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七章 惹上麻烦

作品:《极品透视

    手掌微微用力,顿时这贵宾卡直接在成为了灰烬,飘散在了空。???  ?1?ZW.

    “原本我还以为你们元家商会是正经的商会,没想到你们明里套,暗地里又有套,真是天下乌鸦般黑。”王峰冷笑道。

    “废话少说,交出雷神木,要不然你今天难逃死。”

    “我不是说过了吗?凭你们几个人根本不够看,你们这是在为你们商会种下祸根。”王峰开口,逐渐将自己的细胞激活。

    他的本身境界只有阴境后期,他之所以能够跨越诸多大境界作战就是因为他可以运用细胞的力量。

    “上。”

    见王峰的气息开始涌动,这几个人相互对视了眼,而后全部朝着王峰杀了上来。

    在这里可没有什么江湖道义,他们只想快将王峰杀死,然后夺走他的雷神木。

    那么长的根雷神木,他们势在必得。

    “唉,总是有人要自寻死路。”看到几个人同时杀来,王峰丝毫不惧,只是微微的摇了摇头。

    “乱古时空!”

    王峰开口,而后个混沌空间直接将他们几个人笼罩,让他们都面色大变。

    “我的境界竟然开始暴跌了。”个阳境修士开口,语气止不住的惊骇。

    “我也是。”

    “我都说了你们实力不够看,你们还非得冲上来送死,我敢光明正大的露出雷神木,又岂会怕你们打主意?”王峰声冷笑,而后直接施展出了裂魂闪。

    杀这样的人,他都懒得动手了,直接兵不血刃的解决他们。

    裂魂闪的力量扫而过,然后几个人全部都停止了挣扎,从虚空开始坠落向了地面。

    “人死了,但是你们的收藏却是我的。”看到他们下坠,王峰个闪身,将他们的空间戒指全部都给扒了下来,这都是他的战利品啊。

    将他们的空间的宝贝全部倒进自己的空间戒指,王峰这才悠哉悠哉的离开了这里,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生样。

    自己之前给出去的两块雷神木还在那个会长的空间戒指之,所以王峰之前用掉的雷神木现在又重新的回到了他的手。

    他相当于是什么都没有花费,就得到了诸多的丹药和灵药。

    “不好了,千语长老,流光长老他们魂牌碎裂了。”这边王峰才刚刚弄死他们几个阳境修士,而在另外边就有人已经现了他们死亡的消息,大喝了出来。

    这是个大势力,名为元氏家族,元灵就是出自此地。

    “怎么回事?”这时候有长老开口,拦住了这个大喊大叫的子弟,喝道。

    “刚刚千语长老他们几个人的魂牌全部都集体爆碎了,他们……他们都死了。”这弟子开口,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

    “随我去见族长。”长老下子暴毙数位,这可是大事件,所以这个长老个闪身,就拎着这个看护魂牌的弟子前往了议事大殿。

    “怎么回事?”看到忽然出现的这两人,元家的副族长元涛低声问道。

    “启禀副族长,千语长老几个人的魂牌集体爆碎,我怀疑是有人灭杀了他们。”这个长老回答道。

    “什么?”

    听到这话,元涛被惊得下子从椅子上站立了起来,而随着他的站立,他身后的椅子直接成为了齑粉,被他的气息完全的碾碎。

    “带我去看看。”元涛开口,明显是怒了。

    千语长老乃是阳境修为,就算是在元氏家族他都是坚力量,他更是掌控最大个分舵的会长,他怎么会忽然暴毙而亡?

    跟着这个弟子,元涛等人来到了宗祠大殿,看着那几块碎裂的魂牌,在场的人都不敢说话,因为元涛的冰冷气息已经笼罩了他们所有人。

    “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元涛冰冷的开口,目光从他们几个人的身上扫过。

    “回族长,之前有人带回消息,说千语长老现了个宝藏,所以叫走了流光长老他们几人。”这时候个人回应道。

    “将那个带回消息的给我带上来,我要亲自审问他。”

    元涛开口,让这个长老点头,而后下去带人去了。

    不多时,个化虚境的弟子被带进了宗祠大殿,脸的恐惧之色。

    因为他感觉到杀意已经笼罩了他,让他连动下都艰难,他不害怕那是不可能的。

    “我问你,你为什么要叫走流光长老他们,你可知他们的魂牌现在都已经碎裂了。”看着这个弟子,元涛大喝了声说道。

    噗通!

    听到他的话,这个弟子下子就跪伏在了地上,大声叫道:“这不关我的事啊,这是墨城分舵给我传来的消息,我只是负责通报。”

    这个弟子显然是被元涛的模样惊吓到了,裤子下面都流出了黄黄的液体,让宗祠大殿的几个人都皱起了眉头。

    这样就被吓尿了,这未免也太差劲了吧?

    “给我将那个给你传递消息的人给我抓回来,半个时辰之后我要见到他人,如果你们找不来,都准备死吧。”

    元涛开口,而后拂袖离开了这里。

    “看来副族长这次是真的怒了。”等着元涛离开了这里,房间的几个长老才小声讨论了起来。

    “千语长老乃是他的儿子,如今他死,副族长能不怒吗?”另外个长老也开口说道。

    “副族长是出了名的护子,如果不是这样千语长老也不可能坐上墨城分舵商会的会长了。”

    “他这样死了也好,空出这么好的个肥差,也不知道谁会捡了这便宜。”个长老满脸向往的说道。

    “算了,都别说了,这次千语长老忽然暴毙,如果我们不能将人带来,我看你们怎么交差。”另外个长老,而后快离开了这里。

    半个时辰的时间很短,如果他们不能把人找到,暴怒的元涛还真的有可能拿他们开刀。

    好在他们元氏家族所在的城池有传送阵,而墨城也有传送阵,所以很快他们就来到了墨城的商会分舵,将那个传回消息的人带到了总部。

    ……

    “我问你,你们会长究竟是要寻什么宝藏?”坐在副族长的宝座之上,元涛强压着自己心的杀意,问道。

    “回族长,会长大人并非是寻宝藏,他是去抢夺别人的雷神木去了。”虽然会长大人吩咐过他不准他将这事说出来。

    但是现在他所面对的乃是会长大人的父亲,只能实话实说了。

    “那你可知他现在已经陨落了?”元涛开口,惊得这个人都面色大变,屁股跌坐在了地上。

    “怎么可能?”他口出了不可置信的声音,难以想象会长大人竟然身陨了。

    “你给我说说究竟是怎么回事,如果遗漏了任何个环节,你都准备以死谢罪吧!”元涛背靠在了椅子之上,整个人仿佛都苍老了许多。

    他修炼到伪神之境,就只有千语长老这么个儿子,如今他的儿子身亡,他当然心难过的不行。

    如果不是顾及自己现在乃是元氏家族的副院长,他可能早就已经对这个普通伙计进行搜魂了。

    在诸多家族高层的包围之下,这个伙计最后说出了王峰的事情,几乎将他知道的全部都说了出来,半个字都不敢有遗漏。

    “你是说,那个携带根雷神木的是个阴境后期的年轻人?”这时候个长老问,脸的怀疑之色。

    “哼,死到临头了还敢编出这样的谎话来欺骗我们,难道你就不怕死吗?”这时候个脾气宝藏的长老开口,吓得这个弟子都面色煞白。

    “那个年轻人的确是阴境后期的实力,这是会长大人亲口告诉我的。”

    “那你说说为什么几大阳境高手同时去追他,为何瞬间全部都死了。”又是个长老大喝,声势骇人。

    “这……这……我不知道啊。”这伙计都快被吓哭了。

    “将那个年轻人的模样给我描述出来。”这时候元涛平静的说道。

    虽然他的语气平静,但是所有人都听得出来,他已经动了杀念,那个杀死千语长老,流光长老的人,怕是惨了。

    根据这伙计对王峰的描述,很快他们得到了王峰的画像,虽然这画像和王峰有点偏差,但只要是认识王峰的人,绝对能够下子认出这就是王峰。

    但是奈何房间的人都没有见过王峰,他们只知道三大帝国有王峰这么号变态的天才,却未曾见过。

    “你看看是这样的吗?”元涛将这张画像递到了这个伙计的面前,问道。

    “是这样。”这伙计坚定的点头。

    “既然如此,那你就给我儿子去陪葬吧。”

    元涛忽然暴喝,巴掌就将这个伙计生生拍成了血雾,让整个大殿都片死寂。

    说动手就动手,让人点反应时间都没有。

    “你们给我管好家族,我去杀了此子。”元涛开口,却引来了几大长老的反对。

    “族长,现在帝国到处征收赋税,我们商会更是被特别关注的势力,你如果走了,族只怕要大乱。”这时候个长老说道,欲要阻止元涛离开家族。

    “是啊,眼下元成族长已经闭了死关,只有您才能做主啊,俗话说国不能日无主,咱们家族不能少了你这个主心骨。”又个长老开口说道。

    “那难道我儿子就这样轻易的被人杀死了吗?”元涛声大喝,强大的神境气息从他的身躯之弥漫而出,让房间的人都变了脸色。

    “不用您出手,我们会负责将那个人的尸带回你面前,你觉得这样如何?”这时候个长老说道。

    “是啊,咱们族有的是阳境高手,肯定能将那个人杀死的。”

    “那你们谁愿替我去报仇?”元涛横扫了众人眼,问道。

    “这……。”在高位上坐太久了,这些人都不想在外面抛头露面了,所以别看他们说得凶,但是真要出去给千语长老报仇,却是没有个愿意。

    这就是典型的出工不出力。

    ...