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章 百狱轮回(感谢打赏的兄弟们)

作品:《极品透视

    “柳刀,我知道你现在比我强,不过就凭你想要杀我还是太天真了,你真的以为在这里我还会怕你吗?”就在这时前面的杀神又传来的声音,他还在挑衅柳刀。????  ≈.≥≥1ZW.

    只是他越是这样就越是代表了他有什么阴谋,王峰的心十分的替柳刀感觉到担忧。

    “废什么话,赶紧拿块破布将你的洞给塞上吧。”柳刀大骂道。

    “哼!”冷哼声,这杀神也不说话,此刻他正在快的朝着这古战场的深处而去。

    不多时他在个洞口面前停了下来,这个洞口十分幽深,甚至冒着淡淡的绿色光芒。

    这光芒正是民间传说的鬼火,也称之为磷火,那个洞里肯定有不少的死者。

    看了眼追上来的柳刀,杀神染血的脸上掠过了丝讥讽的笑意,而后他头也不回的钻进了这个大洞当。

    “慢着。”就在柳刀也准备冲进去的时候,王峰忽然叫住了他。

    这个杀神故意将他们引到这里,若是说没有阴谋王峰是信都不信,如果现在柳刀不顾切的冲进去,只怕就正好上了杀神的当,反正王峰拥有天眼,正好可以趁机看看下面的情况。

    向柳刀暂时拿回了身体的控制权,这刻王峰直接展开了自己的天眼。

    天眼之下,地上的土层渐渐的在王峰的眼淡去,直至消失,这刻王峰看到了这大洞之下的场景,也看到了那个正在大洞急下坠的杀神。

    当然最吸引王峰目光的还是这个大洞底部的口棺材,那是口朱红色的棺材,通体散着红光,显得极为的妖异。

    如果是正常人看到这幕说不定还要被吓傻,普通的修士就算是死了,也顶多转化成些没有意识的阴灵,而这口棺材能有这样的变化,其棺内必定有什么变化。

    就在王峰的目光准备探进这口棺材内看看是什么情况的时候,忽然他仿佛听到了耳边传来的阵阵厉啸,那厉啸似乎就在他的面前生,显得无比真实。

    依稀间王峰看到了具身材高大的血色身影,此身影身上弥漫着股铺天盖地的威压,仿佛他就是这天地间唯的主宰,撼人心魄。

    在他的面前,倒下的是百万伏尸,这是惊人的幕,看的王峰都心神摇曳。

    “回来!”

    就在这时王峰的脑袋忽然响起了阵轰鸣声,将他强行到了现实。

    “怎么了?”王峰开口,已然恢复了正常,刚刚他应该是被股奇异的力量给控制了。

    “你看你我把我带到哪里来了?”柳刀问道。

    低头看,王峰现自己已经来到了这个大洞的边缘,即将进入。

    毫无疑问,之前王峰所看到的那具高大的血色身影应该就是躺在棺材的这位正主。

    那么浓郁的威压,绝非尊者可以相比,甚至就连上次宫家老祖宗都没有给王峰这么大的压力。

    由此可见躺在朱红色棺椁的定是巅峰强者,那杀神将他们二人引到这里来,估计也就是想借助这棺材之力,来将他们两个人击杀。

    至强者纵然是死,他们也样神圣不可侵犯,就如同那些苍老死去的强者般,他们哪怕是死了,他们的容貌也与活着的时候无异,无数年都难以毁去。

    “这个狗日的果然是想要害我们。”咒骂了声,王峰赶紧后退。

    那朱红色的棺材

    (本章未完,请翻页)可不是他和柳刀二人可以招惹的,因为如果惹怒了里面的正主,他们两个人可能会死无全尸。

    再看那杀神,此刻他已经顺着另外条通道逃了,根本就没往那棺材那里去,很显然连他自己都明白那棺材不可招惹,他带王峰二人来这里也仅仅就是想利用这棺材的力量而已。

    只是有王峰的天眼在,他利用得了吗?

    “怎么回事?”听到王峰的话,柳刀赶紧问道。

    当下王峰没有犹豫,将自己所看到的给柳刀解释了下,让柳刀都露出了震撼之色。

    “当初正魔大战,有位号称血尊的至强者陨落在了终极战场上,莫非那棺材当的人就是他?”柳刀骇然的说道。

    血尊?

    听到这名字,王峰倒也觉得挺适合那个血色身影的,正魔大战指的是魔界与三天。

    每隔段岁月两界之间的隔阂就会消失,届时魔界大军涌入,三天将陷入片战火纷乱当。

    曾经的血尊就是为了堵住这两界的通道,只身前来,击杀了无尽的魔界大军,让魔界的诸多强者皆胆寒。

    他利用自己的规则之力强行修复了两界的通道,这才让三天逐渐恢复了平和,当然他这样做的后果就是自己葬生在了这古战场当,连尸都找不到。

    如今王峰竟然看到这样的景象,这是不是代表这位曾经屹立在三天绝巅的血尊将要复生了呢?

    修炼本就是逆天而行,如果说以前人死复生王峰不会信,但是现在的话,那可就说不定了,有的巅峰强者修炼到极端,说不定连阴阳都可以窃取,切不可能生的事情都会有可能生。

    “赶紧走吧,不要打扰老人家。”柳刀开口,催促王峰离开这里。

    反正那杀神现在也没有往那棺材那里去,王峰二人正好可以去另外的出口将他堵住,到时候这杀神想要逃,柳刀会叫他连退路都没有。

    冷笑声当,王峰快的朝着这地宫的另外个出口而去,也就是那么几息的时间,王峰就已经出现在了这里,并且施展了强大的隐匿之术。

    “会我看那老不死的还往哪里逃。”柳刀冷笑之声,直接将王峰的龙渊剑拎了起来。

    绝命刀本是用刀的技法,只是当年随着他陨落,他的刀也不知道流向了何处,现如今他只能先拿王峰的剑来替代了。

    刀剑本出同源,虽然这力量稍微有减弱,但也比他用刀差不到哪里去,毕竟龙渊剑的威力也不是闹着玩的。

    修炼到现在,王峰会的阵法有许多,而这些阵法早就已经被他刻入了龙渊剑,所以在随着他境界提升的同时,龙渊剑的威力也在逐渐的递增,要不然王峰现在可能早就已经用不上这剑了。

    “他来了。”

    就在这时王峰开口,让柳刀都打起了精神,准备使出全力击。

    “哼,真的以为自己天下无敌吗?还不是被我带到这里给坑死了。”土层震,杀神从里面钻了进来,冷笑道。

    那朱红色棺材杀神当初也是瞥见眼就直接撤了,压根不敢靠拢过去,因为他知道那口棺材当葬着的人定然十分惊人,可不是他招惹得起的。

    而且这些年他的实力之所以恢复的这么快,也和这棺材有着分不开的联系,每隔段时间这棺材都会从这片骸骨遍地的空间汲取力量,而杀神就是因为偷取

    (本章未完,请翻页)了这些力量,他才恢复到了如今这样的水准。

    如若不然,再给他个十年他也未必恢复得了玄月境。

    可以这样说,这杀神运气非常好,当初他被传送进三天的时候就处于这古战场的外面,相比之下柳刀则是要凄惨很多了。

    如果不是王峰现在也来到了三天,估计他还会变得更惨,就和那要饭的乞丐差不多了。

    “你真的以为你逃出我的手掌心了吗?”冷漠的生意响起在这片天空之,而后道剑芒几乎就在杀神的面前爆而出,让杀神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

    剑之下,尸分家,杀神的血肉之躯直接被王峰的龙渊剑腰斩。

    剑身之上的剧毒正在飞的溶解这血肉,即便是最后杀神以灵魂体的状态出现,他的灵魂体也依旧在消融当。

    “为什么?”他的口出了极其不甘的怒吼:“为什么你可以现我的存在?”

    “这个问题你恐怕得问他。”说话间柳刀让出了半的身躯控制权。

    在王峰的特意控制之下,他的面貌逐渐变化,最后变成了他原本王峰的模样。

    “原来竟然是这样,可是我死的不甘心啊。”看到王峰的容貌,这杀神已经明白了所有。

    王峰拥有天眼他知道,但是那王峰毕竟是在下三天之,而且他之前也曾观察过王峰,并没有什么怪异之色,气息不同,容貌也不同,他并没有怎么怀疑。

    甚至就连柳刀出现在了王峰的身躯之他也没有多想,权当是柳刀的傀儡肉身罢了。

    但是现在,就是因为他的这些疏忽,致使他遭受了柳刀的绝命剑。

    由生到死,由死到生,杀神经历了种种大起大落,却是在这个时候丢掉了原有的谨慎,所以他死的不甘心啊。

    他不甘心自己就这样死了,他还没有恢复到最巅峰的状态,他还没有达到全新的层次,他的心有太多太多不甘了。

    只是这又能如何?现在他的灵魂已经消融半了,继续这样下去的话,他必死无疑。

    “老不死的,当年你杀了我那么多兄弟,现在我终于可以为他们报仇了。”看着杀神,柳刀出了声音,十分解恨。

    普通人的仇恨顶多维持个十年几十年就结束了,因为人的寿命只有那么长,而柳刀和杀神的恩怨却是足足纠缠了数万年,直至今日,他们才真正意义上的解决了。

    杀神已成必死结局,并且还是被柳刀给手刃,当年柳刀对他兄弟们立下的誓言终于在今天完成了。

    “哈哈,他们那是自寻死路,就算是时间再次来过,我也会毫不犹豫的杀死他们,而且你们以为这样就完了吗?”杀神声厉吼,而后他整个身躯都开始剧烈的膨胀。

    原以为对方会自爆,但是杀神并没有那么做,只见他伸出了自己的手,直接指着王峰,道:“我以苍天之名,愿以生命为代价,施展百狱轮回。”

    这是种十分恶毒的诅咒,听到这话纵然是柳刀都变了脸色,因为这术法的施展完全就是以自身生命作为代价的,这杀神肯定知道自己必死无疑,所以对他们施展了这禁术当的禁术。

    百狱轮回就如同这名字样,如果了这样的诅咒,招者会经历重重痛苦磨难,如同横渡地狱,生不如死,原本柳刀以为这术法早就已经失传,不曾想这杀神竟然会。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