经对柳阳出现过,他们两家怎么联手在起了?”王峰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他们定然是为了我们王家的镇族宝物来的。”这王渊开口说道。

    “你们镇族宝物不是那洪荒炉吗?”

    “洪荒炉只是其,我所说的镇族宝物乃是我王家曾经在十年之前得到的枚奇异的珠子,这珠子乃是在某天从苍穹之上坠落下来的,此事被各大家族封锁了消息,外人并不知晓,界尊他们都知晓这珠子最后落入了我们王家,他们可能就是为了此物而来。”

    “是什么珠子,竟然引来了他们三方势力的联手?”王峰有些疑惑的问道。

    “此珠子名为封天珠,其蕴含的神秘力量可以助人突破极限境界,这珠子直被老祖宗保管着,如今老祖宗丧命,此物肯定被他们三个混蛋夺去了。”王渊脸的愤恨,真是恨不得现在就去找他们三个报仇。

    只是想到自己的实力,他又是股深深的无力感,他全盛时期才轮回境初期,而对方的三人都是圣境至尊的修为,已然是三天的极限境界。

    甚至在这个境界当他们也走在了极高的顶峰,想要杀他们,就算是十万个王渊都没有办法做到。

    他现在能做的也就是感受这种亲人被杀的悲痛。

    这种无力感现在深深折磨着他,以致于让他现在连修行都没有办法做到。

    “都以为界盟当是好人,现在你应该看透他们的真面目了吧?”王峰冷笑道。

    “这群伪君子简直就是欺骗了天下人,和他们相比起来,我觉得修炼自然神道的人才是真正的敢作敢为。”王渊开口,不乏有奉承之意。

    不过他的话对于王峰来说还真是那么回事,因为和界盟的人相比起来,王峰的确也是王渊这样觉得的。

    “此事咱们先不谈了,你先服下这些丹药将伤势恢复了再说吧。”说话间王峰将自己空间戒指内仅剩的些十品圣丹给了王渊,才说道:“你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化悲痛为力量,想要保存就先提升自己的实力,咱们既然杀不了大个的,那咱们就去对付小的,我想宫家这些地方,不可能全部都是圣境至尊吧?”

    听到王峰的话,王渊双目终于燃起了点光芒,那是复仇的光芒,家人被杀,家族被灭,他现在唯还能够做的也就是复仇了。

    就像是王峰所说的这样,圣境至尊他对付不了,但是轮回境以下的对于他来说却犹如切菜砍瓜样简单。

    那宫家不是直拿那宫天当作极为荣耀的事情吗?那他就将这个宫天灭杀,让宫家损失未来的个希望。

    还有那柳家的柳阳也是如此,都别想好过。

    “好好的修炼吧,我现在要去炼制些丹药备用,等你们少主苏醒过来之后你先行照看好他,不要让他跑了。”王峰开口嘱咐道。

    “放心吧,有我在我绝对不会让我们少主生意外的。”王渊点头说道。

    听完他的话,王峰转身就走,王玄松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了,接下来的时间就要靠他自己去慢慢苏醒过来了。

    仅剩的最后点十品圣丹也给了王玄松,所以王峰准备现在就开始炼丹。

    他要炼制常用的十品圣丹以及十品丹药,因为这两种丹药王峰现在都已经不够使用了。

    都没有出这座大殿,王峰直接在另外个小房间当将自己关了起来,然后开始炼制丹药。

    将自己从神国带回来的那些灵药全部都取出,王峰又取出了大鼎,然后这才闭上了自己的双目,开始打坐调息。

    约莫十分钟之后,王峰睁开了双目,这刻他的心绪平静,已然古井无波。

    手指尖上冒出缕火苗,然后这缕火苗直接被王峰投入了丹炉当。

    十品丹药王峰炼制成功过,至于十品圣丹更是不用说,大概也就是半天之后,王峰成功将炉十品圣丹炼制了出来。

    在外界价值不菲的丹药如今在王峰这里却是可以批量的进行生产。

    以王峰现在的力量,他可以连续炼制多炉丹药,所以当这炉丹药炼制成功之后王峰又开始炼制了两炉十品圣丹。

    如此三炉下来王峰的灵药已经消耗过半,剩下的都是些外界难寻之物。

    三炉丹药王峰都炼制成功,所以现在他的手里已经差不多有接近二十枚十品圣丹了,这丹药虽然不多,但足以他使用段时间了。

    没有再继续炼制,王峰又开始了轮打坐调息,直至数个时辰之后,王峰才睁开了双目,深深的吸了口气。

    虽然他炼制成功过十品丹药,但是因为受实力所限制,他仍旧有不小的失败率,所以这个需要格外的注意。

    差不多时间过去了半个月左右,王峰成功出关,他的灵药已经消耗殆尽,十品圣丹大概有二十枚左右,而十品丹药要稍微少些,只有十二枚,其失败了次,这让王峰损失了大截。

    不过即便是这样王峰也足以满意了,因为他仅仅只失败了那次,其他的都成功,总的来说这次他还是挺赚的。

    将大鼎收好,王峰辗转来到了王玄松所在的房间当,当日的那种血腥气味已经消散的差不多了,而王玄松此刻还是躺在那个寒冰床之上,没有苏醒过来的意思。

    在他的旁边,王渊正在闭目修炼,他的外伤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境界也比当时王峰见到他时强横了许多。

    或许他要不了多久就可以重回到轮回境当去。

    察觉到了有人到来,闭目修炼当的王渊下子就被惊醒了过来,不过当他看到来人是王峰之后,这才松了口气。

    “还没有醒过来?”看着王渊,王峰问道。

    “期间见他动了次,但还是处于昏迷的状态。”王渊开口,眉头皱了起来。

    天眼展开,王峰现王玄松现在的伤势已经全部恢复,并且境界也恢复到了全盛时期,玄月境期。

    只是按道理来说他这样的情况应该早就已经苏醒了才是,或许这也是他自己不愿意苏醒过来罢了。

    招手,王峰将他头顶之上的琉璃青莲树收走,随后这才来到了王玄松的身畔,说道:“我知道你心伤悲,不过你若是直这样躺下去的话,只怕也是于事无补,若是要报仇现在就得站起来,你还年轻,今后还有进步的空间,当然,你若是不想报仇,也可以直这样躺下去,言尽于此,听不听随你自己。”

    说完王峰转身就走,让王渊都愣。

    别人都昏迷着,说这些话有用吗?

    不过很快王渊就露出了异色,因为他竟然看到少主的眼角留下了泪水,而后他更是听到了王玄松口传出的嘶哑声音:“我……要复仇!”

    听到王玄松的话,王峰嘴角动,却是没有说话。

    这王玄松虽然表面上像是昏迷的,但是王峰知道他肯定已经苏醒了,只是他个人的意愿不想起来罢了。

    就像是安慰王渊那样,对于这种心灰意冷之人,或许也只有仇恨才能给予他们继续活下去的勇气。

    或许随着时间的慢慢流逝,这仇恨也许会从他们心头淡忘也说不定。

    “想报仇就好好修炼,会有机会的。”王峰没有转身,就这样背对着王玄松说道。

    “族叔,我知道附近就有处柳家的据点,我们现在直接杀过去。”王玄松开口,从寒冰床之上站立了起来。

    “好。”见到王玄松终于有了点人的思想,王渊根本就没有犹豫,连忙说道。

    “这是枚十品丹药,想来可以助你重回轮回境巅峰。”这时候王峰翻手取出了枚十品丹药,说道。

    “我不能再要你的东西了。”王渊摇头,并不打算要王峰的丹药。

    之前王峰给他的那些十品圣丹就已经让他觉得欠下最大天大的人情了,现在他更是要把十品丹药给自己,难道他不知道十品丹药的价值吗?

    “既然都已经欠了我的人情,你还怕现在多欠点吗?想要报仇最好以更强的实力出去,要不然也只能是枉死。”王峰开口说道。

    “好吧!”

    咬牙,王渊从王峰的手将丹药拿走,就算是王峰所说的那样,既然都已经欠下了人情,就算是多欠些又算的了什么?

    “眼下我要去自然神山,可能不会再来这里了,王兄,临走之前我赠你物,希望能对你有所帮助。”说话间王峰给出了个玉简,上面记录的正是王峰从天地阁学来的偷天换日之术。

    想要在众多眼线的底下活下来,此功法绝对可行,毕竟当初王峰利用这功法蒙骗了所有人,就算是轮回境都无法窥探出端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