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凄惨的王玄松

作品:《极品透视

    “是王峰吗?”

    就在这时黑暗处走出来了个人,此人王峰见过,正是当初他国度受损之时,带走王玄松的那个人。?? ?.㈧㈠1㈠ZW.

    王玄松如今重伤昏迷,他的情况也不容乐观,浑身都是伤势,甚至表面都还有伤口没有愈合。

    至于他的境界应该也是跌落了下来,他只有玄冥境后期的实力,想当初王峰第次见他的时候,他应该是轮回境的高手才是。

    “是我。”王峰点了点头。

    “跟我来吧。”这人开口,而后带着王峰走进了大殿漆黑的地方。

    不多时,在大殿里面的个小房间里王峰看到了重伤垂死的王玄松。

    只见他此刻气息微弱的躺在块寒冰之上,这些寒冰应该是难得见的宝贝,可以用来疗养伤势。

    不过他的伤势实在是太重了,王峰看的出来,这寒冰床对于王玄松来说,效果微乎其微。

    甚至他的鲜血都已经快把这张寒冰床给染红了,之前王峰所闻到的血腥气味正是从这里弥漫过去的。

    天眼展开,王峰开始查探王玄松的伤势。

    片刻后王峰收回了自己的目光,脸上露出了沉吟之色,王玄松的伤势的确是很重,不仅经脉寸断,甚至还有本源伤势,想来是他在战斗的时候动用过自己的国度世界,所以才落下了身严重的伤。

    “帮我在边护法,我来救治他。”王峰对王玄松的这位族叔说道。

    “好。”听到王峰的话,这个年人没有犹豫,直接堵在了门口。

    难怪王玄松昏迷之前说要见王峰面,想来他自己也知道王峰可以救他。

    若是以前,王玄松的族叔肯定不会愿意看到王玄松和修炼自然神道的王峰走得这么近,因为修炼自然神道的人仇家太多了,和他们走得太近只能惹来麻烦。

    只是现在整个王家都已经没了,仅剩下他们两个人存活下来,所以就算是有偏见,此刻他也不能够作出来。

    翻手间将琉璃青莲树取出,王峰直接将树苗放在了王玄松的头顶之上。

    与此同时王峰更是翻手间取出了枚世界之树的果实。

    五彩的光芒霎时之间弥漫整个房间,看的王玄松的族叔都是眼睛跳。

    因为他自然看的出来王峰此刻手所拿的必定是逆天宝物,这王峰好生富有,连这样的东西都有。

    “你该不会要把这果实给他吃吧?”就在这时王峰的身躯响起了柳刀的声音。

    “此物可以治疗本源伤,他只有服用此物才有可能将本源给治愈。”王峰开口,而后也不管柳刀的大骂了,瞬间将这枚果实喂入了王玄松的嘴。

    “尼玛,我的果实啊……。”看到王峰真的将枚世界之树的果实用了,柳刀直接就出了声惨叫声。

    王峰之前给他说过,说等到他实力恢复到巅峰之后就给他服用这世界之树的果实,所以在他的想象当,这些果实现在都是属于他的。

    现在看着王峰就在他的面前消耗了个,他顿时就有种属于自己的东西被人给偷走了样。

    “不要大叫了,我要救人,不要影响我。”王峰呵斥句。

    “你这个臭小子说话不算话,赶紧赔我世界之树的果实。”柳刀大声叫道。

    “你若是继续这样纠缠,那枚果实都没有了。”

    “尼妹。”大骂了声,柳刀最后也没了声音,因为果实在王峰手上,他不敢和王峰对着干。

    没了柳刀的吵闹,王峰开始专心的替王玄松疗伤。

    在他的刻意催动之下,王玄松那些寸断的经脉开始自动重续,琉璃青莲树如今的治愈效果比般的丹药都还有有效,王玄松的情况正在快的好转。

    琉璃青莲树在挥作用,那世界之树的果实同样在挥巨大的作用,王玄松原本都已经进入深度昏迷了,如果继续这样躺下去的话,他只有陨落条路可走。

    但是现在在王峰的帮助之下,他损失的力量正在快弥补回来,他的本源伤得到了控制,看的他的族叔都露出了不可思议之色。

    王玄松的伤势他无比清楚,几乎无法挽救,在这几天里他几乎施展出了浑身解数都回天乏术,甚至他把自己身上的所有丹药都用在了王玄松的身上都无法让他好上半点。

    如果不是这样,他也不会落魄到自己这身伤势都没有办法治疗了。

    他是没有丹药服用了才会变成现在这样,甚至为了救治王玄松,他都错过了自己的最佳治疗时机,以致于境界都暴跌了下来。

    整个王家就剩下了王玄松这么支独苗,所以他即便是付出了自己的生命,他也要救王玄松。

    只是他不是王峰,也没有拥有世界之树的果实,如果不是王峰现在来了,恐怕就算是他拼了全力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王玄松丧命。

    “好了,他的伤势已经在渐渐的好转,只需要段时间他就可以恢复如初。”王峰开口,也没有取回自己的琉璃青莲树。

    因为树苗会直治疗王玄松身上的伤势,直至他彻底的痊愈。

    虽然损失了枚世界之树的果实,但是王峰并不后悔,因为当初如果不是王玄松在关键时刻用他的洪荒炉撞飞了灭魂钉,王峰已经死了。

    知恩图报本身就是王峰的做事准则,别说是用枚世界之树的果实了,如果为了救他要花费十枚世界之树的果实王峰也会在所不惜。

    “你这身伤势怎么不治?”这时王峰将目光放到了王玄松的这位族叔的身上,询问道。

    “我……我自己会治。”听到王峰的话,王玄松的族叔想要说自己已经没有丹药了,不过话到了嘴边,他还是没能说出来。

    堂堂轮回境高手竟然沦落到没有丹药使用的地步,他自己说出来都觉得脸红,所以他还是决定不说了。

    “这是枚十品圣丹,你先服下吧。”看了眼这个年人,王峰翻手间取出来枚十品圣丹。

    十品圣丹王峰现在已经使用的所剩无几,十品丹药也严重不够用了,所以王峰觉得自己应该找个时间好好的炼制炼制丹药才行。

    灵药他现在身上有,还是他从神国带回来的,这些灵药应该足够他炼制出好几炉上好的丹药。

    也就是麒麟和小麻雀都已经沉睡了,要不然有它们这两个销丹药的大户在,王峰的丹药肯定还要更加的欠缺。

    “此物太贵重了,我不能要。”看着王峰手的丹药,这个王玄松的摇头说道。

    如今是以前,十品圣丹对于他来说虽然珍贵,也不是必须之物,因为以王家的家业,拿出点十品圣丹子自然是不成问题。

    甚至别说是十品圣丹了,就算是让他们拿出十品丹药都可以,只是现在随着王家覆灭,王家的切就被人掠夺了,如果不是他们最后王家老祖宗以大.法力将你们两个人传送走,他们二人也得死。

    如今他们二人躲避在此都不敢出去打探消息,因为外面肯定有寻找他们的人,对方来势汹汹,摆明了是要将他们王家彻底的湮灭。

    如果他们现在露头,说不定很快就会有高手前来击杀他们。

    他现在都忘记不了当时来攻击他们王家的阵营,对方只来了三人,但是就是这三人却是在顷刻间就将他们王家的许多族人击杀,连半点反抗之力都没有。

    甚至他们的老祖宗都没有来得及逃走,死于对方之手。

    当然这或许也是他们王家老祖宗不愿意离开,因为他宁愿伴随着自己的族人起死去。

    想到家族覆灭的惨祸,这年人的眼眶都红了。

    偌大的王家夜之间就成为了虚无,仅他们二人存活下来,王家如今已经可以算是灭亡了。

    如果不是他们老祖宗拼尽全力让他们两个人逃走,或许他们也已经死了。

    “个大男人没有必要这个样子,想要报仇就先得治好自己的伤势,只要还活着,就定会有报仇的机会。”王峰开口,将丹药塞进了这个年人的手。

    “多谢。”看了眼王峰,这年人再也无法忍受心头当的悲痛,蹲在地上嚎啕大哭了起来。

    这场灭族惨祸当,他的妻儿都没有来得及逃走,所以现在他过的每天都可以说得上是心如刀绞。

    如果不是有王玄松还活着,他可能已经自行了断了,身为轮回境高手却无法救走自己的妻儿,他的心现在几乎已经死了。

    外人都说修炼自然神道的人可怕,但是在他看来,有些人比修炼自然神道的人都还要可怕。

    披着件光亮的外衣,干的却是猪狗不如的事,伪君子太多了。

    这些人才是真正的该死。

    “唉。”

    看着堂堂个年人竟然像是个孩子样蹲在地上无助的大哭,王峰除了叹息已然没有其他的话了。

    个家族都覆灭了,他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话去安慰对方,这样的事情他未曾经历过,他自然也体会不到那种心如死灰的痛。

    “如果不想哭了就给我说说究竟是怎么回事。”等了有几分钟,直到这个年人的哭声小了王峰才说道。

    “你是我们王家的恩人,我之前对你有所误解,在这里我要向你诚挚的道歉。”抹去了自己眼的泪水,这个年人十分郑重的说道。

    “此事先不要说了,你把这丹药先服下吧,虽然这无法快将你的伤治好,但也能气到些抑制的作用。”

    “你对我们叔侄俩的大恩,我王渊只有来世再报了。”这年人开口,而后将手的十品圣丹直接喂入了自己的口。

    与此同时他双腿软,直接跪在了王峰的面前。

    都说好男儿不跪天地,他的动作也着实是吓了王峰跳。

    “前辈你这是干什么,赶紧起来,我受不起你这拜。”王峰开口,将这王渊扶了起来。

    “此恩,我王渊来世再报。”王峰根本就没能拽动对方,此刻这王渊脑袋着地,给王峰磕了个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